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核h 学霸拿遥控器玩我

  • A+
所属分类:医保

这次,他是真的大意了。

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像以往那般大发雷霆,甚至将青烟一掌拍死。

不知为何,他也只是见了青烟两次,但却莫名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那眉眼,那气息,甚至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清冷,都让他沉沦,把持不住。

但他确定,青烟不是他的风希,而且风希也没有妹妹。

难道青烟是她前世的女儿?

胡乱想了一通,伏骻都被自己的想法,给气乐了。

他摊开满是鸡皮的双手,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是不是活的太久了?

百万年了,从天地之初到现在,虽然他身为魔皇,又有百万魔军,但他始终都知道,他是孤独的,孑然一身。

这世上除了风希,他从没有挂念过任何一个人。

他活着的最终目标,就是要将风希妹妹从那个男人的怀中,夺过来。

可是,他等了这么多年,争了这么多年,与那个男人斗了这么多年。

他始终都是一个人。

为什么?

难道活该他就是孤独的吗?

“不行!”想罢,伏骻握紧了双手,浑浊的双眸凝出一抹冷寒。

“凭什么?风希与那个男人已经在一起百万年了,难道还要再来个百万年?”

那他怎么办?

百万年来,他为之奋斗的目标又是为了什么?

一统六域吗?

爱江山更爱美人吗?

可是他既想要江山,又想要美人!

他不能就此作罢,他要修炼,他要打败伏牺,更要三界,六域众生向他俯首称臣!

只要手中有了至高无上的的权利,只要伏牺死了,还怕风希不乖乖的投向他的怀抱?

“呵呵!”伏骻满是沟壑的老脸,阴鸷的笑了笑。

回首将一件墨色斗篷套在了身上,闪身离去。

就在伏骻离开后不久,一抹红色的丽影站在洞府的山崖边,无骨的玉手摸了摸怀中的白色小貂,红润的朱唇,勾起一抹冷笑。

随即,纵身一跃。

……

花香满枝头,银雪簌簌……乍看怀柳巷,绿女迎来往……

此时,坐在金銮的羽背,向着感应之地而去的谷幽兰三人,落在了山谷另一侧的密林边。

“焱,你们听到了吗?”还未落地,谷幽兰就听到了一缕琴声。

琴声如泣,似有若无,歌声空鸣,仿佛一个青楼女子在诉说着世间的沧桑。

“听到什么?”腓腓虚弱的问了一句,豆大的汗珠,从他苍白的脸上,止不住的往下滴落。

“小腓,是不是很痛?”谷幽兰赤红着眼眶,握住腓腓的双手,心都跟着颤抖。

“没事的,姐姐,我还能坚持!”腓腓扯出一抹笑,简直比哭还难看。

“再忍耐一下,马上就找到了!”谷幽兰颤抖着声音,握着腓腓的手,紧了紧。

“我方才听到有人再吟词牌!”谷幽兰将她听到的琴声,告诉了焱和腓腓。

此时的金銮,已经变回了人形,听到谷幽兰的话,他满脸懵炫的挠了挠脑袋,瓮声瓮气的说道,“主子,哪里有人在吟什么词牌啊?”

话落,大脑袋四下望了望,“主

子,这里荒无人烟,四处都是密林,哪里会有人在这里吟词?”

焱自然是相信谷幽兰的。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这里的密林,乃是一处幻化而出的秘境。

只是现在的腓腓,全身的力气都在抵御那种异样的痛,根本无暇查看四周的环境。

“丫头,你说的没错!”

“焱,你也听到了?”谷幽兰激动的问向焱,她就知道,她没有出现幻觉。

然……

焱却摇了摇头,紫色的眸子一本正色,“我并没有听到琴声!”

“……”,谷幽兰皱了皱眉,“那你……”

小腓都疼成那样了,焱还在这里开玩笑。

谷幽兰当即就有点不高兴。

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随即轻轻拍出一掌,打在腓腓的背上,给他输入灵力。

直到腓腓的脸色有些好转,他才道,“这个密林乃是有人幻化出来的!”

“幻境?”谷幽兰诧异了,皱了皱眉,为何同为冥神的她,没有看出来?

难道焱的修为已经突破了冥神吗?

谷幽兰一边叹气,一边向四周望了望。

正如金銮所说,这里荒无人烟,密不透风的树林,可是方才她的确是听到了啊!

‘铮……铮……’

正在这时,方才那缕琴音突然变换了曲调。

曲调不再是温柔缱绻的,而是变得更加的冷冽,缕缕琴音透着瑟瑟杀伐。

仿佛是在一处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数以万计的喊杀声,刀枪剑戟相互碰撞,血肉横飞,鲜血四溅。

突然,一柄长枪冲着谷幽兰的心口,猛的飞射过来。

谷幽兰下意识的想用灵力阻挡。

可是……

谷幽兰傻眼了,此刻的她双手之间,一丝灵力都没有,她赶紧调用全身的灵力。

结果,神识内一片虚无。

可是长枪根本就不容她所想,以凌厉之势冲着她飞射而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浑身染满鲜血的男子,不知道从哪里飞奔过来,用自己身体,生生的挡住了那柄长枪。

“噗!”长枪从他的心口处,狠狠的穿透,直到从背后穿出一大截。

“不!”谷幽兰的心口一阵痛意,一个健步冲向那名男子,将他即将倒下的身躯,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阿姐……呕……”,男子猛的吐出一口黑血,伸出满是鲜血的手,颤抖着抚摸着谷幽兰的脸颊,“阿姐,你还……活着,真好!”

此刻的谷幽兰都懵了,满脑子嗡嗡的,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更加不知道她全身的灵力乃至修为都为何消失了。

她抱着怀中的男子,听着他一声声的叫着自己“阿姐。”

“阿,姐……你,一定要……活下去,只要你,活下……去了,我们圣域才会……”。

话落,男子的瞳眸失去的光彩,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抚摸着谷幽兰的手,也无力的垂落到地上。

心口的痛,再也抑制不住了,谷幽兰嘶声力竭的大喊了一声,“不!不要……”。

瞬息间,脑海中炸裂,似有无数的记忆之潮,一股脑的冲入幽兰的大脑。

此处是一个被神祇抛弃的大陆,名为遗

忘之州。

州内有五大势力,她乃是第一大势力,圣域的域主。

此番,是其他四大势力联合,想要铲除圣域,分割名下的势力,所引发的一场旷世之战。

怀中的男子是她一母所出的亲弟弟,名姬腓,而她自己叫姬羽,她们还有一个小妹,叫姬菲儿,与姬腓是胎生龙凤。

就在几天前,第二大势力弑天域绑架了姬菲儿,并以其杀害了域主的庶子为名,联合其他几大势力,一同讨伐圣域。

作为圣域之主,姬羽当即召集大军,与他们展开了殊死搏斗。

但怎奈,四大势力早有准备,兵力强盛,他们以一己之力,已经支持了三天三夜。

看着战场上,层层叠叠堆积的尸体,姬羽的心,一点点的下沉。

这是老天要亡了圣域吗?

他们已经被神祇抛弃了,难道还要自我毁灭吗?

一抹嘲讽,一抹讥笑从姬羽的嘴角弥漫……

看着自己满身的伤痕和鲜血紧裹的战甲,姬羽将怀中男子的身躯,抱得更紧了。

她空出一只手,撕下一块裙摆,为怀中的姬腓,轻轻擦去了脸上的脏污和血渍。

一张本该是充满了阳光般的少年的脸,此刻却满是苍白的死气。

“小腓,你怎么这么傻?”姬羽颤抖着身子,喉中满是哽咽。

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水滴落在姬腓的脸上,可是怀中的男子,再也没有任何感应了。

泪水顺着他那张苍白的脸,汩汩的流到了地上。

一滴,一滴,滴滴哒哒……

姬羽从没有像此刻这般的绝望过。

家没了,唯二的两个弟,妹也没了,她还活着有何意义?

报仇吗?

想到这里,她再次向四周望了望。

圣域的士兵都已经死了,姬菲儿的尸体被倒掉在城墙上,整个圣域,只有她一个人还活着。

与其这样欺辱的活着,即使满腔的怒火,她又能活多久?

不如就这样死了吧,黄泉路上还有弟弟妹妹在等着她。

他们已经被神抛弃了,她不能再抛弃自己的亲人。

想到这里,又看了看四周围剿过来,密密麻麻的敌人,姬羽掏出腰间的匕首,猛的朝着自己的喉咙割去……

霎时间,鲜血四溅,漫天漫地飘洒着浓稠的血雾……

血腥之气还在鼻中蔓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等谷幽兰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没有了尸骨堆积的战场,只有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

然而,四下里,只有她一个人。

焱不在,腓腓也不在,甚至金銮都没有踪影。

谷幽兰想起来了,焱方才说,这里的密林是一处幻境。

难道方才,她似亲身经历的事情,都是这幻境里面呈现的?

难道那个姬羽是她前几世的经历?

那幻境里的姬腓……想到躺在姬羽怀中,那张熟悉的脸庞……不是小腓又是谁?

怪不得,每次腓腓对地沌珠的感应都比她还要强烈。

原来,每一次地沌珠的凝结,都是腓腓亲身参与过的。

心还在隐隐作痛,感同身受,莫过于如此。

就在这时……
而对于龙尘和龙承乃至蓝伊而言,姜天的修为境界并无任何变化,依旧还是星辰境初期。

他们虽然注意到了这片虚空中疯狂逸散的雷力,却并不知晓此前的种种细节,自然也不知道姜天一身雷力已经产生了惊人的蜕变,而且还在这半天左右的时间里,掌控了之前所不具备的强大手段。

“剑域!”

轰隆隆!

面对二人的联手狂攻,姜天抬手布下一道黑色“剑域”。

狂暴的轰鸣声中,滚滚剑意盘旋而起,横亘在他的上方。

嘭……咔嚓……轰隆隆隆!

金色巨掌狂拍而下,顷刻之间便将“剑域”震得四分五裂。

龙尘厉声狂啸,气势霸道无匹!

“没用的,这种手段哪怕在云家也威胁不到我,现在更加鸡肋!”

“姜天,你真以为区区‘剑域’就能挡住龙尘堂兄吗?”龙承随声附和,狂拍马屁。

“鸡肋?哼!”姜天冷冷一笑,抬手捏诀蓦然一催!

轰隆隆!

刚刚崩溃的“剑域”瞬间重聚,大量的紫色星芒随之闪现而出。

黑色“剑域”盘旋而上,接连绞碎了数道金色巨掌,但龙尘拍出的掌印实在太多,最终层层掌印和黑色“剑域”双双崩溃开来。

这次出手,两人势均力敌,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但对龙尘来说,这却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嗯?”他眉头紧皱,惊讶地看着姜天。

以他现在的战力,这一道道掌印拍将下去自信能够压制姜天,就算不能将他重创,也能让他落入全面的被动。

事实却出乎意料,他的攻击并未产生任何实质性的效果。

相比上一次交手,姜天的“剑域”仿佛有了某种提升,让他无比诧异。

龙承也是一愣!

他没想到姜天能够从容化解龙尘的强大攻势,在他看来这次交手本该短暂而迅疾,以姜天顷刻落败而告终。

可现实却证明,姜天没那么弱,龙尘也不像他想象中那么强大!

不过他仍有足够的信心,毕竟龙尘的气息的确比之前强了不少,再加上他的配合,斩杀姜天怎么看都不成问题。

吼……轰隆隆!

龙承凝聚的两道金色狂龙盘旋掠动,洞穿灵力狂澜狂扑而下,一左一右对姜天形成包夹之势。

嘭、咔嚓……轰隆隆!

姜天双拳齐抖,两记“霸龙战击”狠狠轰出。

吼……嗷!

两道金色狂龙被他当头闯击,发出痛苦的咆哮,竟被硬生生震退出去!

“岂有此理!”龙承脸色铁青,大感羞辱。

姜天连“剑域”都没动用,只凭肉身之力便击退了他的攻势,完全就是碾压之举。

这意味着他根本不是姜天的对手,甚至连他的一击都无法挡下。

而在他恼火的瞬间,姜天却再次祭出了黑色“剑域”!

轰隆隆!

狂暴的轰鸣声中,黑色“剑域”出现在龙承上方,并毫不迟疑当头罩下!

“不好!”龙承脸色骤变!

刚才那次碰撞,姜天出手看起来轻描淡写,似乎对他并不怎么在意。

没想到转眼之间,竟然催动“剑域”向他展开绞杀。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反应,龙承也不敢大意。

黑色“剑域”威力不容小觑,一旦身陷其中必定会被压制,急于向姜天复仇的龙尘,可未必会全力救他。

“起!”

龙承暴喝一声,祭出一件金色法宝!

呲啦……轰隆隆!

伴着一声狂暴的轰鸣,黑色“剑域”立即被斩开一道缺口。

姜天并不在意龙承的反应,他关注的始终只是龙尘。

对他来说,龙承根本不足为虑,只有龙尘才是真正的威胁。

此刻的蓝伊,却对龙承手中的宝物更感兴趣!

“这是……”她凝视那道破开“剑域”的金光,眼中精光闪烁不定。

那道金光闪烁着刺目的光芒,带给人一种异常犀利的感觉,仔细看去竟是一柄铭刻着霸气龙纹的短刃!

能够轻易撕裂“剑域”威力的确不容小觑,这柄短刃显然是一件龙族重宝。

蓝伊缓缓点头,饶有兴趣地观望着眼前的战局,毫无插手之意。

对她来说,她已经完成了追踪姜天的任务,接下来的争斗如何,就要看龙尘个人的本事了。

至少在局面出现明显的倾斜之前,她都无需担心。

倘若姜天最终落败,她将能收获龙尘践行的承诺,倘若龙尘不幸陨落,她也能在必要的时候及时抽身离开。

“姜天啊姜天,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也怪不得我了。”

蓝伊冷冷嗤笑,眼中闪过一缕寒芒。

实际上,她对姜天的兴趣要远大于对龙尘的兴趣。

早在云家广场之时,她便看出姜天天赋惊人、战力超强,这样的人身上必定有着种种隐秘。

与龙尘那场惊天对决,也印证了她的猜测。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在进入尘封秘境的第一时间寻求与姜天临时结盟,而在被姜天拒绝之后,她马上扭转方向,找到龙尘向对方提出请求。

龙尘急于追杀姜天,蓝伊的条件对他而言很难拒绝。

呲啦……咔嚓……轰隆隆!

黑色“剑域”被撕裂缺口之后,龙承脚步一迈便要从中遁出。

然而下一刻,大片的紫色星芒骤然闪现,挡住了他的去路!

“该死!”龙承脸色一变,连忙召回那柄短刃,紧握在手发起狂攻。

紫色星芒时聚时散,与之缠斗不休,刚刚被他斩裂的黑色“剑域”迅速复原,将他死死禁锢在内一时无法离开。

另外一边,姜天身形一晃,疾速切近龙尘,双臂狂抖,狠狠轰出两记“霸龙战击”!

龙尘也是不甘示弱,双掌齐拍也之对轰。

咔嚓……嘭嘭……轰隆隆!

震天的轰鸣响彻虚空,这次碰撞二人双双震退,看起来依旧是势均力敌。

姜天对此并不意外,毕竟龙尘的硬实力原本就不比他差多少,更不用说现在这种情况。

对方修为尽复,甚至还又有提升,战力自然比上次交手时更强。

“金尊脉秘术果然了得!”姜天忍不住暗暗感叹龙尘秘术的强大。

换做别的武者,被他吞噬血脉异象必定根基大损,龙尘却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内恢复如初,甚至还又有长进。

如此壮举,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