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去世了爸爸憋死了难受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

  • A+
所属分类:医保 医保卡

 “美凌,他说的蓄意谋杀是怎么回事?”程昱衡脸色难看的问道。

  戴美凌一脸委屈,说道:“就是一个小玩笑而已,博严都已经让着伊伊赢了比赛,可她却反过来抹黑博严!”

  其实她很不愿意让程昱衡知道戴伊伊赢了比赛,但这种事瞒也瞒不住,还不如她先给程昱衡一种印象,让他觉得戴伊伊赢的有水分。

  “你说她赢了比赛?第一名?”

  程昱衡十分吃惊,在他看来,戴伊伊就是个啥也不会的乡下妹,没想到,她第一次来就赢了比赛?

  就算是莫博严放水,能赢过其他的选手也很了不起了。

  看到程昱衡眼底的不可置信,还有难以察觉的惊艳,都让戴美凌恨的像心被蚂蚁啃噬一样。

  她不情不愿的点点头,重复道:“博严真的太可怜了,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让白老板这么护着她。”

  听戴美凌这么说,程昱衡的脸上掠过一丝阴霾。

  想起昨天的宴会上,戴伊伊四处勾搭男人的样子,他就感到一阵厌恶。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是不管到了哪里都不安分!

  迫不及待的跟他解除婚约,难道就是为了来诱惑其他的男人?

  戴伊伊压根儿就不在意自己被程昱衡揣测成什么鬼样子,她满脑子都是找到刚才帮她的男人。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不赶快找到他,那人又会像昨天一样消失不见。

  她先是客气的对白秩道谢:“刚才真的谢谢白老板出手相助了。”

  白秩一想到这是傅容深关注的女人,听她叫自己白老板就一阵别扭,说道:“你别叫我白老板,叫我名字就行。”

  戴伊伊只当他是客套,问道:“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白秩其实是想成人之美,既然傅容深那么在意这个女人,他就做个好人,帮他把人送过去。

  当然他不会直接跟戴伊伊说,把她吓跑就不好了。

  于是他随口说道:“没什么事,就是刚才那种情况怕你有麻烦,所以想着顺便带你出来。”

  “对了白老板,我能打听个人吗?”戴伊伊问道:“你们这里是不是新来了一个个子很高,身材很好,长得特别帅的工作人员,比赛之前还在马厩喂马来着。”

  比赛之前,傅容深似乎去马厩喂过他的闪电……

  白秩突然感到一阵窒息,个子高,身材好,长得帅,这说的不就是傅容深吗?

  但是正常人不会把傅容深当成来打工的吧?

  他不露痕迹的反问道:“你找他有事?”

  “因为他帮了我两次,所以我想当面谢谢他。”

  果然,这个女人就是秦放说的那个!

  白秩的八卦之魂燃烧起来,说道:“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他。”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傅容深见到人的反应了。

  戴伊伊惊喜道:“真的吗?太感谢了!”

  可惜的是,此时的傅容深突然接到助理打来的电话,匆匆的离开了。

  等白秩带着戴伊伊回来的时候,早已经人去楼空。

  白秩尴尬的说道:“我才想起来,他刚才已经下班回家了。”

  戴伊伊有些失望,思虑再三,才开口问道:“他在这里打工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没有傅容深的允许,白秩也不敢乱说话,他十分模糊的说道:“员工的隐私我也不好跟你透露,只听说他爸爸在外面有个私生子,现在那个私生子被接回去了,他反而被逐出了家门。”

  ……

  说好的不透露隐私呢?

  不过这倒是让戴伊伊十分的感同身受。

  她们家也是如此,比起自己这个亲生女儿,他们却更在意戴美凌那个养女。前世她到死都想不出原因,现在她已经不想知道了。

  她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白秩,说道:“如果他再来上班,可以联系我吗?我真的很想报答他。”

  白秩爽快的答应,并建议戴伊伊跟俱乐部签约。

  “我看你马术很厉害,在我们这当选手,时间自由,酬劳也很高,而且还能跟那个人当同事,正好可以报恩。怎么样?要不要来?”

  戴伊伊有些心动,问道:“可以不对外宣布我的身份吗?”

  白秩不解:“为什么?很多人都以能跟我们签约为荣呢,那个莫博严就是。”

  “我家里也有点情况,所以……”

  主要是不想让戴美凌他们知道,到时候三天两头来这里搞事情,谁能受得了?

  “理解理解,只要你签约,用假名字也可以的。” 

  就这样,戴伊伊找到了一份“兼职”,也算是给自己留一点筹码。

  谈完之后,戴伊伊才发现戴美凌一行人已经先回去了。

  她回绝了白秩要送她的好意,自己打车回家了。

  却没想到一回家,等待她的就是三堂会审!

  戴望廷坐在沙发上,神色冷厉,冯丽萍也在旁边唉声叹气。  

  戴伊伊前脚刚进门,她就冲上前开口骂道:“好你个逆女,在外面闯了那么大的祸,你还有脸回来?我让你出去结交朋友,不是让你去得罪人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像美凌一样,做个大家闺秀!”

  昨天的事让冯丽萍的胸口一直憋着一口气呢,现在戴伊伊又闯祸,她可找到了发火的理由。

  看着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偏心的母亲,戴伊伊的心底一片苍凉。

  如果放到前世,她肯定会反思自己,觉得一定是自己不够优秀,母亲才会更喜欢戴美凌。

  可现在她明白了,人与人之间,血缘的羁绊其实并不重要,她也无需继续委屈自己。

  放弃了对亲情的执念之后,她在看眼前暴怒的母亲,嘴巴一张一合的只觉得好笑。

  戴伊伊忍住笑,没什么诚意的问道:“我怎么得罪人了?”

  “你自己干了什么自己心里没数吗!你陷害莫博严,让人家当众下不来台,是不是?刚刚莫家人已经打电话来了,他们很生气,还要撤资我们的新项目!你平时爱怎么闹我们可以不管,但你破坏了公司的生意,就算是你爷爷,也不会再护着你!”

  “我没陷害莫博严,是他想要害我。”

  就算她不在意父母的想法了,可她也不会平白无故让人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你还敢说谎!”

  戴美凌一脸委屈道:“伊伊,你别怪我,这么大的事,我也没法帮你瞒过去,但你今天做的确实太过分了,博严对你那么好,你简直就是恩将仇报。”

  冯丽萍看不得戴美凌受委屈,说道:“ 美凌,你别怕她,该说什么就说,有妈妈给你撑腰呢!”

  妈妈……

  戴伊伊听到了只觉得讽刺。

  她懒得看这两人在她面前表演母女情深,冷声问道:“那你们想让我怎么样呢?”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戴望廷突然开口了。

  他沉声道:“你去那个俱乐部公开解释,是你陷害的莫博严,然后去莫家登门。”

  戴伊伊听完直接笑了,说道:“让我道歉?我没听错吧?”

  “让你道歉还委屈你了吗?要不是你,我们家怎么会惹这么大的麻烦?”

  戴望廷被气的够呛,他昨天就见识到这个女儿的叛逆。虽说是从村子里长大不懂规矩,但不代表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出去得罪人。

  “我没什么委屈的,但是我去道歉,您没有考虑过戴家的面子吗?”

  戴伊伊看着戴望廷,说道:“莫博严不过是莫家的私生子,且不说是莫博严输不起想害我,证据确凿,就算退一万步来讲,我真的陷害他了,戴家刚刚举办了认亲宴,就让我去给一个私生子道歉,岂不是会让戴家沦为其他家族的笑柄?我想爷爷都不会同意的。”

  “你少在这里夸大其词!做错了事道歉有什么丢人的?”冯丽萍抢着插话道:“你爷爷也不会放任你这样仗势欺人!博严是私生子又怎么了?那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就因为他是私生子,你就可以陷害人家不道歉了?”

  戴伊伊无语了。

  “您哪只耳朵听到我承认陷害他了?我不知道戴美凌是怎么跟您们告的状,但是Mars俱乐部的好几百个观众都可以作证,是莫博严想要害我。”

  冯丽萍说道:“你以为美凌跟你一样满口谎话吗?”

  戴伊伊已经懒得跟这个偏心到极致的母亲废话了,她转头看向一旁的戴望廷,问道:“我能跟您单独谈谈吗?”

  “怎么?有什么话还不能当着我说?”冯丽萍对这个亲生的女儿越发的厌恶。

  一点教养都没有,还处处顶撞她,在外人面前也一点都不给她面子,甚至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

  自从戴伊伊回来之后,这个家里就乌烟瘴气的,她都有些后悔把这个女儿接回来了。

  “不是不能当着你说。”戴伊伊一脸认真道:“只是你在旁边,效率就会降低。”

  言外之意就是她除了添乱什么作用都没有。

妈妈去世了爸爸憋死了难受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

  “伊伊,你怎么能这么跟妈妈说话?你这样太没礼貌了!”戴美凌忍不住拿指责起戴伊伊来。

  冯丽萍一听,就觉得戴美凌是贴心的小棉袄,更加坚定的要求戴伊伊去道歉。

  “你今天就算说出个花来,也得去给莫博严道歉!”

  戴伊伊根本不理她,只是看向戴望廷。

  “去书房。”

  在这个家里,除了老爷子发话,其他的时候,戴望廷都是说一不二的。

  冯丽萍和戴美凌虽然不甘心,但也只能看着戴伊伊跟着戴望廷上楼去了书房。

  到了书房,戴望廷说道:“你要说什么,说吧。”

  比起冯丽萍,他的语气还算正常。

  虽然也生气戴伊伊出去闯祸,但是他并没有完全相信戴美凌的话。

  要说戴伊伊有能耐当着那么多人陷害莫博严,他还是不太信的。

  戴伊伊气定神闲的说道:“爸爸,你让我去道歉的目的无非就是不让莫家撤资,可是关于撤资的事情,你完全不用担心。”

  “你凭什么这么说?”

  “莫博严是个私生子,您应该比我清楚。他的父亲莫方雄是个上门女婿,您觉得他在莫家的地位,会有人为了他跟我们戴家大动干戈吗?凭您的莫方雄的理解,他会作出这样的事来吗?”

  戴望廷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

  可他也的确是接到了莫方雄的电话,不可能有假啊!

  “就算他真的给你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您觉得他能做主吗?或许莫方雄只是想用这种方式占我们家便宜而已。”

  被戴伊伊这么一说,戴望廷真的觉得越来越有道理。

  莫方雄一个上门女婿,什么时候轮到他找自己来兴师问罪了?

  见戴望廷有些动摇,戴伊伊加大力度给他洗脑:“您让我去给莫博严道歉,其实就是莫方雄想借着我来打您的脸。不过他也真是欺人太甚,他儿子还得我差点没命,有视频有真相,他竟然还敢恶人先告状。要我说,您应该那这视频直接找上他们莫家,我想,真正说话有用的人正等着机会,把莫博严赶出去呢!”

  这下戴望廷彻底被说动了,他问道:“真的是他先害你?”

  “当然,我已经保存下来了,而且Mars俱乐部的老板都可以为我作证。”戴伊伊突然神色低落的小声说道:“我也不明白姐姐为什么要帮外人说话,可能是生气我昨天打了她吧。”

  戴望廷的脸色也阴沉下来。

  两个女孩有矛盾很正常,但是一点都不顾全大局,甚至为了这点小事就吃里扒外向着外人,果然是领养的喂不熟!

  戴美凌焦急的在楼下等待,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这个戴伊伊那么能说会道的,万一父亲真的被她说动了怎么办?

  冯丽萍看出戴美凌的不安,语气十分温柔的安抚道:“别担心,你说实话没什么不对的,那孩子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一直这么下去可还了得!”

  戴美凌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没有帮伊伊一起说谎话。妈妈,你不会怪我吧?”

  “你是妈妈看着长大的,妈妈怎么会怪你呢?都是戴伊伊的错。”

  “如果妈妈是我的亲生妈妈该多好啊!”

  戴美凌说完就扑进了冯丽萍的怀里。

  听到她说出的这句话,就知道戴伊伊肯定又在背后欺负美凌了。

  冯丽萍十分生气,越发的讨厌这个所谓的亲生女儿。这一次她一定不会轻易的饶过戴伊伊!

  就在这时,戴望廷和戴伊伊一前一后下楼了。

  还不等冯丽萍和戴美凌说话,戴望廷就率先开口道:“美凌,你再跟我说一遍当时发生的事情。”

  看着父亲严肃的神情,戴美凌心里有些慌张了。

  该不会父亲已经相信了戴伊伊说的话了吧?

  可这种时候,她也不能改口了,于是小声回答道:“就是,就是伊伊说自己不太会骑马,让博严在比赛的时候帮帮她,然后博严就被监控拍下来……”

  “够了!”

  戴望廷再也听不下去,怒声打断了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