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车

  • A+
所属分类:医保

  戴伊伊哪知道他是什么人?

  之前问他留个联系方式都被拒绝了,原来是因为人家身价这么高,根本没想过要跟她结交。倒是她,都已经自身难保了,还口出狂言让他有困难找她,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不过对于傅容深的做法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不是一个阶层的人,跟她说再多也没用,可以理解。

  理解归理解,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伊伊,我问你呢,刚刚送你回来的朋友是什么人?”戴望廷十分有耐心的又问了一遍。

  戴伊伊回过神来,实话实说道:“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们只是在mars俱乐部的同好而已。”

  “如果以后他再送你回来,可以邀请他回家坐坐。就想昱衡说的,你还小,分辨不出来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带回家让爸爸看看,才好放心。”

  他这么说,既照顾到了戴伊伊的情绪,又能堵住程昱衡的嘴。

  程昱衡听到戴望廷这么说,也明白他的意思了,所以也不再多说,只是脸色有点难看。

  人家亲爹都不在乎,他管那么多做什么?

  索性也不多留,说了句“告辞”就匆匆离去。

  戴望廷是个老狐狸,当然看出了程昱衡的不高兴,只是现在的他不怎么在意罢了。

  若是戴伊伊能找到更有实力的男人,他自然也就看不上程昱衡这个女婿,如果非要联姻的话,让他跟戴美凌结婚也可以。

  戴美凌见程昱衡走了,要追出去送他,却被戴望廷制止了。

  他声音冰冷道:“美凌,看来上次的事情,你并不是真的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戴美凌心里一颤,装傻道:“爸爸,您在说什么,我有点听不懂。”

  戴望廷冷哼,“你只不过是看到伊伊坐着豪车回来,就跟程昱衡一起抹黑她?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姓戴,是戴家人?”

  “不是的,爸爸您误解我了!”戴美凌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眼泪也簌簌的流了下来。

  “我只是听昱衡哥哥那么说,就担心伊伊学坏,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抹黑她的!”

  她流泪的样子楚楚可怜,可惜戴望廷丝毫不为所动,冷声道:“什么叫学坏?你都在家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是改不掉身上的小家子气?伊伊能结交到有实力的朋友,这就是她的能力。你没这个能力也就算了,还拿一些虚无的道德标杆来批评她,真是差太多了!”

  得到父亲这样的评价,戴美凌差点没气死。

  之前说她胳膊肘儿向外拐可以当作一时的气话,可这次,他说了这么多,把自己批的一文不值,却把戴伊伊捧上了天,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侮辱。

  她死死的咬住嘴唇,忍下了这份屈辱。

  对戴伊伊她是又恨又妒忌,只能在心里不停的诅咒戴伊伊被玩弄后残忍抛弃,下场凄凉。

  到时候戴伊伊失去了利用价值,看父亲还能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冯丽萍做完美容走进客厅,就看到了三人只见凝重的气氛。从每个人的表情中,她就能看出来,这次又让美凌受委屈了。

  戴美凌看到妈妈回来,哽咽道:“妈妈!”

  然后就扑进了她的怀里。

  冯丽萍心疼的抱着戴美凌,充满责怪的看向戴伊伊,埋怨道:“你又怎么回事?就不能消停一天?偏要跟美凌过不去吗?”

  “我没有跟她过不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问爸爸好了,我累了,要休息了。”

  戴伊伊不愿意跟这个没脑袋的妈妈多说。

  她已经偏心到骨子里了,跟她摆事实讲道理完全没有,在她看来,只要戴美凌哭了或者委屈了,就全都是她的错。

  好在她已经对母爱完全没有念想了,看到冯丽萍这样也不会伤心。

  回到房间,戴伊伊收到了银行入账的提示。

  今天赢了比赛,俱乐部给她了五十万元的酬劳。

  她微微一笑,这钱赚的还真容易,难怪莫博严被除名会那么不甘心。

  打开微信,发现有一条好友验证提示。

  头像是一只黑色的猫,微信名只有一个“傅”字,备注上写着:我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接受你的报恩。

  这人还真是,明明说好了不需要她报答什么,也不给她联系方式,现在又跑来加她的微信,还真是一会儿一个样。

  看上去挺稳重挺靠谱的一个大人,怎么做出来的事情这么幼稚?

  但她还是啼笑皆非的点了通过验证,然后打下一行字。

  【你不是不加我吗?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  

  【我没说过不加你好友。】

  傅容深很少用微信跟人聊天,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我要跟你交换联系方式的时候你没回应我,不就是拒绝么?】

  这丫头还挺记仇的。

  之前他就发现了,但没想到这点事情她也要计较,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可这都是他自找的。

  他都不知道自己吃错什么药了,之前的两次只是随手帮了一把,而这一次送她回家之后,竟鬼使神差的找白秩要了她的联系方式。

  罢了,有些事无需追根究底,遵循自己的本心就行了。

  【是我不对,现在我后悔了。】

  他不习惯找借口,再说这丫头如此记仇,如果日后再被翻旧帐,也是麻烦。倒不如从一开始就乖乖认错。

  戴伊伊看着他发的消息,有点不知道怎么回了。

  她当然不会自作多情的认为如此优秀的男人会对她有意思,帮她也好,加她微信也好应该都是出于一时兴起,她只要乖乖配合就好了。

  不管对方的动机是什么,帮到她了都是事实。

  【好的,时间不早了,我有点累想先休息了,晚安。】

  戴伊伊也不常跟人在网上聊天,不想绞尽脑汁的找话题尬聊,就随便找个理由结束了聊天。

  【晚安。】

  傅容深微笑的打下这两个字发送过去。

  坐在他对面全程围观的秦放顿时感到一阵恶寒,原来这个人也是会笑的吗?而且还笑的这么腻歪,肯定有八卦!

  他的脑海中瞬间想起了那个把傅容深当成服务生的戴家小姐。

  他贱兮兮的问道:“跟戴小姐聊的怎么样?”

 傅容深差点忘了还有人坐在他对面,而且这人还是他叫来的。

  “你这么晚把我叫过来,该不会就是让我在这里看你在这里跟人聊天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好胀 《深不可测》金银花露肉车

  秦放刚才偷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明显是在微信对话的界面。

  真稀奇,平时他们给傅容深发微信,一百条都得不到一条回复,现在他聊的这么积极还笑的一脸荡漾,绝对是在跟那个戴伊伊聊天。

  傅容深说道:“你那天给她的衣服多少钱?”

  “干嘛?”秦放吃惊道:“你该不会要付我钱吧?”

  傅容深点头。

  这下秦放彻底惊呆了。

  他虽然一早就嗅出了八卦的味道,看出傅容深对戴伊伊不一般,可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认真?就连这么一点小事都要亲力亲为,果然恋爱中的男人是不可理喻的。

  “不用了,我早就把衣服的钱记到你的帐里了,你不用再付一遍了。”

  衣服和鞋子加起来怎么也要七十多万,他可真是好兄弟,傅容深要主动给他钱他都不要,都要被自己感动了。

  傅容深说道:“你告诉我多少钱,她不喜欢欠别人。”

  “你该不会想找她要衣服钱吧?”秦放彻底无语了,这没谈过恋爱的直男,果然情商堪忧。

  他苦口婆心道:“女孩子说要给钱都是意思意思的,你要是要了,就会被减分,容深,你可千万别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啊!”

  傅容深皱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眼看他这么不开窍的样子,秦放也懒得多说,直接把衣服的价钱告诉了傅容深。

  现在不听他的,以后妹子跑了可别来问他怎么办!

  气归气,秦放还是决定查一查这个戴伊伊,毕竟傅容深都快而立之年了才对某个女人产生兴趣,这要是遇上有毒的坏女人,下次再动心可能要等到七老八十了。

  作为好兄弟,他必须得了解一下对方的来历。

  ——

  最近的戴伊伊有点忙。

  之前她没有参加高考,前世回到戴家之后也没有读大学,只是戴家花点钱给她弄了个假的学历。

  没有读大学是她的一个遗憾,正好最近到了成人自考的时候了,她打算通过这次考试,考到天洲的最高学府。

  其实她也很想去京城的学校,但京城离家里太远了,她走不开。

  得知戴伊伊要考天洲大学,戴美凌差点没笑死。

  一个没上过几天学的人也敢考天洲大学,真是笑死人了!

  而这个时候,戴家把戴伊伊接回来的事也传到了她的名媛闺蜜团的耳朵里。

  “美凌,听说你爸爸妈妈找到亲生女儿了?”

  “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们说,还是不是好姐妹了?”

  “前一阵子你家还给她开认亲宴了,你怎么也不邀请我们?”

  戴美凌有些难过的解释道:“我是打算邀请你们的,可是伊伊死活不同意,还找爸爸妈妈大闹了一通。”

  黄诗柳一听不乐意了,没好气道:“她什么意思?我们不配参加她的宴会呗?”

  蓝雨蝶也不高兴道:“她是对我们有意见还是对你有意见?”

  “应该不是对我们有意见。”戴美凌摸着下巴做出推理的样子,说道:“伊伊她邀请的都是男孩子,听说以前她在平原村的时候,跟很多男人都走的很近,可能她不太习惯和女孩子相处吧?”

  “原来是这种人啊,怪不得不请我们呢!有些人就是喜欢男人,不管什么样的她都不挑!”

  “平原村是什么地方?我看网上说那种偏远的村子里都是老光棍,你那个妹妹跟老男人走得近,该不会是?”

  戴美凌露出十分同情的表情,越描越黑的说道:“伊伊她一个女孩子,在村子里无亲无故的,也很不容易的……”

  如果刚刚的话只会让人猜测,但后面的话暗示的意味就跟明显了。

  黄诗柳和蓝雨蝶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十分鄙夷的神情。

  戴美凌看出来她们想歪了,在心里偷笑起来。

  以她们两个人大嘴巴的个性,这件事很快就会在圈子里传开。

  反正她说的很隐晦,到时候万一真要追究起来,也是她们俩自己理解错了,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戴美凌的如意算盘打的啪啪响,却没想到很快就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乐淼淼阴阳怪气的说道:“某个人不也一样喜欢男人吗?连自己姐妹喜欢的男人都要抢,还有脸在这里内涵别人。”

  因为她喜欢的男生向戴美凌表白了,所以两人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微妙。

  “淼淼,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是薛赫自己要向美凌表白的,又不是美凌的错,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

  “再说美凌都明确拒绝他了,你有必要为了一个男人,闹的咱们姐妹之间不愉快吗?”

  她们倆都帮着戴美凌说话,指责乐淼淼。

  乐淼淼气得够呛,明明就是戴美凌主动跟人家搞暧昧,成天哥哥长哥哥短的,不然薛赫怎么可能突然表白?

  这两个傻子,戴美凌装装可怜,说几句好听的话她们就相信了,活该被人当枪使。

  其实她一早就看出来了,戴美凌故意说一半留一半误导人,就是想让她们倆想歪传出去。

  到时候万一真要有人追究,戴美凌肯定会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的,做最无辜的白莲花。

  女生的这点小心机她可再清楚不过了。

  本来她还想提醒一下她们倆,既然她们那么愿意护着戴美凌,就让她们被利用好了。

  戴美凌看到乐淼淼生气的样子,心里得意的很。

  乐淼淼再气不过又能怎么样?所有的人都站在她这边,就连乐淼淼喜欢的人,喜欢的也是她。

  她脸上表现出来的却是很伤心的样子,“淼淼,我真的没想到薛赫会跟我表白,我只是把他当成哥哥,如果你还生气的话,我不跟他联系了还不行吗?”

  “你们联不联系是你们自己的事,反正我已经对他不感兴趣了。”

  她说是这么说,但别人都当她嘴硬。

  这场聚会过后,果然在他们名媛的圈子里,隐隐的传出了戴伊伊作风不正,在没回到戴家之前更是生活混乱,对男人简直可以说是来者不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