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 A+
所属分类:医保

大军开拔。

活路城作为此战的大本营,贾平安留下数千人戍守。

“辎重全数停止输送!”

一队骑兵顺着补给通道疾驰,直至看到了一支辎重队。

“就近躲避,等待大军消息。”

骑兵们打马往前冲。

护卫辎重的将领喊道:“可能进城?”

“不能!”

将领眸色阴郁的看着城池方向。

“吐火罗人靠不住!”

整个吐火罗境内的补给通道上,此刻一辆大车都没有。空荡荡的大道上唯有那深深的车辙在告诉人们,这里曾经多热闹。

一队吐火罗骑兵在大道上疾驰。

“唐军的补给车队呢?”

“没看到。”

消息不断汇聚回去。

屋内,吐火罗国主阴郁的问道:“补给没了?”

一个将领说道:“唐军的辎重全数停了。”

国主缓缓看向众人,“贾平安发现了什么?”

一个将领摇头,“我们什么都没做,他无法察觉。”

国主突然怒吼道:“那为何唐军辎重停了?”

将领说道:“大食人曾偷袭过他们的粮道,若是两军大战时大食人故技重施,唐军的士气将会受到打击。所以我以为,这是贾平安谨慎之举。”

“那就好。”

国主的脸上多了红晕,目光炯炯的看着众人,“这是我们的机会,只需一战击败唐军,大食人将会冲进安西,他们去冲杀,我们顺势扩张……我们无需与大食为敌,我们只要一片疆土,到时候你们人人都将成为首领,无数的土地牛羊,无数的奴隶……去吧,为了吐火罗的未来。”

众将轰然应诺。

“为了吐火罗。”

众将出去了。

国主双手合十,虔诚的祈祷:“求神灵护佑……”

……

两支大军在相对开进。

哪怕只是行军,可那脚步声依旧能震撼大地!

噗噗噗!

从天空俯瞰下去,大食人的阵型浩大无边,黑压压的分为无数片。

数万骑兵在最前方,他们昂首挺胸,握紧了剑柄

视线往前,十万大军正浩荡而来。

数千骑兵在两翼,步卒列阵,恍如一堵堵围墙在整体移动。

战马在轻轻嘶鸣。天空中,鹰隼在翱翔,它们仿佛嗅到了血腥味,不断在大军的上空盘旋。

当能目视到远方的黑线时,双方并未减速。

卜卓看着前方,“继续前进!”

贾平安淡淡的道:“弩阵。”

啪!

只是一个拿出弩弓的动作,可声音却格外的响亮。

“前进!”

贾平安颔首。

大军不断逼近。

“卜卓,唐军的弩弓!”

双方距离拉近到了三里左右,有人禀告了唐军的动静。

卜卓的脸颊在微颤。

这是气势之争。

两支大军在相对开进。

谁先止步?

谁就怯了!

贾平安目光平静。

身边的王忠良在低声说着百骑搜罗的消息。

“但凡有陆地的地方就有大食的大军,他们战无不胜,他们的大军自信满满,面对任何对手都不会止步……”

噗!

巨大的声音传来。

王忠良抬眸。

对面的大食军队已经停住了。

他再看看贾平安,看到了一抹冷意和不屑。

“止步!”

大军止步。

所有人都在看着前方。

无数目光在前方相遇。

自信,骄矜……

“我们战无不胜!”

“是的,这个世间并无能阻拦我们脚步的军队,哪怕是大唐也不成。”

大食将士自信满满。

从东征以来,他们从未遇到过对手。

对面的大唐军队也是如此。

这是东西方两支无敌雄师的第一次碰撞。

罗德淡淡的道:“此战将会决出这片大陆主人是谁。”

卜卓的嘴角微微翘起,“我们!”

对面。

“敌军阵容整齐。”

高侃回头,“这是比吐蕃人更为强劲的对手。”

王忠良有些心虚。

会不会打不过?

他一直在宫中伺候皇帝,此次皇帝令他来,就是让他来看看这一切,回去禀告。

不能亲征的皇帝需要一双眼睛。

他的呼吸有些紧张。

他忍不住看了贾平安一眼。

贾平安微微颔首,“大食人乃是当世强手,但我们更强!”

瞬间王忠良就觉得胸口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奔涌。

“他们很骄横。”

高侃指指前方。

两骑冲出了大食阵营。

贾平安说道:“这是战前的试探,敬业,去告诉他们,要么退,要么就在此处流尽鲜血!”

李敬业策马带着通译冲了出去。

“唐军是什么态度?”

罗德很好奇,“如果他们软弱,那么剩下的事就好办了。”

卜卓冷笑,“五万大军就是倾国之战,这样的大唐只需败一次就将衰弱。这样的大唐如何是我们的对手?”

双方的使者在战场中间相遇。

大食使者说道:“大唐为何远来?”

这是试探。

使者必然具有审时度势的能力,所以大食使者开始并未凶神恶煞,而是显得有些软弱的问道。

大唐使者必然会顺势软化立场,随即他再起高调……

这是话术。

一般人压根就无法提防。

李敬业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此处是大唐的疆域,大食只有两个选择……”

使者觉得不大妙。

李敬业一字一吐的道:“要么退回去,要么……就用你们的鲜血来染红这块土地!”

恍如一股飓风扑打了过来,使者面色一变,刚想说话。

“走!”

李敬业策马掉头的瞬间瞥了使者一眼。

这一眼中全是杀机。

使者疾驰而归。

两个选择吗?”

卜卓说道:“这正是我想说的,他们要么退出吐火罗,要么就全数留在此地。”

“唐军是步卒为主,用骑兵吧。”罗德说道:“这一战结束的越快越好。”

“我知晓你想说什么。”卜卓说道:“这一带势力纷杂,若是我们不能速战速决,就会多出许多不测。当然,这些困难唐军面临的比我们还多。”

他在马背上坐直了身体,“他们会用步卒来抵御我们的骑兵,那么……为什么不用步卒去冲垮他们呢?”

罗德讶然,“可我们的骑兵更为出色,而且骑兵可以快速接近唐军,避免遭受多次弩箭打击。”

二十万大军,我们会畏惧了谁?”

卜卓的眸子里多了自信,“用步卒去告诉他们,不论是什么,大唐都不是大食的对手。”

罗德默然。

唯有用步卒去击败对方步卒,才能说明大食的强大。而且当大食步卒击败唐军步卒后,大食人将会拥有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

在这种优越感的引领下,他们将会战无不胜。

而大唐将会士气跌落。

这便是此消彼长。

“出击!”

呜呜呜……

号角长鸣。

一队队步卒出发了

“必胜!”

有人振臂高呼。

“必胜!”

他们开始缓缓前行。

这是节奏。

唐军阵中,弩阵已然成型。

“国公,他们这是……”王忠良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有数万骑兵,为何不用?”

贾平安说道:“只因他们想用步卒来击破我军的步卒。”

这是脑抽抽了吗?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厮杀,这是大唐与大食两个庞大国家之间的争斗。两国相争争的是什么?是人!要比拼哪一国农户耕种更出色,要比哪一国将士厮杀更犀利……就如同一个士卒和一个士卒的拼杀,输的一番士气大跌,胜的一方举国欢庆……”

“大唐必胜!”王忠良肃然道。

缓慢而有力的一下又一下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贾平安点头,“当然!”

“敌军来了。”

前方有人喊道。

敌军开始加速了。

弩阵正在准备。

大旗高举。

弩弓缓缓举起。

“五百步……”

将领高喊,“伏远弩!”

弩阵的一端,弩手们在准备。

“四百步!”

敌军在奔跑。

“快,越快越好!”

将领在催促着麾下加速。

“快!跑的越快,就越少挨箭矢!”

步卒们开始狂奔。

“他们的火器何在?”

罗德问道。

“没用。”卜卓摇头,“不知贾平安的想法。”

大唐火器究竟有多厉害,对于大食人来说只是一个传说。

“说是轰鸣声如雷鸣,前方死伤惨重。”

罗德说道:“难道是没法用了?”

“唐军要动手了。”

唐军阵中有人高喊,“三百步!”

将领高喊,“伏远弩……放箭!”

砰砰砰砰砰砰!

密集的声音中,弩箭飞了过去。

正在急速奔跑的大食步卒纷纷仰头。

他们张开嘴……

噗噗噗噗噗!

密集的声音中,阵列中出现了一个空白。

将领骂道:“快!”

可怕的唐军!

步卒在狂奔。

“两百步!”

弩阵中,大部分弩手举起弩弓。

“一百六十步……”

大旗猛地前指。

“放箭!”

砰砰砰砰砰砰!

扣动弩机的声音密集的让人头皮发麻。

嘭嘭嘭嘭!

密集的声音传来,接着乌云升空。

巨大的乌云遮天蔽日。

直扑而去。

“是唐军的弩阵!”

罗德面色严峻,“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只是弩弓厉害,我们的勇士将会用悍不畏死的一面去压制住他们。”

“放箭!”

一波箭矢把冲在最前面的步卒射翻一片。

“为何不用火炮?”

王忠良问道。

“不能给敌军战马有适应火炮的机会。”

贾平安觉得自己是在给皇帝上课。

王忠良哦了一声

“长枪……”

前方,长枪阵列在准备。

大食人已经接近了。

那一张张狰狞的脸上全是骄狂。

他们无数次击败了对手,从西到东,他们所向无敌。

直至在东方他们遭遇了大唐。

将领们谨慎的停下了脚步,他们在评估和这个庞大帝国之间开战的可能性。

今日就是结论!

谁胜?

“杀!”

前方的长枪手们突然动了。

密集的长枪捅刺!

前方的大食步卒纷纷倒下,但后续的大食人却悍勇的冲了出来。

长矛捅刺,刀剑劈砍。

“杀!”

长枪手们丝毫没有动容。

前方瞬间就成了血河。

“惨烈!”

王忠良看的眼皮子狂跳。

一个个人就这么倒下去,一张张脸上全是狂热或是兴奋。

看不到畏惧。

双方进入了胶着。

前方,大唐的长枪阵稳固如山。

无论敌军步卒如何冲击,依旧无法撼动一分一毫。

王方翼在前方杀的兴起,喊道:“敌军孱弱,请示国公!”

贾平安得了消息,淡淡的道:“大食人想用步卒来击破我军的步卒,他们这是以为大食人比大唐人更为悍勇吗?如此,今日当告知他们,大唐……无敌!”

他举起手,“出击!”

“国公有令,出击!”

大旗摇动。

“出击!”

长枪手们齐齐上前。

密集的捅刺之下,敌军依旧不退。

尸骸密集。

鲜血成河从脚边流淌而过。

“杀!”

长枪手们奋力捅刺,一步步的把敌军逼退。

“大食人果然悍勇。”高侃说道:“就算是换了吐蕃人,此刻也该崩溃了。”

“但大唐将士更悍勇。”

贾平安抬头,对面大食阵中最出色的骑兵依旧没动

“唐军反扑了。”

罗德面色严峻,“卜卓,他们需要接应。”

“你高看了贾平安,看低了我们的勇士。”

卜卓沉声道:“贾平安知晓我们用步卒冲阵之意,就是想告诉他们,大食人更为悍勇。所以他必须要反扑,否则大食人更为悍勇这个威名将会成为唐军的梦魇。现在考验的是毅力!我们不缺毅力!”

每一刻都有人在惨嚎、倒下。

每一刻都有人在疯狂高呼。

“杀!”

长枪手们双眸漠然。

他们早已习惯了和优势敌军厮杀,而且大多是骑兵。

从突厥到高丽,从吐蕃到大食,他们从未畏惧任何对手。

“贾平安竟然还不肯动用大刀吗?”

陌刀在对吐蕃一战中威名赫赫,连大食人都知晓了。

卜卓皱眉。

“他这是想用最简单的手段来击败我们,他这是想告诉我们……”

贾平安在阵中缓缓说道:“大唐男儿,当纵横无敌!”

有人到了前方。

“国公有令……大唐男儿,当纵横无敌!”

“万胜!”

唐军将士在欢呼。

伴随着欢呼声的是更为迅猛的冲击。

一个个大食人倒在了长枪之下,他们开始惶然。

一个大食人突然转身。

“啊!”

他惨嚎着往后奔跑。

一把直刀飞舞,人头在空中旋转。

“杀!”

将领面色铁青,回头看了一眼。

“我们的步卒有些骚动。”

罗德警告道:“一旦崩溃,看看唐军两翼,那些骑兵将会席卷而来,我们会被自己的溃兵阻拦,随后一败涂地。”

卜卓说道:“骑兵上前接应。”

骑兵随即展开,护住步卒的两翼。

“敌将怯了。”

贾平安笑道:“这是准备在败退时用骑兵拦截我军步卒的追杀。”

前方,一个大食人被几支长枪挑了起来,接着重重的砸下去。

后面的大食人眼神疯狂,转身就砍。

“放我回去!”

长时间的惨烈厮杀摧毁了他的神智。

乱了。

“敌军混乱,出击吧。”

有人建议。

贾平安摇头,“他们的骑兵就在两翼,若是全军出击就会成为混战。”

王忠良:“……”

他愕然,“混战也能击败他们。”

贾平安说道:“可我想的是用一次无可挑剔的大胜来让大食人明白,东方不是他们能觊觎之地。”

“敌军溃逃!”

大食人开始溃逃。

贾平安轻蔑的道:“这便是大**锐?”

“败了!”

罗德喊道:“骑兵接应。”

卜卓神色平静的道:“初战败了。”

他看看骑兵们,“但我们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晚些让骑兵全数出击,护着步卒回来。”

数万骑兵倾巢出动。

“国公,敌军出击。”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

“步卒追杀二十步。”

这一波追杀堪称是酣畅淋漓,大食人留下了一地尸骸,在骑兵的保护下狼狈逃了回去。

贾平安平静的道:“敌将本想一战寻求到优越感,如今优越感却荡然无存,他们的步卒废了。”

高侃畅快的笑道:“我军只是出动了长枪步卒就击溃了他们,这便是大食的精锐?”

王忠良发现那些将士越发的自信了,而且也越发的放松了。

这就是一场平等交锋后的好处吗?

原来厮杀不只是以胜利为目的,还得要考虑两边的士气,甚至是两国的士气。

“罗德。”卜卓破天荒主动商量,“我们两个选择,要么回去修整,等待士气恢复,要么就出动骑兵决战,你认为那个选择更好?”

“先问问。”

罗德把统领步卒的将领叫了来,“唐军步卒如何?”

将领面色潮红,羞愧难当,“他们的步卒悍勇,而且武力强横……”

他抬头看着罗德,“我们的步卒……不是对手。”

“卜卓,这便是他们敢于用五万府兵去打倾国之战的缘由。”

罗德的眼中多了决然,“步卒会觉着自己不是对手,修整的时日越长,他们就会越沮丧。除非我们马上取得一场胜利,否则这场大战我们将再无胜机。”

卜卓点头,“这也是我所想的。这一次试探……让我们再无退路。”

他抬眸看着对面,“准备唤醒吐火罗人。”

罗德微笑,“贾平安将会痛彻心扉。”

卜卓摇头,“不,他将会错愕,随后茫然。”

半个时辰后。

“进攻。”

数万骑兵发动了进攻。

“这是毕其功于一役?”

贾平安微笑道:“火炮。”

一门门火炮被拉了出来。

“敬业!”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