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 A+
所属分类:医保

秦嘉定进了VIP通道,董妍一个人上车,才一分钟就想得不行,秦嘉定给她打电话,声音成熟中,鲜少带着一丝撒娇的口吻:“你想不想我?”

董妍心里一翻腾,脸都垮下来,“很想。”

秦嘉定说:“我出来找你。”

董妍吓了一跳,忙道:“别闹了,赶紧老实等飞机,你家里人都知道你今天要回去。”

秦嘉定:“晚两天不要紧。”

董妍声音放软:“你别让我难做,到时候你家里人怎么想我…”

都进机场了,再给忽悠出来,那她在秦家人心里,怕跟好饼化不上什么等号了。

秦嘉定沉默片刻:“你快上车,外面冷。”

董妍确实站在机场门口,还没来得及往停车场走,闻言,她重新迈开腿。

董妍到家时,董泽正抱着来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闻声侧头:“家里怎么换沙发了?”

董妍看着熟悉位置的新沙发,低头换鞋,声音如常的说出早就准备好的理由,“来惊给弄脏了,不好洗,正好赶上过年,换一套算了。”

董泽:“它尿在上面了?”

董妍穿着拖鞋往里走,随口应着:“嗯,你也小心点儿。”

董泽低头看着腿上的小柯基,“你真够值钱的,一泡尿一个沙发没了。”

董妍说:“我进去换件衣服,晚上给你做蛋糕吃。”

董泽抬起头,“你做?你连蛋挞都做不明白。”

董妍:“定哥教我的,芝麻蛋糕,很好吃。”

董泽:“你确定不是情人眼里出大厨吗?”

董妍:“我确实吃他的颜,但我不信秀色可餐这套,干看也不顶饱,定哥不仅长得好,他竟然会做饭!”

提到秦嘉定,董妍两眼放光,董泽鲜少见到这样的董妍,除了早两年,她公司谈了很大买卖的时候。

微顿,董泽问:“你很喜欢他?”

董妍也没藏着掖着,点了下头:“嗯,特别喜欢。”

董泽:“喜欢就好。”

董妍:“你这什么表情,别一副你退位让贤的样子行吗?我没抢你东西吧?”

董泽顺水推舟,撇着嘴回:“反正你能找到这么满意的男朋友,多多少少也有我的功劳,我不用你封我个一等侯,情义记在心里就行了。”

董妍眼睁睁看他演了一出,瞬间翻脸不认人:“酸完赶紧洗手进厨房准备东西去,还想吃现成的?”

董泽看着董妍往卧室进的背影,瞪眼道:“你给没给定哥吃现成的?”

董妍头也不回:“废话,他要成天吃我做的,早就跑了,还能等到现在。”

董泽坐在新沙发上笑得直扑腾,新沙发是纯皮的,触手微凉,也好看,但他还是怀念之前的老沙发,怎么说换就换了呢,啧。

秦嘉定回深城,刚从通道里走出,就看到迎面飞奔而来的乖乖,以及明显落后的甜甜,两人都跟八辈子没见过秦嘉定一样,尖声喊着:“哥哥!”

秦嘉定一如既往,一手一个,左右抱着,走到秦佔和闵姜西面前,出声叫:“二叔,二婶。”

秦佔揶揄:“还不想回来呢吧?”

秦嘉定不看他,看着乖乖和甜甜,对他们说:“有个姐姐给你们买了好多玩具,还有新衣服新帽子。”

秦佔:“怎么没一起带回来?”

秦嘉定:“她不好意思来。”

秦佔:“她又不丑,我跟你二婶也不是公婆,怕什么。”

秦嘉定一本正经的胡说:“可能怕跟我二婶比谁更漂亮。”

秦佔想都不想:“那确实会有压力。”

闵姜西听不下去:“你们两个刚在一起不久,她不想来很正常,来日方长。”

乖乖和甜甜很黏秦嘉定,尤其乖乖,话已经说得很利索,坐在车上问:“哥哥,你都放假好久了,为什么一直不回来?”

秦嘉定不答反问:“那你怎么不来夜城找我?”

乖乖果然被难住了,想了想:“没人带我去啊。”

秦嘉定:“那你下次再想我,我又不在家的时候,能让人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去夜城玩。”

乖乖:“好!”

甜甜也从旁附和:“好!”

秦佔:“不打算退学了?”

秦嘉定:“本来也没打算退学。”

秦佔:“毕业什么安排?”

秦嘉定:“……考个研。”

秦佔明知故问:“陪荣昊?”

秦嘉定:“夜大的食堂很好吃。”

秦佔耐着性子:“考完研呢?”

秦嘉定:“几年后什么形势,现在还不好说。”

秦佔:“食堂一直好吃,你就读个博。”

秦嘉定:“应该不会突然难吃。”

闵姜西听着两人对话,已经做好秦嘉定毕业后不回深城的准备,喜欢一个人,就会千方百计留在那人身边,前几天荣昊回来,她跟荣昊和丁叮碰面吃了顿饭,丁叮说韩信阳拒绝了夜城公司的邀请,对方公司开的条件非常好,高过深城这边,但韩信阳还是拒绝了,理由特别简单,女朋友在深城。

有条件的可以很轻易的选择,类似荣昊和邓盈珂;没条件的也可以选择,身边大多数都是后者,所以不用动不动就说这个社会,这个时代怎么样,感情只计较爱不爱,有多爱。




每年临近过年,都是人员最齐的时候,江悦庭带着闵婕和江恩回深城;秦嘉定跟荣昊和丁叮出去吃饭聚会;闵姜西跟程双二人闺蜜趴,因为陆遇迟回冬城,丁恪回蓉城。

秦佔带乖乖和甜甜去荣一京公司里玩,中途前者有事临时走开,荣一京腿上坐着甜甜,身旁坐着乖乖,满沙发的玩具,对面电视里还在放着秦佔指定的亲子动画片。

荣一京不是第一次陪他们看,却是第一次发现个秘密,待到秦佔进来时,他侧头说:“你发没发现,JOJO的爸爸妈妈都是黑眼睛,但JOJO是蓝眼睛。”

秦佔看向电视屏幕,两秒后道:“怪不得他爸总穿绿衣服。”

荣一京瞬间乐出声,只想夸秦佔不愧是考上过牛津的人,简直就是个天才。

玄元本来对玛雅人使者很不耐烦,但是,听到居然有两个好消息,他耐着性子,淡淡地询问道:“什么好消息?”

“第一个好消息,你们宗门的精英到了。”玛雅人使者微笑着说道,“你们目前虽然遭受挫折,但是,有了这群宗门精英,你们的实力不但不会受到损失,反而会更加强大。

第二个好消息是关于龙珠岛的。

龙王殿被攻破的事情,我们也是刚刚才收到消息,并不是我们不愿意帮忙。

但是,眼前的这座龙珠岛,我们玛雅人可以帮忙探测。

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们玛雅人的科技,能够做到很多你们修士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有我们玛雅人加入,很快就能够把龙珠岛的底细查探清楚,到时候,我们可以共同发掘龙珠岛。”

玛雅人使者的消息,顿时让玄元精神一振,急忙问道:“我们宗门的精英真的到了?”

他本来还在为势力折损头痛,要是宗门精英真的到了,那他们的实力马上就会得到壮大了。

玛雅人使者点了点头:“他们可能不知道你们的位置,正在寻找你们。你们可以派人联络一番,就知道真假了。怎么样,我们是不是要展开合作?

如果你们不愿意合作,我们玛雅人也会探测龙珠岛的,到时候,恐怕就没有你们的份了啊!”

对于玛雅人来说,龙珠岛的合作算得了什么?

他们真正想要合作的,是找龙隐把浑天仪拿回来。

偏偏龙隐有药神宗的背景,他们玛雅人做不到。

但是,如果有了龙王殿这股势力,对付龙隐就有希望了。

而合作龙珠岛,就是一个开端。

玄元沉思了片刻,点头说道:“我们不是一直在合作吗?”

玛雅人使者笑了起来:“那行,我们探测龙珠岛的队伍,很快就会到来。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得到更大的好处。我们玛雅人,是非常有诚意的。”

随后,玛雅人飞走了。玄元目送玛雅人飞走,冷哼了一声,才转头对众多凌霄阁的人说道:“诸位道友,我们得派人去把我们宗门的人联络上。不过我们已经和龙井他们开战了,出行的时候,大

家一定要小心。”

众人纷纷点头,开始带着人寻找各自宗门的人了。

同一时间,龙凯等人纷纷把信息传递给了龙隐,告知龙王殿和玛雅人合作探测龙珠岛的事情。

“让他们探测好了!”龙隐笑着说道,“有了发现,第一时间告诉我,我随时带人出现。”

这个时候,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打探龙珠岛的事情,就交给龙王殿和玛雅一族吧!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坐镇蛮王城,通过魂种不断地联络各方,也通过各方获取消息。

而此时的昆仑之内,得到伏鸣命令的两名金丹期,真的来到了仙城,面见席泽宇,把伏鸣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席泽宇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让两个人稍等,转头用元神通知裴真带着蓝钰来到仙城。

等到裴真和蓝钰到达以后,席泽宇懒洋洋地裴真说道:“药神宗的那个小子,看上蓝钰了,准备把蓝钰带走。

老裴,蓝钰是你徒儿,这件事情你来决定吧!”

裴真顿时眉头一竖,脸色阴沉了下来:“他们还真的不客气啊!”

“药神宗的实力,确实可怕!”席泽宇幽幽叹息了一声。

“不管他们多么可怕,这件事情也没有可能!”裴真冷笑着说道,“蓝钰是我们玉寰宗的希望和未来,我才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他们药神宗,要是真的那么厉害,那些大修士早就杀进来了。

但是,现在他们不敢来,那就说明我们这个星球有他们忌惮的东西。

我不知道他们在忌惮什么,只要咱们星球的格局不变,这件事情就绝对没有可能。”

他其实也不敢把话说得太绝对了。

当某一天,药神宗的高手纷纷进入的时候,他就算不同意,有什么用?

一个渡劫期,就可以压过整个昆仑。

来一个飞升期,整个昆仑就再也没有任何希望。

但是,只要这群人大修士不出现,他就根本无所畏惧。

席泽宇瞟了旁边的蓝钰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蓝钰,这件事情和你有关,你怎么看?”

裴真是决绝地不会答应伏鸣,但是,蓝钰呢?

那可是星空中最强大的宗门之一,跟最这样宗门的核心弟子,诱惑力是无比巨大的。

“前辈,这件事情绝对没有可能!”蓝钰果断地说道,“这段时间,我对天外修士打听到许多情况,也知道他们的很多底细。

整个星空中,在前一千多年,最为耀眼的一个人物是太玄门玄元。

他最为出名的地方,就是他得到了奇遇,蕴养出了鸡蛋大小的金丹。

这样的金丹,我们也有。

也就是说,我们未来的成就,不会比玄元低。

伏鸣不过是药神宗的一名核心弟子,能不能修炼到飞升期,都犹未可知。

这种人不过是仗着宗门的余荫,有什么值得可取的地方?

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取得比他更加巨大的成就,他又算得了什么?”

“好!”裴真哈哈笑了起来,“不愧是我的好徒儿!”

席泽宇微微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老裴,你确实收了个好徒儿!”

裴真客气地说道:“哪里哪里,我们都是昆仑的人,蓝钰也是昆仑的人,我们都忘不掉这个身份的!”

“很好!”席泽宇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让那两个小辈走吧!

看在他们师门的份上,我们也不为难他们。

另外,通知大家开一次会。

来了这么多精英,格局又发生了改变,我们得商量一下,怎么应对了。”

伏鸣派去的两个金丹,被请出了昆仑。

两个金丹没有完成任务,很是恼火。

在他们看来,伏鸣是什么身份?

都已经给了昆仑这么大的尊重,居然不知好歹?他们回去向伏鸣复命去了,只是言语之间,添油加醋了一番。

十几分钟后,关心水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小王,我们可以走了。”

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王雅涵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为难的看了一眼桌上的礼盒,小朵看出了她的心思,微笑着将礼盒放在她的手上。

“关总,这是李董事长送的礼物,你看……”王雅涵见到关心水,第一句话说的就是这个。

关心水和李董同时笑了。

“小王,既然是李董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放心,一个礼物而已,不用多想。”关心水笑呵呵的看着王雅涵,那眼神,就像看着一只懵懂的小白兔,一步步走进预先设好的陷阱。

奔驰车平稳的驶出会所,向燕京市区疾驰而出。

“小王,家里都有些什么人?”

“关总,我是独生女,家里只有父母。”

两人看似随意的聊起天来。

“小王,你知道李董身边的小朵是什么人吗?”

不就是伺候他的情妇嘛!

这是王雅涵心里的想法,不过她不会说出来,“我不知道。”

“呵呵,你在说谎,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其实知道。”关心水突然拍了拍王雅涵的手,王雅涵哆嗦了一下。

“你猜错了,小朵其实是一所著名大学的校花,去年刚刚毕业。”关心水压低了声音说出小朵学校的名字。

王雅涵的双眼陡然间瞪大,那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名校,想不到这个她看不起的女人竟然是从那里毕业的。

“你一定猜不出小朵为什么要做现在的事。其实很简单,名校的本科生,从新人做起,就算再有天赋,月薪不过两三万起步,李董给小朵开的薪水是每月十万,职位是私人助理,而且李董承诺她,只要她表现好,未来会升她做区域经理。”关心水的手再一次触碰到王雅涵,这一次,他没有像前两次那样一触即走,而是牢牢握住。

王雅涵努力的想要把手抽走,可是关心水握的很紧。

关心水又说了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话,“起点对年轻人太重要了,一个好的起点抵得上五年苦功,小王,其实在这期新人里,你的学历并不占优,可以这么说,你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

就是这一句话,让那个王雅涵放弃了抵抗。

关心水扭过头,贪婪的看着王雅涵的娃娃脸和鼓涨涨的胸部,“但是你也不要灰心,别看这期新人中有很多海归,还有博士,但是他们未必适合现在的工作,谁走谁留,我心里有数,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选择。你知道吗?选择有时候比起点还要重要,在适合的时间里,做出正确的选择,能抵得过十年苦功,你别看现在小朵做的是端茶倒水伺候人的活,但是跟在李董身边,每天接触的都是什么层次的人,她的眼界和人脉自然会超出同龄人,再过三年,我敢保证她会得到她想要得到的职位。”

选择?

王雅涵空白一片的大脑里现在只回闪着这两个字。

我该怎么选择呢?

奔驰车停在宿舍楼下,关心水轻轻捏了王雅涵的小手一把,“好了,你到家了,回去后好好想想我的话,时间还长着呢,毕竟距离你们的实习期还有一个多月呢!”

奔驰车开走了,抱着礼盒的王雅涵像丢了魂了一样站在楼门口。

关心水回头看到这一幕,嘴角咧出一个邪恶的弧度。

做这行的没有蠢人,她应该能听出我的意思。

至于今晚为什么没有对她下手?也很简单,关心水毕竟是位高权重的人,不会那么急吼吼的,让她心甘情愿爬上床才有乐趣。

享受这中间的过程才有意思。

******

王雅涵失魂落魄的抱着爱马仕的礼盒一步步上楼,突然,她看到头顶的楼道里有光亮。

“谁?”王雅涵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

“小涵,你回来了?”罗志豪惊喜的声音传了下来,紧接着是脚步声噔噔噔向下逼近。

罗志豪一手提着保温桶,一手拿着一个小型的手电,从楼上跑了下来。

“小涵,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我等你好久了。”罗志豪举起手里的保温桶,开心的张开嘴,“我现在给人补课,挣得可多了,我用补课的钱给你买了只乌鸡,炖了汤,就是不知道还热不热了?”

“志豪,你……我……”王雅涵看到男友那张真诚的脸,再也控制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

罗志豪一下子慌了手脚,“小涵,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

王雅涵把礼盒丢下,死死抱着罗志豪,“没有,我只是有点想你了。”

罗志豪这才放心,“你上次那么凶,我都有点怕你了,所以隔了好几天才来找你,是我的错。”

王雅涵哭了一会,弯腰又把礼盒抱上,“走,咱们回去吧!”

两人上楼开门,回到宿舍。

灯亮了,罗志豪看清了王雅涵这身穿着和手里的礼盒,有些惊讶,“小涵,你怎么穿成这样?还有,这里面是什么?”

“嗯……今天公司有活动,女生都要穿礼服的,这个是活动的奖品,我手气好,抽中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王雅涵都没经过大脑思考,谎话脱口而出。




罗志豪真是个直男,王雅涵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憨憨的笑了,“天谭的福利真好,等我硕士毕业了,我也要进你们公司上班。”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扭开保温桶,惊喜的发现,鸡汤还热着呢!

“小涵,趁热喝,我打听了,喝乌鸡汤对女人最补,你总是加班身体都熬坏了。”

王雅涵哪有心思喝汤,不过看在男友这么殷切的份上,还是勉为其难的喝了两口。

“志豪,我晚上吃饭了,一点不饿,剩下的你都吃了吧!”

“好吧!这个乌鸡可贵了,浪费就可惜了。”罗志豪将剩下一桶鸡汤连肉带汤吃的一点不剩。

王雅涵抱着礼盒进了卧室,打开一看,一只浅蓝色的爱马仕包包静静躺在丝绒礼盒中,在灯光下,闪现着金钱的光芒。

她拿起包包,里里外外翻看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坐了老半天。

几分钟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将礼盒收起来,拿着换洗衣物进了洗手间,很快,哗哗的流水声就传了出来。

王雅涵认真的的清洗着身体,就像即将要进行一种神秘的宗教献祭仪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