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宝怎么湿才三根手指公交车

  • A+
所属分类:医保

  韶华公主?

  白安安回想了一下剧情,她记得书里写过韶华排行第三,也是个嚣张跋扈的主。

  因为看白晚清不顺眼屡屡出丑,最终得到报应被送去和亲,不得善终。

  今日她们这两大京城“跋扈”的大小姐,算是集齐了。

  另一边,翠香拼命的摇头,“真的不是我!我、我明明把公主的首饰都收拾好了呀,我怎么可能偷东西呢!”

  “那你说,你今日午时偷偷摸摸跑出去做什么了?”公主怒意升起,猛地站起来毫不留情的拷问起来。

  “我……我……”翠香一下子被问住了,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翠香,你别狡辩了,明明就是你做的!公主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做这种事!”一旁的宫女指着翠香紧咬不放。

  韶华公主被气得忍不住扬起了巴掌,却在最后停住,“翠香翠香,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你怎么、怎么能背着我做这种事儿呢。”

  “来人,给我把翠香拖下去狠狠的打!那金钗是父皇送给本宫的生辰礼物,给我打到她说了为止!”这金钗对韶华公主实在是意义非凡,今日翠香也算是撞在枪口上了。

  “金钗?”白安安不由的摸了摸下巴,她怎么感觉自己刚才来的路上,好像见过这个东西啊?

  “不要啊公主!求求您了!真不是我……公子小姐救救我啊!”不远处的翠香已经开始口不择言,甚至混乱的看向白安安和赫连煜的方向求救了。

  看着公主等人齐齐望过来的眼神,白安安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她今天的运气真的不太好。

  “公主所说的金钗,可是一只雕着玉蝶和凤凰,镶着几颗蓝宝石的金钗?”白安安提起裙角,款步走向前含笑询问。

  韶华公主上下打量了白安安一眼,眼里闪过一抹惊艳,转而皱了皱眉,没好气的问道,“你是谁?”

  “民女白安安,无意听到公主刚才的谈话,只是民女应该恰好见过那支金钗,遂而贸然搭话,还望公主不要怪罪。”白安安没有在意,好脾气的解释。

  “你就是白安安?”韶华公主早就听说过白安安的“光荣事迹”,惊奇的多看了白安安几眼,鄙夷的说道,“也不怎么样嘛!也配和本宫齐名?”

  白安安不禁噎了一下。

  公主!这不好的名声咱们就不要攀比了吧!这公主怎么感觉憨憨的啊……

  一旁的宫女以为韶华对白安安不喜,急于邀功,忽然上前推了白安安一把,“放肆!谁允许你和公主如此讲话的!”

  白安安倒退几步,不小心被身后的石头绊了一下,心里不禁微沉:完了!今天要出丑了!真是流年不利啊!

  可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白安安感觉一双手有力的揽住了自己的腰,稳稳的站定。

  她后知后觉的眨眨眼,抬头对上了赫连煜的眼,赫连煜嗤笑一声,“你还真是爱多管闲事。”

  “我这明明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白安安把到了嘴边的感谢咽了回去,这人实在是恶趣味!设为关注章节

 赫连煜垂下眸子,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白安安倒下的那一瞬间冲上来搭救。

校花被绑在公共汽车上调教 宝怎么湿才三根手指公交车

  莫名的情绪让他有些不爽,那就只能将火气撒在了别人身上。

  赫连煜看向韶华公主,淡淡的语气却莫名有一丝威压,“韶华公主,当众莫名其妙打人可有失皇家的风度。”

  “皇上知道您平日学礼仪就学了些这个?”

  韶华被讽刺的脸色羞红,跺了跺脚训斥道,“红袖,本宫让你动手了吗!”

  “你……你刚刚说见过本宫的金钗,那你说金钗在何处啊?”许是知道自己刚才理亏,公主有些不好意思的询问起金钗的事情,语气也比刚才好了许多。

  白安安沉思了一下,“应该是在梅园第126棵树下后面的位置。”

  刚刚她和赫连煜便是穿过那片梅园过来的。

  她视力一向不错,一眼便望到了有一个金簪子在地上,还以为是谁故意放在那里的。

  “不可能,你第一次来这里,怎么可能会知道金钗在哪里?公主,这人一定是在耍你寻开心!”红袖没忍住,再次开了口,只是语气中有一丝莫名的焦急。

  韶华公主也是不相信的,没忍住轻笑出来,“白安安,你想救我的婢女就直说,何必用这种法子拖延时间。”

  “126棵……还编的像模像样的。”

  韶华公主身边的婢女也没有忍住,纷纷捂嘴偷笑出来。

  白安安无奈,就知道这些人不会轻易相信。

  她打小便对数字敏感,刚才路过梅园也是习惯性的数了数树的数量,没想到误打误撞还派上了用场。

  “公主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梅园搜搜看,若是民女说对了,公主就放过这个婢女可好?”白安安没有恼怒,反而谈起了条件。

  “哦?那若是你说错了呢?”韶华公主撇了撇嘴,还是不相信白安安一个草包能有这种能力,以为她不过就是在胡搅蛮缠而已。

  “若是民女说错了,便任凭公主处置,这样如何?”白安安没有一丝闪避,言语间满是自信。

  韶华公主来了兴致,“这可是你说的!说话算话!你们快去,去看看梅园有没有金钗,记得给我数数究竟是不是第126棵!”

  京城谁人不知白安安顽劣不堪,不学无术,怎么可能会精通数律呢?

  她都想好了,待会儿可要好好的整整白安安!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所有人都在默默期待白安安出丑的样子。

  唯有赫连煜目光闪了闪,靠近白安安小声询问,“看来白小姐是胸有成竹了?”

  “是不是胸有成竹,赫连大哥待会儿一看便知。”白安安打了个太极,没有给确切的回复。

  说多错多,她才不会让赫连煜抓到把柄呢!

  “会医术……现在还精通数律,白小姐好像和之前的你不太一样了啊……白小姐还有什么惊喜是我不知道的?”赫连煜一字一顿,弄得白安安也心惊胆颤的。

  “咳咳……”白安安掩饰般的咳嗽了两声,“我这不是突然想通,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嘛,自然要做一些改变的。”

  “其他的,不过是今天误打误撞而已哈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