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撞一下 乡村乱人伦

  • A+
所属分类:医保

物院,实验室。

孔文瀚走到徐哲身旁,递过去一份文献资料:

“师兄,你会德语,帮我看看这里应该怎么翻译呗?”

徐哲正在调试仪器,闻言头也没抬:

“德语?怎么不找知谨?”

他在柏城费诺实验室待了一年,在这方面,整个实验室没人比他更懂。

孔文瀚嘴角抽了抽,压低声音:

“我哪儿敢啊!徐哲师兄,你难道没感觉到吗?最近几天沈师兄心情特别不好!”

沈知谨性子骄傲疏淡,但待人一直客气有礼。

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他整个人周身都萦绕着一圈低气压,连带着整个实验室的人都跟着战战兢兢,生怕出错。

孔文瀚可不敢这个时候去触霉头。

闻言,徐哲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侧头和他对视一眼:

“是吧?你们也感觉到了?”

他认识沈知谨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个状态。

旁边一个男生忍不住探头凑了过来:

“哎,你们说,是不是因为最近顾学妹一直没怎么来了?”

顾听茵在追沈知谨,整个西京大人尽皆知。

物院这边的,更是常有机会看到她的身影。

有时候是来蹭课,

走一步撞一下 乡村乱人伦

有时候是来吃饭。

更多时候,她背着画板过来写生。

当然,谁都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

徐哲摸了摸下巴。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啊!是不是她们最近课比较多,太忙了,所以没过来?”

“不能够吧?以前她也是上那么多课,不还是经常来?而且我听美院的同学说,这个月京城要开好几场大师画展,学生们的时间都特别宽裕呢!”

“画展?那按照顾学妹的性格,应该会来邀请知谨一起看啊……”

“就是。真喜欢一个人,怎么都会有时间。要我说啊,估计——顾学妹是放弃了?”

“放弃?你意思,她不追知谨了?不会吧……顾学妹对他,那可是没的说啊……”

“我知道,可我知道有什么用?算起来,顾学妹这都追了好久了吧,可师兄这边好像一直没什么反应,换哪个妹子受得了啊?我觉得顾学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

孔文瀚在旁边,怎么听怎么不对。

他想起那天在书店的事儿。

师兄要是不喜欢顾学妹,怎么会……

但最近一段时间,她确实是没怎么来,也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怎么了。

徐哲听着听着,终于也动摇起来。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顾学妹人长得漂亮,性格又好,画画上也很有天赋,妥妥女神!喜欢她的人那么多,她也确实没必要在知谨这一棵铁树上吊死。但凡她肯点头,找个人谈场甜甜蜜蜜的恋爱,再简单不过的事儿,何必——咳!”

他无意间一抬眼,猛地咳嗽起来,一张脸涨得通红:

“咳咳——咳——知、知谨——你怎么来——咳——来了?”

沈知谨站在门口,神色淡淡,也不知什么时候到的,更不知道听到了多少。

孔文瀚他们也连忙起身打招呼。

“师兄。”

背后议论被正主撞个正着,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儿吗!

沈知谨脸上没什么表情,和以往一样点了点头,就朝着实验室里面走去。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分明沈知谨什么也没说,甚至连一点多余的反应都没有,可大家还是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一层看不见的冷冽气息,无声弥漫整个实验室。

落针可闻。

沈知谨打开电脑,调出观测数据。

然而不知为何,往常在他看来清晰明确至极的行行数字,此时却显得杂乱无章。

第六天。

自从那天他们在书店分开,她就再没有来过西京大。

是因为他那天没有应她的话喊她茵茵,她生气了?

可是——

沈知谨唇瓣微抿。

他不是不想,而是觉得,那似乎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而且她不知道,当时她笑吟吟,玩笑般喊他那一声,他花了多久,才终于找回对心跳的控制。

单单是这一点就已占据他当下所有心神,又怎么还有心思顾念其他。

可她那之后竟是再没来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终于发现,如果她不主动过来找他,那么,他连想见她一面都成了奢望。

他已经习惯她时不时出现在他余光所及的所有地方,却从未设想过这样的一刻。

——她消失在他目光中,哪怕他等了又等,也还是无法再看到她。

刚才听到的那些话不断在耳边回响,他的手微微收紧。

他闭了闭眼,重新聚敛精神看向屏幕。

十分钟后,光标仍在原地闪烁,未曾移动半寸。

没有任何进展,那些熟悉的数字此时看来却只令他烦躁。

徐哲悄悄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

“咳,知谨,我刚才那些话都是乱说的,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沈知谨侧颜清冷,似是没听见。

徐哲挠挠头。

“这个……其实要我说呢,这样也挺好的,以后顾学妹不用辛苦来回跑了,你呢,也能有更多时间——”

沈知谨忽然起身。

徐哲一愣:

“哎,知谨,你这是要去哪儿?东西还没处理完呢!”

沈知谨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道:

“忽然想起有点事儿,帮我和苏教授请个假。”

徐哲一脸茫然,看了眼电脑,不可思议地喃喃:

“什么事儿这么着急啊,连电脑都顾不上关了?”

以沈知谨的行事作风,这种情况真是头一遭。

他还想问两句,然而沈知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外。

孔文瀚往这边看了眼,轻啧。

就说师兄买那些书,不是没理由的。

这不就是——最大的理由?

……

沈知谨直接去了西京美院女生宿舍楼下。

他知道她今天只上午十点有一节课,上完课吃过午饭应该就会回来。

十一月底的京城已经很冷,天气阴沉沉的,泛着灰青色。

哪怕是上午,也没有什么暖意。

沈知谨等了许久,终于听到不远处传来热闹的脚步与交谈声。

他心中微动,抬眸看去。

中午时分,女生们都陆续下课回来了。

她们此时也终于看到了沈知谨,有人惊讶地小声念叨。

“那是……沈知谨?”

他很少来美院,但他在西京大太有名,不认识这张脸的实在是很少。

沈知谨终于看到一张较为熟悉的脸容——顾听茵的室友。

之前他来送她的时候,曾经无意见过一次。

顾听茵和她关系挺好的,但今天,她旁边却是挽着另外一个女生。

不是顾听茵。

沈知谨主动上前。

周围不少女生看过来,眼中好奇与倾慕居多。

“你好。”

沈知谨和她打了招呼,

“我找顾听茵。”

那女生愣了下,似是颇为诧异。

“沈学长,你不知道吗,她今天和人约着去看宗佩的画展了!我还以为那个人是你——”

她意识到了什么,忽而顿住。

沈知谨大衣口袋中的手微微收紧。

那两张画展的门票渐渐被他攥出褶皱。

喜欢他的小祖宗甜又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