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受多攻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 A+
所属分类:医保

如果说在“盘古生物”内部要找一位拥有足够存在感、又非常少现身于公众面前的人物,绝大部分员工的答案只有一个:

大老板!

这位“盘古生物”的实际统治者对公司的日常运作几乎不插手,完全交给了董事会,只逢年过节才会通过广播系统,向员工们发表演讲,给予祝福。

要是把她当成进入“新世界”又保留着肉身的觉醒者,这一切就似乎可以解释了,非常合理。

当然,蒋白棉和商见曜对公司高层的了解依旧有限,尤其后者,也就知道经常出现于新闻里的那些,所以,他们不排除“盘古生物”还有多位类似的“新世界”层次觉醒者,只是这些人不像大老板,偶尔还会露面,刷刷存在感,他们即使醒来,也顶多见一见自身小圈子里的成员,隐蔽地处理一些事情。

听到商见曜的回答,蒋白棉下意识环顾了一圈,确认房间内没有多余的电子产品。

她表情一肃道:

“谨言慎行。”

没等商见曜回应“这不是你提出的问题吗”,蒋白棉已是笑了起来:

“这其实是好事,说明我们是有依靠的,不比别的势力差。

“我以前一直在想,大老板待在最底层,很少出来,会不会闷到,会不会感觉无聊,你想,我们在公司待久了都渴望去地表,更何况她这位应该经历过旧世界毁灭的大人物,现在看来,果然是有原因的。”

撇开对员工们的宣传不谈,出身管理层家庭的蒋白棉知道从“盘古生物”建立,或者说迁入地下大楼以来,大老板始终是那一位,从未换过。

这让她偶尔会想,是不是悄悄换过,但绝大部分人没有察觉,毕竟在克隆这项技术上,“盘古生物”是领先于其他大势力的。

要不然以大老板超过九十岁的年龄,广播里表现出来的声音不会那么磁性悦耳,这更像三十岁上下的成熟女性,如同蒋白棉的顶头上司,安全部副部长悉虞。

诚实的商见曜立刻反驳起蒋白棉的话语:

“可能她只是单纯喜欢窝在房间里玩游戏,就像小冲那样。”

“小冲也会偶尔出去散步,还骑马呢!”蒋白棉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迟疑着说道:

“公司内部进入‘新世界’的强者应该不止一位,要不然没法抗衡‘最初城’等大势力。

“而大老板应该是这里面最特殊的一位,类似小冲?”

商见曜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那她有养什么宠物……”

“我是说层次类似,不是身份。”蒋白棉无奈地叹了口气。

在她和商见曜心里,小冲的身份是“无心者之王”,是“畸变生物的奴隶主”和“灰土上的毒疮”。

没给商见曜越扯越远的机会,蒋白棉转而问道:

“你是不是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改造了自己那个房间,探索心灵走廊,实验自己的能力?”

商见曜露出惊恐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

蒋白棉“呵”了一声:

“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到!

“到时间点了!”

她端起杯子,喝了口温水,好奇问道:

“弄清楚那几个能力的极限了吗?”

在最初城等待龙悦红伤势恢复和返回“盘古生物”的途中,商见曜一直都有摸索新获得的能力,以及层次提升出现的质变,只是碍于杜衡的叮嘱,没在自己那个房间和“心灵走廊”内兴风作浪,以至于许多细节上获得的反馈不是那么准确。

商见曜点了点头,表情正经了起来:

“差不多了。

“‘思维引导’既可以用‘思维植入’的方式去做,也能以‘推理小丑’的形式完成,前提是都依赖语言,且目标听清楚了。”

蒋白棉想起吴蒙的诡异,颇感兴趣地追问道:

“也就是说,不管目标在哪里,只要听到了你那些话,都会受到影响?”

“对,这个能力的范围极限就是我声音传播距离和目标听力情况交叉的边界,并不固定。”商见曜说着说着,露出了憧憬的表情,“如果想利用电子产品提升影响范围,需要注入力量,我现在还不如吴蒙,电台广播的效果会差不少。”

“这很正常,你才刚晋升,哪能和吴蒙比?即使是被封印多年的吴蒙,也不是现在的你能够比的。”蒋白棉笑了一声,“我们以前构想的‘电信诈骗’看来有实现的基础了,也就是灰土上各种设施落后,不说有电话,能听广播的都是少数人,换做旧世界,你肯定如鱼得水。”

“是啊是啊。”不知什么时候,主导身体的变成了讨好型商见曜。

紧接着,他变得鲁莽大胆:

“如果我用小组的座机给董事会成员打电话,是不是能轻松‘说服’他们?”

“前提是他们对这种能力不了解,而且本身也不是强大的觉醒者。”蒋白棉决定制止这越来越

一受多攻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危险的讨论,她转而问道,“其他能力呢?”

商见曜无需回忆,直接说道:

“‘文学青年·矫情之人’主要质变在范围,达到了八十米。这两种能力在很多方面其实是很像的,所以能够融合,不过,它们还是存在一定的区别,‘文学青年’更偏向让对方共情或者自艾自怜,‘矫情之人’则是让目标不够理智,喜欢反着来。”

似乎怕蒋白棉不够

一受多攻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理解,他举了一个例子:

“如果我被目标击伤,躺在地上,无法动弹,‘文学青年’可以让对方回想起自己受过的伤,或者看过、听过的类似之事,从而产生共情,流下眼泪,决定放我一条生路,而‘矫情之人’更可能让他傲慢,决定好好羞辱我,不急着解决我,这样一来,我就有逃生的机会了。”

“感觉‘共情’这个词即将被你玩坏。”蒋白棉忍不住笑了一声,“那自艾自怜呢?”

商见曜认真思考了一会儿道:

“当我伤害了目标,他不试图反击,而是在那里感慨‘生而为人我很抱歉’,或者唱一些悲伤的、自己感动自己的歌,如果有烈酒,他很可能选择把自己灌醉。”

“真是,真是……”蒋白棉一时找不到语言来形容,“‘四肢动作缺失’的范围和人数呢,有什么变化?”

“一百二十米。”商见曜摩挲起下巴,叹了口气,“如果我选了‘距离提升’,范围肯定能破两百。”

在觉醒者的战斗中,距离某些时候比能力更重要。

“选择了就接受,反正后悔也没用。”蒋白棉宽慰了一句。

商见曜继续说道:

“三个能力的影响人数目前都是二十个。

“‘干扰电磁’的范围是一百二十米,以作用距离最远的那个能力计算,‘干涉物质’比较弱,只有五十米。”

“已经很强了,不愧是‘心灵走廊’层次的觉醒者。”蒋白棉以组长的姿态赞了一句。

她随即露出思索的表情:

“探索到‘心灵走廊’深处的觉醒者和一般的‘心灵走廊’层次觉醒者似乎也有本质的差别:前者的气息可以分离出来,留在‘心灵走廊’某个房间内,或者与现实某个物品结合,固定下来,成为神奇的道具,而后者办不到。

“所以,探索那些心灵房间的过程,除了能获得一些有用的道具,是否也存在淬炼自身的效果?否则不至于探索的多了,探索到深处了,本质强度就有了差别……”

“还没试过。”商见曜笑道,“反正这次没瞒公司,之后应该会获得一定的指导。”

“没试?”蒋白棉诧异了,“以你的性子,怎么忍得住?”

“人和人是不同的,每一个我都有自己的想法,有的时候必须尊重投票结果。”商见曜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蒋白棉无言以对。

这个时候,白晨和龙悦红陆续进了办公室。

分享了下刚才讨论的事情,蒋白棉对三位组员道:

“去健身锻炼,调整身体状况吧。

“还有,回头记得都理个发,清爽一点比较好。”

“是,组长!”商见曜的回应一如既往,没有一丝丝改变。

龙悦红和白晨同声做出了类似的回答。

进了训练房,商见曜瞥了龙悦湖一眼,单手做起了俯卧撑:

“来比一比。”

龙悦红好气又好笑地挥了挥右手手臂:

“你确定要比?”

他现在都可以用一根指头倒立。

当然,必须是右手的指头。

商见曜笑着做出了回答:

“不比一下怎么坚定我们以后再弄一支机械手臂的决心?”

好强的执念啊……龙悦红忍不住咕哝了一句。

这时,白晨插言道:

“其实,我们应该有资格申请仿生智能盔甲了,不是非得要机械手臂。”

听到这句话,龙悦红眼珠微转,斟酌着问道:

“小白,你看起来很想去地表执行任务啊?

“在公司里面安安稳稳地生活不好吗?”

白晨看了他一眼,抿了下嘴唇道:

“这种安稳太脆弱了,也许下个月我就得‘无心病’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