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最新章节 大黄网站

  • A+
所属分类:挂失

当天夜里,虚无衡并没有离开药心秘境,而是在秘境洞府里面炼化了三枚阳泉丹、几十块上品灵石……剩下的时间就全部用来推敲他身上药材配比,琢磨炼哪几种对自己有益的药丹来提升修为。

目前的圣天纪修玄界,他已经有了初步了解,鼎天时期的很多药材都已经绝迹了,同时修玄界又诞生了很多新奇的药材正在等待着他去发掘,所以虚无衡琢磨了一晚上,才决定先到城中去太素院的典藏书库,借一本天下药典,拿回来观摩学习一番,好将他脑海里储存的大量药方,重新整理出来,再挑选合适的药丹进行炼制。

有了打算之后,虚无衡就从药心秘境退了出来,前往前院,然而他并不知道,一个天大的麻烦,正在前院等着自己。

太素院的前院,临近街市口的大门前,只见数名修为不弱、面带怒色的强者开道,一路杀气腾腾的走进了太素院的大门。

这一行人,只有七个,数量不多,但一路疾行,却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太素院前厅和后院的入口处,并完全没有打算通报太素院的掌院,而是直接就准备硬闯。

这一行人的首领是一个年纪四十岁出头不到五十的中年人,他身材不高,体形偏瘦弱,但无论是精气神,还是此人身上的玄力波动,都显得异常的强烈,此人眉毛粗犷、双眼犀利,薄薄嘴唇上留着两撇八字胡,生的一副刻薄相,而如此虚无衡要是此刻看见中年,一定会觉得中年的样貌跟栾远宏有那么几分想象。

这个人,正是昆玉塔主座下的四护法——栾杰,也就是栾远宏的父亲。

身为昆玉塔内为数不多的护法之一,栾杰的修为可能并没有多么强横,他的实力才刚刚步入天策境不久,刚刚掌握了莽地大势,但栾杰之所以能够成为昆玉塔主的原因,跟他的修为其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反而是因为此人的另一个身份——六品炼匠。

没错,栾杰是匠师,而且还是实力非常可观的六品炼匠。

修玄界的三大职业当中,炼器不是最难的,但级别是最难提升的。

通常情况下,一到五品的炼匠还算容易提升,可要是到了六品那会马上变得千难万难,因为一至五品的炼匠,炼制的天器分别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和闪耀,而到了六品炼匠才有资格和能力、并且有希望炼制出璀璨天器。

璀璨天器往后,就是卓越天器,而想炼制出卓越天器,必须需要将炼匠修为提升到七品。

通常来讲,修玄界当中的天宗境、乃至天元境的高手才能资格使用璀璨天器,而想要使用卓越天器,就必须拥有天策境的修为,否则卓越天器中的一部分强大的威力,不到天策境是无法发挥出来的,当然,这里指的是能够构成一定杀伤力的主要武器,而像西天照之流的辅助类卓越天器则不在之列之内。

栾杰的炼匠天赋极高,在他这个年纪就能达到六品,已经是非常不易了,而整个紫耀南天当中,连着内外门加在一起,最强的炼匠才只要八品,所以,他才深得昆玉塔主的看重。

那么栾杰为什么会来太素院呢?

原因很简单,他是来报仇的。

找虚无衡报仇。

因为他已经从别人的嘴里听说了,他的儿子栾远宏,是死在门内自己人的手里,并且还知道就是虚无衡,也打听到了虚无衡现在在太素院。

太素院的前厅门前,栾杰怒气冲冲的带着人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六个高手,个个实力在天元上境,而其实他们今天还有第八个人,这八个人就是向他透漏消息的腾昆。

“进去,把人给找出来。”

心怀着杀子之恨栾杰来到太素院时,整个人的理智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似乎忘记了太素院内院不得善入的规矩,挥手间就命令他那六个随从就要往里面闯。

“哎?你们是干什么的?太素院,不得乱闯。”

太素院的前门设立的守卫只是摆设,平时不会阻拦入院者,但是内院的守卫就不是了,他们人数较多,是专门把守内院门户的人,而且太素院平日里就是整个外门圣鉴塔这边的中枢要地,就连塔主都要守这里的规矩,跟院内的药师们小声说话,不敢大声,所以内院守卫要远比其它地方的守卫高人一等。

栾杰的人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要直闯内院,守卫肯定不能看着,立马围上来五、六个人,取出随身携带的兵刃,将门口死死的拦住。

可是栾杰似乎根本没打算给太素院面子,正要进入内院的六个跟班见有人上来阻拦,其中一人毫不客气的伸手推了一下出来拦路的太素院守卫弟子,把这人推的趔趄着倒退了好几步,一屁股坐在外院通往内院大门前的台阶上,口中还骂骂咧咧道:“滚,敢拦路,小心弄死你。”

守卫弟子始料未及的摔了个跟头,整个人都愣了,他是真没见过谁敢在太素院撒野的。

错愕了一秒,守卫弟子羞愤着站了起来,得理不让人道:“你说什么?让我滚?你踏马知不知道这是是什么地方?哪你都敢闯吗?”

昆玉塔和圣鉴塔是外门两大主流派系,虽然都是紫耀南天的人,但平时底下的弟子并不怎么来往,因为两塔,一个在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最新章节 大黄网站

城东、一个城西,各有管辖之地,而紫耀城又大的难以想象,所以这些守卫弟子通常是不总去东城的,而即使就是总去,那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最新章节 大黄网站

以他们的地位,也不可能跟昆玉塔的手下的护法产生什么交集。

所以这几个守卫,压根就不认得栾杰,更不认得他身边的狗腿。

栾杰带来的壮汉见守卫弟子非但没有让路,反而还梗着脖子骂了起来,顿时十分恼火的回了一句:“你骂谁?你敢骂我?”

刚才被壮汉一推,守卫弟子就知道来人的修为不弱,他心里有点忐忑,可他在这位置上就是为了拦路的,再加上太素院的地位在那摆着呢,所以守卫弟子即使有点忐忑,也没把路让开,反而继续拦着道:“骂你怎么了?什么地方你就敢乱闯?还不给我滚出去。”

“你让谁滚,让我吗?”栾杰听着,勃然大怒,上前就是一记耳光甩在了守卫的脸上,顿时将守卫的牙齿扇飞了两颗。

栾杰是天策境强者,要收拾一个守卫,那还不简单吗?

可这一巴掌下去,守卫也懵了,一阵急怒攻心,他刚要说话,就听见先前推他的那个壮汉怒吼道:“狗东西,知道他是谁吗?这是昆玉塔主座下四护法,栾杰栾大人,你敢让他滚?”

守卫闻言,顿时一阵懵比,但他摸了摸肿起老高的脸颊,还是当仁不让的回了一句道:“你就是谁,不通传一声也不能乱闯啊?”守卫这次没敢骂人,但也挺硬的没有闪开。

栾杰闯院的经过发生的很快,太素院内也有人来来往往,求丹的、取丹的、院内的、院外的都有,众人一看这边发生了争执,立马就从四面八方的围了过来,到了近前一看,立即叽叽喳喳的议论了起来。

“这不是昆玉塔的四护法栾杰吗?他怎么跑太素院来了?”

“是啊,昆玉塔那边不是有炼丹房吗?还用得着来这?”

“这怎么还打人呢?昆玉塔的人跑到我们圣鉴塔撒野,不合适吧?”

“……”

院中的人基本上都是圣鉴塔的弟子,而圣鉴塔和昆玉塔向来就不对付,所以圣鉴塔的弟子们也没给栾杰的人什么好脸色。

当然了,你要是让他们因为一起冲突就立马对栾杰进行辱骂和动粗,那也不现实,毕竟人家栾杰的身份在那摆着呢。

而随着议论声和人流一起聚集起来,此时内院门前发生的冲突也引起了正在内院的冯庆的注意。

内院中堂的门前,冯庆正跟一个高大的男子说话。

“我把他安排到你的屋里,就是让你没事儿的时候盯着他一点,你别看虚无衡年纪不大,来头可是一点都不小呢,祖宗,我求求你,你到时候好好跟人说话。”

站在冯庆冯掌院对面的高大男子,正是跟虚无衡住在一间屋子的冯宽,而冯宽,是冯庆的亲弟弟,两个人是一奶同胞的兄弟。

只不过冯宽跟冯庆不一样,冯庆是天赋有限、双商奇高,而冯宽呢,智商肯定是够用的,但情商却是跟他的兄长比不了,不过这个人的天赋奇绝,四十岁不到,就已经步入天策境了,比栾杰修为还要高个一品,达到了天策二品境的地步。

冯宽和虚无衡能住在一个屋里头,就是冯庆安排。

而冯宽似乎对此并不感冒。

听完了兄长的话,浓眉大眼的冯宽抱着胳膊甩过来一张刻板脸,语气不耐道:“他有多大来头,跟我有个屁关系,我又不是奶妈,还得刻意的照顾他吗?你爱找谁找谁,我可不管。”

冯庆一听,满头脑黑线:“不是,你怎么就听不懂呢,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为了……”

冯庆刚要把话说下去,就听到院外响起轰隆轰隆的脚步声,然后就是有人骂了起来,好像还动手了。

冯庆一愣,立马看向内院的门口,抻着脖子喝问道:“谁在那里喧哗,不知道这是太素院吗?”

喜欢第一狂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