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医生不可以(限)夜雨无梦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 A+
所属分类:医保

从凡圣开始,便是圣域修为境界的分界线了。

梁医生不可以(限)夜雨无梦 学霸在学渣的肚子里放草莓
道圣,足以称之为真正的‘强者’。

而源圣,在整个圣域之中,那也是足以镇守一方的大能!

苏寒万万没有想到,那荣耀战队,竟然会强到这种程度,有至少十一位源圣强者镇守!

这的确是,不弱于圣域内部的那些大势力啊!

“那帝圣和祖圣强者呢?”苏寒又问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是朝他看来,好像在鄙视他的无知。

“帝圣与祖圣,那是圣域真正的巅峰存在,他们岂会加入这些战队?”

夏岚摇头道:“别说祖圣了,任何一位帝圣,都是超脱天道束缚,不收任何管辖的超级大能。他们拥有大帝的姿态,傲视天下,镇守八荒,只有妖魔与人族,真正掀起大战的时候,恐怕才会现身。”

“是啊……”

上官潇也叹息道:“别看现在四方大区的战斗打的火热,可实际上,在那等强者眼里,恐怕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听闻此言,苏寒心底暗叹了一声。

终究还是心境的不同啊!

他是从主宰境过来的,所以并没有将帝圣与祖圣,看的那么高高在上。

可若是仔细回想一下的话,自己当年,第一次踏入圣境的时候,不也是跟他们一样的心态么?

“快走吧。”

夏岚催促道:“想要在吉明山川安营扎寨,还得交纳一定数量的积分呢,希望能有一个好的位置。”

“还得交纳积分?”苏寒皱眉。

“当然,那里毕竟是荣耀战队打下来的地方,人家也不会白白付出,我们想要借着这块踏板,去获取积分和战力值,那就得交纳积分,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啊!”

众人理所当然的道:“不但要交纳积分,还得看地方的好坏程度呢,越是好的地方,需要缴纳的积分也就越多。”

苏寒无奈一笑。

弱者,被‘奴役’的时间长了,果然就变成了应该。

在他看来,吉明山川那里,虽然有荣耀战队镇守,可要是没有这些低级战队的话,仅凭那十个荣耀战队,也不可能守得住。

大家其实都是相互配合,相互辅助的,可在那些弱者眼中,却变成了强者对他们的庇护。

……

用了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众人终于来到了吉明山川的山脚。

吉明山川并非很高,只有千米左右,而且呈现笔直形态,的确是一道很好的防守线。

边缘处,有卫兵布防,带着各种各样的徽章。

按照夏岚所言,虽然他们也都是一些青铜战队的队员,但这些青铜战队,都是隶属于荣耀战队旗下。

经过了简单的检查之后,众人终于站在了吉明山川上空。

从这里看向对面,就是妖魔界的境域了。

视线所及之处,一片荒凉,寸草不生。

地面龟裂,天空阴暗,诸多妖魔的嘶吼,与人类的怒喝,还有交战的轰鸣声,在这里听的格外清晰。

远处云层之中,光芒不断闪烁,充斥各种色彩。

那是两族正在战斗。

时而可见,有一批批的身影,或是带着伤势,或是只剩下了元神,在妖魔的追击之中,从远处撤回。

直至回到吉明山川上的时候,才松了口气。

相比起身后的防护,前方至少严格了百倍。

大量身影,呈现一字型,在山川上并列排开。

一旦有什么异变出现,那他们,就是第一道防线。

压抑的氛围扑面而来,众人的神色,都是严肃了一些。

“相比起妖魔,我人族能够占据吉明山川,就算是优势。”

望着远处那密密麻麻的妖魔身影,宋明珠兀自说道:“妖魔时常对人族发起冲击,其实也并非光为了消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想要将吉明山川打下,然后以这里为基点,逐步蚕食人族境域。”

“让他们失望的是,我人族强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弱!”

说到这里,宋明珠忽然转头,朝苏寒问道:“暴雪,你虽不知道荣耀战队,但你应该听说过‘君落花’这个人吧?”

“君落花?”

苏寒一怔。

无数的回忆,从脑海当中袭来。

龙武大陆、仙道庭,那个不想跟自己敌对,却又不能违背宗门使命的天骄……

“不可能是他。”

苏寒猛的摇头,觉得自己想多了。

他先君落花一步,进入了下等星域、中等星域,以及上等星域,最后来到了圣域之中。

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没有再听到君落花这几个字。

说实话,有圣子须弥戒辅助,苏寒的修炼速度,其实已经很快了。

龙武大陆的那个君落花,即便是有再高的天资,也不可能在自己之前,进入圣域。

“你怎么了?”宋明珠问道。

“没事,你接着说。”苏寒道。

“我问你有没有听说过呢。”宋明珠道。

“没有。”

“你……你连君落花都没有听说过?圣域天骄榜,排名前十的超级天骄,你竟然不知道?”宋明珠瞪大眼睛。

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多,都是像看鬼一样看着苏寒。

他们忽然发现,这家伙似乎什么都不知道。

按理来说,这也不是什么秘密,而且应该是每一个修士,都值得,也应该去关注的事情啊!

“到底怎么了?”

苏寒有些心烦意乱。

他满脑子,都是当初那位仙道庭的顶级天骄。

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宋明珠也没有再打趣,而是道:“他是十大荣耀战队之一,神迹战队的最强天骄,同时也是神迹战队的一位中层强者,更是被誉为,神迹战队未来,未来接班人!”

“据传,他现在已经成就了凡圣。”

略微停顿,宋玉珠又道:“他倒是跟你有几分相似,也开辟出了秩序领域,而且……是两道!并且,都创造出了领域之术。”

苏寒目光一闪,点头道:“凡圣修为,开辟出两大领域,的确很强。”

“不是凡圣,他貌似也是在准圣的时候,就开辟出两座领域了。”

“嗯?”苏寒动容。

“还有更关键的!”

只听宋玉珠又道:“他在准圣和虚圣的境界之中……都曾达到过八重!”

时空长河之上,墨捏着一只小鸡仔般捏着杨开的脑袋,淡淡道:“无能的废物,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言罢,大手猛地用力。

已经失去战斗力的杨开哪里承受得了这样的攻击,整个脑袋轰然爆开,墨尤不罢休,一拳轰出,将那残躯打的粉碎。

这一幕印入正在远处观战的众强者眼中,所有人都怔在当场,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

死了?那个最擅长缔造奇迹,无数次挽狂澜于即倒,拯救人族于水火之中的男人,就这么死了?

众人本能地不愿意相信,下意识觉得那是不是幻觉或者别的什么。

但随着杨开身躯的爆碎,那气息的消散却是无法作假的。

所有的一切都证明,杨开是真的死了!

死在墨这位古老至尊的手下。

自杨开被墨抓出时空长河到身亡,只短短一瞬的功夫,墨痛下杀手的时候没有半丝犹豫,导致观战众人都还没来得及生出去援救的念头。

凄厉的凤鸣声响起,伴随着愤怒的龙吟咆哮,苏颜与杨霄已化作圣灵之身,朝墨那边扑杀过去。

紧随在两道身影之后,所有强者都出动了。

即便明知不是对手,也没有人迟疑半分。

杨开死了,这世上再没有谁是墨的对手,墨的力量即将统治诸天,这天地再没有人族的立身之所,这是最后的拼搏!

苏颜的速度最快,毕竟空间大道是凤族的本命之道,愤怒和悲伤吞没了心智之后,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复仇!或者陪着他共赴黄泉。

幽蓝色的庞大身形拖拽着绚烂的光带,身影只是几个腾挪,便冲进了战场之中。

然而还不等她有所发力,诡异的一幕便出现了。

原本安宁的时空长河平生波澜,随着浪花的席卷,一道人影自长河中踏浪而出。

看到那身影之后,苏颜不禁怔在原地,在她之后冲杀过来的诸强们也都傻了眼。

只因从时空长河中走出来的,赫然是理应被墨杀掉的杨开!

没死!

所有人都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幕,一如方才他们看到杨开被杀的时候。

杨开分明死在他们眼皮子低下,那绝非什么幻觉,可他偏偏还活着,从时空长河中又走了出来。

这诡异的一幕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理解范畴,死而复生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

踏浪而出的杨开一眼便看到了苏颜等人的踪影,他就猜到会是这个样子,长呼一口气:“总算赶上了,都退回去吧。”

苏颜化作的冰凰只略一迟疑,便转身而去,顺带催动空间大道,将紧跟着赶过来的众人也挪移走了。

人族众强再度回到之前的位置,这个位置还算安全。

项山皱眉不已:“怎么回事?”

杨开明明已经被杀了,怎么会又从时空长河之中活过来?他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这么离奇的事。

米经纶目中精光闪过:“造物境……这难道是造物境的玄妙?”

“什么意思?”欧阳烈眉头一跳:“你说杨开已经踏入造物境了?”

米经纶摇头:“可是……看着不像。”那从时空长河中踏浪而出的杨开,气息依然只有九品的范畴,并没有踏入新的层次。

但除此之外,米经纶找不到合适的解释,造物境或许能死而复生?

这依然够离谱的。

战场中,见到杨开现身,墨扭头看了看周边的碎尸血肉,确定自己刚才是真的杀了杨开,心中顿时明了:“剪影术?”

杨开冲他咧嘴一笑:“果然瞒不过你。”

牧与墨共同生活了那么多年,牧有什么底牌,墨自然一清二楚,这世上不可能有相同的两个人,除非在不同的时空段中。

牧的剪影术出神入化,为了封镇墨的本源之力,她将自己的一生分化成三千剪影,镇守在三千世界之中。

杨开得牧最后的馈赠,吞噬炼化了她的时空长河,壮大自身长河的体量,提升自己大道的造诣和感悟,获益巨大。

然而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这些,而是牧独创的剪影之术。

这才是对大道妙用的巅峰之作。

与墨交手的同时,杨开就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因为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自身的桎梏,晋升下一个境界。

没办法晋升下一个境界,那与墨争斗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可他不能死,他若死了,人族就真的完了。

既然没办法在短时间晋升下一个境界,那么唯一的机会,便是掌握牧的剪影之术!

一个自己不是墨的对手,两个也不是,那么三个呢?五个呢?十个呢?

唯有掌握这玄妙的剪影之术,才有战胜墨的机会。

所以与墨的交锋中,他一直以拖延时间为主,便是在融汇自身的诸多大道之力。

剪影之术的玄妙,牧没有传授给杨开,不是她不想,而是这种对大道妙用的巅峰之作,不是她想传授杨开就能学会的。

这种术,非得杨开自己参悟出来才行。

好在杨开与牧一样走上了相同的道路,所以牧相信杨开能参悟出这道玄妙之术,也能明白她赠与时空长河的良苦用心。

杨开与两千多牧的剪影接触过,在没有吞噬炼化牧的长河之前,他便对剪影之术有了一些想法和构思。

而牧最后留下的馈赠给杨开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在此基础之上,他终于参透了剪影术的奥秘,于时空长河之内,施展出了这玄妙之术。

墨确实杀了他,只不过杀的是过去某一个时间段的他。

一道剪影的消亡并非没有代价,杨开这是第一次施展剪影之术,很快有所察觉,抬手点了点脑袋:“似乎忘记了什么东西……”

那道被斩杀的剪影所在的时空段内遭遇的一切,杨开都彻底遗忘了。

“算了,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杨开洒脱一笑,抬头望着墨,“来打第二场?”

墨笑了,自与杨开交锋,他便一直阴沉着脸,好似杨开欠了他好多钱一样,更是屡次出言不逊,但此刻他却笑了出来:“有点意思!”

“有意思的还在后头!”杨开话音落时,周身大道震荡,已扑杀至墨的面前,身后长河之力涌动,抬手祭出了苍龙枪,一枪朝墨刺了过去。




苍龙枪理应破碎了,但在杨开这道剪影所在的时空段中,苍龙枪还是完好无损的,所以这已经破碎的长枪再一次绽放出莫大威能。

一如之前那般猛烈的交锋余波不断朝四周扩散,让人族众强看的眼皮子直跳。

暗暗庆幸,杨开活过来足够及时,否则单凭他们这些人冲过去,墨随手便可打杀了。

原本众人以为这样的争斗哪怕不会势均力敌,杨开也能坚持很久,毕竟之前他已经展现出自己强大的实力。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一场战斗只持续了短短不到两个时辰,墨便抓住了杨开的破绽,一拳打在他胸口处。

胸膛爆开一个大洞,血肉横飞,杨开的气息迅速湮灭。

哪怕知道杨开不会真的死去,见到这一幕的时候,所有人都忍不住被悲伤淹没。

打杀了杨开的第二道剪影,墨抬眼朝时空长河望去。

与牧一起生活那么久,墨深知剪影术的强大,这道术真正强大的并非它本身的威能,而是它附赠于施术者的强大生存能力。

剪影术是以时空长河为根基施展出来的,根基便是那一条时空长河,想要彻底斩杀施术者,那就必须得先摧毁时空长河。

否则长河在,施术者便永远不会消亡。

所以墨在斩杀了杨开的第二道剪影之后,便立刻朝时空长河扑去,周身墨之力涌动,朝长河覆盖。

他要将长河之力墨化,如此便可破了杨开的剪影术。

然而还不等他有所作为,那时空长河中,便又冲出来杨开的一道剪影,直接祭出了苍龙枪,迎面杀来,口中还调侃道:“这么急做什么?”

两道身影再度战成一团,杨开一边与墨厮杀,一边收集着剪影术的各种情报。

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施展剪影术,对这道术了解不多,他要尽快完美地掌控这道术,只有这样,他才有翻盘的机会!

否则单靠一道道剪影车轮战,未必能将墨怎么样。

而想要尽快完美掌控,那就只能一次次地尝试,从实践中总结经验。

“又忘记了一些东西,不过刻意保存的记忆却不会遗忘,这倒是好事……”他心中默念着,继续与墨缠斗,虽然有些不是对手,但如今的他,已经不需要考虑死亡的事情了,所以他能更加肆无忌惮地出手。

很快,他又收集到一条重要的情报:“时空段囊括的跨度越短,剪影持续作战的能力就越弱,值得注意!”

这般想着,他这道剪影出手的力度已经显露颓弱之势,被墨找到机会,瞬间斩杀!

漫天血雨纷飞。

纵然已见过数次这样的场景,远方观战的人族强者们也看的眼皮子直跳。

不过让他们感到安心的是,几乎是在上一个杨开死亡的同时,下一个杨开就已经从长河中走出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