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直播 公共场合高HNP

  • A+
所属分类:医保

1.仰承皇太后慈谕

如果有人统计雍正朝所有圣旨, 就会发现用得最多的开头一定是“仰承皇太后慈谕”。

这句话在康熙朝多用于册封妃嫔,表示皇帝封赏这个女人, 主要是因为我妈喜欢她, 朕孝顺老娘才爱屋及乌,而非沉迷美色(绣瑜:呵呵)。

但是到了胤禛这里就不一样了。皇帝要整顿吏治,如果直接明令禁止说, 从今往后你们当官儿的都不准借老娘、老婆、小老婆过生日的名义收礼!底下人肯定要嘤嘤嘤——皇帝刻薄寡恩, 无情无义无理取闹,连这点小福利都不给我们。

于是太后出马了, 在千秋礼上对着一群送礼的外命妇, 长吁短地说先帝一生节俭, 你们大张旗鼓给哀家过寿, 叫我心里怎么过得去。

Excuse me?先帝一生节俭?那每年大张旗鼓给孝惠太后贺寿是谁?晚年给自己大办千叟宴的是谁?六下江南的又是谁?我们说的是同一个康熙爷吗?

众人都懵了个大圈, 皇帝已经站起来, 大肆赞扬太后质朴守拙、高风亮节的精神,还亲自写了一篇洋洋洒洒的颂文,发行天下, 并下旨称:朕体谅你们为官不易俸禄微薄, 仰承皇太后慈谕, 自太后、皇后的千秋往下, 到各级官员夫人的生辰, 都不必送礼了。

不服?也行啊。你要是觉得你妈、你老婆比太后尊贵, 尽管收礼,要是被朕逮住了, 也不按受贿办,直接治你个僭越之罪。

众人明知道皇帝是借题发挥, 但偏偏抓不到话柄——太后思念先帝, 有错吗?皇上孝顺,体贴母亲的心意,有错吗?众官员好比一个鸡蛋塞嘴里,咽也咽不下,吐也吐不出,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胤禛尝到甜头,越发来了劲,每每

依依直播 公共场合高HNP

遇到触动官员既得利益的事,就拉上绣瑜唱双簧。

废除贱籍,允许贱民跟良民通婚,不是朕看不过你们这群贵族作威作福,而是太后仁慈,看不得贱民受苦。仁慈有错吗?孝顺有错吗?

摊丁入亩,不是朕忍你们这群占着国家的土地、奴役着国家的百姓还耀武扬威的地主很久了,而是太后秋来咳嗽了几声,朕得做点好事给母后积福。

什么,竟然有士绅地主对摊丁入亩的政策不满,暗地里非议太后?为人子女,这种事能忍吗?既然你们吃饱了撑的,那就推行“士绅一体纳粮”的制度,跟平民百姓一起交税服役吧。

2.皇帝与狗

皇上和端亲王都喜欢狗,这在皇家早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鲜有人注意过,胤禛喜欢的都是小型犬,因为小狗眨巴着湿漉漉的眼睛在他怀里拱来拱去的样子,像极了……胤禛抱着京巴,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目光无限温柔地看向给藏獒梳毛的弟弟。

胤祚养的都是大型犬,对外人一脸凶恶,却要主人挨挨蹭蹭抱抱的那种。这念头虽然有些大不敬,但他就是不可抑制地觉得,大狗护食的样子简直像极了……胤祚抬头跟哥哥对视,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抿嘴一笑。

“出门遛狗?”

“啊?好啊。”

命人牵着两只体型迥异的狗狗,皇帝和端亲王就这么各怀心思地出门散步了。

3.十四的奶爸生涯

在自己骄傲明媚的前半生里,爱新觉罗胤祯一直自负地以为,做为康熙大帝和德妃娘娘的儿子,自己生来就是要做一番大事业的。大丈夫志在四方,岂能拘泥在柴米油盐的小事上,狗苟蝇营?

十四万万没有想到,改变了他的,不是皇帝老子,也不是皇帝哥哥,而是自家的小不点儿!

雍正五年,十四从边关回来,就见胤祥抱着个团子到直隶迎他。

十四蠢兮兮地大笑:“这是你家弘皎?小东西不见长啊,都六岁了还这么点高,哈哈哈。”

胤祥气不打一处来:“这是你儿子!”

“啊啊?都,都这么大了?”十四惊恐万状,手脚僵硬地接过团子。仿佛一个模子里放大缩小刻出来的父子俩对视一秒,幼儿稚嫩的哭声响彻云霄,从此拉开了十四黑暗生涯的大幕。

又打了个胜仗回到京城、喜滋滋等着全家人来慰问夸奖,十四却震惊地发现自己已经从全家人最宠爱的小儿子/小侄儿/小弟弟,变成了最受宠的小孙子/外孙子……他爹!

绣瑜早就儿孙满堂,倒还罢了。晋安却是只有这么一个孙辈,真是恨不得揣在兜里偷回家去养,每次见了都要亲香好一阵子才发现身边还有个孩子他爹。

什么?你打了胜仗?挺好的,但是我急着带宝宝出门放风筝,明儿再听你聊感想吧。

十四大受打击,又想像以往那样跟哥哥姐姐们嘤嘤嘤。这回却连一向宠他宠得没脾气的十三都一本正经地说:“你已经是

依依直播 公共场合高HNP

当阿玛的人了,别跟个孩子似的。”

十四心酸之余,也觉得自己责任重大,正准备燃烧小宇宙给儿子最好的教养和前程。

然而雍正朝初期,朝廷频频动兵,他常年在外征战,从小这个伯伯抱一下那个伯伯亲一口、吃百家饭长到五岁、康熙爷在世时赐下大名弘明、太后起了个小名叫宝宝的宝宝,根本不认为自己是十四阿哥家的宝宝。

前几天,十四满怀愧疚,点心玩具齐上阵地哄着小祖宗。就是看小团子不为三片马蹄糕折腰,偏着脑袋冷哼一声,就不肯叫阿玛的样子,都能喜滋滋地说“不愧是我儿子”。

在给小祖宗陪吃陪玩,把屎把尿,外加叫了不知几万声阿玛仍旧得不到任何回应后,十四开始眼前发黑地趴在绣瑜的炕几上:“额娘,儿子不行了。这比带兵奔袭三昼夜还累啊。”

绣瑜不以为然:“这点耐烦心都没有,还敢整日说自己像先帝?先帝养了你们这些儿子呢!”

这一剂鸡血下去,十四又振作精神,决心向皇阿玛看齐,回去捉了在花园里疯玩的儿子,要教他念书写字。

弘明正是爱玩的年纪,哪里肯念书?闻言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故意在进宫请安的前一天胡乱写了许多歪七扭八的字。

十四见了果然不快,罚他三天之内把功课再补一遍。结果当天晚上,小家伙就熬夜点灯,抄到了四更天。第二天绣瑜见孙儿肿着眼睛神情郁郁,却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可怜巴巴地拉着她的衣角:“皇祖母我跟着您住两天成吗。”

绣瑜一打听才知道大阿哥抄书抄到了四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叫过十四大骂一顿:“你追猫撵狗的时候,我和先帝就是这么管教你的吗?”

涉及康熙,十四不敢争辩,灰头土脸地告退出来,摩拳擦掌要教训儿子:“这小子就是故意的!他明知道今天要进宫,故意引得额娘骂我!”

胤祚知道了奇怪地看他一眼:“你小时候不也这样?”

十四理直气壮地一挺胸脯:“小小年纪竟然坑害大人,我小时候哪有这么可恶?”

“咳咳咳。”胤禛忽然脸色一变,被茶呛得咳嗽连连。

胤祚胤祥目瞪口呆,不知道该为弟弟的无耻震惊,还是该为他的健忘惊叹,或是该为四哥默哀一秒钟?纠结片刻,最后心里都浮现出八个字: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小十四,你也有今天!

4.兄弟

在康熙朝,胤禛和十四都觉得,反正是一个妈生的,打断骨头连着筋,剪断筋还连着这些哥哥弟弟姐姐妹妹,怎么作也不会死。所以一个怼天怼地,一个暗带讥讽,谁也不肯先低头。

最终十四激愤之下脱口喊出“你杀了我”,两人才恍然大悟:我去!原来一直作死,是真的会死的!

血缘和感情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金钥匙。母子、夫妻、兄弟,世上的一切关系都需要长久的经营。参悟透了这个道理,兄弟俩瞬间收敛脾气,调整战略。

比如现在,怡亲王从蒙古办差回来,又双叒叕绕着道去探望了在归化练兵的英亲王。

老十三一去三个月,朕也好久没见弟弟了呀!京里还有一堆事情等着你办呢!

胤禛虽然不爽,但是也不像以往一样张口就骂了,而是在请安折子的朱批上酸溜溜地打趣胤祥说:“你跟老十四许久未见自然开怀,免不了大吃大喝。朕所虑者,乃是你肥壮而返还时,恐认不出来矣。”

十四虽然洞悉了哥哥的小小醋意,但也不会梗着脖子冷笑,满脸写着不服了,而是选择顺毛摸——他和胤祥一同上了个折子说,臣等能够放心在外开怀会饮,也是因为皇上太后身体康健,处升平之世万事安泰,才能心宽体胖。皇上您不爱喝酒,弟弟们特意寻访到一处高山寒泉,得泉心水两瓮给您泡茶,就当咱们一同欢聚畅饮一般。

以他们俩的智商,只要花1%的心思互相体谅,也断不会出任何岔子。胤禛的毛被摸顺了,胤祚惊恐地见他愉快地拿朱笔把“体胖”两个字圈了一下,旁边写上斗大的备注“甚好”,然后批道:“尽量发胖,愉快而回。”

这特么可是明折啊!会通传六部、记入档案、流传后世的明折啊啊啊啊!

想想康熙在世的时候,十四的军务折子上多问一句“皇阿玛安”,都会被训斥“汝之所奏冗长”,再看看当今皇上的朱批,四爷的脑残粉儿马齐也不由踟蹰着问:“六爷,照原样发吗?”

胤祚咳嗽两声,面不改色:“发,干嘛不发?”

内务府上个养狗的折子,皇帝也能洋洋洒洒唠叨个二三百字。在田文镜的公文上批“朕就是这样的汉子,就是这样的秉性”。每次他出京都会收到朱批“及早回来,朕想你了”,四哥的黑历史还少这一件吗?

喜欢清穿之德妃日常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