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

  • A+
所属分类:医保

“给你上完药,我就出去。”

  看着顾司城弯腰捡起地上药瓶的时候,足足矮了慕卿卿一截。

  他躬着身子的样子里透着几分谦卑,一下子就没了之前那种高高在上的清冷。

  慕卿卿眼眸未动,定定看着男人的动作,胸腔里的情绪无端有些涌动了。

  顾司城骨子里就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矜贵,不论何时何地,面对什么样的人,永远沉稳有底气。

  不急不躁,不温不火,但眉目之中的锐利透出一种上位者独有的距离感。

  呼风唤雨,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今天,这究竟是怎么了?

  顾司城修长的手指捻起了一根棉签,蘸了药酒就按上了她的额头。

  头上已经传来了一阵清凉。

  随即,男人的声音在耳畔荡开了,“你好好休息,我去客房睡。”

  上完药,顾司城提起药箱,大步流星的走了……

  ……

  慕卿卿几乎是一夜没睡,清晨天刚刚亮,她就起来了,洗漱完走下楼,发现桌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美食。

  看到慕卿卿下楼,站在落地窗边打电话的顾司城,对着电话那头简单的说了一句,“好,我们晚上回去吃饭。”

  挂了电话,他把手机收进口袋,转头走到餐桌边,拉开其中的一把椅子,“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让厨师随便做了点。”

  随便做了点?

  满满的一大桌,中式的,西式的,包子面条饺子粥,三明治面包烤肠……

  他是对随便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吗?

  慕卿卿冷眼看着,猜不透这男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带着疑惑坐了下来,拿起面前的勺子舀了一勺粥往嘴里送。

  见慕卿卿坐下喝粥,顾司城低哑的声音极有磁性,低低的问道,“怎么样?合胃口吗?”

  慕卿卿放下手中的勺子,缓缓抬眸看向顾司城,望着他那双深邃的双眸,沉声问,“顾司城,你在玩什么把戏?”

  “卿卿……”顾司城如古井般幽深的墨眸注视着她,眼底细碎的星芒沉沉浮浮的。

  ——我想要对你好。

  他在心里默念着,不过终是没有将这句话宣之于口。

  男人的脸毫无预兆的映入了眼底。

  慕卿卿看着他,眼底掠过了不解。

  “我知道,娶我并不是你本意。”四目相对,男人幽深的眼底波涛汹涌,泛滥着一种叫人看不懂也揣摩不透的情绪。

  “不需要用这种方法来讨好我,想离婚,我随时都可以。”

  离婚?

  顾司城无意识地蹙了蹙眉,眼底带着明显的不赞同。

  他重生回来,是想做个好老公,在她身边好好爱她疼她保护她的,并不想离婚。

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

  之前她那么喜欢自己,为什么现在突然说要离婚?

  “你想离婚?”

  “为什么?”顾司城嗓音暗哑,沉着脸问道。

  “如果是因为昨天婚礼的事……”

  “不是。”慕卿卿打断顾司城的话。

  她眉头轻挑唇瓣微勾,冷静而又暗藏气势,从容的道,“昨天的事我根本没放在心上。只是,有句话你难道没听过吗?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之前我的确是挺喜欢你的,但现在睡也睡了,婚也结了,朱砂痣变成了蚊子血,这白月光若握在了手心,就成了没用的废纸一张。”

  慕卿卿的红唇一张一合的,长发披散,懒懒散散的抬起眼皮斜睨着顾司城。

  她轻笑着,目光带着傲慢的挑剔和不屑,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身经百战的女海王一枚,妩媚张扬的自成一派风景。

  她起身扫了一眼桌上的早餐,轻蔑的轻哼了一声。

  倏地,她的手撑在桌子上,直勾勾的盯着男人俊逸的脸庞。

  两人呼吸交缠,只剩咫尺的距离。

  她眨了眨眼,无声的勾了勾唇,开口的声音却冷冽得像是凛冬,“顾大少,你未免也太不走心了吧?”

  “你以为让厨师做一桌子菜就能讨好我?谈过这么多年的生意,你不会脸投其所好都不懂吧?”

  桌上这些,没有哪道菜是她爱吃的。

  “当初我为了讨好你,可是整整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摸清你的口味喜好,后来又花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练习厨艺。”

  “顾大少,我不知道你突然讨好我的原因是什么,相比较之下,你的诚意还真是……”她轻笑着,眼底的嘲讽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至于她而言,顾司城是天上遥不可及的星星。

  即使知道嫁给顾司城的机会渺茫,但她还是无数次在心里幻想过结婚之后为顾司城做饭的场景。

  为了那一丝丝看不到希望,她练习厨艺,为的就是能够做出他喜欢的红烧排骨。

  可是……

  婚后,她连做一顿饭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被送到监狱里去了。

  想到这里,她缓缓闭上了眼睛。

  当前世遭遇的痛苦像是电影画面一帧帧的在脑海里闪过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唇更是控制不住的发抖。

  天上的星星太过遥远,不是她能够奢望的。

  妄想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或许真的会遭到反噬吧!

  顾司城很好,只是不爱她也不信她而已。

  这一世,她放过这个男人也放过她自己了……

  “离婚协议我会让人准备好,爷爷那边我也会搞定。今天不用陪我回门了,我自己回去。”

  丢下这句话后,慕卿卿推开椅子,大步走出了别墅。

  厨房门口,端着最后一道菜出来的厨师一脸懵逼。

  “少爷,这是少奶奶最喜欢的五味汤……少奶奶怎么还没喝就……”

  顾司城冷眸瞥了一眼,皱眉看着一桌子的菜,心口涌出了说不出的复杂滋味。

  他用力将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冷声的道,“撤了!以后桌子上一半的菜必须是少奶奶喜欢的!”

  “是。”厨师答应着,小心翼翼的退开了。

  顾司城望向门口,眼底收敛着深不见底的暗光,似是翻滚着浓墨般的海浪,黑暗又偏执。

  他扯了扯薄唇,带出了一抹细微的弧度,喃喃的道,“卿卿,我怎么会跟你离婚呢?”

  “我已经错过你一辈子了。”他开口的声音,字字句句低沉到了极致,“这辈子,我们都不会分开的!”

  ……

  慕卿卿快步走出别墅大门,从门口的司机手里拿过车钥匙,开门,上车,启动引擎,狠狠踩油门,用最快的速度将车子开离别墅。

  走出大路,叱的一声巨响,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

  她双手握住方向盘,身体狠狠颤抖着,眼泪一滴滴砸落下来。

  慕卿卿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明明应该高兴的事情,眼泪却忍不住从眼角落下。

  好一会,她才平静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喂。”她拿起电话接听,声音恢复了平静。

  “嘿嘿,老大,新婚夜怎么样?玩的嗨吗?”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让慕卿卿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忍不住又涌了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