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

 “那可还真是巧啊。”赫连煜眼里闪过不明的神色,没有再追问下去。

  白安安长舒一口气。

  她会的可不少,这要让赫连煜知道了可还了得!

  “公主!公主!找到了!”在这时,公主的人回来了,手里好似还拿着什么东西。

  “怎么样?找到了吗?”韶华公主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

  宫女喘了一口气,将手里的东西承了上去,“公主……找到了!真的是在第126棵梅树底下。”

  “什么?怎么可能!”韶华公主诧异的脱口而出,伸手抓过了宫女手里的金钗仔细端详,竟真的是自己丢的簪子。

  韶华公主不敢置信的看看金钗,再看看白安安,“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简直就像是戏法般神奇。

  “只是一点儿小技巧而已,民女不想宫女白白受了冤屈,断然插手了公主的事情,还望公主不要责怪。”白安安也没有拥功,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韶华公主一想到自己刚才还傻乎乎的质疑,白安安就觉得尴尬无比。

  自己好歹还是个公主,竟然在白安安面前丢了面子!

  “虽然金钗找回来,那、那也不能说明金钗不是翠香拿的吧!”韶华公主嘟了嘟嘴,不服气的提问。

  “就是啊!出了翠香谁会拿金钗呢?难不成……是你拿的,所以你才知道金钗在何处!”一旁的红袖再次插嘴。

  白安安多看了红袖两眼,皱了皱眉,随后又灵光一闪,似是恍然大悟明白了什么。

  看来这个小姑娘是想向她泼脏水啊……

  “公主,我从进宫以来一直和赫连大哥在一起,也不知公主住在何处,更别说偷拿公主的东西了。”

  “至于真正的小偷……或许民女可以帮忙调查一二。”

  白安安微微行礼,红袖的指责对她没有造成丝毫的影响。

  “红袖,你闭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说话!”韶华公主也皱了皱眉,被红袖的无礼弄得极为不爽。

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他扒开我奶罩吸我奶头变大了

  毕竟她心里还是觉得白安安有几分真本事的。

  “本宫没怀疑你!”韶华公主有些羞恼,继续端起架子,“那你告诉本宫,真正的凶手是谁啊?”

  白安安微微一笑,衣袖轻甩,踱步回答起来,“答案很简单,昨夜刚刚下过雨,梅园的树枝都还沾着未干的雨水,更别说那湿漉漉的泥土了。”

  “倘若真是翠香偷的金钗,她的鞋上应该沾满了泥土,可你们看,她的鞋子可是干干净净,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去过梅园,凶手另有其人!”

  说到这里,白安安停顿了一下,将目光转向了自己从刚开始便怀疑的人,“同样的,谁脚上有泥土,就说明她极有可能就是凶手。”

  “我说的对吗,红袖?”

  从刚才开始,红袖就非常心急的想要收拾翠香,甚至还想把这份责任推给自己,这让白安安起了疑心。

  再看看她那沾满了梅园泥土的鞋面,白安安便全明白了。

  “公主……是、是她冤枉奴婢的!婢女不敢!”红袖吓得直发抖,“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可仍然死咬着不肯承认。

  “红袖?真的不是你吗?是你自己说,还是我逼你说?”

 韶华公主看红袖的神情便明白了大半,对着侍女示意了一下,没一会儿,便从红袖房间里搜出了大大小小的首饰。

  韶华公主狠狠的将东西摔向红袖,“好啊!真好啊!你现在还有什么可以说的?”

  “公主,公主饶命啊!婢女只是鬼迷心窍了,求求公主再给我一个机会!”红袖见无力回转,只能用力的磕头求情。

  可是这一次,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了……

  让人将红袖带走后,韶华公主恨铁不成钢的看向翠香,“你也是的,怎得本宫刚才问你去干嘛了你不如实回答啊?”

  若是早说了,她也就不会在白安安面前丢了面子了,也不知道白安安会不会觉得自己好蠢啊……

  “奴婢不敢,今日午时婢女是为了宫外生病的母亲,递了些自己攒的银两,偷偷和宫外联系是坏了规矩的,还望公主责罚。”

  翠香这才如实交代了实情,不忘感恩的看了白安安一眼。

  今日她能逃脱责罚,真是多亏了这位白小姐。

  “你!我是那种不讲情理的人嘛!”韶华公主跺了跺脚,甩了甩袖子把那些首饰都给了翠香,“拿去拿去,别说我苛待了吓人。”

  白安安看这位韶华公主,忍不住扬起了嘴角。

  看来她也不像书中写的那么无礼,甚至傲娇的有些可爱啊!

  “今日一见,公主果然豪爽坦诚,民女心生佩服,那便不打扰公主先行告退了。”说完白安安行了一礼准备出宫。

  “喂!白安安!”韶华公主犹豫了一会儿,扬声叫住了白安安。

  白安安歪了歪头,感到疑惑,“不知公主还有何事?”

  韶华公主小步跑上前来,解开腰间的玉佩塞进白安安的怀里,“这是本宫的令牌,本宫命令你,以后闲暇的时候进宫陪本宫玩!”

  白安安愣了愣,看着手中的玉佩一时间没有缓过神儿来。

  “怎么?不乐意啊?”韶华公主没有收到答复急了,佯装凶巴巴的催促,“本宫给你令牌这是你的荣幸!你敢抗旨不尊?”

  “扑哧……”白安安没忍住笑出声来,细心的将玉佩装好,柔声回答道,“多谢公主抬爱,民女恭敬不如从命了。”

  白安安自此一遭,心情极佳,想来自己的运气好歹不算太差。

  直到赫连煜的声音再次在背后响起,“白小姐,你是不是还忘了点儿事情?我们的婚事你打算如何是好?可是遂了白小姐的意?”

  白安安的笑容不禁僵住。

  这是哪里来的大直男,怎么这般会破坏气氛!遂了她的意?她的意思就是赶紧一拍两散,江湖再见才好!

  “赫连将军说笑了,天下美男如此之多,安安都还没有见识过呢,何必吊死在一棵歪脖树上。”

  白安安狡黠的眨了眨眼,不退反进,“倒是赫连将军今日怎得跟我说了这么多话,之前不是厌烦我到了极致,还约法三章互不干涉,如此反常可让安安万分紧张啊。”

  说完白安安还装作一副用情至深的样子,“赫连将军,我没想到你竟然对我也是有情的,你若是好好待我,我必不会负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