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

  • A+
所属分类:医保

苏小小两手捧着下巴,她鼓励的看着宁陌说:“小陌陌,蛋糕又软又糯,你快尝尝。”

宁陌看着苏小小期待的眼神,依言拿着小勺子送了一小块儿进嘴巴。

“好吃吗?”苏小小期待的问。

宁陌吃的嘴巴一鼓一鼓,冷冷的面庞上竟透着几分可爱。

“好不好吃?”苏小小又问。

宁陌没说话,他伸手拿过白手绢擦了下嘴巴,随后把小蛋糕推到苏小小那边。

苏小小失落的很:“不好吃吗?”

看着眼前的草莓芒果蛋糕,苏小小沉默着一口一口把蛋糕送进嘴巴。

直到把面前的碟子刮得干干净净。

吃完以后,苏小小趴在小桌子上休息。

很快,孙老师走进来招呼大家午睡。

所有的小朋友都躺在小床上。

苏小小默不作声的爬了上去,跟以往不同,这一回她没有甜甜的对宁陌说“午安”。

对面的那张床上,宁陌四肢摊开,只是不久后,他的身体上浮出一层细密的小红疙瘩。

从脸侧脖子,蔓延至全身。

宁陌抿紧嘴巴一声不吭。

一个小时过后,孙老师叫醒大家。

苏小小缓缓睁眼,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她转过身子,紧盯着对面那张床。

视线落定后,苏小小尖叫一声。

“小陌陌你的脸!”

孙老师下意识转过身,宁陌脸也红脖子也红,一串又一串细密的小疙瘩看着渗人。

方才他身上奇痒,宁陌没忍住,伸手挠了好几下。

脖颈侧和前胸都是抓痕。

苏小小从床上跳下来,紧跟着爬上宁陌的床,不顾宁陌的挣扎将对方的衣服扒开。

果然,衣物下的皮肤泛着红也起了不少小疙瘩。

“你过敏了!”苏小小和孙老师一起喊。

宁陌下意识还要挠,却被苏小小一下子按住手。

“快送医院!”苏小小急的大喊一声。

急救车来的很快,看着宁沫躺在担架床上,苏小小的眼泪跟珍珠似的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吃芒果的。”

“小陌陌,你快醒醒啊。”

芒果过敏人会怎么样?

会死吗?

她又看了一眼宁陌,宁陌的病情更严重了。红斑从下巴爬到额头,眼眶周围又红又肿,宁陌的嘴巴也肿的凸起来。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声盈满整间救护车。

“小陌陌,你怎么了?”苏小小着急忙慌的喊急救医生,医生把苏小小抱到一边,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给宁陌抹擦身体。

嗅到刺鼻的药味儿,苏小小的眼睛就跟受了刺激似的,泪珠滚的更凶了。

“该怎么办呀?”

眼下宁陌明显出现呼吸不畅的症状,隔着口罩,苏小小都能看得出医生的紧张。

“还有多久到医院?”孙老师问道。

“马上就到了,你先别着急,赶紧给孩子的家长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

芒果过敏可大可小,轻者只是皮肤出现红斑疱疹,重者极有可能出现过敏性休克。

孙老师也慌的不行。

“我打,我马上就打电话。”

急救车上乱成一团,苏小小抓着宁陌的手,哭的快要昏厥过去。

“小陌陌,你一定要撑住。”

“我还等着听你跟我说话,陪我玩儿呢。”

“对,多跟他说话,让他保持清醒。”急救医生说。

苏小小赶紧擦干净眼泪,一边哽咽着一边说:“小陌陌别睡,你要是睡了,我以后就不理你了。”

宁陌的眼睛肿的睁不开,听到苏小小撂下的这句喊话,他还是勉强的睁开眼,只是目光稀疏,眼皮也只撑开一条缝。

见宁陌状态凄惨,苏小小着实没忍住哭腔,她哇的一声哭出来。

就好像是闯了祸的熊孩子,孙老师怎么哄得不好。

似乎感受到苏小小的委屈。

宁陌抿了抿嘴巴,却一个字都没发出来。

孙老师说:“小小,你先别自责,你事先不是也不清楚吗?”

孙老师不安慰还好,她一开口苏小小这颗炸弹又炸开了。

只能催促司机:“什么时候能到医院?麻烦能快些吗?”

司机被苏小小的哭声吵得头痛。

“能让小朋友安静一些吗?”

苏小小赶紧捂住嘴巴,哭泣声止在唇边。

她的声音听起来极压抑,宁陌又抿了抿嘴巴。

嘴唇上传来一阵辣痛。

宁陌动动手指,轻轻碰了下苏小小的裙子。

可苏小小没察觉到,依旧抽泣不停。

很快,苏小小的眼睛几乎跟宁陌一样肿。

孙老师抚慰的拍了拍苏小小的后背。

“小小,别哭了。”

“孙老师,都是我的错。”苏小小说着更是伤心,小嘴拉的更低。

老师见此原本就快炸开的脑袋更痛了。

“没,事。”宁陌强撑着说。

苏小小打了个大大的哭嗝:“小陌陌你醒了?”

急救医生在一边坐着,闻言满头黑线。

芒果过敏而已,怎么看着像是生离死别似的。

“小陌陌,你先别说话,保存体力,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苏小小话音落下,车子骤然停住。

宁陌被送进急诊室,苏小小仰着头,呆呆的望着“手术中”那三个红字。

“小小你先在这里呆着,我给宁陌爸妈打电话,不要乱跑知道吗?”

苏小小重重点头,还催促老师赶紧去。

盯的太过认真,原本肿胀的眼球更是酸痛。

苏小小揉了两下眼,她眨眨眼皮,再一抬眸,手术灯绿了,急诊室的大门骤然打开,宁陌被推了出来。

“医生,小陌陌怎么样了?他还好吗?”苏小小急切地问。

医生听到喊声到处寻人,还是他衣角被扯了两下,医生才反应过来。

“小朋友,你跟这个小朋友什么关系呀?你们父母呢?”

“医生,小陌陌到底怎么样了?你快告诉我!”

苏小小不罢休的继续问,医生无奈的说:“病人目前状态良好。我们已经给他用炉甘石洗剂治疗过,等他醒来吃点氯雷他定片。”

什么炉甘石洗剂、氯雷他定片,苏小小满脑袋问号。

难道小陌陌的病情很严重吗?

苏小小愣神的功夫,医生和护士合力将宁陌推进病房。

苏小小着急忙慌的跑过去,可她的腿太短了,苏小小恨不得自己就像章鱼那般,瞬间再生出六条来。

等到苏小小跑到病房医生护士鱼贯而出。

苏小小艰难的爬到凳子上,眼都不错的盯着病床上的宁陌。

她嘴巴瘪了瘪,一丝哭音溢出嘴角。

“小陌陌,都怪我!”

尽管心中难过,可她还是尽量压低哭声,不打扰宁陌休息。

眼皮肿,眼球痛,再加上泪水的浇灌,苏小小只觉得眼前模糊一片,几乎看不清床上的人。

“小陌陌……”她不知道喊了多少声,可床上的人一动不动的。

苏小小努力探出手,她伸出小拇指勾住宁陌的指头。

“小陌陌,你不要死啊,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

可没等到宁陌睁开眼皮,苏小小自己倒先陷进回忆中。

她清楚的记得,也是前世,那时候的她在读小学,胡思雨升职,作为她的下属,苏正国也带着她去了。

那时候的西餐还不像现在这般普及,那种稀奇东西,也只有富贵人家才吃得起。

可胡思雨大方,给宾客们准备的饭后甜品正是芒果布丁,还特意从西餐店里请来大厨制作。

苏小小也跟诸多小朋友们一样,捧着芒果布丁吃的跟个小花猫似的。

那时的宁陌自闭症比现在还要严重,他一个人缩在背光的角落,苏小小一时心软,拿着自己的那只布丁朝宁陌递了过去。

“你怎么不吃啊?大家都说小点心可好吃了。”苏小小夸赞道。

可宁陌低垂着头,一句未言。

“小小你管他干什么呀,宁陌是个小怪物,他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跟我们玩儿,你别上赶着找没趣了,我们去那边玩儿吧。”一个穿着粉裙子的小姑娘跑过来说。

“胡说什么呢,宁陌不是小怪物。”

好似听到这句话,宁陌缓缓抬头。

苏小小索性将手中布丁放进宁陌掌心,眉眼弯弯。

“你快尝尝,我不骗你,味道真的不错。”

从来不肯轻易尝试新食物的宁陌,这一刻却忽然很想知道这个带着温暖的小姑娘说的话是否是真的。

他拿起小勺,在布丁边缘咬了一口。

“怎么样?”苏小小满脸惊喜。

宁陌忽然蹙起眉,片刻功夫,他猛的站起来,背对着苏小小朝远处跑去。

苏小小探出一只手,却只抓住虚空!

“你跑什么呀!喂!”

“好了小小,你别管他了,咱们去玩儿吧。”到最后,苏小小还是被粉裙子小女孩拉走了。

第二天是周一,苏小小背着小包包去上学。

她不经意的望了一眼宁陌的位置,那里空空荡荡的。

宁陌一整天都没来。

“小小,你老盯着宁陌的方向干什么?”

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

“我没有啊,对了,宁陌今天为什么没来呀?”

“我也不知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人家家里有钱,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喽。”小男孩阴阳怪气的说。

苏小小一脸的若有所思,她去问孙老师,孙老师也说不知道。

“难道真的只是他不想来幼儿园吗?”

那时候的苏小小想着。

现在想来,宁陌是因为吃了芒果布丁生病了吧。

苏小小努力咬紧牙关,把哭腔逼了回去。

她没有脸哭,宁陌才更要哭呢!

“咔嚓”一声,病房的门打开,苏小小扭过头,宁父宁母结伴走进来。

“宁叔叔,胡阿姨,小陌陌他……”压抑不住的哭声骤然爆发。

胡思雨眼皮一跳。

“小小,陌陌他到底怎么样了?”

苏小小嘤嘤哭泣着。

胡思雨猛然后退一步,撞在丈夫的胸口上。

“陌陌他该不会……”胡思雨眼前一白,宁渊赶紧扶住妻子。

他强自镇定的说:“别胡说八道,陌陌他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

“宁叔叔,胡阿姨……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给小陌陌吃芒果。”

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滚,“啪嗒”一下砸在地上。

胡思雨推了下丈夫:“你快去,快去问问主治医生,陌陌到底怎么样了?”

胡思雨面孔惨白,宁渊赶紧把妻子扶到椅子上坐着,自己则匆匆来到主治医生办公室。

问清楚以后,宁渊重重地喘了口粗气,他转身回到病房,胡思雨已经坐在床前,满心满眼都是儿子。

“陌陌到底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儿子没事。”

闹了个大乌龙,宁渊也很是无奈。

“宁叔叔,可是刚才医生说……”

苏小小一时震惊,哭都忘了。

“小小你别担心了,陌陌没事,他身体好着呢。”

宁渊只以为苏小小年纪太小,误会了医生的话。

胡思雨也喘了口气。

她默默念叨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苏小小的两只小手交握在胸前,她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宁叔叔,陌陌真的没事吗?”

宁渊蹲下身子,努力柔下声音说:“小小,陌陌真的没事,你看看陌陌,他脸上的红肿是不是一点点都消了?”

苏小小定睛一看,果然,刚才还肿得像个红薯的宁陌,现在已经露出原本的俊秀面容。

苏小小一脸神奇,宁父轻笑一声。

“小小,你别太紧张了。”

胡思雨也看出苏小小浑身紧绷,她岔开话题说:“小小,就你一个人在这里陪着?”

苏小小摇头:“孙老师也在,她有事先出去了,待会儿回来。”

胡思雨也只是随口一问,听到苏小小的解释后,见苏小小状态恢复正常,她便又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儿子。

“宁渊,医生刚才怎么说的?”胡思雨问。

苏小小回答:“医生刚才说小陌陌芒果过敏,已经给他用药剂擦了身体,也给开了药。”

宁渊轻点了下头,表示苏小小说的对。

“陌陌芒果过敏?”胡思雨后知后觉的问。

“宁叔叔,胡阿姨,你们不知道吗?”

夫妻俩对视一眼,一块摇头。

他们俩如果知道,又怎么会不叮嘱孙老师?

“宁爸爸宁妈妈,你们过来了。”孙老师手上拿着宁陌的化验单子说。

“孙老师,多谢您了。”

孙老师笑了笑:“是小小最新发现的,你们该谢谢她。”

苏小小连连摆手:“不用谢我,是我给了小陌陌芒果吃,才害得他生病,我是罪人。”

孙老师无奈的摊了摊手。

“自从陌陌过敏以后,小小很是自责,就像现在这样。”

胡思雨听了眉头一皱,她转身把苏小小抱起来。

“小小,不是你的错,我跟他爸爸都不知道陌陌吃不了芒果,你又怎么知道呢?说起来还是我跟他爸罪孽深重。”

陌陌都四岁了,他们竟然连孩子不能吃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俩枉为人父人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