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 A+
所属分类:医保

飞机上,暮川与庞令行共进午餐。

坐着吃饭下面连是在一起系列 你的好长好大吃不下去
云层中百无飘渺,笼罩着众生起起伏伏的人生。

暮川喝了口香槟,笑问:“听说盛绣最近在给你张罗相亲的事情?”

庞令行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传到了暮川的耳朵里。

他有些尴尬:“是的,不过我已经拒绝了。”

暮川愉悦地勾唇:“你连20岁都不到呢,她急什么?而且你妈妈都没有着急呢,她不过是你侄媳妇的母亲,真要论起来,与你也不算真正的亲戚,而且你与她是平辈的。”

庞令行总觉得暮川这是在敲打他。他思忖了半秒,一边切着牛排,一边淡定地回答:“是的,我如今已经姓庞了,我母亲也另加他人,不再是李家的媳妇了,我如今跟李家没什么关系。不过,当初是阿哲将




我引荐给殿下的,盛绣女士热情地来找我谈,看在阿哲情分上,我礼貌地与她寒暄了两句,也是维持表面上的和气。”暮川满意地点了点头:“是的,就算拒绝对方,也要维持面上的和气,官场如商场,最忌讳明面上得罪谁。不过巴干达快离京了,阿哲他呢,有他的优点,但是缺点也很明

显,不然也不会一波三折、起起伏伏的。而你遗传了你母亲的沉稳与细致,行事风格与他完全不同,往后可以一起共事的机会也不大。”

庞令行微微惊讶:“殿下,巴干达将军要离京?”

众所周知,巴干达祖辈起就是京官。

他这个将军是世袭的,他祖上专门负责坚守首都东南西北四道城门,还负责训练御林军这些。

不过现在,高科技的安全保障系统已经可以取代人力来守卫首都边界,巴干达虽然依旧负责康京市的治安,但是只要系统还在,这个位置换了谁都是可以的。

再加上近年来,巴干达的军权已经渐渐被姜丝妤母子给架空了。

他现在就是个吃皇粮的公务员。

南英从古至今,武官都没有退休的传统,是武将,就要干到老死,保家卫国。

暮川打听到,盛绣正在不遗余力地为丈夫、为女婿拉帮结派。

当初用盛绣,也是倪暮凡想要把大部分精力放在南英中小学生的教育改革上,于是看重了盛绣的手腕,跟姜丝妤一起把盛绣提上来,分担了全国妇联上的工作。

盛绣也确实不负众望。

自她上任后,妇联这一块完全不需要姜丝妤或倪暮凡操心。

但她太有手腕了,心太大了,这辈子还没过完呢,已经为未来孙子做打算了。

暮川也派人去国外查过,那个DY的孕妇肚子里怀着的,是一对龙凤胎,刚满三个月。

小子孺如今成了三皇孙,半年后,骁王府会赢来新的世子与小郡主。

暮川现在如果不将巴干达与李昊哲的势力扼制住,那两年后赞誉与暮寒回来,哪里还有什么立足之地?暮川认真道:“嗯,岭北省总军区现在群能无首,老首长尽忠职守到87岁,不久前喜丧了。岭北近年来发展缓慢,经济一直在拖全国后腿,当地百姓也性情刁蛮,贫富差距巨大。绾绾之前为了带动岭北的经济,看重当地冬季漫长且寒冷,想要建造类似中国雪村这样的旅游渡假区,可是南英自己的土地,被子民大面积非法占用,拆迁尤其困难,经济带不动,百姓贫富差距大,就很容易有冲突。而岭北又是南英的北大门,对南英非常重要,我准备让巴干达将军过去,利用军方的力量,协助当地官方治理岭北

,尽快完成乡镇拆迁与经济化商业建造。”庞令行温声道:“北域风光,冰清玉洁,我曾有幸去过中国东北,看过千树万树挂着晶莹剔透的冰凌,美如幻境。如果岭北省也能抄一抄中国东北的旅行作业,我相信经济

效益一定会带动起来的。”

暮川:“正是。”

而此刻,正陪着李斌在阳台上喝酒的李昊哲,忽然接到了巴干达打过来的电话。

南英这会儿还是下午三点,巴干达也是刚从姜丝妤的办公室走出来。

这个调令来的太突然,让巴干达措手不及,也让盛绣彻底崩溃!

她现在面临两个选择:要么辞职,陪着巴干达去岭北;要么跟巴干达两地分居,要不了多久这男人老毛病犯了,再在岭北娶两个小妾。

而巴干达想不到盛绣想的。

女婿接了电话,他马上就道:“阿哲,我刚从陛下御书房出来。岭北那边……”将事情的原委说明后,他又道:“陛下说了,她最看好你,想让你过去。但又觉得岭北一事不是一朝一夕能达成,你若是去了,未来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重回康京,又或

者,你子孙后代都在那边都回不来了。她思虑再三,让我选,我留你就走,我走你就留。唉,我只能选我自己去了。”

巴干达还是很清楚的,女婿不能离开首都。

女婿是亲王,离开首都太可惜了!

而且岭北冬日里零下二三十度,车都开不了,每年冬天都有人喝醉了倒地不起,第二天被发现在街上冻死的新闻。

他舍不得宝贝女儿巴真去受苦,而且,那一对龙凤胎半年后就要出生了,肯定要抱回来养大的,那也是他的外孙跟孙女,他哪里能让孩子们都去遭那份罪?

李昊哲惊呆了:“您去?”

巴干达无奈:“我调令都拿手里了。那不然你去?”

李昊哲:“岭北的问题一直是南英的顽疾,怎么忽然就想着要解决了?”

巴干达笑笑:“岭北呢,是难治理,但是不能因为难,就一直置之不理。陛下还是很信任我的,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还给我涨了三倍的俸禄。”

这通电话,让李昊哲整个人都慌了起来。

他现在没有任何职务,顶着亲王的虚名,没有实权,就像纸糊的一样不堪一击。

而唯一能帮衬他的岳父岳母,又要去那么那么远的地方。“爷爷,”李昊哲望着刚刚哭完、眼眶还红彤彤的李斌,也跟着哭了起来:“爷爷,我在南英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我以后,孤掌难鸣了,呜呜呜……”

“这确实是你的弱点,但是你要清楚,龙后这些年嚣张跋扈,得罪了不少人,而且龙皇早已经厌倦她了,她之所以现在还立于不败之地,大概就是她背后的水巨蛇一族了。

”叶皓轩淡淡的说。

“但这就是最大的原因,除非水巨蛇一族倒了,否则的话龙后永远都不会倒。”郁妃摇头。“那也未必,当年龙皇之所以立她为后,那是因为当年龙皇势单力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叶皓轩道:“龙皇的实力,已经不需要水巨蛇一族的支持了,所以她是一个随时

都可以被抛弃的棋子。”

“可是龙皇为什么要抛弃她?”郁妃不解。

“这就要看你了。”叶皓轩微微一笑道:“斗争是你们女人最擅长的东西,龙皇现在本身就厌倦她,如果你在助推一把,那她的地位就岌岌可危。”

“真的可以这样吗?”郁妃两眼中的精光微微一闪。

“我觉的是可以的。”叶皓轩微微一笑道:“郁妃,我觉的你可以试一试,就算是为了自己的未来,你也能拼一把。”

“如果失败了呢?”郁妃盯着叶皓轩,她在看叶皓轩的表情,她必须辩认清楚叶皓轩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但是她不管怎么看,叶皓轩的表情都始终看起来十分纯真,让她挑不出来一点毛病来,她的神色不由得有些犹豫了起来。

确实,她在龙皇跟前伺候的日子已经不少了,可以说她的地位,几乎是无人能替代的。

但因为她确实没有办法让自己的地位在提升一点了,毕竟她除了一身美貌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后台背景,但是龙后不一样,她背后有水巨蛇一族支持。

现在虽然龙皇已经不需要水巨蛇一族支持,但毕竟那一族也是让他忌惮的存在,所以她如果不为自己想想,是真的有可能一辈子都出不了头的。“郁妃,你好好的想想吧。”叶皓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你清楚的,只要有龙后在,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出得了头的,而你只要迈出了那一步,以后所有的一切就顺理成

章了。”

“而且龙后现在已经明摆着要向你下手了,你觉的自己一味的忍让躲闪,还有用吗?她早已经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了啊。”叶皓轩苦口婆心的说。

郁妃不知道怎么回答叶皓轩的话,论心机手段,她可是一点也不比龙后差,但是背后的支持她不比龙后差远了,毕竟她是孤身一人,而龙后则有一大族的人支持的。




“你放心,就算是真的你拼不过他们,也无所谓,因为你背后有龙皇。”叶皓轩一看她的表情松动了,便继续游说道:“不管怎么样,龙皇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因为龙皇也和你一样,极度讨厌龙后,你也清楚,龙皇最喜欢的女人,其实就是死在龙后手里的。”

“这些年来因为水巨蛇一族的事情,所以龙皇对于这件事情闭口不谈,但龙后也是一个骄傲的人,为了前程而牺牲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他的内心也一定很痛苦吧。”

“过去的那些年他之所以隐忍,那是因为他需要支持,但是现在的龙皇羽翼已满,你只要在一边侧敲旁击,一定会在他心里扎下一颗钉子的。”叶皓轩道。




“这颗钉子虽然一时半会儿要不了龙后的命,但她的命,已经是悬在一线了,这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爆炸开来。”

郁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承认,她确实是心动了,而且叶皓轩所说的话也有理有据,她根本无从反驳。

她犹豫在三,然后微微的一点头道:“那好,这件事情我回去考虑一下,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规避龙后对我的毒害。”“眼前这才是最重要的,我和龙皇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子嗣,这幕后一直是她在搞鬼,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郁妃咬牙切齿的说:“叶皓轩,你愿意支持我吗?

”“刚才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对娘娘说了。”叶皓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所以我不支持您,又能支持谁呢?请娘娘放心,以后我就是龙后身边的钉子,她的动向,我会随

时向你报告的。”“那就好,叶皓轩……”郁妃怔了良久,她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说真的,这个龙府之中,这些年能让我信任的人不多,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对你如此信任。”

有了南衣打头阵,其他两个人也就不再倔强的坚持。

在吸血鬼一族里,纯正高贵的王脉血统就是天,是从骨子里压制一切的逆天存在。

三南侍者不过算是‘奴’而已,哪里能够与天生帝王相抗衡?不被碾压成骨头沫沫已经幸运了。

直到这时,暮离才开口说道:“荼荼,我不舒服。”

倘若论起曲线救国,暮离自称是一把好手。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转移赢荼的注意力?

自然是以她为引。

在这一点上,暮离还是很有自信的。

果然,赢荼一听暮离不舒服顿时就收了威压,几乎一秒而至,担心地问:“哪里不舒服?”

“我头晕。”暮离伸手去揽赢荼的手,试图靠着赢荼的臂弯。

她是坐着的姿势,自然比不上赢荼站着高。

赢荼立刻坐下,让暮离在他的怀里寻一个舒服的姿势,询问道:“好一点了吗?”

暮离的下巴抵在赢荼的肩头,正好看向跪在地上的三南侍者,她用口型比了一个字‘走’,同时,又用手悄悄地挥了挥,示意三南侍者赶紧退下。

赢荼眼底余光一凛,透着冷意。

他就知道暮离是个会耍心思的。

不过,看在暮离这么主动靠近他的份上,几个侍者算什么?便是全天下,他也会拱手相让。

三南侍者快速开溜,在地面上留下几滩深暗的血迹。

暮离皱眉,假意怒了几分:“都怪你,还得重新翻修地面。”

对此,赢荼也有话说,满心的委屈:“看着她们质疑我,你连句话都不说?”

他还等着暮离给他找场子呢,结果,人家压根儿就没想管。

瞧瞧,还是他自作多情了不是?

暮离一下子就乐了,开起玩笑:“我是给你表现的机会,本爵替你立威和你亲自立威,效果能一样?小东西,莫要不识好人心。”

三南侍者是她的心腹,从来都只听从她的吩咐。

今日,暮离默许赢荼来这么一遭,便是间接告诉人,她,银日女帝,是认了这个人的,而且是赢荼趁虚而入,夺了她的权。

如此行为,相当于官宣。

“哼,就你嘴皮子厉害。”赢荼心里欢喜表面上却不显,只是看着暮离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充满了浓烈的喜欢。

果不其然,三南侍者一出了书房,就立刻在她们的小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吼吼吼!好嗨呦。赢主子终于成功破防了。

随着各种物资抵达四城,远渡也送来了二十个类似手机却又不是手机的通讯设备。

这种设备能够存于没有任何网络信号的血族四城,是特别先进的东西,价格不菲。

暮离把通讯设备依次发下去,示意众人谨慎一点,小心使用。

毕竟,这个通讯设备能够使用的前提是‘光能。’

‘破防?赢主子不是早就成为主子的人了?’最先开口询问,倍感疑惑的人是云光。

作为所有人印象里的‘头号大闲人’,云光自从边仇带着孩子来到大盘古都以后,就忙得不可开交。

平日里,她最喜欢找别人打架,可是在小宝宝的面前只有挨打的份。

好不容易有点空了,却又赶上群里冒出这么一个大瓜。

于是乎,云光一巴掌把两个娃儿拍老实了,然后就开始认真吃瓜。

下一刻,齐辛便推开了关晋的怀抱,急切的道:“关晋,我不是想掩盖什么事实,我说的都是真的,魏总真的没对我怎么样,我和他并没有发生实质的关系,因为……因为魏总……他那方面不行……”

说到最后,齐辛的嗓音如同蚊子一般,脸更加的红。

听了这话,关晋蹙了下眉头。“真的?”

齐辛点了点头。“那个魏总就是因为自己不行,所以才拼命的折磨女人,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都是苦不堪言,但是又不能明说,而且也在乎魏总给她们的钞票,所以那天他只是折磨我,让我遍体鳞伤,并没有把我怎么样,如果那天他把我怎么样了,我……我真的是活不下去了!”

说到这里,齐辛的眼眸又湿润了。

看到齐辛脆弱无助的样子,关晋又将齐辛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心疼的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

“这不怪你,怪就怪我那天为什么没有接受孙妈的好意,答应她让司机送我,还有就是我没有安全意识伸手就拦了一辆陌生的车辆,总之……我是该有此劫。”齐辛懊悔的道。

“好了,别想了,一切都过去了!”关晋拍着齐辛的后背道。

“嗯。”齐辛在关晋的怀里,重重的点了点头。

阳光透过窗纱细碎的照射进屋子,大床上依偎着两道人影,轻轻诉说着彼此的衷肠……

这天晚间,关晋一手拄着拐棍一手拉着齐辛的手步入了小铭的房间。

“小铭,写完作业了吗?”关晋望着坐在书桌前写作业的儿子问道。

小铭一回头,眼眸正好看到关晋的手拉着齐辛的手一起走了进来,不由得看呆了!

见此,齐辛的脸一红,想将自己的手从关晋的手心里抽走,可是,关晋的大手却是紧紧的握着她的手不放,没办法,齐辛只能是硬着头皮走到了儿子的面前。

“爸比,齐阿姨,你们……”小铭已经七岁了,他已经懂很多,眼神怪异的盯着关晋和齐辛。

这时候,关晋便笑道:“小铭,你不是一直都在追问爸比你麻麻什么时候回来吗?现在我告诉你,你麻麻其实早就回来了,她一直都在你身边,她就是齐阿姨!”

听到这话,小铭整个人都傻了,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上下打量了齐辛一遍,才不敢置信的问道:“爸比,你说什么?你说齐阿姨就是我麻麻?”

“对啊。赶快叫人!”关晋笑道。

下一刻,小铭站起来,走到齐辛的面前,激动的问:“齐阿姨,你是我麻麻吗?”

这时候,齐辛蹲下身子,双手握住小铭的肩膀,重重的点头笑道:“嗯。”

“麻麻!麻麻!”随后,小铭便控自不住自己的情感,一连高声叫了两声麻麻,最后扑倒在了齐辛的怀抱里。

听到这两声响亮的麻麻,齐辛抱着小铭喜极而泣。

曾几何时,她以为她再也没有听到儿子叫母亲的这一刻了,没想到她还会有这么一天,可见老天真的是待她不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