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走一步撞一下PO 晚上家里没人就让你弄

  • A+
所属分类:医保

  呵!

  慕卿卿眸光微抬,望向慕思涵的目光里眼波流转,满是玩味,“怎么,我今天能回来,妹妹好像很失望呢。”

  “没……没有,我只是想问,司城哥……姐夫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慕思涵声线发紧,语气中带着微微的慌张。

  慕卿卿怎么回来了?

  看来,昨晚的计划多半是失败了!

  “哦?真的吗?”慕卿卿目光冷冽犀利的笑了一声。

  对上慕卿卿那双清冷的双眸后,慕思涵被震了下,背脊莫名发寒。

  “当……当然是真的了。”她的唇瓣轻颤,下意识得回答着。

  话落,她侧首偷偷打量着——怎么突然觉得慕卿卿这个贱人哪里不一样了?

  慕卿卿海藻般浓密的长卷发垂在腰间,一袭红色的连衣裙将皮肤衬得分外白溪,整个人显得娇俏而明艳,就像是蒙尘的珍珠一下子焕发出了光彩夺目的感觉。

  她的嘴角噙着浅笑,但眸光里隐隐透出几分凌厉。

  一夜之间,慕卿卿怎么可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难道她的计划早就已经被识穿了?

  还是说,慕卿卿之前是在扮猪吃老虎,想置她于死地?

  不!这不可能的!

  几秒之后,慕思涵迅速在心里否决了这个想法。

  自回来之后,慕卿卿这个蠢货就一直被她玩弄在股掌之中,怎么可能突然变聪明?

  一定是慕卿卿今天的装扮让她产生错觉了。

  她微微舒了一口气,亲密的的走上去挽住了慕卿卿的手臂,“姐姐,听说昨天姐夫没有送你回房……不过姐姐你也别难过,姐夫他可能还是因为你设计他那件事而生气,所以昨天才没有跟你同房,今天也没陪你回门。”

  装,接着装!

  慕卿卿冷笑着斜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微妙。

  其实慕思涵现在的心里应该也很憋屈吧?

  五天前的药,应该是慕思涵想要自用的算计顾司城的,只是没有想到,阴差阳错之下,居然是她进了顾司城的房间。

  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顾司城,慕思涵一定很不甘心吧?

  明明心里嫉妒得像是被万千只蚂蚁啃噬着,还要在她的面前装得跟个没事人一样。

  这么一想,慕卿卿的心里隐隐产生了一丝扭曲的快意。

  “哦,嫁给了我想嫁的男人,我为什么要难过?”她似笑非笑的看了慕思涵一眼,将手抽了回来。

  这个贱人,是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炫耀吗?

  慕思涵眼角的余光捕捉到门口的一瞬,脚下一崴,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突然被一道凌厉的声音破空而出,怒意铺天盖地地席卷上来,“慕卿卿,你还有脸回来?”

  话音未落,一个花瓶“啪”一声摔在了慕卿卿的脚边。

  四溅的瓷片在她的小腿上划出了一道小口子,嫣红的鲜血从伤口里涌了出来。

  她垂眸看着小腿上的伤口,微微蹙了下眉。

  “你自己不争气!回娘家归宁,老公也不陪着一起!我们慕家的脸早就已经被你丢尽了!”

  慕严森憋红了脸,大声的呵斥着,“现在居然还把气撒在你妹妹的身上,真是好大的本事!”

  说话间,他抡起胳膊要朝慕卿卿的脸上挥下去……

  “爸爸!”摔坐在地上的慕思涵连忙起身,张开双臂挡在了慕卿卿的面前,“你别打姐姐!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是姐姐希望的。”

  “新婚夜,司城哥彻夜不归,姐姐的心里也有气,不是吗?”她微微偏头看着慕卿卿,故意道,“司城哥不喜欢姐姐,这也是没办法的。”

  提起这件事,慕严森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了。

教授走一步撞一下PO 晚上家里没人就让你弄

  顾司城当场离席之后,他们慕家已经成了S城的笑柄了。

  今天一大早,大大小小的新闻早报全都在推送这件事。

  想到手机通知栏里一则则夺人眼球的标题,他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一张脸顿时憋成了猪肝色。

  “慕卿卿,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己作出来的,还想迁怒别人?”

  他吹胡子瞪眼睛的,指着慕卿卿的鼻子大骂着,“难怪司城看不上你!你这种乡野出身的,哪里有资格嫁进顾家?”

  “爸爸,生米煮成煮饭,现在姐姐已经是顾太太了。”

  “她算哪门子顾太太?”慕严森的脸上带着冷狠的恼怒,“慕卿卿,你知不知道归宁是什么意思?”

  “归宁不带丈夫回娘家是给我们带来晦气的!你还嫌给我们惹的麻烦不够多?”他侧身朝门口一指,“滚出去!要是今天顾司城不来,你也永远不要踏进这个门了!”

  “我是回来看爷爷的。”慕卿卿冷冷道,“等看完爷爷,我立刻离开!”

  “你还好意思提爷爷?”一直冷眼旁观的慕母径直走了过来,声音突兀而尖锐,带着强烈的攻击性,“你爷爷要是知道你丢了这么大的人,早就不认你了!”

  闻言,慕卿卿冷冷地扯了下唇。

  爷爷怎么可能不认她?

  上辈子,爷爷知道她“杀人”,还愿意将一半的财产留给她。

  跟慕家其他冷心冷肺的人不同,爷爷真的疼她疼到骨子里了。

  她认真的盯着眼前的三张脸,慕思涵的脸上写满了伪善,令人作呕;而慕严森和慕母恶狠狠的,表情里满是狰狞。

  她眼神里染上了些许冷意的勾了下唇,非但没有一点点害怕,反还带着丝丝嘲弄的开口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把我找回来就是天大的恩赐了?”

  “你们知道吗?我更宁愿没有你们这样的父母!”

  她眼角的余光扫了眼门口双手抱胸,一副正在津津有味看戏的“好大哥”,目光一窒,眼底的嘲讽色更深了。

  “你们听听!”慕严森颤抖着手指指向了慕卿卿,不断喘着粗气,“这个孽种说的是人话吗?”

  话音未落,他转身从架子上抄起了一个小铜像,狠狠砸了出去。

  铜像在空气里划出了一道弧度。

  慕卿卿侧了下身子,但却没有躲过。

  就在铜像要擦过额头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牢牢将铜像攥在了掌心里……

  眸色如墨的顾司城阴郁着神情,一瞬间,整个人的气场都不同了,冷冽而凌厉得像是一柄开窍的利刃一般破空而出了。

  周身裹夹的黑暗而骇人的戾气,下一秒就能够将人绞碎吞噬了。

  他垂着眉眼,脸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阴影,眸底有火光在肆虐的翻动着,带着一种嗜血的侵略性。

  他们怎么敢这么肆无忌惮的伤害慕卿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