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 A+
所属分类:医保

罗军整个人怔住!

他没想到元雨仙是这样的决绝,心中更清楚,这女人是动了真感情。他觉得自己这个人格魅力还是无处安放。就轩辕台这样的先天条件和人品,居然都在自己有趣的人格魅力下,让元雨仙这样的半圣高手动了情!

老子不愧是情场圣手啊!

他觉得自己论修为,可能不及天下诸多英雄。但论泡妞,他认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当然,这个时候也不是罗军感慨自己泡妞技术很强的时候。他知道元雨仙对自己将来还有大用,当下便进入情绪,无限感伤,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你我之间,只有恩断义绝一条路可走了吗?”

元雨仙没有多说,道:“保重!”

然后转身就要走。

罗军立刻喊道:“等等!”

元雨仙停下了脚步。

罗军沉默半晌后,道:“保重!我知道我的从前太过不堪,将来,我会让你瞧得起的。”

说罢之后,也就转身飞快离去。

罗军在茫海中快速前行,体内的元气和法力一起奔腾,整个人忽然觉得无比的畅快,痛快。这份畅快,痛快是因为远离了元界。每次他到元界的时候,都有种无比压抑之感。就像是一个学渣不得不去面临重要的考试一样,压力山大。每次能不能蒙混过关,他心里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好在的是,终于还是过关了。

对于元圣和元雨仙所说的一切,罗军也都不会真的相信。元圣所说的是假,但假中到底有几分真,这不好说。元雨仙所说的是真的吗?只怕真中还有假……

大家都是成年人,聪明人,谁把谁能真的当傻子呢?

事实真相到底是如何,罗军觉得还需要自己将这些信息向太上道祖等人说出来,然后分析,演算……

且说那元雨仙在大半个月后,也回到了元界里。

在圣殿行宫中,元圣会见了元雨仙。

正是午后时分,烈日正盛。

元圣盘膝而坐,窗户处有阳光晒了进来,一片明媚。

殿前走廊上的仙花绽放。

元雨仙一袭红衣,清冷中透着温婉与动人。

“师父!”元雨仙在元圣面前单膝下跪。

元圣挥手,在行宫之中布下结界,免得有任何信息外泄。

“起来吧!”面对元雨仙,元圣显得无比的和颜悦色。

元雨仙起身。

元圣道:“怎么样?”

元雨仙说道:“他的想法很多,也有诸多的猜测。弟子依照您的意思,为他指明了亡灵精气才能破解天道法约。”

元圣道:“好,很好!”

元雨仙道:“轩辕台此人,弟子与他接触的越多,就越觉得他聪明至极。他的智慧,非常恐怖。我看他之所以修为还停步在造物境上,就是因为他太过聪明和怕死,所以反而少了一些纯粹,导致无法领悟圣人之奥妙。”

元圣道:“你的意思是,这番话也骗不过轩辕台?”

元雨仙道:“弟子觉得,他很难真的相信。弟子虽然跟他伪装了一些感情,但这个人,弟子不觉得他会动真感情。”

元圣道:“他动不动真感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他相信你动了真感情。只要他信你动了真感情,你的话就有了说服力。”

元雨仙沉默了下去,这一瞬间,有种忧伤在她的心底蔓延,无法言说,无法与外人道也。

许久后,她说道:“弟子不懂!”

元圣道:“亡灵精气应该是是已经没有了,但这是错误的方向,他们就算去寻找也会花费很长的时间。至于他们会不会相信?为师告诉你,通过太上道祖的天机演算之后,他们会深信不疑。因为一开始,问题就是应该这么解决。只不过后来被为师改变了而已……至于为什么为师说,要罗军相信你动了真感情,因为只有你动了真感情,才有可能说出这背后的秘密。而且,他们还会以为,你是因为知道没了亡灵精气,所以才做的这个顺水人情。”

元雨仙道:“弟子懂了。”

元圣多看了元雨仙一眼,觉得这弟子今日有些神思恍惚。心中暗道,只怕她终究还是动了真感情。这样也好,就更有说服力。同时,他也并不担心元雨仙会真的出卖自己……因为他相信元雨仙的分寸……更关键的是,元雨仙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

就在这时,元雨仙忍不住道:“师父,照您这么说,天道法约岂不是无可破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大费周章呢?”元圣道:“若真是无可破,我这么做自然是多此一举。实际上,还是有可破之处的。还是在亡灵精气上……只不过,这亡灵精气需要来浸染到天道法约上面。他们吞噬再多的亡灵精气实际上都是于事无补的。”

元雨仙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可是徒儿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提醒他们这其中的关键。虽然我们没有告诉他们真相,但其实已经接近真相了。我们若不提醒,他们也许都想不到这一茬来。”

元圣道:“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也太小看太上道祖这帮人了。太上道祖的自然天机之法,极其厉害。他能在自然天道中演算……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布局完成。而如今太上道祖已经生疑,若咱们不加阻拦,让他继续这般演算下去。很可能他们会想到办法破开为师的布局。为师不能留任何一种可能出现……如今带去这个消息,让他们进入误区。再让他们去找亡灵精气……如此,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最后的布局!“

元雨仙这才明白了师父的算计和良苦用心。

“在想什么?”元圣见元雨仙不说话,问。

元雨仙抬头看向窗户外面,那阳光照耀下,一朵花儿已经枯萎。

她说道:“师父,这是一个大争之世。徒儿本以为自己也算是足够聪明的,但如今觉得,与师父您,与轩辕台,与罗军,与太上道祖这样的人比起来,似乎还是差远了。您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您的对手中,高手如云,而且都是绝顶聪明之辈。如今您依然能够占据优势,让他们处处头疼,说到底,还是您最厉害!”

元圣道:“其实谈不上是为师最厉害。当年能够搅动仙界,让他们头疼,是因为为师找到了五谷社稷神树。当你出手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否则就一直蛰伏,一直等待。当年靠的是五谷社稷神树,后来他们一直防着五谷社稷神树。可为师早已经放弃,为师不可能故技重施……如今再起势,则是因为鸿蒙紫气。”




罗军朝着昆仑州一路而去,中途没有在其他地方耽搁。其实他去元界的时候就想去幽冥血海里找叶青冥,顺便也想看看莫语回来了没。但是当时身上任务重,不敢随便耽搁。

如今依然是不敢耽搁,加上身上的沉香丹气息还没有解除。

虽然元雨仙给了一颗解除沉香丹的解药,但到底是不是解药,这还有待商榷。

一切都等见到太上道祖后再说。

大半年后,罗军马不停蹄,跨越重重阻隔,终于来到了昆仑州的大罗山,八景宫中。

白青一直都在八景宫中等待。

仙王萧翎则已经回到了云海仙域之中。

罗军来到大罗山后,第一个见到了白青。白青看见罗军无恙归来,喜极而泣。“二哥,你能安全回来,真是太好了。”

兄弟久别重逢,还真是有些格外想念的感觉。

罗军一笑,道:“我当然会安全回来,难道你以为我会挂在元界?”

白青爽朗一笑,道:“我二哥天下无敌,怎么可能会挂。”

罗军马上脸红耳燥,道:“在这八景宫里,你说我天下无敌……我特么无地自容啊!”

“哈哈哈……”那太上道祖还在八景宫里,闻听此言,便传来笑声:“小友虽然修为不算天下无敌,但是胆识确实是天下无敌,不必无地自容的。如今你能做到的很多事,都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做不到的。”

罗军和白青马上正襟朝着八景宫中作揖,罗军道:“让道祖见笑了,晚辈汗颜!”

之后,罗军与白青入得八景宫中。

太上道祖,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一起接见了罗军。

罗军首先说道:“元圣抽取了我体内的天机之毒,不知道是否会起到窥探作用?”

太上道祖微微一笑,道:“这倒不用担心,天机之毒没有这个功能!”

罗军这才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随后,他又关切的问通天教主,道:“教主,您的伤?”

通天教主微微苦笑,道:“苦苦支撑,死是死不了的。”

罗军道:“晚辈这次可以用魔蚊来为您解毒。”

通天教主道:“不可不可,这灵醉之毒一消,元圣就会知道。他一定能猜出是你下的手!”

罗军说道:“倒也不怕了,万一真要再回到元圣身边,我自也可说是为了活命才帮您解除灵醉之毒的。”

太上道祖一笑,道:“这个说法倒是可以!”

元始天尊大喜,道:“那太好了,要不现在就开始吧?”

太上道祖道:“不能急!”
相对湿度肉车第八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

秦家大贤忽然倒地,这让镇守人出现了动乱。

“嗯?”

第一时间,王家大贤便是凑了上去,扶住秦家大贤,随后对众人说道:“孽神教的人来了,注意!”

此言一出,全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凝重起来。

所有人都是释放出强大的实力,警惕起来。

隐藏在其中的刘家、李家大贤也都是皱起眉头,仔细查探起四周来。

王家大贤扶着秦家大贤,眼中闪烁着一抹奇异的光芒。

扶住秦家大贤的那只手,掌心凭空出现一个锥子,无声无息地钉入到秦家大贤的体内。

原本正在挣扎醒来的秦家大贤,直接僵在那里,气息不断衰弱,离死不远了。

做完这一切,王家大贤忽然是一脸阴沉地道:“不好了,秦兄出大问题了!”

正在警惕孽神教的刘家大贤和李家大贤,也都是察觉到秦家大贤出现了变化,他们凝重地道:“通知圣主他们吧。”

“好。”

这次没有人有异议,都知道情况非常的不妙,必须要求援了。

眼下对方甚至都没有还没有现身,他们便已经是损失了一位大贤战力,这压力实在太大。

“嗯?”

就在这时,刘家和李家大贤都是神情一变。

只见一道幽光闪现,直接冲向了禁地!

“不好!”

两人同时出手。

轰!

一击直接落空。

那道幽光钻进了禁地之中。

“糟了……”

王家大贤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惊,沉声道:“不行,必须要阻止此人!”

“来人,护住秦兄!”

王家大贤直接将秦家大贤转到一位镇守人的手上,直接往禁地之中冲去。

“王兄小心!”

王家大贤这样的举动,顿时让刘家和李家大贤一惊。

“你二人别来,此地还需要人镇守,那家伙只有一个人,让本座去对付!”

王家大贤头也不回地冲进禁地。

刘家大贤和李家大贤相视一眼,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凝重之色。

但他们也明白,此地还需要镇守,绝对不能出乱子。

毕竟孽神教的人才出现一个而已。

“圣主那边还没回复吗?”

刘家大贤看向李家大贤。

李家大贤摇头,神情凝重。

“该死,这群疯子到底想要干嘛?”刘家大贤感觉很是憋屈,他坐镇此地,可却什么都没有做到。

“只能看王兄了。”李家大贤幽幽说道。

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轰隆隆————

禁地的异动越来越可怕。

甚至能听到阵阵龙吟。

那是孽龙在嘶吼!

轰!

没过一会儿,忽然一声震响。

一道身影直接从宫殿之中飞了出来。

李家大贤眼疾手快,接住了那道身影,脸色难看地道:“王兄!”

倒飞出来的那人,正是王家大贤,此刻已经是被击伤,鲜血横流,状态不妙!

“该死,换我去!”

刘家大贤见状,急躁地说道。

“刘兄,不可!”李家大贤沉声道:“我们对付不了那个人,必须要等圣主那边派人支援。”

刘家大贤拳头握得咯咯直响,只恨自己实力不够,眼见同伴受伤也无能为力。

“桀桀桀桀……”

一个诡异的笑声忽然响起,是从宫殿之内传出来:“这么多年,孽神终于要回归天地间了!”

话语中毫不掩饰狂热之意。

“是孽神教的那群邪人!”

李家大贤和刘家大贤都是眼神一凝。

因为只有孽神教的那群邪人,才会将孽龙这样的罪孽存在,当成神来供奉信仰,并称其为孽神!

“难道说,孽龙要出来了吗?”

此人的话,让李家大贤和刘家大贤都是有些惊悚。

而与此同时,躲在伏雷天外那片天雷滚滚的险地之中的孽神教强者,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伏雷天禁地的方向。

“如何?”

地老咧嘴一笑,眼中闪烁着精光。

四臂族的强者和海族的强者都是默然不语,心中却是震惊不已。

神教的扩张果然庞大,不用想都知道,此番必然有伏雷天的人接应,否则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进入到禁地之中,接触到孽神!

“何时发动总攻?”

四臂族强者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

“慌什么。”地老却是不急不缓地道:“今天有一出大戏,大到超乎你们想象。”

“说来听听?”海族那位强者说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地老卖起了关子。

众人颇有不爽,不过这位地老在孽神教的地位很高,据说此次是从苍古大世界那边赶过来出谋划策,直接听命于孽神教的神王。

所以,众人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刻。

伏雷天。

玄黄九鼎齐聚,正在等待着玄黄九禁的变化。

一切的变化,都让九州守护神的人感到心安。

说实话,他们也没有多大信心,没想到玄黄九鼎齐聚竟然真的有作用。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便传来了坏消息。

“孽龙要被放出来了!”

秦断苍眼神微沉,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孽神教吗。

他在禁地之外安插了四位大贤隐藏着,对方想要进入禁地去见到孽龙,必然会有一番大动静才对。

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轻易就杀进去了。

一瞬间,秦断苍就知道,他安插的四位大贤里面,必然有叛徒。

在第一时间,秦断苍便将消息传给了其他圣主。

秦断苍将目光投向玉虚老道和赤星真人,希望两人之中有人能出手干预一下。

眼下玄黄九鼎齐聚才是重点,孽龙那边也需要人去处理,可寻常大贤,显然已经没有这个能力。

而且此地需要大批强者坐镇,若是分过去一部分,很难保证孽神教不会借此机会来一手总攻。

一旦如此,必然会生出大乱。

“没法出手了。”玉虚老道耷拉着眼皮,懒洋洋地道:“昆仑墟那边的孽龙,也出事儿了。”

“地肺山也是。”赤星真人神情严肃。

“什么!?”秦断苍勃然变色。

也就是说,在伏雷天禁地出事的同时,其他地方也出事儿了?!

“这群家伙,该不会想要将九条孽龙全部放出来吧!”

秦断苍只觉得头皮发麻。

如果真是这样,那今天玄黄大世界必然会生灵涂炭!  “终究小觑了他们的野心呐。” 玉虚老道笑呵呵地道。
他没想到元雨仙是这样的决绝,心中更清楚,这女人是动了真感情。他觉得自己这个人格魅力还是无处安放。就轩辕台这样的先天条件和人品,居然都在自己有趣的人格魅力下,让元雨仙这样的半圣高手动了情!

老子不愧是情场圣手啊!

他觉得自己论修为,可能不及天下诸多英雄。但论泡妞,他认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当然,这个时候也不是罗军感慨自己泡妞技术很强的时候。他知道元雨仙对自己将来还有大用,当下便进入情绪,无限感伤,道:“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你我之间,只有恩断义绝一条路可走了吗?”

元雨仙没有多说,道:“保重!”

然后转身就要走。

罗军立刻喊道:“等等!”

元雨仙停下了脚步。

罗军沉默半晌后,道:“保重!我知道我的从前太过不堪,将来,我会让你瞧得起的。”

说罢之后,也就转身飞快离去。

罗军在茫海中快速前行,体内的元气和法力一起奔腾,整个人忽然觉得无比的畅快,痛快。这份畅快,痛快是因为远离了元界。每次他到元界的时候,都有种无比压抑之感。就像是一个学渣不得不去面临重要的考试一样,压力山大。每次能不能蒙混过关,他心里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好在的是,终于还是过关了。

对于元圣和元雨仙所说的一切,罗军也都不会真的相信。元圣所说的是假,但假中到底有几分真,这不好说。元雨仙所说的是真的吗?只怕真中还有假……

大家都是成年人,聪明人,谁把谁能真的当傻子呢?

事实真相到底是如何,罗军觉得还需要自己将这些信息向太上道祖等人说出来,然后分析,演算……

且说那元雨仙在大半个月后,也回到了元界里。

在圣殿行宫中,元圣会见了元雨仙。

正是午后时分,烈日正盛。

元圣盘膝而坐,窗户处有阳光晒了进来,一片明媚。

殿前走廊上的仙花绽放。

元雨仙一袭红衣,清冷中透着温婉与动人。

“师父!”元雨仙在元圣面前单膝下跪。

元圣挥手,在行宫之中布下结界,免得有任何信息外泄。

“起来吧!”面对元雨仙,元圣显得无比的和颜悦色。

元雨仙起身。

元圣道:“怎么样?”

元雨仙说道:“他的想法很多,也有诸多的猜测。弟子依照您的意思,为他指明了亡灵精气才能破解天道法约。”

元圣道:“好,很好!”

元雨仙道:“轩辕台此人,弟子与他接触的越多,就越觉得他聪明至极。他的智慧,非常恐怖。我看他之所以修为还停步在造物境上,就是因为他太过聪明和怕死,所以反而少了一些纯粹,导致无法领悟圣人之奥妙。”

元圣道:“你的意思是,这番话也骗不过轩辕台?”

元雨仙道:“弟子觉得,他很难真的相信。弟子虽然跟他伪装了一些感情,但这个人,弟子不觉得他会动真感情。”

元圣道:“他动不动真感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需要他相信你动了真感情。只要他信你动了真感情,你的话就有了说服力。”

元雨仙沉默了下去,这一瞬间,有种忧伤在她的心底蔓延,无法言说,无法与外人道也。

许久后,她说道:“弟子不懂!”

元圣道:“亡灵精气应该是是已经没有了,但这是错误的方向,他们就算去寻找也会花费很长的时间。至于他们会不会相信?为师告诉你,通过太上道祖的天机演算之后,他们会深信不疑。因为一开始,问题就是应该这么解决。只不过后来被为师改变了而已……至于为什么为师说,要罗军相信你动了真感情,因为只有你动了真感情,才有可能说出这背后的秘密。而且,他们还会以为,你是因为知道没了亡灵精气,所以才做的这个顺水人情。”

元雨仙道:“弟子懂了。”

元圣多看了元雨仙一眼,觉得这弟子今日有些神思恍惚。心中暗道,只怕她终究还是动了真感情。这样也好,就更有说服力。同时,他也并不担心元雨仙会真的出卖自己……因为他相信元雨仙的分寸……更关键的是,元雨仙也不知道真正的答案。

就在这时,元雨仙忍不住道:“师父,照您这么说,天道法约岂不是无可破了?既然如此,又何必大费周章呢?”元圣道:“若真是无可破,我这么做自然是多此一举。实际上,还是有可破之处的。还是在亡灵精气上……只不过,这亡灵精气需要来浸染到天道法约上面。他们吞噬再多的亡灵精气实际上都是于事无补的。”

元雨仙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可是徒儿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提醒他们这其中的关键。虽然我们没有告诉他们真相,但其实已经接近真相了。我们若不提醒,他们也许都想不到这一茬来。”

元圣道:“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也太小看太上道祖这帮人了。太上道祖的自然天机之法,极其厉害。他能在自然天道中演算……我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布局完成。而如今太上道祖已经生疑,若咱们不加阻拦,让他继续这般演算下去。很可能他们会想到办法破开为师的布局。为师不能留任何一种可能出现……如今带去这个消息,让他们进入误区。再让他们去找亡灵精气……如此,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完成最后的布局!“

元雨仙这才明白了师父的算计和良苦用心。

“在想什么?”元圣见元雨仙不说话,问。

元雨仙抬头看向窗户外面,那阳光照耀下,一朵花儿已经枯萎。

她说道:“师父,这是一个大争之世。徒儿本以为自己也算是足够聪明的,但如今觉得,与师父您,与轩辕台,与罗军,与太上道祖这样的人比起来,似乎还是差远了。您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您的对手中,高手如云,而且都是绝顶聪明之辈。如今您依然能够占据优势,让他们处处头疼,说到底,还是您最厉害!”

元圣道:“其实谈不上是为师最厉害。当年能够搅动仙界,让他们头疼,是因为为师找到了五谷社稷神树。当你出手的时候,一定要想清楚自己的优势是什么,否则就一直蛰伏,一直等待。当年靠的是五谷社稷神树,后来他们一直防着五谷社稷神树。可为师早已经放弃,为师不可能故技重施……如今再起势,则是因为鸿蒙紫气。”




罗军朝着昆仑州一路而去,中途没有在其他地方耽搁。其实他去元界的时候就想去幽冥血海里找叶青冥,顺便也想看看莫语回来了没。但是当时身上任务重,不敢随便耽搁。

如今依然是不敢耽搁,加上身上的沉香丹气息还没有解除。

虽然元雨仙给了一颗解除沉香丹的解药,但到底是不是解药,这还有待商榷。

一切都等见到太上道祖后再说。

大半年后,罗军马不停蹄,跨越重重阻隔,终于来到了昆仑州的大罗山,八景宫中。

白青一直都在八景宫中等待。

仙王萧翎则已经回到了云海仙域之中。

罗军来到大罗山后,第一个见到了白青。白青看见罗军无恙归来,喜极而泣。“二哥,你能安全回来,真是太好了。”

兄弟久别重逢,还真是有些格外想念的感觉。

罗军一笑,道:“我当然会安全回来,难道你以为我会挂在元界?”

白青爽朗一笑,道:“我二哥天下无敌,怎么可能会挂。”

罗军马上脸红耳燥,道:“在这八景宫里,你说我天下无敌……我特么无地自容啊!”

“哈哈哈……”那太上道祖还在八景宫里,闻听此言,便传来笑声:“小友虽然修为不算天下无敌,但是胆识确实是天下无敌,不必无地自容的。如今你能做到的很多事,都是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做不到的。”

罗军和白青马上正襟朝着八景宫中作揖,罗军道:“让道祖见笑了,晚辈汗颜!”

之后,罗军与白青入得八景宫中。

太上道祖,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一起接见了罗军。

罗军首先说道:“元圣抽取了我体内的天机之毒,不知道是否会起到窥探作用?”

太上道祖微微一笑,道:“这倒不用担心,天机之毒没有这个功能!”

罗军这才松了口气,道:“那就好!”

随后,他又关切的问通天教主,道:“教主,您的伤?”

通天教主微微苦笑,道:“苦苦支撑,死是死不了的。”

罗军道:“晚辈这次可以用魔蚊来为您解毒。”

通天教主道:“不可不可,这灵醉之毒一消,元圣就会知道。他一定能猜出是你下的手!”

罗军说道:“倒也不怕了,万一真要再回到元圣身边,我自也可说是为了活命才帮您解除灵醉之毒的。”

太上道祖一笑,道:“这个说法倒是可以!”

元始天尊大喜,道:“那太好了,要不现在就开始吧?”

太上道祖道:“不能急!”

秦家大贤忽然倒地,这让镇守人出现了动乱。

“嗯?”

第一时间,王家大贤便是凑了上去,扶住秦家大贤,随后对众人说道:“孽神教的人来了,注意!”

此言一出,全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凝重起来。

所有人都是释放出强大的实力,警惕起来。

隐藏在其中的刘家、李家大贤也都是皱起眉头,仔细查探起四周来。

王家大贤扶着秦家大贤,眼中闪烁着一抹奇异的光芒。

扶住秦家大贤的那只手,掌心凭空出现一个锥子,无声无息地钉入到秦家大贤的体内。

原本正在挣扎醒来的秦家大贤,直接僵在那里,气息不断衰弱,离死不远了。

做完这一切,王家大贤忽然是一脸阴沉地道:“不好了,秦兄出大问题了!”

正在警惕孽神教的刘家大贤和李家大贤,也都是察觉到秦家大贤出现了变化,他们凝重地道:“通知圣主他们吧。”

“好。”

这次没有人有异议,都知道情况非常的不妙,必须要求援了。

眼下对方甚至都没有还没有现身,他们便已经是损失了一位大贤战力,这压力实在太大。

“嗯?”

就在这时,刘家和李家大贤都是神情一变。

只见一道幽光闪现,直接冲向了禁地!

“不好!”

两人同时出手。

轰!

一击直接落空。

那道幽光钻进了禁地之中。

“糟了……”

王家大贤看到这一幕,也是一惊,沉声道:“不行,必须要阻止此人!”

“来人,护住秦兄!”

王家大贤直接将秦家大贤转到一位镇守人的手上,直接往禁地之中冲去。

“王兄小心!”

王家大贤这样的举动,顿时让刘家和李家大贤一惊。

“你二人别来,此地还需要人镇守,那家伙只有一个人,让本座去对付!”

王家大贤头也不回地冲进禁地。

刘家大贤和李家大贤相视一眼,都是看出对方眼中的凝重之色。

但他们也明白,此地还需要镇守,绝对不能出乱子。

毕竟孽神教的人才出现一个而已。

“圣主那边还没回复吗?”

刘家大贤看向李家大贤。

李家大贤摇头,神情凝重。

“该死,这群疯子到底想要干嘛?”刘家大贤感觉很是憋屈,他坐镇此地,可却什么都没有做到。

“只能看王兄了。”李家大贤幽幽说道。

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轰隆隆————

禁地的异动越来越可怕。

甚至能听到阵阵龙吟。

那是孽龙在嘶吼!

轰!

没过一会儿,忽然一声震响。

一道身影直接从宫殿之中飞了出来。

李家大贤眼疾手快,接住了那道身影,脸色难看地道:“王兄!”

倒飞出来的那人,正是王家大贤,此刻已经是被击伤,鲜血横流,状态不妙!

“该死,换我去!”

刘家大贤见状,急躁地说道。

“刘兄,不可!”李家大贤沉声道:“我们对付不了那个人,必须要等圣主那边派人支援。”

刘家大贤拳头握得咯咯直响,只恨自己实力不够,眼见同伴受伤也无能为力。

“桀桀桀桀……”

一个诡异的笑声忽然响起,是从宫殿之内传出来:“这么多年,孽神终于要回归天地间了!”

话语中毫不掩饰狂热之意。

“是孽神教的那群邪人!”

李家大贤和刘家大贤都是眼神一凝。

因为只有孽神教的那群邪人,才会将孽龙这样的罪孽存在,当成神来供奉信仰,并称其为孽神!

“难道说,孽龙要出来了吗?”

此人的话,让李家大贤和刘家大贤都是有些惊悚。

而与此同时,躲在伏雷天外那片天雷滚滚的险地之中的孽神教强者,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伏雷天禁地的方向。

“如何?”

地老咧嘴一笑,眼中闪烁着精光。

四臂族的强者和海族的强者都是默然不语,心中却是震惊不已。

神教的扩张果然庞大,不用想都知道,此番必然有伏雷天的人接应,否则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进入到禁地之中,接触到孽神!

“何时发动总攻?”

四臂族强者眼中闪烁着兴奋之色。

“慌什么。”地老却是不急不缓地道:“今天有一出大戏,大到超乎你们想象。”

“说来听听?”海族那位强者说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地老卖起了关子。

众人颇有不爽,不过这位地老在孽神教的地位很高,据说此次是从苍古大世界那边赶过来出谋划策,直接听命于孽神教的神王。

所以,众人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刻。

伏雷天。

玄黄九鼎齐聚,正在等待着玄黄九禁的变化。

一切的变化,都让九州守护神的人感到心安。

说实话,他们也没有多大信心,没想到玄黄九鼎齐聚竟然真的有作用。

可还没来得及高兴,便传来了坏消息。

“孽龙要被放出来了!”

秦断苍眼神微沉,他终究还是低估了孽神教吗。

他在禁地之外安插了四位大贤隐藏着,对方想要进入禁地去见到孽龙,必然会有一番大动静才对。

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轻易就杀进去了。

一瞬间,秦断苍就知道,他安插的四位大贤里面,必然有叛徒。

在第一时间,秦断苍便将消息传给了其他圣主。

秦断苍将目光投向玉虚老道和赤星真人,希望两人之中有人能出手干预一下。

眼下玄黄九鼎齐聚才是重点,孽龙那边也需要人去处理,可寻常大贤,显然已经没有这个能力。

而且此地需要大批强者坐镇,若是分过去一部分,很难保证孽神教不会借此机会来一手总攻。

一旦如此,必然会生出大乱。

“没法出手了。”玉虚老道耷拉着眼皮,懒洋洋地道:“昆仑墟那边的孽龙,也出事儿了。”

“地肺山也是。”赤星真人神情严肃。

“什么!?”秦断苍勃然变色。

也就是说,在伏雷天禁地出事的同时,其他地方也出事儿了?!

“这群家伙,该不会想要将九条孽龙全部放出来吧!”

秦断苍只觉得头皮发麻。

如果真是这样,那今天玄黄大世界必然会生灵涂炭!  “终究小觑了他们的野心呐。” 玉虚老道笑呵呵地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