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摄影 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 A+
所属分类:挂失

一个小时之内,四个人都已经洗完了澡,换好衣服,在壁虎的房间里集合。

也不知怎么的,这一个澡洗的,四个人状态都有点不好。

韩冰脸是红的,似乎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壁虎是吓的,脸色都还有点苍白,始终对陆辛的笑容有点介意。

陆辛是在考虑着刚才感应到的东西,心里有事。

红蛇则是有些疑神疑鬼的样子,道:“刚才我洗澡的时候,好像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后来还看到我的床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坐过的痕迹,带的零食也似乎被人打开过,但是,我仔细检测过了,又什么都没有发现,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几个人去红蛇房间里找了一圈,同样也没什么发现。

可能是因为在这座扭曲的城市里,压力太大,所以有点疑神疑鬼了吧?

大家很容易接受了这个答案,并把这事给忘了。

不过在这种心情下,还是韩冰先提议:“不如出去吃点东西,顺便看看这个城市。”

一行四个人都表示同意,便各自收拾东西,走了下来。

当他们经过走廊的时候,看到那个穿睡袍的女人尸体,仍然在走廊里躺着,像是已经被人遗忘,他们一个小时前就通知了前台,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人过来将她带走。

对此他们什么也做不了,壁虎觉得她身上有点单薄,从旁边房间偷了个毯子盖在她身上。

来到大堂时,伴随着音乐疯狂扭动的前台小姐已经不见了。

只有劲爆到刺耳的音乐,在孤伶伶的响着。

……

“刚才我换好衣服之后,已经再次联系了黑沼城之前指定的联络人。”

洗完了澡,换了一身新衣服的韩冰,显得精神了很多,走在陆辛身边,她就活脱是一个精致时尚的小姑娘,十分亮眼,她好像为了打破尴尬,故意提起了工作方面的话题。

“这次还是没有联系上?”

陆辛转头,轻声询问了一句。

“联系到了。”

韩冰的回答出人意料,道:“对方还说一切按照原计划来,在行政厅等我们。”

“嗯?”

壁虎与红蛇,还有陆辛,同时有些诧异的看了过来。

他们之所以过来之后,不与黑沼城的行政厅联系,就是因为这个联络人出了问题。

那既然联系到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次联系到了,我反而更担心。。”

韩冰抬头看向了陆辛,道:“对方表现的太正常了,我问为什么之前没有联系到他,他也只是说工作出现了疏乎,请求我们的原谅,希望我们能尽快赶到黑沼城帮助他们。”

“他说的越正常,我越表示怀疑。”

“因为我知道一点,无论黑沼城这座城市怎么样,秩序是否稳定,行政厅效率如何,他们对特殊污染都不会太大意,尤其是这种求援的信息,绝无可能出现疏乎这种事,退一步讲,就算出现了,这也会成为工作上的重大失误,绝对不会只是现在这样轻飘飘的带过……”

“……”

一口气说了这些,她轻轻点了下头,道:“所以,我不建议现在与他们接触。”

“起码,也应该是我们先做过了初步调查,对局势有了掌握,再去与他们进行接触。”

“……”

大家对她的决定并无异议,包括陆辛在内。

某种程度上,她们这些信息专员,接受到的专业培训,比能力者还多。

一行人出了酒店,便走在了灯红酒绿的街道上,纵然酒店里已经窥见了这座城市因为受到污染而表现出来的病态一面,但这条街道,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热闹,激情,与繁华。

甚至热闹的有点过分了。

街道上的人很多,给人一种感觉,好像整座城市里的人都跑出来了。

他们有的聚集到了路边的赌场里,有的簇拥在了酒吧里,有的就直接聚集在了大街上,热热闹闹,不要命一般的往嘴里灌着酒,或是红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手里的牌,大手摸在了服务小妹的屁股上。

“嘀嘀……”

那是逆行的司机,与对面驶过来的车辆角斗,双方狠狠摁着喇叭,撞向彼此的车头。

陆辛抬头看向这座城市,能够感觉到,隐隐有些精神层面的压力袭来。

陆辛不确定这座城市是不是已经有人布下了场域,但很明显,这座城市里的人,多多少少都受到了污染,而这种大量受到污染的人群,本来就会形成接近类似于场域一样的影响。

即使不是这种场域,这种热闹而荼蘼的城市气氛,本身也像是有着某种冲击力。

城市的气质,有时候也会像污染一样,影响着这座城市里的每个人。

“我们先去吃东西,顺便制定计划好了。”

在韩冰的

私人摄影 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建议下,他们来到了距离酒店不远处的一个饭店。

饭店门口摆满了帐篷,无数张桌子凌乱的排开,每张桌子上都坐满了人,拿着各种各样的食物塞进嘴里,一杯一杯的酒水倒进了肚子里,表情都有着异样的兴奋,眼睛红的像血。

“这里的人,多的可能已经七八天没有睡过,少的估计也已经长时间睡眠不足,我可不太相信他们的厨师还能做出什么好东西,所以我们尽量还是买些密封包装的东西来吃好了。”

韩冰考虑的很细致,因此他们只是找了一张桌子,随便点了些东西。

足等了半个小时,才有服务员懒洋洋的把一桶酒,几碟子菜端了过来,扔在桌上。

没有一样是他们点的。

但他们也没有说,只是将自己的罐头与密封香肠拿了出来。

这种行为在这个场合,自然是很怪异的,但周围却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只有壁虎,打了一杯啤酒,但只是一闻,就扔在一边了。

“已经馊了,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喝下去的。”

韩冰道:“太长时间睡眠不足,味觉都会褪化,吃什么喝什么都品尝不出来的。”

“看他们这又吃又喝,其实只是为了兴奋。”

“在人太过疲劳的时候,反而会出现一种异于常人的兴奋。”

“……”

韩冰这是明显做过功课了。

陆辛甚至有了一种感觉,作为普通人,她的表现比自己这些能力者还要专业。

点了点头,向韩冰道:“既然不能直接接触他们的行政厅,那我们该怎么展开调查?”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韩冰认真的思索着,道:

“目前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我们不确定这座城里出现问题的根源是污染源,还是某些精神怪物,或是能力者,但如果是后两者的话,对方想必已经有了掌控这个城市的能力。”

“换作是我的话,如果我想掌握这座城市,那我第一个要控制的,就是行政厅。”

“这也是我不建议直接接触他们行政厅的原因,因为那里是风险最大的地方。对方如果真的出了问题,我们过去了,倒有可能直接落入对方的陷阱之中。就算没有,他们也有可能会给我们一些错误的资料来误导我们。另外,我也不建议我们现在就暴露我们的身份。”

“毕竟对方如果掌握了行政厅的话,便有可能发动一座城的力量来与我们为敌。”

“当然了……”

她忽然笑着看向了陆辛,道:“有单兵先生在,即使是面对一座城,我们也可能不会输。”

“但是,毕竟我们是过来清理污染的,所以还是要尽可能的减少伤亡……”

“……”

周围的几个人一下子都变得很安静。

明明是三位能力者围着一个普通人,硬是有种三个学渣围着一个学霸的即视感。

“小姐姐说的很有道理……”

壁虎脸皮最厚,一边啃着干脆面,一边虚心请教:“但不与他们的行政厅接触的话,我们又是刚刚来到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面对这么大的一个城市,那可怎么调查?”

韩冰转头看向了陆辛,道:“单兵先生有没有看到什么?”

陆辛迎着她关切的眼神,摇了摇头,道:“没有。”

想了一下,他道:“我应该只能看到拥有自身意志的精神体,还得是没有藏在某些人身体里面的。不过,我没看到,不代表污染场域不存在。之前在开心小镇周围,我们所有人身处场域之中,当时我也没有看到有什么精神怪物,但却能够感觉到无形的污染无处不在……”

“场域……”

韩冰脸色微微凝重了些,向陆辛道:“我过来之前,白教授专门给我补过课,场域类型的污染是最可怕的,根据他的分析,以娃娃为例,如果她能彻底的熟悉并掌握了精神领主的力量,那么在其他的能力者或是精神污染进入青港的一瞬间,她就能够察觉并找到他们。”

“我们要确定,现在是不是也有可能被对手发现了?”

说着,表情有些严肃:“如果已经暴露的话,那我们现在做这些隐藏,都是没有意义的。”

“……”

这话又顿时说的壁虎与红蛇微微呆了呆,有种后知后觉的担忧。

进入一座城市的瞬间就会被人发现?

虽然他们是能力者,但这种听起来有些吓人的能力,多少有些不真实。

陆辛也看出了韩冰一本正经的样子,感觉她有些可爱,笑着摇头道:

“应该没有,我现在并没有被人窥视的感觉。”

“另外,白教授刚才分析的,应该是理论上可以做到的,但实际上,一座城太大,也有太多的人,无数的精神力量交织在一起,那种精神力海洋里的纤微变化,已经太过混乱。”

“所以一般的精神领主,应该都做不到这么精细……”

“……”

他随口把自己理解的说了出来,也算是给韩冰科谱点东西。

但是没想到,韩冰与壁虎、红蛇等人听了这句话,却都呆呆抬起了头来。

壁虎还“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陆辛被这些眼神看的有点古怪,摸了摸自己的脸上,没有出现笑容,好奇道:“怎么了?”

“队长……”

壁虎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道:“你对精神领主这么了解,是不是说……”

“……其实你已经超过精神领主了?”

“……”

“?”

陆辛顿时怔了一下,笑道:“说什么呢……”

但自己也忽然感觉有点迷茫,对啊,怎么下意识就把这样的话给讲出来了……

自己以前好像没有过这一类的培训呀……

看着陆辛沉思的样子,韩冰反应了过来,也微微有点慌,忙笑道:“那就好。”

“既然我们还没有被发现,那就可以好好的做个调查计划出来了……”

“……”

一桌上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心安理得的等着韩冰来思索一个可行的计划。

周围的街道仍然嘈杂,笑骂声,酒杯撞击声,划拳声,喝醉的人呕吐声,连声了一片,整个城市都被一种浮夸且冗奋的情绪所笼罩,好像织成了一条热闹的毛巾,掩住了一切秘密。

陆辛他们身处这座热闹的城市之中,嘴角不知何时,已微微勾了起来。

他表现的很平静,其实受到的压力,却比壁虎还有韩冰他们还要大。

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本来就不太喜欢这座城市的气质,而在刚才察觉到了这座城市里,有那种足以让自己感觉到震颤的力量存在时,他对这座城市的观感,就更差了。

他甚至感觉,这座城市好像有着某种自己不喜欢的灵魂。

身处这座城里,他甚至无法痛快的喘息。

心慌、烦躁、憋闷,心灵不得舒展。

冷不丁的,他都有种直接去黑沼的主城,把那种让他不喜欢的力量揪出来的冲动。

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韩冰说的对,自己是过来帮助这座城市清理污染的。

清理一座城市的污染,与清理掉这座城市里所有的人,似乎不是一回事。

虽然,本质上貌似也差不多……

……

也就在这微微的沉默里,不远处,有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手里拉着一个五六岁小男孩的手走了过来,她背着一架大大的木吉他,身材单薄,怯怯的来到了这一片喝酒的人中

私人摄影 使劲真大用力再深点

间。

小心翼翼的凑近了一桌客人,道:“哥哥,你们要点歌吗?”

第一桌客人很不耐烦,红着眼睛吼道:“滚开。”

她们就来到了另一桌客人身边,小声道:“哥哥,你们要点歌吗?两块钱一首。”

这一桌的客人,都已经有了不少醉意,笑嘻嘻的:“唱来听听……”

女孩顿时很惊喜,忙安顿了小男孩在身边蹲着,自己抱起了怀里的木吉他,轻轻拨动。

清澈悠扬的琴弦颤音像流水般扩散了开来,小女孩慢慢展开歌喉:

“池塘边的榕树上

知了在声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

“……”

歌声响起来的瞬间,陆辛忽然从那种烦闷至极的感觉里醒来,转头看去,微微有些好奇。

女孩的声音有着少女特有的清澈与干净,与这片热闹的街道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就连周围的那些喧闹的人群,在这歌声飘散开来的时候,似乎也变得安静了不少,分贝稍低。

一曲终了,小女孩放下了吉他,向着桌子上的人躹了一躬,道:“谢谢哥哥。”

桌子上的人笑嘻嘻的:“谢我什么?”

小女孩微微呆了一下,小声向那桌子上的人说了句什么。

“钱?”

桌子上的人顿时嘻嘻哈哈的:“谁答应你什么钱了,赶紧滚。”

小女孩被吓了一跳,默默的后退了两步,她身后,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也有些胆怯的拉住了她的手,两个人默默的后退了几步,目光怯怯的扫了一圈,走到几个穿衬衫的人面前。

“哥哥,要听歌吗?两块钱一首……”

小女孩抱着吉他,小声的说着:“先给钱,可以吗?”

“唱歌?”

背对着她们的一个男人转过了身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嘻嘻的道:“你家大人呢?”

小女孩道:“爸爸妈妈没有回家,家里没有吃的了……”

那个男人欣赏的看着小女孩胆怯又害羞的样子,拿了一根烤香肠递给了小男孩。

小男孩抬头看向了小女孩一眼,她虽然有些犹豫,但也没有阻止,小男孩立刻接过了烤肠,大口的吃了起来,小女孩轻轻向男人欠了欠身,道:“谢谢哥哥,我可以唱歌给你听吗?”

男人手伸进兜里,夹出了一张十元的纸币,笑嘻嘻的道:

“听歌可以呀,先给钱也行,这十块钱都是你的,不过你得唱我喜欢听的才行。”

“……”

“谢谢哥哥,谢谢哥哥……”

女孩看着那十块钱,表情有了微微的激动,连连点头:“哥哥我会唱好几首的。”

说着掰着指头数自己会唱的歌。

那男人笑道:“你说这些都没意思,唱首骚的才行……”

一边说,一边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道:“而且得坐在这里唱。”

女孩吃了一惊,后退了两步,低声道:“不行的。”

“这满大街上的人都行,为什么就你不行?”

那个男人反而来了兴趣,红着眼睛,在女孩身上扫了几眼,道:“过来唱,给你二十。”

女孩微微有些害怕,拉着小男孩向后退,准备转身离开。

“走?”

那个男人脾气莫名其妙的就被点燃了,猛得站起,张开手就抓了上去。

一把扯住女孩的辫子,拉到了自己的桌前,眼睛里的血丝涌动,肌肉像是活了过来一样不停的抖动,脸上带着狠劲:“让你走了吗?不是说了要唱歌吗?我喜欢听歌你不知道吗?”

女孩又惊又恐,捂着头发大叫了一声。

“姐姐姐姐……”

小男孩也吓坏了,哭喊着冲上去抱住了女孩的腿。

“哈哈哈哈……”

这个男人桌子上的其他人都哄堂大笑,仿佛感觉特别的有趣,甚至还拍起了手。

“老花,你怎么喜欢上清汤寡水了?”

“老花,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喜欢听歌呢?”

“……”

“太躁了,太躁了……”

穿着衬衫的男人死死的将女孩摁在了桌子上,转过头向着桌子上的同伴笑道:

“你们不知道,我最近太上火了,上火上的我睡觉都睡不着……”

“太累了啊,女人都感没滋没味的……”

他脸上有种迷茫与扭曲交织的神色,一时痛苦,一时又有些疯狂:“所以我得泄个火……”

“泄了火,冷静了,才能睡得着觉啊……”

“哈哈,这个丫头好,我喜欢她的声音……”

“……”

“放开姐姐……”

小男孩哭着扑到这个叫“老花”的男人腿上,咬口去咬。

但老花直接一脚就将他踢翻在地,转头拿起一杯水,往女孩头上倒,哈哈大笑:

“唱不唱?”

“不唱的话,我让你换个方式唱……”

喜欢从红月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