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听到婆婆嗯嗯的声音 老公的爸爸的几几好好吃

  • A+
所属分类:医保

  王祈雨自从下了马车回府之后,便直愣愣的瞧着手中裹着伤口的那条布料,视线丝毫不移,王夫人看天色已晚却仍不见女儿回来的踪影,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大厅内来回踱步着,直到听见府内下人们的禀报声,悬起的心才落了下来。

她连忙提起裙摆着急的跑至女儿身边担心的询问:“雨儿啊,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呢?是不是路上耽搁了?”王夫人轻抚着王祈雨的脸颊,一脸关心的问着,见自己的女儿眼神呆滞,只是傻笑着,看着手中染血的布条,并不答话,王夫人见女儿受伤了,忙叫下人去府外请大夫,又吩咐绿衣将王祈雨送回房里。

  大夫来瞧了王祈雨手中的伤之后,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没有什么大碍,处理的很及时,只要仔细着不要沾到水就好了”语毕,又在伤口上,上了点药重新拿了纱布系好之后,才退出房内,去大厅开房子,王夫人道了声谢也尾随大夫出去了。

绿衣瞧着坐在床边双眸含笑,望着那洁白衣料看的出神王祈雨,心底不禁泛起一丝酸楚,她走上前去低声说道:“小姐,别瞧了,让奴婢将这布条拿去洗好了,小姐再看吧,天不早了,仔细受了风寒”绿衣说完,刚伸手想去拿王祈雨手中的那残缺的衣料,谁知,还未碰到就被王祈雨一手打了回去。

  绿衣捂着被打痛的手背,乖乖站在一旁,紧咬着唇不敢做声。王祈雨看着绿衣那怯生生模样,冷笑一声道:“绿衣,你也倾心于安公子是么”

绿衣闻言像受惊的小鹿一般,慌乱的不知所措,她使劲的摇着头为自己辩解说:“小姐误会了,奴婢断然不敢存有那种想法”王祈雨淡淡的瞥了绿衣一眼,随后继续低头,摸着那洁白柔软的衣料,脑海里全是安梓成那俊美温柔的脸。

倏的,王祈雨猛地起身,跑至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神情紧张的找着什么,当看见自己鬓发中的那朵丁香花,还在插在那里的时候,她才松了了口气,将手中的衣料紧紧的抓着放在胸口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绿衣则站在原地,无法动弹,不是她不想动,而是身体里的某个地方,像被什么揪着一般硬生生的疼,她强忍着心里的痛楚,转身为王祈雨收拾起床铺来,主仆二人都没瞧见门口站了许久的王夫人。

王夫人瞧了绿衣一会之后,才迈步进了屋内,冲着正在发愣的王祈雨说道:“雨儿啊,今个可是遇见什么人了。”

王祈雨侧头看见是自己的娘亲来了,连忙起身作揖回到:“哪,哪有,娘亲就会取笑祈雨”王祈雨说这番话的时候,双颊泛红,面若桃花。

王夫人也是过来人,又岂会不懂女儿家的小心思,只不过绿衣那副模样,更让人担心罢了,她将王祈雨拉到桌子旁坐下,又招来绿衣说,让她不用收拾了,下去休息把。

  王夫人看着绿衣出去之后,才握着王祈雨那纤细的手掌,细细追问今日在青峰山上的发生了什么事,见了什么人,王祈雨有些不好意思的将事情如实告诉了王夫人,随后羞答答的将视线移到了别处,不敢转头。

跟自己猜测的差不多嘛,我的雨儿也有喜欢的人的了,王夫人轻轻的捋着王祈雨的秀发,看着发上插的那朵淡雅丁香,欣喜的笑开了,看来得找个机会将那安公子,叫来府里做做客,应为她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子,让自己的女儿这般动心,这样魂不守舍。

王祈雨像想到了什么似得,突然转过头,凑近王夫人的身边耳语了一番,王夫人先前的笑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愁容。

  她语重心长的对着王祈雨道:“女儿啊,你要知道你贵为尚书千金,是个官家小姐,何必去和一个下人计较呢,再说了我们雨儿生的这么美,那个安公子怎么会瞧上绿衣那个下贱的丫头呢,我看你是想多了”

王祈雨一听自己娘亲这么说,心中忧虑一下烟消云散,她浅浅一笑道:“娘亲说的是,是雨儿多虑了”绿衣那个臭丫头,怎么会入得了梓成的眼,我怎么会那么想呢,也许是今个太累了,才会导致思绪混乱把。

  围坐在桌子旁饮茶说笑的母女,是那么的开心,喜悦。那个笑容,那些话语像一把把利刃,狠狠插进了躲在门外偷听的绿衣的心口处,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双手握紧成拳,转身离开了后院。

晚上听到婆婆嗯嗯的声音 老公的爸爸的几几好好吃

  下贱的奴婢?我绿衣也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算你们有恩与我,也不该出言中伤我。谁说,一个出生卑微的奴婢就不能有爱,就不能和自己服侍主子喜欢上同一个人,谁敢确定,那俊美温柔的安公子就一定会娶这个娇生惯养的尚书小姐。

我杨绿衣偏偏不信任何事情都是金钱和容貌做主,我的命运由我来决定。我服侍了你十年。你的恩情,我也算还完了,王祈雨,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像我对你那般,唯命是从。等着瞧把。行走在廊下的绿衣,暗暗想着,眼中闪着阴狠的目光,连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察觉到绿衣的愤怒一般,如同凝固了似得,渐渐凉了起来。   

 我正全身浸泡在浴桶内,感受着热水所席卷全身带来的温暖,鼻腔内充斥着花瓣的香气,四周热气缭绕,迷蒙的湿气在我身边围绕着,仿佛身处于仙境一般美好,我捧起一把水,将它们扑在脸上,胡乱的抹了抹脸,今个儿有些累的慌,我不想在动身去楼下打水洗脸了,就先这样糊弄一下把。

我仰面望着天花板,深深的叹了口气,本还打算着明日去游游湖在回去的,现在看来是去不了了,都怪我太过莽撞,如果白天没有冲撞到那王祈雨,也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要解决,明日也不必匆忙赶路回去了,好后悔啊,悔的肠子都青了。

  我起身从浴桶内出来,拿起搭在屏风上的衣服穿上,外面又罩了件薄衫,才从屏风后出来,我步至桌边拿起杯茶一饮而下,翠烟不知道能不能帮我找来换洗的衣物,总不可能明日就让我穿成这样下山把。

我看了看身上轻薄的衫子,无奈的摇摇头,或许是泡了会热水澡的缘故,总觉得身上燥热难耐,身子也轻飘飘的,我撑着有些瘫软的身子来到窗边打开了扇窗户,晚间清新的空气洒在我面上,凉凉的湿湿的,我对着窗口狠狠吸了几口凉风才感觉微微舒缓了些,我扶着窗畔望着窗外的满天繁星,思绪顿时飘远。

  “主子,我们这是要回金焰坛了么”跟在冷漠男子身后的流云开口说道,面前的男子没有答话,只是继续朝前走着,流云见主子不答话,只得闭了嘴,低着头默默的跟在身后。

面前人突然停住了步子,流云就那样毫无防备的直愣愣的撞到自家主子的后背上,险些从房顶上跌下去,流云扶着还猛跳的心口处,一脸埋怨的望着正看着某个地方出神的男人。

真是的,差点就摔下去,我早说了不要大半夜的有路不走,走房顶嘛,主子也真是的,要停下来也不先打声招呼,流云暗暗心道。

  也朝着主子的视线看了过去,一个身穿薄衫的女子,正懒洋洋的倚在窗畔上,那眉眼好生熟悉,怎么觉得在哪里见过呢?

流云皱眉用手挠挠头,脑海不停的回想着,对了,这不是在白天在金顶寺见到的那个女扮男装的俊美“小公子”么?流云睁大了眼睛又仔细瞧了瞧:“原来本尊这么好看啊,生的真美”

流云无意间道出了这么一句话,引得身前的冷漠男子倏的转过身来,脸色难看的瞧着正对着对面窗口的美人,流口水的流云,随后轻启朱唇,语气冷冰冰的道了句:“转过头去!”

  流云一听是主子的声音,强装镇定的轻咳一声,连忙转过身去,男子见流云已背过身去了,才侧过头继续望着对面的那个女子,谁知,对面竟没有那人的身影,灯也熄了,只有窗户还开着一丝缝隙,苏婉馨,咱们又见了。

接着脑海里浮现出一个想法,男子唇边勾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对还立在身边的流云说了句“在这等我”,随后便跃下屋顶,朝着对面的那扇留有缝隙的窗户,施展轻功,攀壁而上。

我靠着窗户吹了会风之后,突然觉得有些乏了,于是便将窗户掩上并未关死,只是留了条缝子,这样半夜也就不会觉得胸口闷的慌而喘不过气来。

  我每个月总有那么几次会觉得胸口发闷透不过气来,翠烟总是在我歇息之前就将窗缝留好,免得我夜半无法入眠。

我吹熄了蜡烛,躺倒床上,把身子埋进柔软的被子里,合上了眼准备入睡。耳边传来的轻微响动却吵的我睡不着。

我睁开眼刚想起身看个究竟,眼前一暗,只见一道人影闪了过来,径直扑向了我,将我压在身下。我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切吓到了,身体僵在了床上无法动弹,胸口也起伏的厉害,这什么情况,难不成是刺客?不对啊,谁会买凶杀我?不然是采花贼?那也该也迷晕我再说啊。

  我呸,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还有空在这胡思乱想,现在应该想个办法脱身才是上策,还不知道翠烟有没有怎么样呢,我正焦急的想着脱身的办法,头上突然响起一阵笑声。

我抬眼,却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微微看到他脸的轮廓,这人是谁?我心中不禁泛起一丝疑惑,还未待我开口,眼前便一片漆黑,我就那样被打晕了。

男子望着身下昏迷过去的人儿,狡黠一笑。他起身,将瘫在床上的她,拦腰抱起,走至窗边,将手放在嘴边打了个口哨,唤来流云吩咐了几句之后,便抱着怀中的人儿跃出了窗外。

  流云看着主子离去的背影,则是一脸的不情愿,主子抱着个美人走了,让我善后,“真是麻烦”流云嘟囔着打开门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流云肩上便多了个还在睡梦中的人儿,那人正是翠烟,流云出来之前在翠烟屋子里的桌上放下了几两银子,要不天亮了小二上来见屋内没人,那还不去报官了。

主子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白天说,偏要大半夜的把人家主仆都劫去金焰坛,真是猜不透主子心里到底在盘算着什么。唉,流云长叹一声,继续扛着肩上的人儿赶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