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剧影院 2012免费观看完整版高清

  • A+
所属分类:挂失

一切进行得井然有序。

暗香阁那边的人布置妥当以后,自然是要随时准备着进山,然后探查情况并且绘制地图,几日时间过去,倒是也有了一些的进展。

“王爷,王妃,瞧瞧。”阿吉将绘制好的外围的地图拿了过来,再将先前得到的那所谓的几百年前的地图一拿过来,将两个放在了一起,进行比较。

沈幼清和李宓凑了过来,便认真地端详了起来。

“还真的挺相似的。”沈幼清指着那地图的外围,便对李宓道:“你看,这外头的轮廓,是不是很像?这里,还有这里。”

李宓就着沈幼清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以后,就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还真是。这么说来的话,这里在最近几百年的时间里,似乎地形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沈幼清点了点头,便道:“虽然正常来说,好似村庄那样的地方,道路基本上都是很多年前就形成了,而且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变化。”

“除非,遇到河流改道什么的比较大的事情,一般来说都不会有变化。我原先也是担心,这黑水河的情况复杂,所以会有一些变化。”

“不过眼下看来,既然没什么变化的话,那么这一份几百年前的地图,应该还是有着一定的参考价值的。只不过…”

沈幼清仔细地端详了一下眼前的这份地图,又道:“只不过,这地图因为实在是太陈旧了,有些地方,已经看不清楚了。”

可惜就可惜在,这份地图虽然十分详尽,现在看来和的确和现在的黑水河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时代终究还是太久了一些。

“是啊,若是这份地图能够清晰一些的话,或许能够对我们现在起到极大的帮助呢。”李宓说着,也是忍不住的叹息。

“没关系。”沈幼清却道:“我进去过一次黑水河,对于里头的地形,还是有一些印象的。我能看着地图,推断出一些情况来。”

沈幼清想了想,又转头问阿吉道:“既然现在已经基本上确定,这一幅地图是有着一些可行性的,你看看能不能找到,懂得绘制复原地图的人,看看能不能复原?”

沈幼清记得,民间有一些手艺人,是有着这方面的本事的。

只是这地图经年累月的也久了,能不能复原,的确也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不过,只要有可行性的话,试一试也没什么问题。

“好。”阿吉显然也知道相关的手艺人的事情,便道:“晚点我会想法子找的。不过这样的奇人异士,可不好找,要耐心等等。”

“没关系。”沈幼清便道:“不过是试试罢了,能找到最好。即使是找不到,我们的人也继续按照先前的法子进林子就是了。”

沈幼清和李宓商议完了这些以后,便就继续说着他俩明天打算一块儿进山的事情了。

“其实,我原本是不希望你也陪着我一起进山的。山里头毕竟危险,谁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情。”

李宓说着,但是看着沈幼清坚毅的眼神,就知道沈幼清不是那么容易能够劝得住的了。

“我又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从前跟在祖父身边的时候,什么没学过?你放心,又不是只有我俩一块儿出去。”

沈幼清便道:“身边还有那么多人呢,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是不是?你看,先前那么多进林子的人,不也没遇到什么吗?”

而且,经过考证以后,他们用来解决瘴气的那个丹药,的确是有用的。

服下一枚丹药以后,基本上三四个时辰里都不会有什么事情。

只是有个问题就是,若是长时间连续服用丹药的话,丹药的药性会逐渐减少,一开始或许有三四个时辰,等到第二枚丹药的时候,就只有两三个时辰了。

而若是连续吃,等吃到第五个或者说是第六个的时候,基本上就没什么作用了。

所以,即使是那些人想要长时间地待在山里,其实也是不可能的。

对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阿吉那儿也仔细研究过,可惜并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来。

沈幼清自己当然也是想不明白的,她当时离开黑水河的时候,吃的就是这丹药。

她那时候吃了以后,花了三天的时间离开了黑水河,从来就没有感受到过什么药性逐渐降低的情况。

自然也就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不过,即使是无法长时间地待在山里,但是这丹药吃上五颗,一般来说也都还是能够坚持一天多一点儿的时间了。

这一天多一点儿的时间,其实也已经能够探查到不少有用的信息了。

顺便,阿吉那里也还在找人研究,想要知道这丹药究竟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若是解决了…他们自然也就能够深入进入这片林子当中了。

沈幼清这里,和李宓整顿完毕以后,第二天一早,就进了黑水河的一处峡谷。

这里,是沈幼清当时离开黑水河的时候,出来的方向,她在观察地图的时候,找到了这里,并且根据地图上的情况,回忆出了黑水河的一些地形。

对于地图上面还不大清晰的地方,做了一些补充。

同时,阿吉那儿找来了会复原地图的工匠,正在尝试着,对着破损的地图,进行修复的可能性,只是这是个耗费心

淘剧影院 2012免费观看完整版高清

力的事情。

不是那么快能够成功的,因此还是要让人,先进山再说。

“我上次从这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情况似乎和现在是差不多的。其实说起来,也只是过去了一年时间而已。”

沈幼清看

淘剧影院 2012免费观看完整版高清

着四周,努力地回忆着当时自己离开黑水河时候的场景。

“我记得从这里进去以后不久,就有一条小溪。”

沈幼清道:“我当时走了两天多的时间,一直都没有什么补给。吃了一些野果子,好歹算是活了下来。对了,说起来奇怪。”

“黑水河这里环境恶劣,为什么水和那些果子之类的东西,却没有受到影响?”

喜欢重生做个黑月光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