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 A+
所属分类:医保

我让谢一鸣分头散开,在别墅里寻找那个“幕后黑手”。

我坚信那个幕后黑手就在这座别墅里面,但是我们找遍了房间,都没发现那人的踪影。

这时候,花园里面传来哮天的叫声。

“过去看看!”我对谢一鸣说。

我们穿过客厅,来到后花园,就看见哮天蹲在一片花丛里叫喊。

哮天不会无缘无故的叫喊,花丛里面肯定有情况。

我和谢一鸣小心翼翼摸过去,拨开花丛,赫然发现花丛里面还有一扇门。

谢一鸣怔了怔:“师父,这里有地下室!”

地下室?!

我顿时反应过来,对谢一鸣说:“那个幕后黑手很可能就藏在地下室里面!我们要小心!”

谢一鸣点点头,和我一起打开那扇门。

门后面是一条向下延伸的楼梯,走下楼梯,下面果真是一个地下室。

地下室里面阴气森森的,刚刚走进地下室的一刹那,我还以为我们走进了一座鬼屋。

地下室里面没有开灯,但也不是漆黑的一片,只见地下室的四个角落里,分别点着一支蜡烛。

蜡烛的光非常古怪,不是正常的光,而是幽绿色的,跟鬼火一样,把地下室映照得就像是一座坟墓。

刚想到坟墓,谢一鸣便拉了拉我的衣袖,指向地下室中央。

但见地下室中央,竟然真的摆放着一口棺材。

我和谢一鸣对视一眼,带着哮天一起走向那口棺材。

干我们这一行的,棺材见得多的去了,但是眼前的这口棺材,竟然与众不同。

我们平常所见到的棺材,都是长方形的,而此时面前的这口棺材,居然是一个人字形。

没错,整口棺材就是一个“人”字。

人形棺材,我和谢一鸣都很好奇,我们走南闯北见过那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人形棺材还是头一次见到。

我指了指那口人形棺材,示意谢一鸣,那个幕后黑手很可能藏在棺材里面。

谢一鸣挽起袖子,问我道:“师父,动手吗?”

我点点头,和谢一鸣站在一个方向,然后同时使力,往另一个方向推开棺盖。

没想到,棺盖并不沉,而且是那种抽屉式设计,里面有滑轮,方便滑开。

我们都知道,棺材因为装着死人,很讲究密封性,正常的棺材,棺盖都比较沉,而且跟棺身卡扣的很紧密,并且在下葬的时候,还要在棺盖上面打上棺材钉,严严实实。

但是这口棺材不一样,它的棺盖是可以滑开的,很明显,这样的设计是为了方便棺材里面的人进进出出。

棺盖滑开,我和谢一鸣走上去,借着诡异的幽绿色烛光,探头往棺材里看去。

虽然早已猜到棺材里躺着一个人,但是当我们看向棺材里面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棺材里确实躺着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压根就没闭上眼睛,他双眼睁得圆滚滚的,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们。

我和谢一鸣凝神戒备,但是等了半天,这人都没有反应。

我和谢一鸣甚觉奇怪,难道这是一个死人?睁着眼睛是因为死不瞑目?

“这人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谢一鸣为了探查一下这个人,于是把手伸入棺材里面,探了探这人的鼻息,然后对我说:“师父,这家伙是个死人!”

死人?!

我皱起眉头,总觉得有些怪怪的,如果这个人是死人,那怎么一点死人的特征都没有?他的身上也没有尸斑,尸身完好无损,一点都没有腐烂。

我仔细打量着棺材里面这个人,但见此人瘦骨嶙峋,全身上下,只剩一张皮包裹着骨头,尤其是他的脸颊,深深凹陷下去,看上去跟骷髅没什么两样。他的脸色看上去倒是跟死人差不多,乌青乌青的,怪吓人的。

就在我倍感疑惑的时候,棺中人的喉头突然颤动了一下,我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拉着谢一鸣闪电般向后退开。

就在我们退开的一瞬间,一枚铁核从棺中人的嘴里激射而出,就听一声脆响,这枚铁核直接钉在了地下室的天花板上面,惊出我们一身冷汗。

铁核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暗器,暗器用精钢铸造,又因其形状如同果核,所以称为铁核。

一般是藏在嘴里,在说话的同时,突施冷箭,令人防不胜防。

但是铁核对于使用者的内力要求很高,这玩意儿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玩转的,吐出来很容易,但要想伤人可不容易,必须要有深厚充沛的内力做基础,用内力催动铁核,使其像子弹一样激射而出,杀人于眨眼间。

棺材中的这个人,竟然能把铁核藏在喉头里面,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谢一鸣大骂道:“妈的,这个混蛋装死!”

只见那个棺中人,轻飘飘地从棺材里面站起来,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他缓缓转动着脑袋,用一种沙哑冰冷的声音问我们:“你们是谁?好大的胆子,竟敢阻挠我的修炼!”

“啊呸!”谢一鸣骂道:“你个狗东西,藏在这里修炼邪术,人人得而诛之!”

棺中人转动着眼睛:“你们杀了我的女弟子?”

女弟子?!

我怔了怔,随即反应过来,他所说的“女弟子”,应该就是吕梦霞了。

“人贱自有天收!那个贱女人,开枪打死了自己!”我冰冷冷地说。

棺中人听闻此言,显得相当恼怒:“你们把她杀了,晚上谁来侍寝?”

侍寝?!

我皱了皱眉头,想起吕梦霞,好一阵恶心,堂堂一线女明星,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居然甘愿给这样一个容貌丑陋的骷髅怪侍寝,画面真是不敢想象。

我算是弄明白,这个男人用邪术帮吕梦霞续命,但条件是要吕梦霞给他侍寝,吕梦霞为了活命,不得不答应这个男人提出的要求。

每天的白天,这个男人就藏在地下室里面,每到晚上,这个男人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别墅里面,和吕梦霞阴阳合欢。

吕梦霞想要活命,这个男人贪恋吕梦霞的美色,两人各取所需。

难怪之前那两个狗仔说,吕梦霞经常和一个男人在别墅里亲热,原来是这么回事,真是令人恶心的交易啊!

这小吊坠,就像是古代帝王的手谕一样。

芳芳的性幸福生活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来自一个国度国主的手谕信物,可想而知具备什么样的力量。

而现在,中年给陆枫这个东西,其实已经是违背了很多东西。

因为只要陆枫亮出这个东西,别说是东瀛,就算是再强的国度,也不敢对陆枫下死手。

但以后,双方肯定会因为这件事情,互相扯皮很久。

中年拿出这个东西,真的是代表,对陆枫非常非常看重。

“我不能要。”

陆枫深深明白,这个东西代表着什么意义。

一旦陆枫真的遇到生死关头,拿出这个东西,确实能够保命。

但,东瀛那边肯定会说,陆枫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中年指使的。

而中年,也没有什么话去解释。

“你怕什么?”

中年微微眯眼,看着陆枫淡淡问道。

“我怕连累龙国。”

“这次,是我的私事。”

陆枫咬了咬牙,将吊坠重新放了回去。

“你再说,是你个人的私事?”

中年身体微微前倾,看着陆枫的眼睛问道。

陆枫咬了咬牙,陷入沉默。

“拿着吧。”

“龙国,不怕被你连累。”

“如今的龙国,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你。”

中年缓缓起身,说出来的话,铿锵有力,底气十足。

陆枫微微瞪大眼睛,心中也是一震。

如今的龙国,确实已经比当初,强了很多很多。

而中年的底气,也正是因为,如今的龙国繁荣昌盛,国力强悍。

“拿着。”

“我再跟你说一次。”

“龙国,不怕被你连累。”

“但,龙国不允许你死在外面。”

中年重新拿起吊坠,递到了陆枫面前。

陆枫看着面前这个小吊坠,深吸一口气,还是接了过来。

“谢谢。”

陆枫拿过吊坠,紧紧握在手中。

继而后退了三步,面朝中年,深深鞠躬。

“去吧。”

中年微微摆手,随后转过身,看着身后的一张世界地图。

陆枫看着中年的背影,想说点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已经过了当初那个年少轻狂的年纪,所以,狠话就不说了,把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

陆枫深吸一口气,随后转身离开。

“怎么样?”

远处等待的陈天纵等人,看到陆枫出来,立马都迎了过来。

“没事,就是嘱咐我要小心。”

陆枫笑着摇摇头,今天跟中年一次谈话,让他心中很是舒服。

他的性格一向是这样,别人越是真心对他,他就越不会让对方失望。

“那……我们走?”

陈天纵愣了一下,征询陆枫的意思。

“好。”

陆枫点了点头,随后跟张助理打了个招呼,就跟陈天纵一起离开。

路上,陈天纵跟陆枫,也是谈了很久。

而陆枫又让陈天纵的司机,把自己跟柳英泽,送到了叶家宅院。

临走之前,他肯定要跟叶天龙见一面。

“姑爷,您来了。”

如今的叶家上下,对陆枫都是无比尊敬客气。

纪雪雨作为叶家的千金,陆枫是纪雪雨的丈夫,自然就是这叶家的姑爷。

陆枫在一名下人的带领下,找到了叶天龙的办公室内。

“来了?”

看到陆枫进来,叶天龙语气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

陆枫无奈摇头,他知道,叶天龙在生自己的气。

“爸,我不得不去。”

陆枫坐在椅子上,语气十分无奈。

“你不去,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去了么?”

叶天龙皱起眉头,语气十分不爽。

纪雪雨,是叶天龙的亲生女儿,他也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万一陆枫要是出点什么事,纪雪雨不就成了寡妇?

所以,叶天龙绝对不想让陆枫去东瀛啊!

“爸,有些事您不知道。”

陆枫点了一根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不用知道。”

“以前的事情,你是不得不做,身不由己,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可是现在,你完全可以自己做选择,谁都逼不了你。”

“然后,你就做出了,抛妻弃子的选择?”

叶天龙越说,心中越是不舒服。

陆枫闻言,再次陷入沉默。

东瀛武者逼着陆枫去,命运也在逼着陆枫去。

可他身边的人,却都想阻拦他,这让陆枫也是极其的不好受。

“算了,你别多想,我就是发发牢骚。”

叶天龙见陆枫不说话,轻叹一声摇头说道。

他还能不知道陆枫的性格么?

首先,陆枫绝对是非常爱纪雪雨的,如果有别的办法,陆枫肯定也不想这么做。

所以,叶天龙也不想多说什么。

“好。”

陆枫轻轻点头。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话要说吧?”

“或者说,有什么安排?”

叶天龙也点了一根烟,对着陆枫问道。

“对。”

“京城健程商业联盟这边,您要尽快脱手,撇清一切关系。”

“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您最好把兵中的职位,也主动卸任。”

陆枫一番话说出来,叶天龙猛然瞪大眼睛。

他知道陆枫肯定有什么安排,但没想到,一开口就直接把叶天龙给震惊到了。

“什么意思?”

叶天龙沉默数秒,又皱眉问道。

“爸,您永远都不会害我。”

“我也一样,永远都不会害您。”

“所以,信我。”

陆枫的眼神和语气,都是十分认真。

“跟你这次的事情有关?”

叶天龙沉吟几秒,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对。”

陆枫轻轻点了点头。

但详细的原因,他却是没有解释。

“确定要我这么做?”

叶天龙最后,再问了一次。

“确定。”

陆枫重重点头。

“好!我来安排。”

叶天龙点头应下,他选择相信陆枫。

“那我就先走,健程那边的事情我来办,你这边处理好兵中那边。”

陆枫说完就站起身体,他现在真是没有多少时间浪费。

“好。”

叶天龙跟着起身。

正在这时,陆枫口袋中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喂,大辰,怎么了?”

陆枫微微皱眉,怎么自己刚走,何辰东就给自己打电话了。

而何辰东一打电话,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枫哥,江南高铁站,我们的人拦住了两个人。”

“现在已经被我们扣住了。”

何辰东的话,让陆枫心中咯噔一声。

难道,东瀛武者又派人出手了?

“什么人?是不是东瀛武者?”

陆枫重新坐在椅子上,皱眉问道。

“不是,是龙国人。”

“但,他们是从海外过来的。”

何辰东摇了摇头,如实回答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