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 A+
所属分类:医保

程星河哑巴兰刚才其实都愣了一下,哑巴兰一撒腿就想把她追回来,而程狗转身瞪着我,可能是要骂我见色忘义,旧情不死没出息之类的。

可他们也没想到,高亚聪冷不丁会惨叫出来,顿时定格住了。

江仲离在后面袖手旁观,又摇摇头。

像是已经看到了高亚聪的结局了。

高亚聪不光惨叫,还忽然伏在了地上,满地打滚——简直像是在被看不见的火焚烧一样。

那种声音,跟之前的娇嗔判若两人,绝望,恐惧,痛苦的像是跌入悬崖的母狼。

程星河眼尖:“她身上……”

而她莹润如玉的皮肤上,跟哥窑瓷器一样,出现了一丝一丝的裂痕,接着,裂痕开始飞快的奔着周身蔓延——一路蔓延到了心脏的位置上。

她一边打滚,视线一边落在了自己的皮肤上,惨叫声更大了:“我的皮肤,我的肉……”

“你看出来啦?”我对她一笑:“哎呀,这个身体漂亮了这么多年,真是怪可惜的。”

你还给我……”

她身上承受着无异于被烈火烘烤,确切来说,跟进了焚尸炉一样的感觉,可她瞪着眼睛,一步一步,还能强撑着奔着我匍匐了过来:“你把水神环还给我!”

程星河他们这才看到,我手上,闪耀起了一团耀眼极了,澄澈极了的神气。

跟高亚聪猜测的一样——现在,我的眼睛已经比以前敏锐多了。

恐怕天河主帮着她给小环做了什么手脚,能遮掩的其他人看不到。

可我能看到,小环藏在她身体的哪个部位。

松开牧龙鞭的同时,就把小环从她身上给卷出来了

天河主的手脚,拦得住别人,拦不住我。

高亚聪一把抓住了我的脚踝。

“还给我,你还给我……”她身上的裂纹,已经越来越多。

好像大旱年间皴裂的田地,皮肤绽开,翻卷,鲜红色的嫩肉一开一合,像是一张张说着话的小嘴。

程星河和哑巴兰,同时咽了一下口水。

她的满头乌发——以前在同学里,是最被人羡慕的,现如今,花白枯干,好像一把稻草。

那甜美的嗓音迅速的沙哑了下来,气息也越来越微弱:“还给我……”

她这么一滚,忽然一袋子东西从她身上滚落了下来。

圆滚滚,个个都有指肚那么大的金星珠。

从那个来找潇湘的水族身上夺过来的。

她靠着小环,潇洒了很多年。

可现在,小环一离开了她的身体,那原本没有按着自然规律老迈的身体,一瞬间就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更别说,这地方炽烈的神气了。

这里有九州鼎,她没有水神小环,结果,会跟那个被她拉到了青石板上的水族一样。

现在,她终于体会到,那个在她脚底下打滚的水族,是个什么感受了,天理昭昭,一报还一报,来得好快。

“我说。”她的手,已经发出了焦糊的味道,边缘甚至有些碳化:“我全都说,把小环给我,我求你——饶了我……”

这是老妪才会发出的声音

以前,看到其他人痛苦,我会感同身受——被雨淋过的人,总愿意帮别人撑一下伞。

可现在不一样,高亚聪从一开始,就是在自食其果。

那些被你害死的渔民,大概阴魂不散。

这个痛苦,不是我给她的,是她自己给自己种下的,如今,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我握住了她的手。

小环就在我和她扣住的两手之间。

一瞬间水神小环上凛冽的神气,就萦绕在了她身上,那满身的焦灼痕迹,瞬间就停止了。

她大口喘气,宛如劫后余生,抬起头,死鱼一样开始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说。”

这一个字,她浑身就是一个激灵。

“在,在龙母山……”她终于想起来我刚才的问题了:“是天河主叫我,用水神小环,把白潇湘从你身边引开,还要让我给她带一句话,说,说时间不多了,她要是想得到那件东西,就不能靠近你,还说,只要你被龙母给吞噬,她要做的事情就做完了,他就在九州鼎这里等着她,可是……”

程星河一把拉住了我,像是怕我扛不住打击,跌在地上:“妈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这一次没动,稳稳当当立在地上,跟平时没有任何区别。

程星河倒是愣了一下。

我接着看向高亚聪:“后来呢?”

“后来,后来事情没成……”

“关于他们俩的关系,你还知道什么?”

时光与命运长河的流淌声渐去渐远。

夜空中,那些巨大的星眸一颗接着一颗隐去,直至最后,代表海妖王的那点荧光也消失不见。

只不过那点荧光在最后消隐前,落下一抹极淡的蓝光,在黑狱战场一卷,便将那些大海妖、大巫妖以及与妖魔们联盟的黑暗巨兽们一股脑儿卷出了黑狱世界。

甚至还带走了许多参与暴动的囚徒。

这是成就古老者后祂应得的贺礼。第一大学两位副校长面色不虞的看着那抹蓝光彻底消失在天际,一语不发。

夜幕重新退却。

玄黄之色、泰一之光、银色的月光、金色的阳光,次第出现,重新涂抹遍黑狱世界的天地。世界似乎重新回到了光明之中。

皲裂的大地无声的合拢,滚滚雷霆也悄然散去。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原状,但一切终究已经不同。

时停仍旧持续。

为了给怀表提供能量,五色莲花已经耗尽了花瓣,正用花蕊与花萼上的魔力支撑着这座世界继续保持停滞状态。

倘若在平日,石慧肯定已经心痛的大呼小叫起来。但今天,她没了这份心情。反倒有种让自己的莲花与这座世界一齐毁灭的冲动。

“原来如此。”

若愚老人扶着色狼首的手杖,盯着远处的虚空,似乎还能看到不久前那座缓缓崩溃的世界影子,表情一如既往古板,他喃喃着,自言自语着,打破了场间的死寂:“外神索思·克图尔特与海妖王相柳同属大海的传奇,拥有同样阴暗的本源……相似的路径让它们拥有了合二为一的可能性。”

“相柳吃掉了那头怪物,但又‘消化’不了。”

黑暗议长接口,直到此时,他似乎才找回了几分理智:“Cthulhu来自星空深处,拥有更加复杂与混沌的概念,它反而会侵蚀相柳的肉身……是的,是的,同属传奇,没道理这么轻易被它吞噬。”

“所以相柳选择来到黑狱。”

若愚老人低声赞叹着,继续复盘:“真是一如既往的鲁莽,以及果决呐……借助我们的力量,借助妖魔联军的气运,打碎在消化过程中被索思·克图尔特侵蚀的真身,向妖魔始祖献上了祭品,又向世界献祭了自己……既符合妖魔吞噬的本能,又暗合‘古老者’做减成空的本质,以放弃一切的勇气摆脱维线的束缚,彻底跳出时空长河。”

“或许抛弃真身就是成就古代巫师的捷径?”黑暗议长下意识说道,他仍旧盯着海妖王晋升时的那片空域,似乎能够从那早已消失的痕迹中看出点什么:“我以前似乎听说过这样的例子。”

“笑话。”

石慧终于开口,她讥笑的看了黑暗议长一眼,语气与态度同样恶劣:

“它锁死整座黑狱战场妖魔们的气运,夺取它们的未来,献祭给我们以及这座世界,导致妖魔付出巨大代价却连一颗玄黄果都没抢到……又以肉身尽灭为代价,吞噬了一头顶尖外神……如此,才于极境得到升华,踏足古老者的行列……你凭什么认为自己抹了脖子就能成就古老者?!”

“祂终究是成功了。”

若愚老人喟叹一声,目光依旧留在那抹蓝光消失的方向:“所以祂有了生路,被它放进祭盘中的祭品们才勉强活了下来。如果它失败了,今天来到黑狱战场的妖魔联军都要死……就像你说的那样,似它者生,学它者死。”

像它一样以大勇气为基础、大机缘为条件、大气运为庇佑,兼之以大造化,或许有一丝成就古老者的可能性;但如果只学习它掠夺一切、抛弃一切、献祭一切,就妄图冲出时空与命运长河束缚,只有死路一条。

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宝贝我想你站着做

“我只是,只是……”

黑暗议长喃喃着,最终没有说出‘只是’什么,而是轻叹一口气,收回目光,重新看向战场上簇拥在‘泰一’身下的黑暗议员们。

“这不是一年半载就能完成的计划。”

与两位驻足当下的传奇相比,石慧的目光更多落在了过去,也看的更远了些:“最少在玄黄木开花之前,相柳就已经吞掉了克苏鲁。”

“所以说,黑狱里的这场战争,于相柳而言,或许只是恰逢其会。”若愚老人微微颔首,然后摇摇头,笑了笑:“也是它的造化了。”

“确实……Cthulhu常年沉眠海底,海妖王也大概有十多年没有露面了……它有足够的时间谋划这件事。”

说到这里,黑暗议长停了片刻似乎在梳理自己的思路,半晌,才重新接口道:“这一次我们与妖魔之间,与其说是联手,不如说是某种默契……我们并未订立盟约……事实上,在相柳出现之前,我以为来到黑狱战场的会是巫妖王。”

“你应该感到庆幸。”

石慧终于回头,看向黑暗议长,面露讥嘲:“相柳选择了克苏鲁,而不是你……否则现在与那座虚幻世界一齐崩溃的,就该是你的真身了。”

黑暗议长没有在意女巫的挖苦。

他转头看向若愚老人。

“相柳走了,妖魔联军也退去了,战争已经结束了。”他扶了扶自己尖顶巫师帽略显绵软的帽檐:“请容许我带着部下们告退。”

第一大学两位副校长齐齐沉默,没有立刻答应。

妖魔联军虽然在之前的‘准禁咒’对撞中损失惨重,但终究带着许多力量离开了黑狱。这对第一大学的威望很不利。

如果能把黑暗议会留下来,不失为弥补这份缺憾的办法。

六指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妖魔联军退去后的第一时间,便提出了离开的要求,而且态度诚恳。

似乎注意到两位副校长的迟疑。

黑暗议长盯着若愚老人,提醒道:“我遵守了约定……议会也没有对黑狱造成大的伤害……相反,我们在这里损失了一位优秀的大巫师。”

从这个角度来看,作为第三方入场试图浑水摸鱼的黑暗议会确实是这场战争中损失最为严重的一方了。

就像常言所说,老大与老二打架,结果老三受伤了。
李洛出了溪阳屋总部,抬起目光,眼神便是微微一凝,因为他见到总部外的街道上,已是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对着这里汇聚而来,同时对着总部这边指指点点,有诸多的窃窃私语声响起。

显然,正如他们所料,这边的淬相师刚刚毒发,就有消息在大夏城中扩散,这显然是裴昊在暗中推波助澜。

对方酝酿了好些天的攻势,终于是爆发了

不过李洛知晓此时没时间理会这些,他接过护卫递过来的马兽缰绳,翻身而上,便是疾驰而出。

雷彰阁主带着十数名精锐护卫紧随其后,给予保护。

一行人迅速的穿过一条条宽敞的街道,而沿路上,李洛能够听见不少有关于溪阳屋的消息在传播。

“少府主,消息传播得越来越厉害了,而且在传播过程中,对我们溪阳屋越来越不利。”雷彰靠近过来,沉声说道。

先前他就分派了几人查探,刚刚接到回报,有大量的谣言在大夏城中传播,其中甚至开始说是李洛恼怒于这些分部淬相师不肯效命于他,所以直接将所有分部淬相师毒杀。

李洛点点头,神色倒还算是平静,毕竟这在意料之中。

“不必理会,先去金龙宝行采购所需要的解毒之物,只要能够保住唐陨他们的命,等他们苏醒过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李洛说道。

雷彰点点头,他看了一眼李洛那平静而散发着一些凌冽之气的面庞,他知道,这是裴昊对李洛这位少府主所发动的第一次进攻,而在以前,这是姜青娥才能够享受到的待遇。

显然,那个半年之前还在将李洛当做废物少府主的裴昊,如今已经被逼得不得不开始重视李洛。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算是肯定了李洛这半年来的成长吧?

在雷彰心中想着这些的时候,他也时刻都保持着戒备与警惕,身躯表面有相力流淌,目光锐利的扫视四周。

毕竟此次裴昊对李洛发动进攻,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直接就对李洛出手,这或许也是姜青娥让他带人贴身保护李洛的主要原因。

不过雷彰的担心并未发生,李洛一行人畅通无阻的穿过诸多街道,最后来到了人流量惊人的金龙宝行之外。

李洛匆匆而进。

他先是找到一名金龙宝行的管事,后者显然也是认识他,态度颇为的客气。

“烦请管事帮我查探一下金龙宝行现在可有这些药材?”李洛将单子递了过去,问道。

那名管事接过,看了一眼,眉头便是皱起,迟疑道:“李洛少府主,这上面的药材,黄金虫膏与天芒硝,今天刚好是被许多家药行所订走,直接是取光了我们金龙宝行的库存。”

李洛眼神微寒,果然,连金龙宝行这边都被截胡了吗?看来裴昊此次动手,还真是财力雄厚啊。

这背后的黑手,怕是没少给支持力度吧?

这是不打算让他这里有半点翻身的机会吗?

一旁的雷彰面色也是有点铁青,他们所需要的药材虽然高级,但平日里也并不算是急缺之物,可突然今日被一些药行大量的采购,这其中如果说没有什么算计,那也真是太天真了一些。

李洛沉默了数息,道:“还请管事帮我找一下吕清儿,我与她有约。”

那名管事连忙点头应下,引着他去了雅间,请他稍作等待。

而李洛在雅间也没等待多久,便是听到门外有轻盈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吕清儿推门而入,清丽动人的俏脸上,充斥着盈盈笑意。

不过当她看见李洛那略显凝重的神色时,笑容倒是收敛了一些,道:“溪阳屋那边出事了?”

显然,对于洛岚府的情况,她平日里也是有所关注,自然也明白前些天在大夏城中闹得沸沸扬扬的溪阳屋之事。

而且,之前李洛参加她生日宴会的时候,暗中与她说过,今日溪阳屋那边或许会有变故,请她留在金龙宝行,尽量勿要离开,他这里会有事相求。

李洛点点头,简略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现在需要一些特殊的解毒之物,但先前管事说了,金龙宝行这边的“黄金虫膏”与“天芒硝”突然被一些药行尽数的订走。”

吕清儿俏脸微冷,道:“这是两种高级的药材,但平日里采购的数量不算太多,今日突然成了抢手货,看来是有人捣乱。”

“而连金龙宝行这边的货源都能截断,想必此时大夏城内其他的药铺,应该也断了货。”

李洛点点头,道:“所以,还有办法吗?”

吕清儿微微沉吟,道:“其实他们抢购的都只是金龙宝行这几天市面上的量,但金龙宝行规模很大,所以会有一个储备库,这是为了应对不时之需,我想其中应该会有着这两种药材。”

吕清儿身后,那名管事闻言连忙道:“小姐,储备库没有会长的玉符为凭,是绝对不能开启的啊!”

“而且,我们也没有这个权限啊!”

吕清儿看了他一眼,道:“我有啊。”

那管事一滞,苦笑道:“储备库随意开启的话,就怕其他副会长到时候有意见,以此来攻击会长...”

吕清儿笑道:“别这么小瞧我娘呀。”

然后她便是不再多言,直接对着李洛道:“情况紧急,你跟我来吧。”

李洛望着她那清丽娇俏的容颜,神色复杂的道:“清儿,多谢了,其他话也不说了,此次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之后如果你要参加那金龙道场,不管你有任何要求,我都会帮你去完成。”

吕清儿俏然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哦。”

说罢,小腰一扭,黑长直的长发甩动,便是在前引路。

李洛则是迅速的跟上。

一行人自金龙宝行内部穿过,约莫十数分钟后,只见得一座庞大仓库出现在了眼前,那仓库四周,皆是有守卫巡逻,防卫颇为的严密。

不过就当吕清儿带着李洛走上去的时候,突然有人影从旁边赶了过来,沉声道:“清儿,不可开启储备库,这不符合规矩。”

李洛看了来人一眼,隐约还有点印象,似乎是叫做宁昭,其父亲乃是金龙宝行的一位副会长。

吕清儿柳眉微蹙,道:“有什么不符合规矩的?”

宁昭无奈的笑了笑:“清儿,我不是要阻拦你,只是想要开启储备库,必须有会长的玉符为凭,不然的话,你就算上去,那些守卫也不可能听你话的。”

吕清儿伸出小手,只见得她的指尖悬挂着一枚玉符,玉符之上,铭刻着道道复杂纹路,隐隐有奇光闪烁。

宁昭望着吕清儿手中的玉符,愣了愣,道:“会长的玉符?你...你怎么拿到的?”

吕清儿淡淡的道:“这你就别管了,我有玉符,所以也算是符合规矩,而且我开启储备库也并非是要做什么不好的事,只是取其中一小份药材而已,另外那些药材我会以提高一倍的价格出售出去,宁昭大哥,请你记住,我们金龙宝行的宗旨是“和气生财”。”

“我正在为金龙宝行赚钱呢,你就不要再阻拦了。”

说完,她便是不再理会宁昭,直接带着李洛走向了储备仓库,将手中的玉符递给了那镇守于此的一名老人。

那名老人神色有点迟疑,但最终在确定了玉符的真实性后,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吩咐人,将储备库打开,去取出他们所需要的那些药材。

“小姐请稍等。”他对着等待的吕清儿说着。

吕清儿轻轻点头。

那宁昭见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然后他那有些锐利的目光就转向李洛,低声道:“李洛,你好歹也是洛岚府的少府主,你这样指使清儿来破坏规矩,想必鱼会长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

李洛能够看出宁昭眼中的一些敌意,不过此时他实在没兴趣理会于他,只是道:“还请阁下放心,我并非是白要这些药材,正如先前清儿所说,这些药材,我愿意付出双倍的价格。”

“哼,这是钱的事吗?”宁昭冷笑道。

李洛双目虚眯,他盯着宁昭,眼神渐渐的冷冽起来。

“你应该也知道溪阳屋眼下的情况,可你还在试图阻拦,是不是这之中,也与你有什么瓜葛?”

宁昭撇撇嘴,道:“少府主,不要气急败坏的到处咬人,这是你洛岚府的内讧之事,与其责问外人,还不如先将内部收拾干净了。”

李洛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也就不再与他多言,只是等待着将那些解毒的特殊药材拿到手。

宁昭同样没有再说话,只是暗自冷笑,算了算时间,他派的人应该也将消息送到鱼会长那里了吧?

清儿手中的玉符,大概率是她偷偷取来的,想必鱼会长知晓了,也会出面将她制止,那个时候,她对于李洛的感观,必然会变得极差,说不得就直接撵出金龙宝行了。

想到此处,宁昭神色便是变得平静起来,看向李洛的目光中,带着一点幸灾乐祸。

这小子,仗着一副好皮囊,引得清儿昏了头,不过,你真当鱼会长是吃素的不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