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

  • A+
所属分类:医保

龙野挤出点笑意,恭声道:“温宗主的风采,确实让晚辈很敬仰。”

“你真想拜我为师?”

温平又问。

龙野听到这个问题,怔住几秒。

拜温平为师?

他可没想过!

因为再怎么样,他都是温平生母的哥哥,也是温平的舅舅。

舅舅拜外甥为师父?

当然,他是能接受的。

只是接受之后再见温平的母亲,自己的三妹,是该怎么称呼她?

可这会如果不承认,不就坐实了大哥胡说八道,只会让大哥在温平心里头的印象变得变坏。无奈之下,龙野只好点头称是。

“想。”

温平果断答应,“行!既然你真想,那本宗主来会一定说服你父亲。相信你父亲若是知道你能拜我为师,也会很欣慰。”

一听这话,龙野傻眼了。

不是吧。

温宗主,您答应的能不能不要那么草率呀?

虽然当您弟子很赚,但是您让我以后怎么面对自己的妹妹?

真要叫师奶?

“温宗主,这不好吧……”龙野此刻全身上下都写满了两个字——拒绝。

温平见状,幸灾乐祸地暗暗一笑,继续调侃道:“没什么不好的,难不成你认为本宗主没资格教你区区一个地无禁下境?”

“没有没有,温宗主,您别动怒,我二弟没这个意思。您能收他为弟子,只是我二弟莫大的福泽。只是我这二弟,从小就畏惧父亲,父亲没点头的事情,他也不敢轻易做。”没等龙野解释,龙浩淼立刻接过话来,唯恐温平因为此事而动怒。

龙野这会完全不敢说话了。

说多错多。

索性不说!

就怕温平来真格的。

温平见龙野已经在往龙浩淼身后躲,忍俊不禁,旋即想到泽明宫和千匠门的事情,懒得继续再开玩笑,“既然如此,龙野这弟子我就先预定了。没什么事情,你们可以在紫器阁继续转转。龙家,改日我一定会登门拜访!”

龙浩淼听到最后那一句,顿时一喜,“龙家全族,恭候温宗主莅临!”

在温平离去之后,龙浩淼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浓郁。

龙野看在眼里,心中颇多无奈。

他在想,要不要告诉大哥真相。

如果大哥知道真相,肯定是笑不出来的。

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

温宗主既然选择现在不说,自己还是别多嘴了,不然反而给自己添不少麻烦。

这时候,一只手搭在了龙野的肩膀上,正是龙浩淼,“好小子,竟然能得不朽宗宗主的青睐。若日后再撮合四妹、或者五妹嫁入不朽宗。我们龙家和不朽宗关系,绝对能胜过大多数盟友。”

说这话时,龙浩淼立起了隔音屏障,脸上也洋溢着浓浓的期待。

听到那些话的龙野,深深地望一眼喜出望外的龙浩淼,以及身后几位同样非常高兴的族老,最后无奈道:“大哥,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罢,龙野信步离去。

与此同时,温平让天弦将所有来寻自己的人挡住,他则来到了三楼背对着六方街的那面长廊。紫然和幽月二人正在长廊处站着,聊的也正好是明珠的事情。

到底是经历的够多,活的也够久,幽月在明珠的问题上显得非常果断,“既然老朽已答应加入不朽宗,她明珠也不再认你我二人。那明珠她如果继续活着,对紫器阁,对你,都是一种威胁。这女人,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她不能活着!”

但紫然显然不在乎。

而且并不想让明珠死。

“祖母放心,有宗主在,她威胁不到我。以她那点微末的实力,以及所仰仗的人,更加威胁不到紫器阁。让她这么随随便便地死了,太便宜她。”

“你在恨她?”

“没有恨。只是觉得,您对她的德,她却用怨来还。这种人,死真的太便宜他了。她应该痛苦的活着,然后在悔恨中遗憾老死。”

“但是她已经疯了,她今日能放下和千匠门数百年的仇恨和敌意,且说出没有女儿和母亲这种话,明日就能不计一切代价伤害你。”

很显然。

幽月幽月不敢让明珠活着。

她害怕幽月狗急跳墙。

但是,这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出现。

“幽月大师,紫然说的没错,不朽宗纵然有需要仰视的强敌,但是这其中肯定不包括明珠。”

“宗主!”

“宗主!”

两人同时一惊。

温平靠近后,不顾一旁紫然的惊愕,接着问道,“你被囚禁百年,就是因为她?”

“宗主怎会知道此事?哦……差点忘了,宗主麾下有尽知楼。”

幽月瞥了眼身旁毫不知情的紫然,犹豫几息,还是决定说出来。

因为宗主问了!

而且即便自己现在不说,日后紫然还是会知道。

“宗主既然想知道,那老朽便简单说说。两百年前,我儿发现明珠的生母竟然是遮天楼潜伏者后,本想将其赶出幽国,因为一旦将她送去域主府的监察殿,明珠肯定也难逃干系。”

“可谁曾想,对方非但不愿离去,还唤来数名潜伏者欲将我儿灭口。无奈之下,我儿只能还手将其诛杀。为了明珠的安全,我儿将此时瞒了下来,并未告知监察殿。因为她相信明珠是无辜的。”




“但是,事与愿违。明珠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当明珠知道自己的生母是死在我儿之手后,就开始酝酿着复仇,但是我儿那时已经在沙场战死,所以她只能将复仇的怒火转移到老朽和紫然身上。”

“紫然在她的调教下,百年才入二漩之境,然后便以此为由将紫然赶出了泽明宫,并且还派人追杀紫然。幸好老朽发现及时,派人将她送出了朝天峡。本想让她在天地湖平安度过余生,可没想到她竟然能遇到温宗主。”

“当她将紫然赶出泽明宫后,她开始费尽心思老朽污蔑为遮天楼潜伏者,但好在老朽昔日的弟子在幽国官方述职也有不少,所以在他们的力保之下,必死之局变成了不过区区百年的囚禁而已,没有让她得逞。”

幽月说的很轻松,神色中也带着一缕讲述者的意味,似乎这一切都不是她亲身经历的。

可接下来温平的一句话,使得幽月缄默不语,“她得逞了!若没遇到我,必死之局依然是必死之局。而且你会在她亲身见证下死去。”

见幽月沉默不语,温平继续说道,“明明在牢狱之中遭到百年的非人折磨,导致明明是半步天无禁,却只能活765年就即将油尽灯枯。可你刚才却只字不提牢狱中所受的苦,也不见你记恨明珠。幽月大师,做人的确可以豁达,可不应该对明珠这种人。”

温平语落,紫然瞬间失去了往日的从容和镇定,惊声道:“祖母,那女人竟然如此歹毒待你!”

紫然断然没有想到,祖母的油尽灯枯是因为那百年牢狱之灾。

哪怕得知真相后,自己受的委屈和苦难,她依旧不在乎,但是祖母待人和善,对明珠更是视作亲生女儿。可换来的竟然是明珠不分青红皂白的报复!

这一刻,不能让明珠就这么轻易死区的信念变得更加坚定。

不过,幽月在面对紫然时,却显得非常平静,“一切都过去了。老朽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吗?还因祸得福,入了不朽宗。”

“祖母,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紫然不甘开口,而后冲温平说道,“宗主,求您暂时不要杀明珠。一剑杀她,太便宜她了。”

“行。”

温平点头答应。

幽月的豁达,温平理解。

无非就是不想给不朽宗、给紫然添麻烦,或者是不想将个人仇恨施加给别人而已。

这是长者豁达的主要原因。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所谓的豁达,不过是将痛苦和仇恨藏了起来。

“宗主,您三思,明珠阴险毒辣,一定会对紫然不利,甚至会狗急跳墙!”幽月见温平点头,真要留明珠一条性命,赶忙劝阻。

温平摇头道:“本宗主已经做出决定了。而且,相比起泽明宫和千匠门,区区明珠,太过微不足道。”

语罢,温平直接掏出魔杖开始吟唱亡灵召唤术,将封潜、北天寒同时唤出藏戒。

当面无表情,毫无生气,但是隐隐约约气息达到了天无禁中境巅峰的封潜和北天寒一出现。

幽月愣住。

这竟然是封潜和北天寒!

封潜竟然也加入了不朽宗!

还有,北天寒不是死在了温宗主剑下了吗?

不朽宗,一宗四中境!

这已经和有着上千年底蕴的泽明宫不相上下了!

下一刻,温平再度开口。

“泽明宫和千匠门的人,除明珠外,一个不留。”

既然两家人已经决定联手,温平肯定是不会放他们离开神飞城的。

因为紫器阁现在还没有划分为不朽宗地盘,没办法给予紫然他们绝对安全的保证,所以温平只能先将能看到的不安全隐患先扼杀在摇篮中。

嗖——

温平命令下达之后,封潜、北天寒立刻化作白色惊鸿掠向泽明宫商会和千匠门驻地。

封潜往泽明商会。

北天寒往千匠门驻地。

当温平回头,便见幽月怔在原地,惊声道,“原来封潜和北天寒其实是宗主的人。那前些日子封潜伤天弦,还有您一剑杀北天寒,其实是在演给其他人看。”

温平应声,“他们不是封潜和北天寒,只是空有封潜和北天寒的躯壳,以及拥有比封潜、北天寒更为加强大力量的亡灵生物而已。”

说罢,温平化作惊鸿也离开了紫器阁。

不过他并没有去泽明商会或者千匠门,而是上升到神飞城的高空。

飞剑已经呼之欲出!

今夜,除了明珠一人,泽明宫和千匠门的其他人,一个人都不能留!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

楚齐光的身旁,烬女开口说道:“明白了上师。”

待烬女传出了指令的片刻后,楚齐光又说道:“说说最近的情况吧。”

烬女报告道:“蜀州巡抚已经到任,正想要查巴蜀商会的账,已经被王才良派人软禁起来了。”

“夜之城的扩建计划非常顺利,新的第一高楼已经打下了地基。”

“李妖凤已经完成了第37次移植实验,这一次活尸激发出了不同于先前五种的……第六种超感能力。”

“金海龙已经到达九边军镇,但是当地的军官似乎有些不配合,两大武神也不愿意听从您的劝说,可能需要您亲自跑一趟。”

“江龙羽过去一个月在神京城又推广了二百五十一名天下通行的客户,超越了蜀州和草原的所有销售人员,成为当月销售冠军。”

说到这里,烬女看向了楚齐光问道:“需要向他发放销售冠军奖励吗?”

楚齐光摆了摆手:“小江可不是为了奖励才干的这么好的,他连有这个奖励都不知道,现在给他发奖就是侮辱他,万万不要再提了。”

“亦思蛮怎么样呢?他的气运我没消掉,应该成绩也不错吧?他们这些气运好的人做销售成绩应该都不错的。”

烬女说道:“自从收到上师您给他的指点后,他的工作效率就有了很大提升,上个月一共完成了21单客户,用奖金买了一些胭脂水粉。”

“作孽啊。”楚齐光摇了摇头,叹道:“把夜之城肉体改造的广告发给他一份吧,怎么选就看他自己了。”

“对了,他要是来了,别忘了我的销售提成。”

烬女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东海州过去一月爆发了大大小小的海战冲突共12起,黄道旭和南方武学带领众多高手支援,龙族攻势被再次击退。”

楚齐光摸了摸下巴,心中暗道:“龙族也是外神使者布局的一环,这么容易就被击退,总感觉有些问题啊。”

就在这时,楚齐光突然揉了揉眉心:“先到这里吧。”

“好困啊。”

感受着脑海中不断传来的睡意,他忍不住叹道:“娇娇啊娇娇,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

努力克服了一会体内的睡意,楚齐光干脆站起来活动一下筋骨、气血。

顺便适应适应用诅咒恩赐新获得的四个显神蜕变。

……

另一边,在楚齐光的注视之下。

佛界深处的一片山脉之中。

楚齐光的分身已经跟着不坏佛一起,来到了大雷音寺的地界。

破碎的群山之中,到处都能看到佛寺、佛殿的断壁残垣。

这里似乎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还能看到许多巨大的掌印,变形、断裂的山崖,就像是一个巨人的战场。

除此之外,楚齐光还能感觉到脚下的大地总是在微微的震动,就好像群山在不断地一动,带着大雷音寺满佛界乱跑。

楚齐光跟着不坏佛来到了山巅之上,就能看到破旧的山门前,一块写着‘大雷音寺’的金色牌匾断裂地落在了地上。

“看样子当初大魔染之后,这雷音寺也被袭击。”

楚齐光看向一旁的不坏佛,突然问道:“对了,佛祖明明只留下了三脉的入道之法吧?”

“后面入道之上的正法,似乎都是佛门的历代强者苦心钻研而来的。”

“既然如此,佛祖不应该只有入道境界吗?你为什么说佛祖超越了天渊?”

不坏佛面色复杂地看着眼前的残破废墟,淡淡道:“天地星月这四大经王,乃是天下道术之源流。”

“而佛祖便是这世间第一个得到四大经王的人。”

“普通人的天赋就算是再惊才绝艳,能从四大经王中领悟出各派正法,已经是万中无一,百年一遇。”

“但佛祖不一样,他在阅览四大经王的过程中,修为便自然而然提升,最终达到了至高境界。”

“至于三脉的入道正法,不过是他创出来指点人类的而已。”

说话间,两人已经踏入了大雷音寺,一路左拐右拐来到了一处名为藏经殿的地方。

“找到了。”

不坏佛看着眼前的一尊佛像,四周围却突然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黑暗中似乎有无数人在行动。

这处大雷音寺的废墟自从大魔染之后便无人问津,因为其中大量典籍蕴含的知识,逐渐成为了魔物们盘踞的乐园。

此刻不但黑暗中有魔物包围过来,甚至连殿中的佛像都一个个震动身体,缓缓睁开了眼眸。

但不坏佛乃是人间第一头魔佛,一身的神通虽然没有恢复到巅峰,但对付一些魔物还是手到擒来。

片刻后他便将眼前的藏经殿清扫一空,一掌击碎了佛像,却发现其中空无一物。

不坏佛微微皱眉,很快又连出几掌打碎了藏经殿内的其他佛像,最后只得到了两卷非金非银的奇特经书。

“只剩下了金刚寺一脉的《金刚诸相》以及《密迹金刚力士会经》了。”

“其他正法传承似乎是被人拿走了。”

发现这一点的不坏佛脸上有些阴晴不定起来。

一旁的楚齐光拿起了两卷经书,一边查看一边开口说道:“既如此的话,那按照约定,你必须陪伴我寻找剩余的正法传承,时间是六个月。”

他们对誓言的内容商量的非常细致,对于这种只找到了一部分正法传承的情况自然也有所约定。

不坏佛叹了口气,补充道:“六个月以后,不论剩下的经书是否找到,我都可以离去。”

楚齐光感受到分身出查看到的《金刚诸相》,在心中暗道:“入道正法要消耗五百左右的深邃恩赐。”

“显神正法则是一千以上。”

“那么看来我要修成这《金刚诸相》的话,可能需要两千的深邃恩赐了。”

经过大乾的知识积累,楚齐光目前拥有的深邃恩赐刚刚突破八百个。

“需要收集更多的知识,或者佛火也行。”

于是他想了想,看向一旁的烬女说道:“吩咐下去,明天开始佛火的力量抽成减半。”

“让人再规划个礼品赠送活动,总之我要一个月内,寻找佛火的人多出一倍来。”

……

北方,云中军镇。

金海龙来到了熟悉的操场前,看着正在操练的士兵们,能感觉到士兵们的肉身比过去强了许多,但精神似乎没有过去那么旺盛。

自从来到这里以后,他就发现九边的氛围比过去更加骄奢淫逸。

都是在开通双边贸易之后,军镇躺着不动都能大赚特赚,从上面的将领到下面的小兵都在拼命搂银子。

金海龙走上了城墙,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背影站在那里,正是九边两位武神中的‘神枪’周俊彦。

金海龙这一次被楚齐光派来和对方通通气,就是要准备联合起来抗击域外妖族。

不过他来了九边以后就被晾了几天。

而此刻听到他提出的方案后,周俊彦更是摇了摇头说道:“金海龙,你还是不是云中军镇出去的兵?”

“这方案一条条的都以楚齐光为主,什么都听他们的了,九边还是九边吗?”

金海龙说道:“军门,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

周俊彦一摆手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冷冷地看着金海龙道:“你小子现在还真是胳膊肘往外拐?”

“九边是我和手下的弟兄们一刀一枪打出来的。”

“当初跟着我的那批老兄弟,一百个里只剩下了十二个,这是他们用命换来的基业,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这么拱手让人。”

金海龙叹了口气,他在九边效力多年,自然知道九边的各个将领早就将军镇看成了自家的产业,将九边的土地看成了自家的耕田,将士兵看成了自家的农奴。

金海龙说道:“军门,楚齐光的手段你应该也知道一二。”

“何况他本身已经是显神境界的武神,手下还有一批入道境界的强人,若是真要动手,恐怕九边也招架不住。”

“噢?”周俊彦淡淡道:“是吗?”

只见哗啦啦的气血涌动之中,点点绿芒从周俊彦的皮肉中蔓延了出来。

金海龙惊讶地说道:“这气血……”

周俊彦随意说道:“这是修成了《苍凤冥霸枪》后,转换浑身气血所得。”

随着绿芒的高涨,金海龙只感觉一股股象征着死亡的阴冷气息扑面而来。

以他《须弥山王经》的修为,竟然浑身上下的气血都逐渐停滞了运转,就像是被冻僵了一样。

光是对方气血力量的压迫,金海龙就感觉到自己彻底失去了反抗之力,此时此刻连一拳都打不出来。

他一脸骇然地看着周俊彦。

周俊彦淡淡道:“前些日子我和沈如松都踏入了显神武神的境界。”

“和楚齐光一个境界。”

“有什么话,你让楚齐光来九边亲自和我谈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