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污污小说

  • A+
所属分类:医保

殷无流虽然充满好奇,可是击杀左风的决心,他却是半点未曾减少,反而因为前几次的失败,让他更加坚定了杀人的决心。

除此之外,他在追杀左风的过程中,消耗的也越来越多,因本身消耗所带来的危机感,使得他更想要杀人了

在这森罗空间的中心区域内,环境带来的威胁,远远及不上一个神秘人,对自己的威胁,殷无流必须要解决掉这个威胁。

另外殷无流是卯足了劲,想尽快杀掉左风,可是每每在关键时候,都被左风给化解掉了。并且左风从刚刚开始,就没有依靠过虚影之外的防御力量,这让殷无流发觉到,眼前虚影失去了防御力量。

如此一来他更想把握机会杀死对方,况且对方明明状态如此糟糕,自己仍然杀不死对方,一种羞辱感也在无声无息间弥漫心头。

偏偏在这种时候,左风的行为让他感到迷惑不已。哪怕之前左风的举动,非常的冒险,可是却不难看出其意图来。

如今左风的举动,就只能用“匪夷所思”四个字来形容了,因为根本就看不懂其行为的目的为何。

要是想要自杀,大可以停下来跟自己拼命,又或者选择一种稍微舒服点的方式自我了结。

像那神秘虚影般,直接去碰撞“水泡”空间,如果就此死亡,必然会十分的痛苦,即便在撞击中存活下来,那也会马上被自己击杀,这又是何苦来由的呢。

然而那神秘虚影,不仅速度上没有丝毫放缓,方向上也丝毫没有调整。至于正在接近中的那个“水泡”空间,方向和速度也几乎没有改变,那么彼此相撞可以说是唯一的结果了。

在殷无流心中充满疑惑,却速度不减的追杀上来时,左风此刻却是处于精神高度集中,并且将各种力量都发挥到极致。

而他全力施为,目的就是要催动那第六辅阵,只不过这第六辅阵要将其催动,也真的是太过艰难了些。

感觉上就好像一个孩童,正在努力推一辆放满货物的小车,不仅要动用全力,且前行的非常缓慢。

好在是因为寻找到了“窍门”,因此虽然有些艰难,不过那小车终究还是动了起来。

只不过左风也非常清楚,想要实现自己的目的,光是现在这样还不够,第六辅阵要释放出更强的阵力,才能够真正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眼看着与“水泡”空间越来越近,左风却是不敢放缓速度,来为自己争取时间。因为自己放缓速度,就会导致后面殷无流的迅速接近,到时候对方可不会客气,自己反而会更早的面对死亡。

因此左风在这个时候,一方面时间非常紧迫,一方面又急需提高阵法的力量。

师父……”

左风才刚刚传音,却是立即就听到幻空,那有些虚弱的传音,道:“为师刚刚全力助你脱险,已然消耗甚巨,如今有心无力。并且这第六辅阵的情况十分特别,外人想要帮忙,几乎是插不上手的。

所以即便是我现在状态尚佳,其实对你的帮助也不会太大,你现在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了。”

幻空的传音,基本上断了左风的最后一丝幻想。另外他之前也只是有些猜测,如今幻空亲口承认了自己的猜测,左风明白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表面上看起来,左风的情况更加糟糕,可实际上当人没有了其他的希望时,整个人反而会变得更加的专注,同时再也没有了多余的杂念。

就好像此时的左风,他从之前催动阵法开始,就很难有什么效果。可现在他不管不顾,就算是阵法运转困难,发动的力量微小,依旧坚定的全力催动。

与“水泡”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左风却丝毫没有放弃,他就好像在紧握最后一根稻草般,不肯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坚定的释放念力注入阵法当中。

就在左风与前方“水泡”空间,已经不足两次眨眼时间的距离时,左风感觉到第六辅阵当中,好似传出了“咔嚓”一声。好像是某种力量被激活,又好像是某一个开关被打开。

紧接着一连串的细微“咔嚓”,迅速的在其他五道辅阵当中蔓延,它们并未运转起来,限制之力将那些辅阵都给压制了下去,可是随着其他五道辅阵出现的变化,主阵却是明显有了变化。

左风期盼已久的变化,终于在主阵一阵“咔嚓”声中出现,那之前仅仅能够释放微弱力量的第六辅阵,此刻终于有了强烈的变化。

特别是第六辅阵内的阵力,在左风的虚影前方,开始慢慢的形成一道特殊的尖锐壁障。

当这种变化出现的时候,左风差一点就要喜极而泣,可惜只有意识已经模糊的他,根本没有谁能够发现其有任何情绪波动。

背后追杀过来的殷无流,更是没有看到任何的变化,因为阵力刚刚凝结,没有波动外泄的情况下,外人还真的很难察觉到什么。

如果说此时的殷无流,稍微有了一些感觉,那主要就是前方自己追杀的目标,他逃跑时的姿态陡然间变得坚定了许多。因为纯粹是一种模糊的感觉,所以他基本上也只是将其当成是一种错觉罢了。

另外随着左风眼看着,下一刻就要撞上“水泡”空间,殷无流更多的是一种好奇,想要看清楚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

虽然殷无流很想亲手击杀对方,可到了此时此刻,他仍不免产生一种猎奇的心态,想要看到前方虚影,主动撞上那“水泡”空间的一幕。

不像外界那样的距离,不过第一次眨眼的时间很快过去,下一次的眨眼也紧跟着到来,然后左风就来到了“水泡”空间的面前。

然而诡异的一幕,也恰在此时发生了,那“水泡”空间陡然发生了扭曲和变形,虽然并不是很大,可哪怕就是一丁点的改变,也足以让殷无流震惊无比了。

至于此时的左风,心中自然是无比兴奋,若是“水泡”毫无任何改变,他才该绝望。

那刚刚凝练在前方的阵法壁障,并未起到任何的保护作用,不过他在接触到“水泡”空间的刹那,却是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融合进去。

那种融合就好像水落在干海绵上,一下子就被吸纳了进去。在吸收了这股阵力后,“水泡”空间的表面就开始出现变化。

第1话-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污污小说

一开始只有非常微小的一点发生改变,可是紧接着改变就开始疯狂扩散,然后变得柔软的区域也一下子扩大了十几倍。

只是就算扩大了那么多,仍然不到左风如今那虚影的一半。由此可见最初发生改变的位置,也就只有很小很小的一点。

对于眼前这一切,左风倒是并未有半点慌乱,或者说时间太过短暂,当变化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接近了“水泡”空间的表面,所能够做的就是立即有所反应,以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撞击。

后面追杀的殷无流,见到的是那神秘虚影,突然间就收缩成了很小很小的模样,别说是人类模样的模糊外形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原本三分之一大小的一“团”。

这样迅速收敛,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将外表的念力收敛回意识当中。这样做只会让,意识变得更加脆弱,在撞击之前进行这样的调整,殷无流愈发迷惑起来。

‘难道这家伙是担心自己死的不够彻底,所以才在这个时候疯狂收敛念力?’

正好是在殷无流冒出这种想法的同时,左风也直接撞在了“水泡”空间的表面。只不过用“撞”来形容,此时已经不太恰当,反而用“接触”来形容更好一些。

不管是“水泡”空间,又或者左风,本身的速度都非常快,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连一丝一毫的碰撞能量都没有产生。

更让殷无流感到震惊的是,左风的意识正在进入到“水泡”空间当中。直到这一刻,殷无流才真真切切的被震惊到,甚至无法理解眼前所见到的变化。

特别是左风到现在,速度都没有任何一点变化,不仅“水泡”空间未能对其造成任何伤害,连阻拦都没有一星半点。

‘这,这,这……怎么可能!’

这是此时此刻殷无流和王小鱼,他们两人脑海中同时闪过的念头。内心的震撼,让他们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可是左风却是一停不停,就那样继续前进,仿佛就像是穿过水面一般,只不过在穿过去的同时,在“水泡”空间的表面上,并未掀起半点的波澜。

眼看着那神秘虚影,就如此诡异的消失,殷无流终于在意识当中,传出了无比震惊的三个字。

进去了!”

在震惊之余,殷无流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就马上准备要减缓速度。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调整速度,意识当中就传来了王小鱼的声音

“不要停,加速,加速冲过去。这是杀掉对方的唯一机会,冲!”

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王小鱼是用命令的方式,让殷无流展开行动。可是殷无流在听到这个命令后却犹豫了。

虽然他对王小鱼的其他命令不敢有半点违抗,可如今这种要求送死的命令,他实在是难以接受。
浪花翻卷中,杨开的身影显露,周身大道之力跌宕澎湃。

单论气势而言,他比之前的墨和张若惜都要强大一丝,这是大道造诣得到巨大提升带来的结果。

最直观的体现便是时空长河的体量。

如今他的时空长河的体量,几与牧留下的长河比肩,提升之大,超乎想象。

幼蛇兑变为神龙,杨开的修为境界虽然没有太大提升,但如今的实力,已非之前可比。

有锐利的目光投来。

杨开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远处的墨,那盯着自己的眸子中的仇视和杀机丝毫不加掩饰。

墨的模样与他在原初世界见到的小十一很相似,如果小十一正常长大的话,应该就会长成墨这个样子。

若惜便挡在自己和墨的中间,凝神戒备。

杨开之前一直在吞噬炼化牧最后的馈赠,对外界的事一无所知,不过此刻见到墨和若惜的状态,自然明白这两位之前应该斗过一场,似乎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因为无论是若惜还是墨,给他的感觉都没有预想中那般强大。

他的神念倏忽,如潮水一般朝外扩散,很快,远处虚空战场中的情景印入心田。

他微微皱眉。

相比较自己这边,人族和小石族联军此刻的处境很不妙,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联军必败。

杨开立刻开口喊了一声:“若惜!”

张若惜连忙应道:“我在的,先生。”

“去战场那边,助人族杀敌。”

张若惜闻言怔了一下。

按她原本的想法,先生既然已经出关,那自然就可以联手对付墨。

她孤身一人不是墨的对手,可若是能与先生联手,两人的赢面很大。

墨如今的实力被削弱了很多,这其中有杨开封镇他本源之力的缘故,也有张若惜与他大战一场的原因,光明与黑暗的碰撞,不断地在削弱彼此。

只要能干掉墨,那三千世界的隐患便可从源头上得到解决。

似是看出了张若惜心中的想法,杨开道:“眼下的人族大军是仅存的力量,若是覆灭在这里,那就算战胜了墨也没有意义。若惜,速去相助人族,这边有我。”

张若惜何尝不知这个道理,若是人族大军真的覆灭,那她与杨开在这里打赢了墨也没有作用。

这一场战争,本就是人族为了生存的反击,战争的胜负,系于人族大军之身。

她咬了咬牙,开口道:“那先生小心,我尽快回来!”

这般说着,恶狠狠地瞪了墨一眼,背后羽翼轻挥,化作一道流光,朝战场所在的方向冲去。

她这边离开,虚空中便只剩下墨和杨开四目相对。

“明智的选择!”墨轻轻开口。

杨开挑眉:“哪一方面?”

墨淡淡一笑:“她的状态不好,你让她离开,是想保全她的性命吧。”

杨开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我以为我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失去理智的邪戾之辈,没想到竟是个睿智之徒,这就难办了呢。”

张若惜的状态,杨开一眼就看出来了。虽然他不知道天刑血脉调和太阳太阴之力的最终结果怎么样,但若惜身边那八尊九品小石族分明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

而作为九宫阵势阵眼的她,也必然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继续留在这里参与对墨的争斗,一旦那些九品小石族崩溃,被墨找到机会的话,若惜必然凶多吉少。

当然,让若惜离开并不全是为了保护她,人族和小石族联军那边也确实需要助力,再没有外力去干涉那片战场,联军必败。

张若惜前往那边战场,需要承受的战斗强度应该不是很高,只要小心一些,保证八尊小石族不死,她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让杨开感到意外的是墨。

正如他所说,他本以为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失去理智的暴戾存在,可眼下墨分明思维清晰,理智分明……

杨开宁愿面对一个没有理智,只知杀戮的家伙,这样的家伙更容易对付一些。

“你没有阻扰我吞噬炼化牧的时空长河,倒是让我很意外。”杨开又开口说话。

他之前在炼化牧的馈赠的时候,一直提防着墨会来插手,然而墨除了最开始出手一次之后,便再无其他动静。

虽说是张若惜及时赶到拖延住了他,但杨开最后看到的却是他与若惜在虚空对峙。

这明显有些不正常。

那个时候墨完全可以强行突破若惜的封锁,当然肯定是需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可是站在墨的立场上,阻扰杨开吞噬炼化牧的长河自然是首要目的,为此付出一些代价也值得。

听了杨开的话,墨眼帘低垂,微微叹息一声:“牧在长河中还留下了针对我的手段吗?”

开了然颔首:“你果然察觉到了。”

牧将自己的时空长河留给未来的后辈,可是想要吞噬炼化长河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这期间墨肯定会插手阻扰。

如牧这般聪颖的女子岂会想不到这一点,所以她在长河中留下了大量针对墨的手段,一旦墨敢潜入她的长河中,势必要在无尽的时空中晕头转向,根本休想找到杨开所在。

墨之前跟张若惜说的那些,只不过是为了稳住张若惜罢了,当时就算张若惜不去阻扰,墨也不会轻易深入长河中。

不深入长河,他就没办法找到杨开的藏身之地,自然就阻扰不了他吞噬炼化的举动。

在牧的种种安排下,杨开必定是能炼化成功的。

这是先辈的智慧,当然,也是因为她太了解墨了,彼此相处了无数年,对各自的性格脾气了如指掌,牧能想到墨可能会潜入长河,墨自然也想到了牧留下了针对他的手段。

这一轮时隔无数年的交锋,谁也没有占便宜。

唯一得利的是杨开,他在三千大道上的造诣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时空长河的体量也壮大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

“就算让你得到牧留下的力量又如何?”墨的眸子满是轻蔑,“你以为这样就能胜过我吗?”

杨开展颜一笑:“正要试试造物主的手段!”

这般说着,杨开双手高抬,而随着他的动作,身下的时空长河开始沸腾咆哮,仿佛化作了一条神龙,滔天巨浪翻卷,大道之力跌宕。

瞬间,长河之上,飞射出一道道水龙,那水龙如绳索,每一道都是一种大道之力的显化,铺天盖地地朝墨袭去。

墨抬拳猛挥,轰在虚空中,面前的虚空陡然破碎,大量虚空裂缝应运而生,化作天然的屏障,将袭来的水龙拦下。

他一步迈出,越过那破碎的裂缝地带,直接来到了杨开面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表情漠然:“你对大道之力的运用,不如牧之万一!”

精纯浓郁的墨之力翻涌,神妙的力量幻灭幻生,包裹着拳头一拳砸下。

杨开眼帘微缩,本能地感觉到这一拳的威势,那就是绝对不能被砸中,否则必死无疑。

河水翻涌,在他面前形成一层大道屏障。

然而这一层大道屏障只坚持了一瞬时间,便被拳头轰的粉碎开来。

好在有这一瞬的拖延,杨开已祭出了苍龙枪,枪身之上,大道之力萦绕,枪尖朝那拳头点去。

沛然莫御的力量从前方袭来,杨开如遭雷噬,身躯微微凝滞了一瞬之后,直接被轰飞出去,跌落进长河内,手中长枪就几乎脱飞。

“废物!”墨低头看了下自己的拳头,那拳峰上有一个小小的白点,那是苍龙枪留下的,然而就是这个白点,也很快消失不见。

无坚不摧的苍龙枪,伴随着杨开的全力一击,竟连给墨造成皮外伤的资格都没有,可见彼此实力差距之大。

强大的气势不代表强大的实力,真正的强者,可以将自身气势完全内敛,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分毫,反倒是杨开这样气势张扬的,是难以驾驭自身力量的体现。

河水中很快冒出一道身影,正是被轰飞出去落入河中的杨开,他的脸色凝重,尽管猜到眼下的自己可能不是墨的对手,却没想到彼此间的实力差距竟这么大。

这就是造物主的伟力吗?

要知道,这还是被自己封镇了三成多本源之后的墨,如果没有封镇他的本源,全盛时期的墨呢?

若如此,方才那一拳自己恐怕已经没命了。

这般想着,墨已经踏浪而来,纵然杨开及时催动长河中的诸多大道之力形成屏障和种种束缚,也难以限制他的行动。

他周身墨之力萦绕,还有一种奇妙的力量波动,那应该是属于造物主的力量,所有贴近他的大道之力,尽被粉碎,不起丝毫作用。

杨开这边才刚站稳身形,墨就已欺近到面前,大手一掌便朝他脑袋覆盖过来,似乎是想直接捏爆他。

这种事杨开岂能容忍,苍龙枪抖出朵朵枪花,长枪之上再次萦绕各种大道之力,轰然朝前袭去。

墨攻势不变,然而看似简单的一击,却蕴藏了极为玄妙的变化,轻易突破了杨开长枪的袭扰,一只巴掌遮蔽了杨开的视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