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 开车污的句子秒湿爆水

  • A+
所属分类:医保

服部平次瞄着白马探,故作冷淡地‘哦’了一声。

跟他一样有个在警界身居高位的老爸,跟他一样是高中生侦探,跟他一样在非迟哥手里吃过亏,按理来说,他看这家伙应该觉得亲切、有归属感的,但可能就是因为一些经历相似,他反而想到别的地方。

比如,人家经常说服部平藏有个高中生侦探儿子,那么肯定也会有人说这家伙的老爸有个高中生侦探儿子,相比较下来,这家伙老爸的警衔和他老爸应该差不多,但是身在东京警视厅,各方面权利又都比大阪府警强一点,会不会有人因为这个就说他不如这个家伙?

侦探还是得靠实力说话,他老爸弱人家的那一点,就由他来挣回来!

“那请问你解决过多少起事件呢?”时津润哉和气问道。

“这个嘛……”白马探想了想,“大概算一下有五百件左右吧。”

“什么啊,”服部平次出声道,“也只有我的一半嘛!”

“是这样,”白马探好脾气地笑了笑,“只不过呢,这只是指发生在日本的事件。”

服部平次一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马探嘴角挂着微笑,“我之前也说过了,我以前都在国外留学,很多时候都在英国,只有偶尔回日本。”

服部平次:“……”

偶尔?突然好不爽,也就是说,从解决事件的数目这方面,这家伙肯定不比他少!

灰原哀:“……”

都是十七八岁的年纪,居然都解决了几百上千件事件,这是侦探甲子园?应该说是瘟神甲子园吧。

真是可惜,她应该去倒杯西瓜汁再过来听的。

“不过真是出乎意料啊,”时津润哉感慨道,“为什么海外有名的白马探会作为东部代表?我还以为是那个很有名的工藤新一呢。”

“就是,就是!”服部平次火气很足地瞥白马探,“说到东部的高中生侦探发表,那必须是工藤新一才对啊,怎么可能会是你呢!”

“之前我本来还打算在英国待到开学的,是我家老太太接到了那位槌尾导演的电话,说工藤新一联系不上,希望我能代替工藤新一作为东部代表来参加节目,”白马探看了看槌尾广生,继续笑着道,“这句话让我家老太太痛心疾首,泪眼婆娑地跟我说,‘去让那些家伙都记得东部还有一个白马探’,我拿她实在没有办法,所以就赶回来了,不过我作为海外代表还比较合适,至于东部代表,非迟哥……”

“这个应该再考虑一下吧。”服部平次连忙一本正经地打断,凑近白马探,黑脸越发黑,“让他跟着节目工作人员比较合适一点吧?就是看出真相也不可以直接说出来那种。”

“你对非迟哥的心理阴影还真是深,”白马探笑着低声说了一句,在服部平次再次炸毛前,点了点头,对池非迟道,“非迟哥不是高中生,做代表也确实不合适,还是看着我们比试吧,当

叶教授的小黏糖全文免费阅读 开车污的句子秒湿爆水

然,我也希望你能够认真思考,让我试试能不能比你更快。”

“我无所谓。”池非迟平静脸道。

这些人真是够无聊的,一天天拉着他比谁更快。

“那么,东部代表就让这位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来吧?”白马探一看自己没有帮手了,决定把服部平次的帮手也给弄走,蹲下身笑着揉柯南头发,对槌尾广生笑眯眯道,“这个小弟弟也很敏锐哦,我觉得不比工藤某某弱呢。”

柯南半月眼:“……”

工藤某某?

白马探这家伙看起来不温不火的,果然还是嫉妒他以前作为工藤新一的名气比较大,对吧?

槌尾广生一脸尴尬,“可他还是个孩子啊……”

池非迟:“……”

孩子怎么了?孩子才是最能坑人的。

“那就加上非迟哥家的小妹妹,让他们两个人做东部代表吧。”白马探笑意温和地说着,又悄悄把池非迟的帮手给撸掉。

非迟哥家的小小姐胆子大、性格沉静,观察也很敏锐,虽然柯南这个孩子上次表现也不赖,但推给柯南,总比留着给非迟哥那边添加实力要好,而且小孩子显得弱势一点,加一个队友,这样槌尾广生应该就不会太反对了。

灰原哀:“?”

这有她什么事?

柯南:“?”

他成东部代表了?灰原成他队友了?

这群人当这是玩呢?

“这个……”槌尾广生迟疑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两个孩子就不是孩子了啊?

“那接下来,应该是我问问题的时间了。”白马探正了正神色。

槌尾广生:“……”

等等,安排是自我介绍环节,为什么会多出个‘提问’环节?

“我的问题不算是很重要,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我这个海外侦探代表认识非迟哥,服部同学这个西部侦探代表认识非迟哥,柯南这个东部侦探代表认识非迟哥,时津同学看样子是不认识,不过……”白马探说着,转头看向越水七槻,“这位一直沉默的西部侦探代表同学好像认识,但是好像你不愿意跟我们聊聊,我能问一问吗?”

“对啊,”服部平次无语挠头,“非迟哥怎么会认识这么多侦探,我还以为就只有我这个关西侦探呢!”

柯南半月眼。

醒醒,池非迟最先认识的高中生侦探是他,关东的!

不过,他也挺好奇的。

灰原哀看向越水七槻。

这应该是个女孩子吧?好奇,她家非迟哥是不是什么时候勾引了人家、自己又不记得了。

池非迟也抬眼看着越水七槻。

如果越水七槻提,他说不定能想起来。

越水七槻垂眸迟疑着,“我……”

白马探沉默了片刻,又笑了起来,“如果为难的话,也可以不用回答,我也不是非知道不可,你先自我介绍吧。”

越水七槻抬起头,深呼一口气,一脸认真地看着其他人,轻声道,“我叫越水七槻,是从福冈来的……虽然作为南部代表,但其实还是新手,解决的事件只有100件左右,还请各位手下留情。”

其他人看着越水七槻诚挚的目光,愣了愣。

是不是……认真过头了?

灰原哀也看着越水七槻。

只有100件?比起普通人已经不少了,但落在这群瘟神中间,就显得比较弱小了。

越水七槻说完后,侧目悄悄看了看池非迟,发现池非迟在看桌面,默默收回了视线。

池非迟垂眸盯着桌面走神。

越水七槻的声音跟五官一样,其实没那么中性,还偏像小女孩的感觉,尤其是那种过份认真的语气,他好像听过。

‘我叫越水七槻,是从福冈来的……’

还差一点……

不是在那些他翻来覆去看的记忆里,而是别的地方,还差一点……

“虽然说比试应该认真对待,但我们也不会过份的,至少我不会,”白马探笑着宽慰,又问道,“你的问题呢?有想问的吗?”

“是啊是啊,”服部平次笑道,“到你提问了,想问什么就问吧!”

槌尾广生:“……”

(╥_╥)

为什么一个个都理所当然地说提问?真的没有提问环节啊。

不过其他人都提问了,他又不能欺负女孩子、不让女孩子问。

算了算了,问就问吧。

“这个……”越水七槻看向池非迟,双眼又失神了一瞬,“我……还没想好。”

“那就保留吧。”白马探道。

“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怎么样?”时津润哉问道。

槌尾广生默默站在一旁,心态渐渐佛系。

他还以为一群高中生侦探凑在一堆,会因为傲慢沟通不顺,或者因为年纪不大而争吵,结果人家一群人完全可以互相了解、熟悉,而且压根就没人问他的意见嘛。

他从来没说过有提问环节,结果一个个人都默认有提问环节,他觉得让小孩子做东部代表不妥当,但压根没其他人反对,也不听他的。

他还能怎么办?

提问环节?哦,好像是有吧,反正他又管不了。

时津润哉说着,好奇看向池非迟,“他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你们都认识?”

最讨厌的是,为什么他不认识?

人家都认识,就他不认识,就显得他很没见识!

“你是说非迟哥啊?”服部平次转头,发现池非迟还是低头看桌、似乎没打算主动自我介绍,汗了汗,笑道,“他叫池非迟,好像一直在东京吧……”

“假期应该偶尔也会去英国,”白马探纠正,顺便解释,“他母亲是英国人,和我母亲早年有交集,这些年也有一些,不过我们开始认识是在案件中,他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的徒弟,不过呢,我觉得他的实力足够出师了,至少比我要强一点。”

“我这边呢,是因为认识毛利大叔,之后才认识非迟哥的,”服部平次顿了顿,“他有时候破案是比我强一点点。”

“哦?”时津润哉看着池非迟,嘴角含笑,却有着几分不服气,“那位名侦探的徒弟啊,也是侦探吗?是不是在想今天的事?”

柯南突然觉得时津润哉有点挑衅,半月眼道,“不是哦,池哥哥是兽医。”

时津润哉一懵,“兽、兽医?”

越水七槻也看向柯南,脑子里开始理‘兽医’和‘名侦探的徒弟’和‘破案厉害’有什么联系。

好像……没有?

“是啊,偶尔也会写写歌什么的,”柯南笑眯眯看着时津润哉,再一次觉得小伙伴这个职业用来打断人的思绪太好使了,觉得帮时津润哉多多了解池非迟,“其实他有时候对案件没什么兴趣啦,不过我想可能是他生病的缘故,有时候会提不起劲来……”

“生病?”越水七槻皱眉低声重复。

“这个……”服部平次难得没咋咋呼呼,迟疑着道,“抑郁症是痊愈啦,多重人格不太清楚,不过好像还有一点别的症状,他不太喜欢说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是、是吗……”

时津润哉一脸呆。

名侦探的徒弟是兽医有多重人格会偶尔写写歌而且破案很厉害,听起来真复杂……

喜欢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