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av小次郎收藏

  • A+
所属分类:医保

“哎,我也不懂种地,你干嘛去啊!”一听要去看庄稼,焦三立马就不乐意了,这两个玩意都是他极端不熟悉的,连个概念都没有。

“没事就打听领导的动向会很危险的,下不为例啊!”洪涛头也不回的向环形工事走去,谁他妈就是天生会的啊,不会学嘛。在这点上焦三做的非常不好,不逼着坚决不多学哪怕一点东西。

“揍性……哎,张涛,杨萍和杨玲人呢?什么叫不知道!领导问话你就这么回答啊,还不赶紧找去!”

白白挨了一顿数落还没法反驳,让焦三很是憋屈,转头看到张涛正站在装甲车的炮塔里比划着四联防空炮,齐了,自己怎么挨批评的原封不动全转达了吧!

“呃……蓝迪、蓝迪,快快快,洪队长让你去接待那两位……外国女同志。杨村长是吧,来,跟我走吧,去看看咱们的大棚……”把张涛赶走了,心里稍微舒坦了点,刚向棒子姐妹抛去欣赏的眼神,忽然就觉得侧面冷飕飕。

焦三连头都没敢转,立马冲着蓝迪喊上了,跳下装甲车一路小跑冲到了厉志勇桌前,把那个啥村长的从队伍里拉出来,高声喧哗着向西边走去。

“哼……”林娜瞥了一眼焦三的背影,又瞥了一眼棒子姐妹,重重的哼了一声,低下头继续为新来的女幸存者登记。

除了心猿意马的焦三,此时在环形工事的办公区里,也有一个人正和妻子之外的其他女人偷偷联系呢,且聊的火热,耳机里不时传出银铃般的笑声。

周媛在洪涛的暗中帮助下,趁着高天一率领主力出征,又和家里失去了无线电联络的机会,不光把第五师顺利带跑了,还挖了准同盟徐天华的墙角,成功策反了第四师的一个团长,带着小半个师一起跑了。

此时她正在新基地里当女皇呢,虽然只有30名手下,战斗力也不咋地,但终于能按照她自己的理念发展了。哪怕前途还很艰险,甚至要面临平难军的搜捕和追杀,依旧无法掩饰内心的愉悦,说起话来又甜又嗲。

“唉……我对这个结果也不感到吃惊,吕叶江南说对了一部分,实际上是大部分人以前被压抑的太久了,压力突然消失之后难免要放纵一段时间。如果每天都面临饿死的威胁,突然摆上了一大堆食物,就算知道吃太多会被撑死,很多人也忍不住要吃,拼命吃!”

洪涛描述了招聘会的结果,让周媛笑得更加放肆了,隔着对讲机都能想象把眼泪笑出来的模样。不过她的解释要比吕叶江南更生动形象,也更贴切。

“……有道理,你说我的管理办法是不是太想当然了?在目前的生产力水平下,不见得越宽容越好吧?”

如果说听了吕叶江南的分析觉得有道理,那听了周媛的例子,洪涛觉得就太精辟了。当下对自己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又开始每日三省了,试图找出不合理的地方进行改善。

“你根本不用听别人建议,实际上你什么都明白,只是表面上太爱假装了。救援队就和你这个人一样,表面上看起来都快进入共产主义了,实际上重要的事情都是你个人做决断,从来不会听任何人的。”

“我记得林主任曾经评价过救援队、平难军和飞虎队的优劣,说的非常中肯。就目前而言,我还是比较赞同你的方式,虽然都是军阀作风,但比较温和,更具欺骗性。”

“人实际上并不在意什么主义、制度和真相,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的感受。只要你让他们觉得能能当家做主、权利受到尊重就够了,没必要真的去实现这些,那就太理想化了。”

在现实生活里能和洪涛谈论这种话题并说到点子上的人很少,愿意说这个话题的通常都没机会实践,俗称口贩子,纯扯淡,而有实践机会的人基本也就不会和外人聊这个话题了。

周媛是个例外,她有理论基础,愿意去思考,同时也有实践经验,完全有资格探讨路线和结果,且她还乐意和洪涛分享。

“我有你们俩想象的那么霸道吗?”此时洪涛有一种被人揭穿的尴尬,没想到最能理解、或者叫能把自己看透的是两个女人。在这方便连蓝迪都差得远,他只能看穿自己的表面一层。

“哈哈哈……不要美化自己了,那不是霸道,是胆怯。你总把自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av小次郎收藏

己掩饰得非常严密,生怕被别人看穿,骨子就是怕,怕失败。你总说要联合所有人,又费尽心思搞三国鼎立,实际上也是怕,怕损失。”

“在我眼里你就是个胆小鬼,不过是另一种胆小,非常让人恐惧的胆小。有时候你会因为胆小去铤而走险,非常非常可怕!”

耳机里又传来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 av小次郎收藏

了周媛的开怀大笑,这家伙看来是真的海阔凭鱼跃了,今天一天笑的比以前半年都多,且质量极高。不用看见,光靠听就能被那种发自内心的舒畅所感染。

“……嘶……呃……聊下一个话题吧,高天一可能已经展开大范围搜索了,这次去津门救援我使用了大型无人机和夜视仪搭配,效果不错。”

“这些东西他要是想找也不难,搜索起来会非常快。你和你的人以后出去不光要留意地面,还得时刻盯着空中,一旦被他发现我恐怕也无法阻拦。”

经常有人说女人太聪明会很烦人,洪涛深以为然。如果老天爷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在高天一和周媛当中选一个人被雷劈死,那自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眼不见为净。

但如果要让自己动手杀死谁,那高天一肯定是首选。不知道是自己思维模式怪呢还是人人都这样,总是不忍心亲手毁了美好的东西。

“嗯,我会留意的……实际上你能帮我,就看你是否愿意了……”对于这个警告周媛真往心里去了,不过她更希望救援队能伸出援手。

“那不可能,目前三家都有各自的想法,谁也不会去当众矢之的。你要是去北边或者东北边发展,救援队还能利用地利之便档一档平难军,西边根本没理由啊!”

洪涛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太会拒绝这个女人了,就算拒绝也没有以前那么斩钉截铁。交情这个东西真可怕,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的影响人的思维,即便感觉到了也很难完全抹除。

“我是说咱们两家可以暗中合作,也搞几次联合远征,快速增强实力,这样我的小破盟也就能自保了。”周媛确实没要求救援队明着和平难军为敌,但她的胃口也不太小。

“这不太合适吧……你给我个老头子都要用枪和子弹换,救援队现在兵强马壮,自己远征不好吗?何必非要和别人分一杯羹呢。”

对于胃口这件事洪涛倒是不反对,有需求很正常,但合作就得看双方能不能互相满足对方的需求了。买卖就是买卖,先谈条件再聊交情。

“唉,林主任有一点没看明白,你除了是个军阀,还是个彻头彻脑的奸商!”代表喜悦的嗲声嗲气突然从耳机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清脆凛冽的冰碴子。

“唉,我也是没办法。如果是个人,我当然愿意为美女效劳,死不足惜。可……”急眼了,就说明价格还有的谈,这是洪涛总结出来的一条经验。当然了,不能也跟着急眼,那就真谈崩了,此时必须非常诚恳的哭穷!

喜欢末世鼠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