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一整天 许医生的占有欲

  • A+
所属分类:医保

最快更新十方武圣 !

随手扭断两人脖子,魏合活动了下手腕,从容朝着前面那辆车走去。

唰!

他猛地消失在原地,几乎是同时间,数道子弹夹杂着白色光束,精准落在他原先的位置。

嘭!!

枪械们射击发出的车辆,陡然如同被巨象撞上一般。整个往后剧震一下,从车头往内塌陷进去。

破碎的玻璃,和扭曲断裂的金属,混在一起四处飞溅。

魏合从车头起身。

两个身穿白色殖体的家伙,被他硬生生从车里拖了出来。随手扭断脖子。

另一人背后喷射火焰飞出车顶,避开这一下突袭。

但就是这样,他也惊魂

放在里面一整天 许医生的占有欲

未定,头皮发麻的看着魏合。

“这家伙怎么回事!!?他难道带了殖体!?”

就算是光照,但他们用的是简化版半殖体,也不该会出现这种情况啊!?

徒手一下就能打穿装甲防护服!?这是什么怪力??

这人头皮发麻下,抬起激光枪就是一下。

嗤!

光束还没射出便被魏合轻松避开。

他扯下一块车前盖,往后一扔。

车前盖高速旋转,化为虚影,狠狠砸中后方已经掉头快要离开的另一辆车。

轰!

那辆车被巨大动能砸得从中间凹陷进去,在路面宛如皮球弹射翻滚数十米,最后轰然爆炸,彻底没了动静。

魏合这才看向最后那人。

到了光照,他如今还彻底消除了细胞深处的污染,手脚也自然可以稍稍放开点了。

光照层面极其以上,按照律法规定,是可以在遭遇抢劫时,有无限反击权的。

也就是说,他可以在这里把这些人全部杀光,也没关系。

至于怎么杀,只要人全死了,就没人知道他怎么下的手。

“你....!!?”那带头的家伙目瞪口呆,看着魏合半响说不出话。

如果魏合是穿着殖体做到的这些,那就算了。可对方居然是完全靠自己肉身动手....

“说说看,你们来自哪里?那个盒子到底是什么?”魏合最后看向这人。

他想要弄清楚,这群人追查的想要的那个什么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那是钥匙!”那人吞了吞唾沫。

“什么的钥匙!?”魏合眯起眼。

“是....”嘭!

这人脑袋忽然宛如气球般,一下炸开。

血肉横飞。

无头的尸体僵直了下,然后缓缓往后仰倒。

“特殊禁制么?”魏合皱眉,看了看周围,车辆毁了,那种刚才的屏蔽也彻底消失了。

如果是以前,他或许还要解释一通,关于他是如何解决这些劫匪的。

但现在,他本身就是光照,是安全部官员,这种事,由安全部自己的人处理,只需要稍微报备一下结果就行。

这就是空间特权。

帝国律法,本就是为了贵族强者们制定服务的。

所以越是往上,便越是自由,越会为强者贵族们提供方便。

当然,这一切都是有一个底线。维护稳定的底线。

魏合吐了口气,对刚刚那人口中所说的钥匙相当在意。

刚才那人,论实力已经达到暴风级。

其灵能爆发时,动作反应速度,都能达到暴风水准。

只是因为其穿戴的是简易防护装甲,所以没能突破音速。

但如果换上殖体,对方肯定能爆发出属于暴风级的速度实力。

这样一个精英,居然仅仅只是因为说了不该说的两个字,就当场爆炸身亡。

可见其背后牵扯的麻烦,有多大。

魏合联系了下安全部的防卫部队电话。

站在原地等了约莫几分钟,便听到远处天空传来急速声响。

很快武装飞行器缓缓降落,一队队防卫部警察冲出来,开始清理和封锁现场。

新上任的认证部副部长遇袭,这种事放在银带区也算是不小的案子了。

带队的是名穿红色紧身衣的黑发女子,上来敬礼,然后轻轻和魏合握了握手。

“长官好!我是防卫部大队长米歇尔。能把案情的全过程仔细说说么?”

“当然。”魏合点头。

简单把事情说一遍,他从头到尾没有提自己是怎么解决的敌人,只说对方的疑点,目的,还有那个奇怪的盒子。

“米歇尔队长如果调查出这个钥匙指的是什么,请尽快转告我。”魏合沉声道。

“作为涉案人,您确实具有知情权,我之后一定记得转告。”米歇尔点头。

“那这样最好,那么我就先回去了,希望你们能尽快破案,以免凶手打击报复。”魏合认真道。

“是!”米歇尔立正敬了个礼。

魏合点点头,这才坐进自己的撤离,启动扬长而去。

一个米歇尔带来的事故鉴定师,啧啧的看着现场一片狼藉。

“好家伙,这群人是袭击了什么东西才会被打成这样?

穿着半殖体还被轻松扭断脖子,这不用看,肯定是那位副部身旁有高手穿戴殖体护卫。”

“很正常。”米歇尔淡淡道,“这个新任副部长,背后和黑石集团有不清不楚的关联,黑石集团专门走私起家,搞到一些殖体护卫,也不是什么不可能。

按照帝国法律,除非我们亲手抓住他佩戴殖体,否则他完全可以把一切罪责都推给护卫。自己不担责。”

理论上,任何人都不允许在城市内穿戴殖体,但贵族们富豪们,总能找到办法绕开这个规定。

“传闻这人是老兵出身,实战力强悍。还和好几个贵族家族不清不楚。人脉广泛。原本还以为他这是运气,现在看来,果然不简单。”另一名队员低声道。

“这世界上哪来那么多运气,很多你觉得是运气,但实际上人家背后不知道付出了多少努力和代价。只是你看不到而已。”米歇尔冷声道。

“好了,都别闲着,干活!”

嗡。

车辆顺着抬高的轨道直冲而出,飞上另一条刚刚落下的空轨。

魏合手握方向盘,还在思索刚刚发生的事,背后的关系势力。

就在这时,他车上的自动音响忽然自己打开。

嘟嘟两声杂音后,一个怪异阴冷的声音,从音响里传出。

‘很高兴又一次联系你。魏合魏先生。’

“你是谁?”魏合眯起眼。

‘我们在很多年前,曾经联系过一次。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的名字,叫密语。’

“密语?”魏合迅速想起,之前那个恩德背后接触过他的神秘声音。

恩德背后很明显,有一个体量相当神秘庞大的组织。

而这个密语,就是代表其和自己接触的人。

“你有什么目的?”

‘呵呵呵呵....’密语轻笑起来,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刚才,魏先生想必经历了一次很不美好的经历吧?不用奇怪,牵扯到钥匙,不要说您,就算是你们安全部的更高级别官员,也会非常麻烦。’

“说出你们的目的。”魏合没心思和对方绕来绕去。

虽然早就预料到,可能自己会被牵扯进帝邦那边的麻烦,但真正被卷入其中后,他才感觉,这背后的水实在太深。

‘我们的目的,是要您从帝邦手里拿到的那个盒子里的东西。’密语轻声道。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帝邦只给了我一个空盒子。你们都被他耍了。”魏合沉声道。

‘是不是空盒子,我们只需要验证一下就好。’密语笑着道。

“怎么验证?”魏合冷声询问。

‘只要让我们检查一下魏先生刚才那段时间的记忆就好。’密语的声音让魏合心头一冷。

记忆检测,在这个时代是可以做到的,但这样的手段对于魏合来说,无异于将自己的身家性命交在别人手里。

因为记忆检测是要进行大脑穿刺的....

“你们与其和我在这里纠缠,不如去早点把帝邦找回来,东西说不定还在他身上。”魏合沉声道。

‘如果可以,我们也想这么做。但很遗憾....就在十分钟前,帝邦已经在一场追击战中爆炸身亡,尸骨无存。’

密语的话,让魏合心头瞬间明白了,这家伙这是假死脱身啊!

‘帝邦出事前,曾经接触了一共五个目标,都是有可能携带钥匙转移的人。而其中一个就是魏先生您。’

密语继续道。

‘我们现在已经排查了三个目标,还剩下您和另外一人没有排查成功。’

“你们怎么排查的?”魏合冷声询问。

‘能够百分百保证真实性的方法,其实只有一个。不是吗?’密语语气轻松的回答。

答案很明显了,那就是记忆检测。

到现在,魏合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帝邦坑了。

有意思的是,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他坑人,却是没想到这第一次被人坑他。

他沉默了下,车辆缓缓减速。

“我无意和你们为敌,但钥匙什么的,我是真不知道。帝邦只是给我看了个空盒子,结果就被你们追上来了。

然后现在,你又突然告诉我说他死了。这么明显的祸水东引计划,我不信你们看不出来。”

‘我们自然能看出来。只是为了避免任何一丝可能失败的概率,所以才会排查所有他接触过的人...毕竟,现在帝邦已经死了。’密语回道。

嗞。

魏合一个掉头,在转弯路口调转车头。

“你们觉得帝邦真的死了?可我倒是知道,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那边头一次出现沉默。‘魏先生的意思是,知道帝邦还活着,而且知道他在哪?’

“自然,既然他敢陷害我,那么我也不用留手了。”

魏合淡淡道。

他刚才其实是真的没料到,帝邦会玩这招。

之后也没记得下毒什么的。

直到后来遇袭,才醒悟,刚刚那是那小子的祸水东引计策。

魏合感慨之下,终归有些怅然。原本他打算事情结束后,自己去悄悄抓住帝邦询问情况。

可没想到密语又找上门来。

这个当初恩德背后的组织,实力势力可谓是相当强大。

听其语气,似乎也和之前袭击他的那伙人不是一边的。

干脆就让他们狗咬狗好了。

魏合心里也是无奈,之前才被尤娜告诫过,要小心被卷入这次的麻烦。

没想到转眼之间,他就被硬生生的卷了进去。

帝邦那家伙,身上确实是没有他下的毒和细胞什么的。

但这些没有,架不住他喝了这么久的魏合调配的药水啊。

那么多的药水,积累下来的效果,可是比单纯的一点点下毒手段强太多了。

魏合有个好习惯,就是给别人服用的药水,都会下意识的加点好东西。

帝邦喝了他这么多好东西,平时没事还好,有事那就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