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翻译公司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

  • A+
所属分类:医保

关东诸反王正在暗自筹谋串联的事情……

这是几支反王要联合起来攻打朝廷?

好家伙,这些人真有想法,这是要和朝廷争夺正统性啊!

哪怕是王弃听到了这个消息都有些吃惊。

当然,躺枪的可能又是陈昀……因为从林触的情报来看,对方就是以‘奸相弄权’为由,要展开‘清君侧’的活动。

在初时的惊讶之后,王弃就开始琢磨了起来……如果真的被他们完成结盟,这股势力的确也引人发憷。

他从御座上站了起来,来回踱步思考对策。

这是此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下方朝臣们竟然全都大气不敢出一个……他们这才感受到,当王弃认真起来时那不自觉释放的威势竟然如此可怕。

那种心中不自觉生出的惊悸感觉,甚至令他们思维冻结。

所以说陈昀怎么可能是权臣,他都为自己感到委屈……在这种皇帝面前,一切的小心思都显得十分可笑。

而在这个时候,王弃思维一定问道:“上党郡的驻军完成了吗?”

陈昀立刻答道:“回禀陛下,上党驻军已经完成,甚至已有一营兵马于魏郡涉县驻防……冀州方面若有异动,我等随时可从上党俯攻而下!”

王弃点头,又问大司农道:“今年秋收如何。”

大司农答:“回禀陛下,关中丰收,来年只要不是有五万人规模以上的作战应该不是问题。”

“其他州郡,朔方、并州苦寒,虽也有丰收却只能勉强自给自足。”

“凉州盗匪横行,恐怕今年也难以上贡了。”

其他地方大司农就没说了,因为关东地区基本上都被那些反王势力占据,处于割据状态……说来朝廷也是够辛酸的,除了关中富庶,掌控的居然都是苦寒的边州。

王弃听完之后就说道:“凉州的事情……明年我们就将主要精力放在肃清凉州上面吧。如今天下的情况你们也知道,急不得,必须先稳固关中周边然后再出关收复失地。”

可以说,王弃接手的真是一个矛盾重重的烂摊子……连苦寒的边境州郡都有人要造反,堂堂朝廷正统竟然只能完全掌控关中地区……

王弃觉得,这也该差不多要触底反弹了吧?

可是林触犹豫了一下又进言道:“可若是关东反王真的结成联盟要攻打泗水关呢?若是同步进行西凉战争,恐怕朝廷力有不逮。”

王弃幽幽地说道:“且不说他们是否真的能够组成这个联盟,若是联盟真的成了……大不了朕御驾亲征就是了。”

群臣立刻激动了起来,遇到这么个将‘御驾亲征’时时刻刻挂在嘴上的皇帝,他们真是有些麻爪了。

王弃这次却很严肃地说:“这次别给我来什么‘死谏’那一套,若是关东反王真的联合起来攻关,若是泗水虎牢关挡不住,朕就只能在函谷关下与他们决战了,这与他们攻入长安有何区别?这不过是早些晚些的事情。”

“反过来说,届时有泗水虎牢这天下雄关为依托,朕亲临战场也就是振奋士气的作用吧。”

众臣好生无奈,皇帝有此勇气与决心是件好事,可现在他们就担心他们的皇帝太勇了一些。

林触也是忍不住劝谏道:“陛下,难道关东反王联合扣关,也不能放弃凉州攻略吗?”

王弃摇摇头道:“恰恰相反,在这种时候更需要一支偏军能够镇压凉州局势,否则谁能保证凉州不会背刺关中?”

“况且若是操作得好,拖过明年,我关中富庶便又可积攒一批讨伐关东的钱粮,届时当收复一两块膏腴之地,以缓解关中百姓的压力。”

苏州翻译公司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

众臣都说不出话来了,道理他们都懂,只是没有这个魄力进行这样的决策罢了。

所以一个势力能否强盛,不只是需要能干的臣子,更需要一个有魄力的决策者。

这件事情暂时就这么定了,没人再提出反对意见。

只是大臣们的事情商议完了,轮到王弃搞事情了……

他没和以往一样说一些实际需要处理的事务,而是带着淡淡地笑意道:“朕想封冉夫人为皇后,你们有意见吗?”

这次是直接说了,众臣猝不及防。

立刻有个老臣道:“陛下不可,冉夫人乃是阉人义女,这等身份怕是不足以母仪天下!”

王弃淡淡地答道:“这有什么,我皇爷爷的母亲还是个二嫁之女,不照样母仪天下了?”

另有老臣道:“那怎么一样?当时的王皇后是母凭子贵,而冉夫人无所出!”

又有一人道:“这长安这么多大户小姐只要陛下看中了老臣都可以保媒,请陛下……”

王弃烦躁地挥挥手道:“行了,若是冉夫人不能做皇后,那朕也不需要皇后了,这后宫就空着吧。”

“下朝。”

压根懒得和这些大臣多烦。

一众大臣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面面相觑了,他们不知道这一次共同抵制冉姣封后究竟是对还是错。

同时他们也感觉到了这皇帝没人压着有多难搞……

其实他们共同反对冉姣,最大的因素还是林触,是阉人势力!

林触和其他阉人不同,那是真的有才华能做事的……他们很担心如果冉姣封后,会导致林触成为外戚,进而使得阉人势力彻底失控。

……

下朝之后,王弃有些闷闷不乐。

干脆带着去疾和阿母在长安大街上闲逛,算是白龙鱼服了。

去疾很高兴能够有这样的经历,他算是在霸陵邑长大的,这繁华的长安城却很少逛过。

刘氏阿母也很高兴,因为王弃虽然是皇帝了,但还记着她们也从不限制她们的行动。

长安市集很热闹,而因为大户人家多,这里的也有形形色色的好东西。

刘氏阿母逛得高兴,压根就忘记了自己还有个女儿,一个劲儿地给去疾和王弃买东西……

倒是去疾在王弃身边显得有些拘束……一个是见得少了,另一个也是他最近学了不少规矩。

“别那么生分,我可是你的亲叔叔,你也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血亲。”王弃拍了拍去疾的脑袋笑着说。

去疾如今已经是十五岁了,好吃好喝又跟着王大山修行,壮硕得像个小牛犊。

他赧然道:“可是李大人让我叫您为‘父皇’……”

因为王弃立了去疾为太子,那么理论上去疾就属于是过继给王弃的,叫‘父皇’也是法理之内。

王弃说:“那你呢,你喜欢这个称呼吗?”

他没有强行让去疾改口,而是问问他的意见。

去疾垂下头没有回答。

王弃则瞬间懂了……

他温和地笑了起来道:“那我希望你能在私下里的时候叫我父亲,叫你冉婶婶为母亲吧,或许这样你更自在一些。”

他看懂了去疾眼中的孺慕之情……对于一个从小没有了父母的孩子,王弃和冉姣便是代替了他父母角色的人选。

“是的,父亲!”去疾果然很高兴。

这甚至比他知道原来王弃真的是他亲叔叔的时候还要高兴……

不过他叫出来后又觉得有些拗口……

王弃看着他又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道:“你喜欢叫父亲还是叔父都随你……其实就我本心来说,倒是希望你能够继续叫我叔父,毕竟你是我兄长的血脉……”

刘氏阿母看到这爷两如此相得也是高兴得很,她是个心思纯粹的妇道人家,很不想看见因为一些别人嘴里‘更重要的事情’而闹得家中不宁。

这时她看到了街边有个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道士摆摊,旁边还有两个粉雕玉琢如同画里人儿一样的男女道童……她眼睛一亮,立刻走了过去。

“道长有礼了,您这摊子是卖什么的?”

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见状抚须含笑,他说:“老夫人,请看这里……”

老道士指着旁边写了一列字的白帆说道。

这时王弃也走了过来看去,却见上书:铁口直断,一卦千金。

然后就听刘氏阿母直言不讳地说道:“老身不识字啊。”

老道士明显表情僵硬了一下。

不过他的涵养很不错,目光大有深意地看向刘氏身后的王弃,似乎在等他出言解释。

王弃则是一脸淡定地说道:“哦,他在这里卖小童呢,千金一个,挺贵的。”

刘氏阿母倒抽一口凉气,一副惊讶地问:“现在的人牙子都要装扮成道士模样了吗?我说这两个道童粉雕玉琢的这么好玩,原来是特意打扮了拿出来卖的啊……走走走,千金一

苏州翻译公司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

个呢,不实惠,家里已经那么多人伺候了,犯不着。”

那师徒三人当时的表情之精彩,堪称一绝。

王弃念头通畅了,当他不认识这师徒三个呢?

当初他在驰援大散关的时候就在山道上遇到过他们……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眼看刘氏就要拉着去疾和王弃走,那老道士顾不得清高架子了,有些夸着脸地说:“施主真会开玩笑,贫道这白帆上所书,乃是‘铁口直断,一卦千金’!”

阿母这才回心转意,嗔怪地看了眼王弃。

换做是阿姣姐姐这么开玩笑她早就伸手揍了,不过这是女婿,她选择了原谅。

“道长勿怪,阿弃这是和您开玩笑呢。”她一脸客客气气地和那老道士寒暄了几句,然后就一脸淡定地走了。

留下那明显是在‘钓鱼’的师徒三人风中凌乱。

开什么玩笑呢?

阿母可是穷苦人家长大的,这辈子都没体验过‘千金压手’的感觉。

还一卦千金?

Tui~

阿母从来不败家。

王弃暗中笑得肚子都要疼了,那师徒三人遇到阿母也算是碰到克星了吧。

目送王弃一家人走远了,那那个男弟子才忍不住说:“师尊,我们现在怎么办?人家好像根本不愿理会我们。”

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依然智珠在握,他说:“急不得,这位大彭新君起于行伍,那天我们惊鸿一瞥便知他本身就有惊人修业。”

“想必这种人更相信自己而不会随意听信旁人……我们不妨先去取得那些大臣的信任,再借机出现在这位强势的至尊面前。”

那女弟子问:“师尊,我们扶龙庭的目标确定了吗?”

老道答道:“哪有这么快,只是目前看起来这长安的气象已经有蜕变之兆,我们不妨深入接触看看。”

……

这时走远了的刘氏忽然间有些怅然若失,她转头看向王弃问:“阿弃,你说刚才那为老道长该不会是个世外高人吧?”

王弃不置可否地说:“可能吧。”

阿母又说:“如果真的是个高人,咱们可就错过机缘了啊!”

一副丢了好多钱的样子。

王弃干咳一声,一脸淡笑地说道:“阿母若是想见高人,我可以安排呀……我师尊就是个绝世高人,要不让他今年过年的时候过来一次?”

“可以吗?”阿母很高兴的样子。

王弃道:“当然,我可是师尊最喜爱的弟子。”

“那就好……”

结果刘氏阿母又开始患得患失了起来,她兀自嘀咕:“这阿弃的师尊要来,我该准备什么见面礼呢……”

王弃见状莞尔一笑也不说破,只是通过照影语竹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片刻之后,王弃就品味着回复来的消息有些惊讶……

因为玉磐子说,五神山正在准备与乾坤正道缔结互不侵犯的盟誓……修行者的盟誓可不是随便下的,一旦缔结盟誓,那就是要认真地去完成,否则必然会遭受严重的恶果。

乾坤正道是什么考量王弃大约能够猜得到……那就是震慑于玉磐子和玉矶神女表现出来的高端武力,不想与存在着这种实力的顶尖势力彻底翻脸。

所以缔结盟誓算是最恰当的决定……不过这种盟誓一般都有时间限制,也就是说乾坤正道有信心能够在这时间限制期内完成自身蜕变,在盟誓结束后彻底压过五神山一头?

那么这盟誓对于五神山自己来说呢?

王弃只能说,这是‘天赐良机’!

五神山现在缺的是什么?

就是一个稳定的后方以及时间啊。

原本要防备乾坤正道,山中大部分高层都不可能离开五神山的……

一旦盟誓缔结……

好家伙,王弃决定让师尊把五神山的山门一关,就留几个弟子轮换看家,其他人干脆都来长安吧!

以前他琢磨的是怎么把五神山山寨到长安来……现在他当了皇帝,思路和眼界都不一样了,就琢磨着怎么把整个门派都搬迁过来……

于是他将自己的想法发送了过去,并且重新提到准备让玉磐子当国师来着……一国之师,可不得让他这个皇帝的师尊来当么?

这次玉磐子没有拒绝,因为在玉磐子看来,他出任国师可以更好的帮助王弃做事……扶龙庭是五神山的大事,他这个当师尊的也该要承担起责任来。

长安天子龙气重聚,这是整个修行界都能够感受到的事情,他也知道五神山必须要加重砝码,不能只靠一个后辈弟子出面斡旋了。

一下子,玉磐子觉得自己使命感满满……

王弃还没告诉他,他的徒弟如今已经当皇帝了,他只需要在国师的位置上哄哄朝中大臣的富人们,享清福就行。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