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韩三千每天只更新三章

  • A+
所属分类:挂失

喜扇下还有一道珠帘。

嬷嬷们抓心挠肝想知道新郎官与新娘子说的什么,却也无从得知。两人一致不对外说。

江词问他们:“新娘子落扇了,然后呢?”

武将们起哄道:“什么然后,当然是挽帘看新娘子模样啊!这个我记得,当初大将军就是这样做的!”

江词便伸手去,将她额前珠帘分拂开,别在谢芫儿的凤冠两边。

他平日里毛手毛脚的,眼下却也沉稳得当,珠帘没落下来,被他捋得平顺。

而后他才稍垂眼帘,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而谢芫儿也终于得以看清了他。

两人皆是不约而同地愣了一下,大抵都没想到,自己所看见的对方,一个英气勃勃,一个眉眼如画,当真郎才女貌,皆是好模样。

江词虽然之前见过谢芫儿的小相,可当时不过随便一瞥,事后就全忘干净了。两人唯一的交集就是侯府前院那一撞,不过当时彼此都没顾得上看对方的容貌。

周遭恭喜喝彩连连,顾瑶小声与江意赞叹道:“江丨姐姐眼光可真好,他们两人看起来般配极了。”

回过神来以后,江词眼里坦然,

新婚警花被迫献身 韩三千每天只更新三章

谢芫儿眼神也很是干净清澈,随之江词就牵她到桌前坐。

先饮合卺酒,再吃夫妻宴。

嬷嬷递给谢芫儿一双筷,指引她夹了一只如意饺。

只见她张口咬了一口,侯府里准备这夫妻宴都考虑到她的口味,知她不沾荤腥只吃素,因而这桌上的全都是素食,也颇花了些心思将它们做得美观又美味,故谢芫儿觉得入口咸香,素馅儿十分鲜美,甚是可口。

谢芫儿边嚼了几下边点点头,暗赞府里厨艺,她又没吃晚饭,这会儿饿了,再本着对食物的尊敬,于是不大意地将另半只如意饺也吃了。

“这……”嬷嬷们想提醒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一口送进了嘴里。

于是江词只有干看着的份儿。

谢芫儿见大家都看着她,这才想起来,啊呀,这饺子是不是得她吃一半新郎官吃一半才行?

可都入口了总不能吐给他吧,谢芫儿只好咽下,道:“不好意思,重来重来。”

江词晚上都顾着喝酒了,也没怎么吃饭,不知怎么的,他看见谢芫儿吃好像很好吃的样子,突然也被勾起了食欲。

他见谢芫儿夹了第二个,还是准备送到她自己嘴里,便道:“就你一个人吃吗?”

谢芫儿顿下动作,道:“那侯爷先来吧。”

她一手端碟一手拿筷,夹着如意饺送到江词这边,示意他吃。

江词也没客气,一口全叼去了,吃进了嘴里。

然后一众嬷嬷们全都傻眼了。

侯爷和公主两个都没认真记清楚这新婚夫妻宴应该怎么吃吗?

旁观的武将提醒道:“大公子,这饺子不是你和公主一人吃一半的吗,上回大将军和二小姐就是一人吃一半的。”

嬷嬷们连连附和道:“正是正是,大公子和公主都吃错啦。”

谢芫儿道:“重新再来吧。”

于是她再夹了一只,先伸手喂向江词;江词心想也不知兴的是个什么规矩,这只咬一半他一时还不好下口,就打算从谢芫儿手里接过筷子他自己来。

嬷嬷连忙阻止:“不行不行,大公子就这样吃。”

江词无法,只好拿着谢芫儿的手端稳一些,然后勉强咬了半口,但他自己不甚满意,蹙眉道:“不好,沾我口水了。”

然后又把剩下半只全吃了。

众人:“……”

武将们看得着急,嘴不把门儿道:“沾口水算什么,大公子你亲媳妇儿的时候不还得交换口水吗!”

谢芫儿道:“无妨,还有一只,再来吧。”

江意揉了揉额头。嬷嬷又忙不迭再三向两人叮嘱,这如意饺到底该怎么吃。

这次江词便对谢芫儿道:“还是你先吧。”

谢芫儿便自顾自微垂首咬了一口,可一看剩下的半只饺子,道:“也不太好,沾我口红了。”

嬷嬷头大道:“这是最后一只了,必须得大公子和公主各吃一半。”

大家可都急死了,江词被起哄起得胸中酒意一上来,他大马金刀地坐着,一手扶着膝头,忽就欺身向谢芫儿探来,叼走了那最后半只沾了她口红的如意饺吃了。

他虽还没吃过姑娘家的唇红,但想着横竖这玩意儿也闹不死人。

他一吃,大家可都松了口气,又是笑闹连连。

后面的道道步骤,嬷嬷们就看得紧了,在动筷动调羹之前,嬷嬷们都要三令五申地提醒他们。

过程虽然磕磕盼盼,但好在是一道道地完成了。

就是最后一道枣生桂子汤圆时,由于太软糯粘牙,谢芫儿又觉得这汤圆芯子很香,且甜而不腻,前面都是咸的,这最后一道甜食让她很惬意,于是她就不小心咬了一大口,而且还把里面的芯子全吸走了……

江词看了看,只剩下汤圆皮,又看了看她。

谢芫儿就整个全吃了,道:“失误失误,重来。”

江词道:“这次我先来。”

可他上口也很粘牙,他也全吃了。

很奇怪的是,平时他也不好这些,可就是鬼使神差的,看见谢芫儿吃,他就觉得蛮好吃。

难不成真的是抢着吃的要香些?

嬷嬷们都很头大:“祖宗欸,说好的一人一半啊。”

江词只好道:“你咬吧,别只剩下汤圆皮,芯子起码也得剩一半吧。”

谢芫儿觉得他这要求不过分,应道:“我尽量,但也不能保证绝对的公平。”

江词:“只要你别吸我的那半就行。”

江意实在有些不忍直视,顾瑶却笑说道:“光看这夫妻宴就觉很有趣,看来他们的婚后日子还要有趣。”

这顿夫妻宴对于两个主角而言,完全是一场食物上的分割,至于大家们口里说的什么“夫妻如意”、“如胶似漆”、“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之类的话,两人听来完全像是局外人。

最后一只汤圆好不容易分食完了,这顿夫妻宴也总算是结束了。

嬷嬷们都松了一口气。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