猪猪影视 极品全能学生夏天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挂失

两个白大褂点点头,转身去了药物储藏室。

伏特加见琴酒和贝尔摩德似乎都打算等着看药物实验,好奇转头问池非迟,“拉克,今晚要用这些家伙来试什么药啊?”

“AHTX—1031的低效版,编号2001,”池非迟低头看着数据报告,头也不抬地嘶声道,“还有同系列的药效缓解剂。”

其中一个人身体体质不行,偏肥胖。

剩下三个人的体能都还不错,比较接近,不过好在有男有女,年龄差也不小。

试药者有性别、年龄的差距,才能从数据中对比出差异来,再之后,还需要大量的实验数据,不过那些他就不管了,丢给其他人去做。

他今晚只是想确认一下药物在人体实验中是否起效、是否能达到预计的效果……

“还是那种把人体内的红细胞都消除的药物啊,还真是像吸血鬼一样,”贝尔摩德微笑看着玻璃窗后被固定住的两个人,“那么,药效缓解剂是指……”

“半成品解药,”池非迟见两个白大褂拎着箱子回来,后退让开路,解释道,“药物可以中断毒素对身体的影响,不过已造成的身体伤害不可逆转。”

两个白大褂进门后,将屋里一人的椅子推出实验室,放到隔壁空出的实验室,把两个被固定的试药者隔离开。

另外两个早就完成身体检查的人,也被其他白大褂送了过来,分别隔开。

池非迟跟一群人最后确认实验的步骤,检查仪器。

实验需要一个个来,做好身体情况检测。

之前骂骂咧咧的男人被排在了最后,还有一个白大褂去给男人补充了葡萄糖。

池非迟默认了这个排序。

对于他来说,怎么排序不重要,反正实验体的结果都好不了。

不过这些研究人员也够腹黑的,面对未知的生命威胁,等待的时间越久,会令人越惶恐难安。

而且四个实验体中,最后有一两个应该是死不了的,会拖着残破的身躯持续提供数据,一直到承受不住某一次实验后死亡。

把那个骂骂咧咧的男人留在最后一个实验,可比一次实验就要了命残忍得多。

……

实验开始后,除了室内盯着身体数据检测的白大褂之外,一个年轻一些、戴着细框眼镜的男人跟着池非迟出了实验室,拿着平板,随时关注着数据变化,顺便跟琴酒等人简单说明实验情况。

“1号实验体进行AHTX—2001的药效实验,肌肉注射给药……”

大玻璃窗后,里面的一个白大褂拿出注射器,将鲜红的药剂液体注射进实验体手臂中。

年轻男人低头看着平板上传来的数据,停了一会儿,看向池非迟,“实验体体内的红细胞开始消除,跟预估的清除速度一致。”

池非迟对旁观的三人解释,“从药物起效到死亡,预估是一个小时。”

“一、一个小时?”伏特加有些意外,“需要这么久吗?”

“是的,”年轻男人解释道,“在药物起效后,初期会有头晕、发冷、颤抖、乏力、心率加快、呼吸急促等症状,从其他生物实验数据中来推测,这个症状在人体上大概会持续十五分钟……”

玻璃窗后,一号实验体被固定在椅子上,手脚已经开始颤抖,之后颤抖延续到全身,整个人脸色苍白,控制不住地打颤,呼吸渐渐急促,心率检测器上的数据也一点点飙高。

伏特加看着里面男人的模样都觉得难受到了极点,“那应该很难受吧?”

“手脚沉重冰冷,心跳加快,跟患了重病的情况差不多,”年轻男人评估了一下,抬眼看到实验体干呕又呕不出来的模样,又补充道,“或许比那个难受一点……”

“如果有心脏病,在这个阶段就能因心率过快而致死,而尸检结果中检测不到毒药成份,”池非迟看着里面的白大褂忙着抽血留样本,继续道,“在血液相关的检查中,红细胞数量还会保持在比健康的人稍低、但不足以致死的程度。”

“也就是说,在目标有心脏病的前提下,可以达到APTX—4869那样像是自然死亡的效果,对吧?”伏特加问道。

年轻男人点头,“心脏病的专属药物无法缓解这种因体内红细胞减少而导致的心脏负担加重,甚至无法起效,因为有心脏病的人撑不过一分钟,预计在一分钟内就会因心脏负荷过重而死亡,那么,就算尸检从尸体胃部发现治疗心脏病药物,警方判断的结果,也只会是心脏病发作而药物没有来得及起效导致的死亡。”

“然后呢?”琴酒看着池非迟问道,“提前几天就来这里守着,你这么期待的东西,应该不会就只

猪猪影视 极品全能学生夏天最新章节

有这个吧?”

他们还有可以针对任何人的毒药APTX—4869在先,如果只是针对心脏病患者的‘自然死亡’毒药,拉克不可能这么重视。

就像上次AHTX—1031研制成功,虽说最后死亡的情况很诡异,就像人体中的血都消失了一样,但药物本身的用途不大,拉克也没有这么积极地盯着人体实验,后续实验都没怎么关注,想必某个骄傲的人心里对那种没多少实际用途的药不够满意。

这一次拉克这么积极,他总觉得不会这么简单。

池非迟转头,易容后湛蓝的瞳孔映着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三人的脸,里面情绪平静得诡异,嘶哑声音也同样平静,“那就看你们想不想问点什么了。”

伏特加一愣,看了看玻璃窗后实验体想挣扎却没力气挣扎、脸色痛苦扭曲的惨样,心脏突突跳了跳。

拉克现在真吓人,让他莫名其妙地觉得后背、后脖颈、后脑勺凉飕飕的……

“问点什么……”贝尔摩德被池非迟这么盯着,也有浑身不太自在的感觉,脑子卡顿了一下,才恢复运转,“拉克,你特地延长了致死时间,该不会是想当做拷问药物来用吧?”

“第二阶段,手脚肌肉痉挛,窒息感逐步加重,且意识开始恍惚,实验体会有着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的痛苦……”年轻男人低头看了一下手里平板,抬起头时,推了推眼镜,弱弱瞥了池非迟一眼,“窒息感加上之前身体冰冷、手脚沉重等情况,会让他有着自己快死亡的感觉,不过他不规律的心跳、因窒息带来的痛苦、手脚抽筋的疼痛等状况,又会让他深切地感觉自己还活着、很痛苦地活着,这种状况大概会持续四十分钟左右,对于他来说,这段时间会比我们难熬很多倍,而根据其他实验结果推测,目前的意识恍惚只会让他更容易吐露实话,又不至于恍惚到能够忽略痛苦或者意识不够清醒……”

“而就算松开束缚,他的身体也无法让他做出任何自杀的举动,能确保他死不了,当然,目前还是第一次人体实验,具体怎么样还得看结果,”池非迟依旧看着琴酒三人,“所以你们想试可以试试。”

贝尔摩德:“……”

这些研究疯子果然都是死变态!死变态!

“快进入第二阶段了,”年轻男人又看向池非迟,“那我现在打开对讲吗?”

池非迟点了点头,低头看了一下手里的打印纸,脑海里默默对比一号实验体的身体数据和药效发作时间,又看向玻璃窗后的实验体。

这种实验很残忍,很没人道,但周围跟三次元截然不同的色彩和画面让他太跳戏了,他实在没法把里面的家伙当成同类看,这种感觉……

就像在看怪博士、恶魔实验室之类的漫画一样。

这么说起来,他上次在书店翻到的漫画就很不错,改天可以买下来看看,达成‘我在漫画里看漫画’的成就。

伏特加见池非迟易容脸上带着认真欣赏的神情,不由汗了汗,转头看琴酒,“咳,那大哥……”

“这家伙口中的情报可没多少价值,随便问点什么吧。”

琴酒看了看池非迟,不理解为什么他会从池非迟身上感受到‘我在看电影’的感觉,不过某个家伙心理扭曲程度逐渐增加是真的。

他是想提醒一句——‘收敛点,那一位很大可能会看实验录像,别让那一位对你的病情产生新的担忧’。

但他突然想到那些被池非迟一只只咬死的小动物,又觉得情况不算恶化,最多就是从小白鼠、小白兔变成了人,而且拉克这不是没有下嘴咬吗……

接下来,进入第二阶段的十分钟,琴酒通过对讲问了不少问题。

从‘你有什么事瞒着组织’,问到‘你有没有从来没对人说的秘密’,再问到‘你知道的别人的秘密’、‘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人’……

实验体回答得快且急促,大概觉得自己应该是被什么事拖下水才倒霉的,不时还喊两句冤。

琴酒无视跟问题无关的回答,问完之后,观察着实验体的状态,又重复已经问过一遍的问题。

第二遍问的时候,对方气息明显微弱了不少,没有多少精力再喊冤,搜肠刮肚地想着回答,连‘昨天自己出去抽烟没有人知道’这种事都说了。

第二遍问答花的时间久了一点,不过也在二十分钟内问完了。

琴酒没什么可问的了,对年轻男人道,“关闭对讲系统吧。”

“啊,好的,”年轻男人操作平板关了跟里面的联系,又转头看池非迟,“那么,现在等待第三阶段。”

池非迟点了点头,对琴酒道,“预测效果会比吐真剂强一些,不过一号实验体意志力太薄弱,试不出最大的效果。”

“那以后找机会再用嘴硬的家伙试试,”琴酒看着玻璃窗后脸色发白、不断低喃的男人,“第三阶段是什么?”

“意识恍惚症状加重,全身肌肉痉挛症状加重,还有脏器功能损害所导致的疼痛和不适感,第二阶段不肯开口的人,可以进入第三阶段试试,”池非迟也看向玻璃窗后的男人,声音嘶哑平静道,“这个阶段大概持续15分钟,直至死亡。”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