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一家四口换着做

  • A+
所属分类:医保

 戴伊伊愣了一下,没想到从这个服务生的身上,竟有种让人不得不臣服的气势。

  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笑道:“那可不行,我不参加会有很多人失望的。”

  等着看笑话的人还在外面呢,她怎么可以临阵退缩?

  傅容深十分不理解,皱眉问道:“赌气比自己的安全还重要?”

  看着男人好看的眉头都皱紧了,戴伊伊心里暖暖的。

  她的双眼闪耀着自信的光芒,“你看我像有自残倾向的人吗?”

  这个笑容太过耀眼,让傅容深也找不到继续阻止她的理由。他沉默片刻,说道:“你把马交给我。”

  戴伊伊十分放心的把牵马绳递给他。

  虽然只见过他两面,但她有种莫名的信任,这个男人肯定不会害她。

  莫博严等不到戴伊伊过来,开始四处找她。

  他今天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帮戴美凌报仇,另一个则是在她面前展现魅力。

  在他们几个朋友里,他是最擅长马术的。

  平时邀请戴美凌,她都不是很喜欢来,今天借着教训戴伊伊的理由,正好能在比赛中展现自己的实力。

  “博严,你在找伊伊吗?”戴美凌问道。

  “是啊,比赛马上开始了,也不知道她人跑到哪去了,该不会是害怕躲起来了吧?”

  “我看她就是当缩头乌龟去了。”

  “没那个本事还在那吹牛逼,就是想引人注意吧!”

  “美凌,你这个妹妹可真够丢脸的,哈哈哈哈!”

  戴美凌弱弱的说道:“伊伊只是想快点融入大家,你们别笑她了……”

  “美凌你可别帮她说话了,人家还不领请呢!”

  “不过博严可真有一套,从哪弄了这么一匹病马给她。”

  “她不上场也就没什么笑话可看了。”

  比赛开始前,有主持人给还没下注的观众介绍每位选手的“战绩”。

  所有选手中呼声最高的是莫博严,而最无人问津的,就是初次登场的戴伊伊。

  “比赛马上开始了,请七号选手立刻来赛道起点!”

  俱乐部已经放了广播催她,却还是不见她的身影出现。

  而在马厩的戴伊伊也不着急,相信那个人绝对不会让她失望的。

  等一会儿一定要跟他要个电话!

  很快,傅容深就回来了,他把缰绳交给戴伊伊,低声道:“祝你好运。”

  “嗯!”

  戴伊伊重重的点头,然后帅气的翻身骑上了马背,朝着赛场奔去。

  观众们已经等的不耐烦了,纷纷叫嚷起来。

  “别等那个7号了,反正就是个陪跑的!”

  “听都没听过的人,没人买她赢,快开始吧!”

  每位选手有多少胜率,押了多少金额都会在大屏幕上显示出来。

  而戴伊伊那一注看着都寒酸。

  “叮!!匿名会员加五百注买七号赢!”

  巨大的电子屏发出的机械声音让吵闹的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我没听错吧?有人下注押这个新人第一?”

  “还五百注,疯了吧?”

  “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

  “不对,人傻钱多也不会买五百注打水漂啊,这个7号肯定有两把刷子!我要跟注!”

  “那我也跟!”

  “我也……”

  渐渐的买戴伊伊赢得人多了起来。

  戴美凌的脸一下子拉了下来,不过等会这些人输钱了,肯定会骂死戴伊伊的。

  想到这她就高兴起来。

  就在倒计时响起的时候,戴伊伊策马奔腾,到起跑线的时候停了下来。

  这个华丽的登场一看就是个老手,能赢的几率很大。

  “不好意思啊,刚刚我发现马蹄有点问题,来晚了。”

  戴伊伊轻描淡写的对莫博严解释道。

  莫博严的脸色阴晴不定,这个女人刚才就看出来马有问题了?

  现在故意跟他说这个,是想暗示他什么?

  而观众席上的戴美凌脸已经黑的像锅底一样了。

  怎么可能?!

  戴伊伊那个乡巴佬,怎么可能会骑马?

  而她带来的那几个朋友,也都是一样吃了屎的表情。

  她们还等着看戴伊伊出丑呢,却没想到她出尽了风头。

  比赛开始的指令响起。

  戴伊伊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

  她和这匹白马配合的很好,身姿矫健,很流畅的跨过了所有的障碍。

  莫博严在后面追的很吃力,本来他还抱着一丝希望,想着戴伊伊下一秒就会出状况。

  可是戴伊伊一直都在最前面。

  他这才惊慌的发现,自己即使拼劲全力也追不上她。

  这怎么可能!

  眼看着就快到终点了,他气的咬牙切齿,拿出一个沾了麻醉针的小飞镖,朝着戴伊伊的马扔去。

  戴伊伊早就猜到他会用卑鄙手段,也预感到了危险,就拉动缰绳改变了路线,躲过了飞镖。

  莫博严大吃一惊,这女人是背后长眼睛了吗?

  观众是没有注意到莫博严的小动作,但是这一切都被摄像头录下来了。

  监控室里的傅容深眼底冰凉,这个莫博严真是既卑鄙又输不起,放任不管是不行了。

  毫无疑问,戴伊伊得了第一。

  刚刚跟注买七号赢得人全都笑开了花,而买莫博严赢得人全都骂骂咧咧的让退钱。

  当然他们不可能让俱乐部退钱,骂肯定也是骂莫博严。

  “垃圾!一个女人都赢不过!”

  “就这水准还好意思说自己是king,丢不丢人啊!”

  “把我输的钱还给我!”

  观众的谩骂声一波接着一波,直接把莫博严淹没。

  他面红耳赤,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些人,赢钱的时候高兴得很,输的时候凭什么骂人,输不起还来赌马?

  最主要的是,他想让戴美凌看见自己英姿勃发拿第一的样子,而不是此时此刻像个落水狗,被人骂的狗血淋头。

  他都不敢看戴美凌的脸,生怕从中看到失望。

  同时也很不甘心,自己竟然会输给戴伊伊这个乡巴佬!

  “你看,我就说我能得第一吧!”戴伊伊不解人意的过来炫耀。

  莫博严的脸上已经挂不住了,冷着脸理都不理她就要走。

  却没想到,广播叫住了他。

  “选手莫博严,因为比赛时企图使用卑鄙手段,被Mars俱乐部永久除名!”

  配合广播,大屏幕上,是莫博严扔飞镖的慢动作回放。

  莫博严看到自己的小动作被拍的一清二楚,震惊的长大了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不相信!

  俱乐部竟然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把他逐出俱乐部?

  要知道,他作为俱乐部的赛马选手,身上可是有合约的,怎么可以就这么轻易的说除名就除名?

  监控室里的白秩做完这一系列事情之后,小心翼翼的看向傅容深。

  毕竟是他把莫博严签下来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当然心虚了。

  白秩也没想到,傅容深竟然会对这件事的反应这么大,好像对那个7号格外的关注。

  真是稀奇,他们这位工作狂总裁,竟然也会对女人感兴趣?

  昨天他还听秦放说傅总给一个女人送衣服,他还表示怀疑呢,现在想来,这个7号,该不会就是秦放说的女人吧?

  他很想八卦一下,但是又不敢问。

  此时的莫博严还不愿意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在场上吵着闹着要见白老板。

  白秩是这个俱乐部的名义老板,平时有什么大事小事都是他来处理。

  戴伊伊看不下去这人死缠烂打的样子,走过去一脸鄙夷道:“我要是你,早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哪还有脸在这大呼小叫的?”

  莫博严本来就一肚子怨恨呢,戴伊伊又跟他被除名脱不了干系,现在被这么以刺激,他就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抬手就要打戴伊伊,嘴里还破口大骂道:“你这个贱人,全都是因为你,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

  就在所有人都在替戴伊伊担心的时候,她抓住莫博严,给了他一记漂亮的过肩摔。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莫博严,一脸讥讽:“你不要脸的程度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观众席上响起一阵阵欢呼。

  “女侠,摔得漂亮!”

  “这种卑鄙小人就是欠教训!”

  “呜呜我本来是博严哥哥的粉丝,但是这个七号的小姐姐也太帅了吧?”

  现场观众大多数都是赌马的老油条,但也有很多冲着莫博严来的小女生。

  现在莫博严翻车了,他们又迷上了戴伊伊。

  戴美凌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程这样,听着越来越多人为戴伊伊欢呼,她恨的咬牙切齿。

  为什么戴伊伊没有狼狈的从马上摔下去?她什么时候学会骑马的?

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一家四口换着做

  没想到下一秒,戴伊伊的眼神就看了过来。

  她心里一慌,也不知道忙乱中有没有隐藏好表情。

  戴伊伊似笑非笑的看着观众席上的戴美凌,想必她这个姐姐没看到预想中的场面,一定很失望。

  现在她没有时间管戴美凌,现在她更想找到刚刚帮她的那个男人。

  那人帮过她两次了,她却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刚要走,就被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拦住了。

  “小姐,请稍等一下。”

  这时被摔在地上呲牙咧嘴的莫博严看到来人,一下子来了精神,说道:“白老板,刚刚说我被除名的事,是误会对不对?我们之间可是签了合同的!”

  白秩面无表情,语气冷漠道:“合同里也明确说了,不许有违法规定的行为,莫先生,你违约了,我们俱乐部会向你索要违约金的。”

  莫博严怒道:“她又没怎么样,你们至于这么赶尽杀绝吗?你可别忘了,我是莫家的人,不想得罪莫家的话,俱乐部必须把刚刚的事情给我一个解释!”

  白秩听完直接笑了,一个小小的莫家,也敢这么大的口气?

  “且不说你是个私生子,就算你们莫家家主来了,这件事也不会有任何的转机。”

  这话说的让莫博严无地自容,他最介意的就是自己私生子的身份,现在被人当众说出来,比被除名还让他难受。

  戴伊伊忍不住看了白秩一眼。

  从两人的对话中,她已经知道这人就是俱乐部的老板,虽然不知道他叫住她有什么事,可她有种预感,不赶紧去马厩,那个男人又会消失不见的。

  她刚想说自己要先走,白秩的视线就对上她的,“不要着急,我这边马上就好。”

  戴伊伊只能继续等。

  白秩让保安把莫博严带出去,然后就彬彬有礼的邀请她上车。

  这样也好,她正好可以跟这里的老板打听那个男人的事。

  那男人气度不凡,辗转各个场所打工,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如果有她能帮的上忙的地方就好了。

  他们刚要走,程昱衡就拉着戴美凌跑了过来。

  他皱眉问道:“你们要去哪?” 

  “跟你有关系吗?”戴伊伊看到他这张脸就觉得恶心,说话也没有好语气。

  “戴伊伊,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自己怎么闯祸丢人我不管,可你现在是戴家人,就不能为戴家想想吗?” 

  程昱衡这爹味十足的说教差点儿把戴伊伊恶心吐了,她理也不理要上车。

  却没想到,这个不要命的竟然拉住了她的手腕。

  戴伊伊面无表情,语气冰凉:“放手。”

  这人,真以为她不敢动手是不是?

  程昱衡咬牙道:“我答应过爷爷,不会放着你不管,你现在就跟我走。”

  听到爷爷,戴伊伊的心里软了一下,随即而来的,是更深的悲哀与嘲讽。

  现在他嘴上说的好听,可在她前世绑架被杀害的时候,他可早就把答应爷爷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

  戴美凌在旁边带着哭腔说道:“伊伊,你今天真的太过分了,博严他好心邀请你来玩,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你这简直就是恩将仇报!”

  反正程昱衡刚来,也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她正好趁机再黑一把戴伊伊。

  程昱衡一听,立刻对戴伊伊怒目而视,这女人果然又搞事情了!

  “你现在就跟我回去!去给人家道歉!”

  白秩在旁边都听不下去了,他用力推开了程昱衡,冷声道:“莫博严蓄意谋杀未遂,你让她去道歉?”

  “你说什么?”

  程昱衡有点懵,他也是Mars俱乐部的会员,也见过白秩几次 ,所以很清楚白秩不会乱说话。

  戴美凌脸色有点难看,说道:“一个玩笑而已,说成蓄意谋杀也太夸大了吧?”

  “我有没有夸大长了眼睛的都看的一清二楚。”

  言外之意就是戴美凌眼瞎,不然就是睁眼说瞎话。

  戴美凌一阵难堪,以前从来都没有人用这么恶劣的态度对她说话。

  都怪戴伊伊,她一出现什么都 变了!

  “别管他们了,我们走吧。”戴伊伊真的懒得跟这俩人耗,直接就上车关上了车门。

  白秩也懒得管别人的家务事,也上车吩咐司机回去。

  看到戴伊伊和别的男人走的那么干脆,程昱衡的眼底一片阴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