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开始是大人的时间生肉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

  • A+
所属分类:医保
“嗖嗖嗖!”

说话间,天外的男子再次出手了,伴随着漫天的血色光雨,血色的花朵再次出现自天外飞来,这一次,血色的花朵的数量更多,足足有十八朵,齐齐自天外飞速而来,个个气势恐怖,气焰滔天,血花旋转间,界影浮沉,恍若间,给人的感觉,此刻,横压而来并不是什么花朵,而是一方方亘古沧桑的混沌宇界,裹挟着无边的混沌杀气与万古劫光,要覆灭万古千秋。

下方,无数鸿蒙世界一方的修者,个个眉头紧锁,双目紧盯着空中,他们都是非常的紧张,当然,更多的是,却是担忧,为冷幽幽而担忧。

因为,他们完全感受的到,天穹之上的那些十八朵血色花朵的可怕,在他们看来,眼前的这十八朵血花的威力,比之前打出来的所有血花的威力加在一起,还要恐怖的多得多。




刚刚,只是九朵血色而已,就重创了冷幽幽四周的那道屏障,击灭了其中许许多多的冰莲,如今,这一击,那道光罩,还能撑得住吗?

“砰砰砰!”

“轰!”

···

与之前的情况一样,在那些血色的花朵落下,击中冷幽幽四周的那道光罩之前,首先接触、碰撞到的是一道巨大无比,笼罩着整个天地苍穹的轮盘,那是梦华胥的帝器幻梦轮盘,以及那数之不尽,云罗世间,弥漫无尽天穹的梦道世界。

梦境无穷,幻梦无尽,一重梦境一方天,一道梦道之光,便是一方宇界,一道梦境光环,便是一方恒河万界。

所以说,虽然说天穹之上的那些因梦华胥而出现的梦道世界,数量非常的多,但是,梦道世界的真实数量,则是更多,每一方梦道世界之中,都拥有着无尽的梦道宇界无穷无尽,若恒沙流沙,数之无尽。

那些梦道世界,每一个都用着无穷伟力,每一方都承载着梦华胥巅峰的力量。

然而,纵然如此,纵然梦道世界的数量非常之多,力量非常之广,但是在那些横压而来的血色的花朵,也就是幽冥血花的面前,依旧是脆弱不堪,不堪一击。

一如之前的那般,那些幽冥血花横压而来,瞬息间崩灭一切,双方仅仅只是一触而已,巨大的幻梦轮盘便是直接蹦碎了,化为了无尽的光雨,紧接着,便是那一方方云罗在天穹之上的梦道世界,一方接着一方,无数的梦道宇界,只在顷刻间,便是尽皆崩灭了。

同一时间,与之一起崩灭消失的,还有一道绝世,却无比较弱的倩影。

“砰!!”

“轰!”

击灭了梦华胥打出的那些攻击之后,十八道幽冥血花去势不改,继续朝下,携带着无穷的混沌劫气压下,狠狠的砸在了冷幽幽四周的那道由无数冰莲共同撑起的光罩之上。

先前,九朵幽冥血花齐齐砸来的时候,冷幽幽四周的那道光罩,成功的挡住,虽然为此崩灭了许多冰莲,然而这一次,却不再是那般情况了。




刚刚,就在那十八朵幽冥血花砸落到光罩之上的时候,下方的那些环绕在冷幽幽四周的所有的冰莲,都是在瞬息间,崩灭了开来,化为了飞灰,而相应的,那道由冰莲组成的光罩,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哗!”

不过,同一时间,也就是这一刻,就在四周的那万千冰莲与光罩消散的那一刻,一道巨大的七彩冰莲倏然自冷幽幽的头上出现,飞速的冲向了空中,迎上了那十八道继续飞落而来的幽冥血花。

那朵七彩的冰莲,初时并不是很大,不过,在朝着上方飞冲的过程中,却是急速的变大,最终化为了通天之巨,遮天蔽日,与那十八朵幽冥血花撞在了一起。

这朵七彩的冰莲,正是冷幽幽的证道帝器,七彩幻冰莲。

如今,因为冷幽幽的实力变化,它的力量也变得与之前不同了,虽然,冷幽幽现在还未真正的突破成功,但是她的帝器的威力,却是比之前强大不知道多少倍。

不过,纵然如此,依旧是没用。

双方接触之后,稍稍僵持了一息,随后,伴随着一阵蹦碎的声响,便是看到,那朵巨大的七彩幻冰莲轰然破碎,化为了漫天的七彩光雨,纷落而下。

最终,七彩幻冰莲还是没能挡住。

“嗖嗖!”

十八道幽冥血花,继续杀来,伴随着漫天的七彩光雨,齐齐朝着血海中心处,正在进行着最后蜕变的冷幽幽轰杀了过来。

“哗!”

危机关头,眼看着那十八朵幽冥血花就要击中冷幽幽的那道身影的时候,一道散发着琉璃之光的光团,倏然出现,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冷幽幽与那十八朵幽冥血花之间。

“不!不要···”

“华胥姐姐!”

“华胥

姨娘!”

“仙皇大人!”

···

看到那道散发着琉璃之光的光团之后,下方的诸方修者先是怔了下,随即,所有的修者都是倏然惊呼了起来,个个都是满脸的慌乱与惊心,因为,他们知道,那道散发着琉璃之歌的光团,是梦华胥的本源,那可是本源,一旦崩灭了,就是真的就没了···

刚刚幽冥血花飞过的时候,她的身躯被击灭,如今,在关键时刻,眼看着冷幽幽遭遇危险,她连身躯都未来及重塑,便是冲了过来。




此际,鸿蒙世界之中的修者,几乎都是满脸的泪水,这是担心的泪水,同时也是自责与心痛的泪水,因为梦华胥那道本源之上的伤太重了,其实满是触目惊心的伤痕,她,承受的太多,为了护佑这世间众生,她一次次被击暴,一次次的遭受着难以想象的创伤。

此外,除了心疼与担忧之外,他们心中还有无尽的自责与愧疚,他们痛恨自己的实力低弱,恨自己不够强大,眼下,他们所有的人,都是恨不得冲上天穹,冲到梦华胥的前方,之前的每一次都是她护着他们,他们多么渴望可以去护佑她一次,替她去抵挡那···可怕的一击。

但是,他们做不到,天穹之上的壁垒依旧在,他们破不开,冲不破。

“哗!”

下方众人的撕心呼喊,梦华胥自然是听得到的,不过,她却是充耳未闻,因为此刻的她,心里眼里只有眼前的那些血色的花朵,就在众人放声呼喊的同时,梦华胥的本源倏然华光绽放,紧接着有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伴随着一阵玄奥的火光自本源之上升腾而起。

同一时间,就在那股力量出现的时候,之前破碎的幻梦轮盘与无数的梦道世界,瞬间再次凝聚而出,继而在那股力量的操控着,融为一体,万般攻击与手段,最终化为冲天的洪流,撞上了那十八朵幽冥血花。

“轰轰!”

很快,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双方狠狠地撞在了一起,一瞬间,那里劫光永照,混沌长悲,宛若千秋万古的幻灭沉沦。

“嗯?”天外,那位身穿血色帝袍的男子面色阴郁,脸色很是难看,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攻击,消失了,被挡住了。

没错,最终,经过梦华胥和冷幽幽两女的重重手段,那十八道血花终究还是在击落在冷幽幽身上之前,被击灭了。

此刻,下方一片沉寂,所有的生灵,都是在沉默,一个个的眸光烁烁,定定地看着空中,看着梦华胥刚刚消失的地方,虽然刚刚的那一击成功的挡住了,但是他们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因为,梦华胥没有出现,眼下,他们都是在寻找,在等待,在···等待着梦华胥的再次出现,一个个眉头紧锁,面色极为的紧张。

因为,他们害怕,害怕···再次看不到梦华胥再次出现。

“想不到,居然···真的能够挡住朕刚刚打出的那一击,不过,一切都到此为止了,一切,也该是结束的时候了。”天外的那位生灵再次出言,声音中透着无上的傲气,如同命运之中,在宣布着苍生的命运一般。

“哗!”

“嗖嗖嗖!”

···

话音一落,一道绚烂的血光,倏然自那位男子的指尖绽放,血光飞起,绽放无数光点,随后,那一道道的光点,纷纷幻化,各自化为一道血色的花朵,数量极多,数之不尽,密密麻麻的布满云天,如同的下起了一场血色的化雨一般,扬扬洒洒,纷纷扬扬的朝着下方,朝着冷幽幽所在的方向,飞冲了过去。

无数的血花,纷扬而来,其上璀璨的血光,映染了天穹,染红了诸天内外,这一次出现的幽冥血花,从体型上来看,比之前的任何一次出现的血花的体型都是要小,大概也就承让的手掌那么大,不过,体型虽小,但是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是比之前的任何一朵血花,都是要强大的多得多。




血色的花朵,在飞舞而来的时候,到处都是时光的涟漪,漫天都是岁月的洪波,还有有流年与光影的光影在弥漫与激荡,更为无尽的宇界虚影浮现,界宇如洪,流转奔腾,无尽是史诗之光与纪元锁链,在天地间流转交织,一朵血花,便是一方古史,一朵血色的光影,便是一方纪元的变换。

“千秋万古间,界起界灭,一朵血花飞过,往事如灰,诸世尽成空,昔日的一切,不过是繁华一梦,尽付传说中。任你曾经如何的天骄绝世,在朕的这一朵血色的花朵之下,都将化为尘土,永为劫灰。”突兀的,天外的那道男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随着,这道声音的落下,那些血色的花朵,倏然都是变得不一样了,之前,那些萦绕着血花之间的时光,岁月、流年以及纪元锁链等,虽然看着很是惊人,但是却都是处在同一处时空之中,而今却不是了,眼下,那些血光的四周,依旧有时光、岁月等异象流动,但

是,却都独立了起来,每一朵血花的四周,都是有着独立的时光与岁月的流转,以及流年与光阴的变迁等,此外,在每一朵血花的四周,更是出现了莫名的纪元壁垒,一朵血花所在的地方,仿佛便是一方独立的轮回天地,一方独立的纪元时空。

而因为这一点的变化,此刻,那些纷涌而来的血花,给人的感觉,也完全的不同了,之前,那无数的血花,一起而来,显然的自同一方时空而来,可是如今却不是了,那感觉,就像是同一时间,有无数的血花,自千秋万古间,自古往今来的个个不同的时代之中,跨越万千古史于纪元,齐齐杀来的一般,古往今来,千秋万世,无处不在,无远不界。

而事实上,这并不是错觉,这是真实的,那些飞舞的花朵,正是自千秋万古间而来,自无数不同的时代之中而来,一击而已,千秋万古之间,皆被笼罩,任你处在何种时空,何种境地,都在劫难逃,无可躲闪,无论你身在哪个时空,念之所至,所有时空之中的血花都是归于一处,尽皆打落在敌人的身上。

这一击,是那位身穿血色帝袍的男子,打出的必杀的一击,因为他注意,冷幽幽的身躯的凝实度,已经超过了八成了,换句话,也就是说,她···快要蜕变成功了,而这种结果是他不能容忍的,所以,他要在这一击之下,彻底的劫灭一切,葬灭一切。

“嗖嗖嗖!”

漫天的血花,纷纷扬扬,飞舞满世,看起来就像是一场璀璨的光雨,铺洒满世,不过,在飞落到冷幽幽所处的那片血海上空的时候,所有的血花纷纷汇聚而来,化为了一道血色的洪流,携带着千秋万古间汇聚而来的所有力量,齐齐朝着冷幽幽的身影,袭杀了过去。

“哗!”

倏然,就在这时,眼睛着那股血色的洪流,就要杀来的时候,一道琉璃之光闪过,一道绝美而纤弱的倩影,无声无息的,再次出现在了冷幽幽的上方。

看到,那道身影之后,下方的亿万鸿蒙众生顿时都是一喜,不过,很快,他们的脸色便是再度凝重了起来,满目的担忧,喜的是梦华胥还活着,忧的是一道更为可怕的攻击又来了。

此刻,梦华胥的气息,极为的微弱,微弱到了极点,身影也很是模糊,甚至都是有些虚幻了,显然,她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伤势。

“本源之火已燃尽,生命已至尽头,居然还能出现?是执念吗?哼,任你如何,也休想挡住朕。”天外,看着再次出现的梦华胥,那位男子蹙了蹙眉头,低声轻语道,语气中透着些许的诧异,显然,他没有想到梦华胥会再次出现。

“哗哗!”

“嗖嗖嗖!”

···

没有丝毫的迟疑,现身之后,梦华胥立刻再次出手了,一瞬间,整个人身上绽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璀璨之光,极为的绚烂,她在以最后的力量,绽放着最后的璀璨,华光摇曳间,幻梦轮盘以及无数的梦道世界纷涌而现,化为界海洪流,冲上了空中。

同一时间,似乎是感受到了危机,这一次冷幽幽身下的那片血海之中,再度生出无尽的冰莲,此外,冷幽幽的头顶上,也再次出现了一朵七彩的冰莲,无尽的力量,无量的华光,在这一刻,疯狂的汇聚而来,冰莲朵朵,汇聚成无尽汪洋,一朵冰莲,便是一方浩渺天国,承载着无上的意志,与梦华胥打出的那道界海洪流,一切迎上了那股携带着千秋万古之力的血色洪流,迎了过去。

这一次,无论是梦华胥,还是冷幽幽,准确来说,应该是冷幽幽的本源守护,都是使出了各自最巅峰的力量,倾尽一切,打出了各自最巅峰的一击。

然而,即便如此,依旧是没能挡住。

那股血色的洪流压来,天地间乾坤暗淡,诸世尽血染,无尽无穷的界影在诸世间浮现流转,那一瞬间,就如同千秋万古之中的所有大世,全都是冲入了当世,齐齐横压了过来一般,无可匹敌,千秋万古的破灭洪流,无视一切,纪元不当,古史不可阻,一瞬间而已,首先击灭了是梦华胥打出的攻击,随后,是冷幽幽的本源守护打出的攻击。

一切的一切,在那股血色的洪流之下,都脆弱薄纸,一触即消。

“轰!”

很快,随着一声惊天动地,震颤诸世内外的轰鸣声响起,那股血色的洪流,冲破诸般阻碍,狠狠地轰落了下来,一瞬间而已,无论是梦华胥还是冷幽幽,亦或是那片血海,皆是···烟消云散了。一击下来,天穹之上,一片空荡,再无一丝人影,诸世万般尽成空。

此外,值得一说的是,刚刚那一击下来,整个仙濛宇宙都是被直接打穿了,原本残破了大半的鸿蒙世界,在这一击下来,再度破灭了一大半,举世世间,入眼的皆是血色的破败之境,满目尽失萧条的末日之象,当然,大千世界以及凡界亦是如此,举世荼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