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 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免费

  • A+
所属分类:医保

  天洲市西郊废弃的工厂里,戴伊伊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

  每一天,绑匪都会切掉她的一根脚趾寄回戴家。

  七天了,戴家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戴伊伊心灰意冷,但她还是愿意相信,家里人不会扔下她不管。

  突然脚步声响起。

  她眼前一亮,小心翼翼的问道:“是来救我的人吗?”

  回答她的却是一阵冷笑。

  “救你?别做梦了,戴伊伊,你觉得这条贱命值十亿吗?”

  这声音,是戴美凌?!

  既然不是救她的,那肯定就是害她的。

  戴伊伊质问道:“你跟他们是一伙的?戴家对你有养育之恩,你这么做对得起戴家吗?”

  戴美凌却像是听到好笑的事情,大笑起来。

  “戴家?哈哈哈哈,你还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除了那个老头子,还有谁拿你当戴家人?”

  “忘了跟你说,老头子昨天晚上就断气了。”

  “你说什么!”

  “这么吃惊做什么?老东西早该死了。我在戴家待了这么多年,他竟然一点旧情都不念!就因为我不是亲生的,就一点股份都不给我。我拿着你那几根脚趾给他看,他竟然直接中风了。昨天晚上我去医院拔了他的氧气管,亲眼看着他断气的。”

  戴美凌说的风轻云淡,拔氧气管就跟拔手机充电器一样轻松。

  戴伊伊怒不可遏,“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奈何几天不吃不喝体力太弱,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老头子的死,说到底全都要怪你。你就在你的垃圾堆你呆着多好,偏要回来讨人嫌,难道你看不出来爸妈和昱衡都讨厌你吗?”

  戴伊伊七岁那年走丢了,戴家父母痛失爱女无法接受,就抱养了一个女孩回来,就是戴美凌。

  五年前,机缘巧合之下戴伊伊被戴家认了回来,但是他们并没有因此就抛弃戴美凌,而是让两个女孩当成姐妹来相处。

  她从小在贫民窟长大,根本不懂贵族礼仪,因此爸爸妈妈都嫌弃她,不肯跟她亲近。

  而戴美凌却总在她受挫的时候,表现出跟爸妈关系很好的样子,以此来故意刺激她。

  戴伊伊不服气,心想她才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怎么会输给戴美凌?于是她处处跟戴美凌较劲,去学习那些自己根本不擅长的东西,反而出了很多丑。这也让父母更加不喜欢她。

  只有爷爷,虽然表面上对她很严厉,却是唯一一个真正把她当亲人的人。

  可现在,爷爷却被戴美凌害死了。

  看到戴伊伊痛苦落泪的模样,戴美凌痛快极了。

  “反正你都要死了,我就全都告诉你吧,爸妈打从一开始就没想着来救你,他们巴不得你被撕票呢。你身上有高价的意外险和人寿险,只要你死了,他们就能得到天价的赔偿金。”

  “还有,你死了之后,我就会跟昱衡结婚,毕竟再等下去,我的肚子就藏不住了。”

  戴伊伊再一次震惊的无以复加,就连程昱衡,也背叛了她?

  她还以为程昱衡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即使跟她结婚不是因为爱,至少也不会作出背叛的行为。

  事实证明,她看错人了。

  原来自始至终,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程昱衡,最终选择的都是戴美凌。

  她从来都没有赢过。

  可他们不爱她就罢了,为什么要这么害她!

  她好恨!

  恨不得把戴美凌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看着她充满仇恨的猩红的双眼,戴美凌莫名的有些发慌,对着手下命令道:“动手吧!”

  冰凉的刀刃划过脖颈,戴伊伊死死的瞪着充满仇恨的双眼,盯着戴美凌。

  她还没有替爷爷报仇,还没有让那些背叛她利用她的人付出代价,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怎么可以!

  浓烈的不甘像火一样燃烧,扭曲了眼前的一切……

  ——

  “啊!”

  “戴伊伊,你闹够了没有!我都已经答应跟你订婚了你还想怎么样!”

  刺耳的尖叫声,还有冷漠的斥责……

  戴伊伊的头都快炸开了,一睁眼,就看到泪眼朦胧的戴美凌,还有对她怒目而视的程昱衡。

  什么情况?

  她不是已经被杀了?

  她不动声色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大脑飞速运转,猛然反应过来,她回到了四年前,准备参加认亲宴的时候!

  一定是上天听到了她的怨恨与不甘,才给了她机会让她回来报仇的!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快点向美凌道歉,不然我就跟你解除婚约!”

  程昱衡的怒吼让她回过神来。

  解除婚约?她正求之不得呢!跟这个渣男订婚,简直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她冷笑一声,直接推开程昱衡,抓住戴美凌的头发左右开弓删了好几个耳光!

  “啊啊啊!”

  戴美凌被打懵了,也顾不得装柔弱,跳起来就往程昱衡的身后躲。

  “昱衡哥哥,你救救我!”

  这个该死的戴伊伊,竟然敢真的对她动手!

  程昱衡连忙扯开了戴伊伊,挡在戴美凌前面,怒道:“你发什么疯!”

  他本以为拿婚约做威胁戴伊伊就会乖乖道歉,却没想到她变本加厉,竟敢当着他的面打人了。

  “滚开!”

  戴伊伊双眸冷的像淬了冰一样,程昱衡被看的有些心悸。

  他没想到,一向唯唯诺诺的女人,也会露出这样狠戾的表情。

  戴美凌躲在他的身后,眼泪汪汪道:“昱衡哥哥,你不要生气,伊伊她一定是看到你这么关心我所以才生气的,她那么喜欢你……”

  “喜欢他?”戴伊伊不屑的冷嗤,“就他这熊样,我又没瞎怎么可能看上他?”

  前世的她就是脑子被门挤了,才会觉得程昱衡好。

  现在想来,她应该只是为了跟戴美凌争,她太渴望能赢,所以就把希望寄托在程昱衡的身上,但那并不是喜欢,所以在得知程昱衡的背叛时,她只有失望和恶心,并没有心痛。

  现在她清醒了,何必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把自己搭进去?

  听到戴伊伊嫌弃的话,程昱衡差点儿没气死,一个乡下来的女人,又没有上过学,他嫌弃她还来不及呢,什么时候轮到她看不上他了?

 这个女人,明明之前一个劲儿的跟在他身后讨好他,现在又说看不上他,是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果真心机深沉!

  他一脸厌恶:“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现在立刻给美凌道歉!”

  “我用得着你给我机会?道歉不可能, 而且我以后会一直针对她!”

  戴伊伊语气冷硬,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柔情蜜意。

  戴美凌哭唧唧道:“伊伊,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你是真正的戴家大小姐,我从来就没想过跟你抢什么的!”

  她眼泪汪汪的可怜极了。

  可惜现在这张脸肿的像猪头,除了滑稽只有滑稽。

  程昱衡和戴美凌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兄妹,自然不忍心看她被欺负。

  再加上戴伊伊说话确实不好听,于是他阴着脸咬牙切齿道:“戴伊伊,你真以为我不敢跟你解除婚约?”

  戴伊伊一脸无所谓道:“随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

  戴美凌心里一喜,嘴上却还十分虚伪道:“昱衡哥哥,这样不好吧,伊伊她那么喜欢你,肯定说的是气话。”

  “不用再说了!我现在就去找戴伯伯!”程昱衡冷着脸走了出去。

  他倒要看看戴伊伊这欲擒故纵能玩到什么时候。

  宴会快要开始了,造型师来给戴伊伊做造型。

  这个盛气凌人的造型师叫方静如,是戴美凌的好朋友。

  前世不仅给她设计了特别丑的造型不说,还给她穿假大牌,甚至还在她的鞋子上动了手脚,害她在宴会上跌倒,颜面尽失。

  戴伊伊拿起那条廉价的星空裙,仔细的端详。

  方静如催促道:“别看了,快点穿,一会儿还得给你做造型呢!”

  “方老师,你拿一条山寨的裙子来,是觉得戴家买不起正品吗?”

  “你胡说什么呢?这就是正品!”方静如看戴伊伊一脸好欺负的样子,睁着眼说瞎话。

  她可是知名的造型师,她都说是正品了,哪还轮得到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村姑质疑?

  却不料,戴伊伊眼神突然变得凛然,冷声嘲讽道:“这么明显的假货都看不出来,你还有脸在这个圈子混?”

  方静如被戴伊伊激怒,骂道:“就给你穿假货怎么了?我客户里穿假货的多了去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土包子一个,给你穿山寨都是抬举你!”

  戴伊伊无所谓道:“那你就当我不识抬举好吧。”

  方静如气的咬牙切齿:“爱穿不穿,不穿你可千万别后悔!”

  说完她把衣服和化妆品都拿走了,看一会戴伊伊穿什么出席宴会!

  戴伊伊冷笑,保存好刚刚偷偷录下来的小视频。

  众所周知,方静如的客户大多数都是明星,她的刚刚说的那句话信息量可太大了,发到网上一定很有趣。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必须先解决眼前的问题。

  妆发完全可以自己搞定,但是衣服鞋子是造型师准备的。

  她刚刚重生回来,也没有事先准备其他的衣服啊!

  只能找服务生帮忙了。

  还好她有随身带现金的习惯,打开门,正巧看到一个身形颀长,穿着白衬衫黑马甲的男服务生。

  她把一沓钱递过去,说道:“服务员,麻烦帮我买一件礼服和鞋子过来,越快越好,剩下的是小费。”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 学长拔出去现在上着课呢免费

  傅容深皱眉,他不过是被服务生撞到弄脏了外套,正等人给他送新外套过来呢,竟然被人当成了服务生?

  难道他看上去很像服务生吗?

  戴伊伊也愣了一下,不愧是七星级酒店,连服务生长得都这么帅这么有气质,甩开程昱衡好几条街。

  她以前果然是恋爱脑才会觉得程昱衡最帅。

  “快点,拜托了!”戴伊伊双手合十,完全没有了刚才面对方静如的盛气凌人。

  看着明艳动人的小脸上满是哀求,傅容深竟鬼使神差的问道:“尺码。”

  戴伊伊报出自己的穿衣尺码,就见到男人转身离去。

  “喂,钱还没给你……”

  只能等他回来的时候再给钱了,但是他没钱怎么买衣服?

  正在她想其他办法的时候,就听见了敲门声。

  一个穿着花哨的男人捧着装礼服的盒子,问道:“是你要的衣服?”

  戴伊伊看了看他的周围,问道:“刚刚那个服务生呢?”

  “服务生?”

  秦放差点没笑出声来,这女人竟然把傅容深当成了服务生!

  他还奇怪呢,从来不近女色的傅容深突然让他带女人的衣服过来,甚至连尺码都知道的这么详细,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憋住笑,回答道:“他去忙其他的工作了。”

  “一共多少钱?”

  “不,不用了,这是我们老板送给你的。”

  戴伊伊皱眉,“你们老板是谁?”

  话还没说完,冯丽萍就过来催了,“伊伊,宴会就要开始了,你怎么连衣服都没换?”

  看着对自己见死不救的母亲,戴伊伊心情十分复杂,她面无表情道:“我马上换。”

  在一转头,那个男人已经走远了。

  算了,既然是酒店的服务生,想找到他也不难。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套黑色的小洋装,配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跟她的头发和妆容都很搭配。

  ——

  戴美凌一直跟着程昱衡,却发现他并没有去找戴望廷。

  她着急的催促道:“昱衡哥哥,你不是说要去找我爸爸吗?”

  程昱衡心里一阵烦躁,解除婚约哪是这么简单的事?

  “美凌,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别跟着我了。”

  他的语气十分不耐烦,戴美凌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只能跺脚在原地停了下来。

  就在这时,方静如也终于找到了戴美凌,她被这肿脸吓了一跳,“美凌,你的脸怎么肿成这样?”

  戴美凌当然不会把这么丢脸的事告诉方静如,反问道:“你不是给戴伊伊设计造型呢吗?来找我干什么?”

  “她不穿我准备的衣服,还把我赶出来了!”方静如一脸气急败坏。

  “你怎么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戴美凌沉着脸斥责道。

  不能看着戴伊伊当众出丑,真是难解她心头之恨!

  方静如狗腿的说道:“你放心,我把她的礼服也拿回来了,这么短的时间她绝对找不到新的造型师。”

  一会儿戴伊伊没有礼服穿,看她要怎么出席宴会,就等着丢人现眼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