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庶难从命

  • A+
所属分类:挂失

喊杀声在天亮的时候就慢慢地结束了,即便是还有参存下来的曹军,在发觉到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也选择了投降,新军也给了他们机会,当然太更多的人是因为被捆成粽子的曹仁而投降的,主将被俘意味着全军失败。

曹仁已经麻木了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庶难从命

,只是闭着眼睛等死,从破城的那一刻,曹军就已经注定失败了,因为曹军分散在全城各处,面对的永远是优势兵力的新军。

肃清了曹军的刘悦,领着骑兵回到了睢阳城,大略统计了一下战果,这一仗损失一百六十多个弟兄,其中包括亲兵营的二十多个弟兄,损失箭矢无数,兵器盔甲若干。

不过战果是巨大的,俘虏了曹仁先不说,斩杀七百多曹军,俘虏六百多人,逃了五六百人,最重要的是,缴获了曹军近十万粮食,以及箭矢兵器一大宗。

刘悦有些苦恼,胜利是好的,但是这些粮食该怎么办?

睢阳不能久守,因为一旦消息传回去,曹操只有两种选择,一是不顾一切的攻下已吾城,依靠袁术的支援,二是返回睢阳,从新疆睢阳拿在手中,不过以刘悦对曹操的了解,加上袁术这种人的了解,曹操最有可能的是折回来拿下睢阳,如此一来,刘悦就要在曹操赶回来之前离开。

历一个曹操必须回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刘悦,刘悦是新军的主心骨,只要拿下刘悦,就等于拿下了新军,而刘悦在睢阳,只要围住了就算是胜利了,完全可以来一场围点打援。

所以曹操多半会回来,因为无外乎两个结果,一则是围住刘悦,然后试探进攻,找机会拿下睢阳,二则是刘悦弃城,曹操不费吹灰之力拿回睢阳。

而刘悦根本久没有考虑守住睢阳的这个可能,他琢磨着该怎么处理粮食,十万斤粮食真的不少,一万大军还能吃二十天,如果烧掉的华着实有些可惜了。

“让弟兄们休息一下,明天一早带上俘虏,带上粮食,然后从睢水回宁陵-”刘悦吐了口气,懒散的靠在大椅上,脑筛中却在拼命的转动,无数念头在脑海中碰撞着。

手下诸将都是一愣,他们明白刘悦的一丝,如今天寒地冻的,走睢水就是从冰面上走,他们有爬犁,运送粮食物资都不是问题,而且力气活还有俘虏,只是-

“将军,如果走睢水的话很有可能会和曹操遭遇-”有人忍不住说除了猜测,这的确是很有可能的。

曹操去攻打已吾,但是此时也才到宁陵地界,等消息传回去,曹操如果回来睢阳,那么必然走睢水,双方就很有可能会遭遇上,万一遭遇上的话,敌众我寡,新军依旧只能避其锋芒。

“怕什么,咱们都是骑兵,难道曹操敢只领着骑兵追上来,只要他敢,我倒还高兴了——”刘悦冷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如果到了宁陵地界,自己就能汇合其余的一千骑兵,从睢阳离开的时候,刘悦就会有信鸽给另外一千骑兵弟兄下令,一旦汇合,曹操在骑兵上不占优势,曹操那谨慎的性格,就绝不会冒险。

“派人监视好曹军动向,我还要给曹操一点惊喜——”刘悦嘴角放弃了冷笑,显然已经有了想法,众将也就不在多说什么,因为一般这种时候,刘悦都是有了计划。

“诺——”众将应了一声,便各自下去做准备了。

众人走后,刘悦有些疲惫了,就在府衙照了一张软塌休息了一下,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了,不过大半的弟兄也都是这时候才醒来的,此时正在准备晚饭,正好吃过之后反而省了一顿。

只等吃过饭,刘悦就恢复了精神,这才有了心思,便径直去了府衙的牢房,如今曹仁正关在哪里。

曹仁如今已经被松了绑,只是又被带上了镣铐,还有军兵看押,至于其他的倒是没有为难,晚饭还吃上了肉腥,也没有人打骂,这也是因为刘悦有交代。

刘悦到了大牢的时候,曹仁已经躺在草丛里睡了起来。

“曹将军——”刘悦咳嗽了一声,打量着草毡上的曹仁,倒也能平淡的对待,心性还不错。

听到喊声,曹仁睁开了眼,原来人还没有睡着,他也是刚吃过了饭,循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刘悦站在火光下,正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

“曹将军,好久不见了。”刘悦淡淡的问了一声,眼眉一挑:“没想到如今这般境地见面,我来只想问曹将军一句话,想死还是想活,死我不强求,活我绝不多话,若是将军愿意,我必然以国士待之——”

“你死心吧,我与大人同宗,又怎么可能投降你。”曹仁脸上带着一丝的不屑,刘悦就不该问这个话。

嘿了一声,刘悦吐了口气,眉宇间的笑容越发的古怪:“同宗怎么了,亲兄弟还能效力两处,依旧战场上分胜负,更何况只是同宗同族——”

曹仁不以为然的嘿了一声,不等刘悦说完,就打断了刘悦的话:“别费心了,我不怕死,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若真的惦念曾经的那点情分,不妨给我两壶好酒,临死让我喝个痛快也解解馋。”

耸了耸肩,刘悦没有再多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那倒是小事,我也就不劝你了,这样吧,一会我让人每天给你两壶好酒,不过你也不要给我找麻烦,我会带你会宁陵,就用你做诱饵让曹操上当——”

啊了一声,曹仁嚯的坐了起来,目光阴郁的盯着刘悦,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刘将军,我一直以为你是英雄,你——”

“想说我手段被鄙视吧,打仗本来就是这样,无所不用其极,这与道德无关,曹将军,只怕这件事由不得你,就算是你的尸体我一样也可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庶难从命

以利用,你信不信?”刘悦一脸的淡然,好像和说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情。

这番话让曹仁竟然无话可说了,嘴唇动了动,也不过是苦笑了起来,幽幽地叹了口气,只是心中却活泛起来了,自尽肯定不会,不过曹仁也不会这么老实的让刘悦当做棋子。

本来还想着试探一下刘悦的口风,只是没想到这话说完了,刘悦竟然转身就走了,根本就不给曹仁机会。

从大牢出来,刘悦吐了口气,回头看了看大牢,有些事情真的由不得曹仁,嘿了一声,抬脚朝着关押曹军降兵的大营走去,心里面琢磨着。

再说不多远,前面便是降兵大营,和曹仁相比,这些降兵可就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从早上到现在只有一顿饭,还是只能吃六成饱,不过对此曹军降兵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但是再怎么预料,肚子也还是饿得慌。

刘悦没有走进降兵大营,而是在大营门口的一间屋子里坐了下来,还让人点上了火盆,只等屋里暖和起来,然后让人准备好了一壶好酒和蚕豆,然后自斟自饮起来,却又安排军士们去提一个降兵出来。

一个三十来岁的降兵被推到了刘悦所在的屋门口,门外寒风凛冽,好像刮骨的钢刀,吹的人从骨子里冷,而屋内则是温暖如春,降兵畏畏缩缩地,感觉到屋子里的好,甚至于被酒香吸引,但是却有裹步不前,因为他知道,这间屋子里进去了肯定不会有好事。

但是进不进去却由不得降兵,只是犹豫着,就被一把推了进去,屋里除了几个亲兵冷漠的看着他,防备他暴起伤人,就只有一个年轻的将军在自顾自的饮酒,浓浓的酒香味让人垂涎欲滴。

“喝点?”刘悦笑了,扭头看着那降兵。

身子一哆嗦,降兵不敢和刘悦对视,使劲的摇着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小兵了,像刘悦这种大人物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请他喝酒,这种礼贤下士往往意味着天大的风险。

刘悦没有强求,只是呵呵的一笑,眼眉一挑,抬手自己喝了一杯,只是打量着降兵:“你叫什么名字?”

“小——小人秦阳——”降兵缩着脖子,加着小心回答着,生怕语气不好听了,都会引来杀身之祸。

喔了一声,刘悦依旧自斟自饮,只是随口问着:“家是哪的?家里还有什么人?”

“小的泰山郡奉高县的,家里还有老父母和婆娘,还有三个孩子——”秦阳不敢隐瞒,况且他不认为刘悦会难为他的家人,实在是没有必要,他一点用处都没有,更没有一点价值。

点了点头,刘悦吐了口气,忽然扭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家里混不下去了,这两年收成不好,又加上黄巾贼霍乱,不好混吧?”

虽然不知道刘悦啥意思,秦阳还是点了点头:“是,家里快要揭不开锅了,这才出来当兵,好歹混口饭吃。”

回答的依旧小心,秦阳想不到刘悦是什么意思,只是他在小心,刘悦既然把他找来,却终究还是有事情的,秦阳话音落下,便听见刘悦悠悠然的说了一句话:“你想不想挣钱?一万钱?”

喜欢三国我为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