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抽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 A+
所属分类:医保

  周清漪压下想要从现场逃跑的冲动,如同淬了毒的双眸死死地盯着温暖!

  这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敢公然勾引墨清寒!

  现场宾客们震惊得瞠大双眼,明知这是墨家私事儿,却控制不住蠢蠢欲动的八卦之心,偷偷地盯着墨清寒和温暖的方向。

  温暖低头正好瞥见墨清寒腰间内侧竟然有把手枪,与小包子明显带着塑料质地的玩具枪不同!

  那硬朗的线条和金属冰冷的质感无一不在诉说着:我是真货。

  温暖头皮连着半边身子都麻了!

  她这次顾不得小包子挨骂了,她的命要紧。

  温暖压下心中慌张,攥了攥小手,看向墨清寒时,努力地挤出一抹无害的笑容:“事出有因,墨总您和我出去一下,我解释给您听。”

  话音刚落,温暖就听到她的声音透过音响,在婚礼现场响起!

  温暖:“……”

  周清漪怒火中烧:好啊!臭女表子!勾男人都勾到她的婚礼上了!

  “给我抓住她!”周清漪握紧拳头,眼中几乎要喷出两把火烧死,活活把温暖烧死。

  她要把这个贝戋女人拖到门口,亲手扒光她的衣服扔到街上!

  保安得令,从四周朝着温暖围了过来。

  温暖见跑不了,心下一横,冲着墨清寒扔下一句:“对不起了,墨先生!”

  说完,她狠狠踩下去,转身迅速逃窜!

  没人想到,居然有人敢在老虎跟前拔须!

  为了避免碰到墨清寒,保安们顿时乱作一团,反应过来时,连忙朝着温暖逃窜的方向追去!

  温暖为了躲避被抓,在婚礼现场横冲直撞,还掀了不少桌子。

  她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跑得极快,总算靠着灵活的身形,跑出宴会现场。

  走楼梯被抓住的概率太高,温暖着急忙慌的朝电梯方向跑,但跑到走廊尽头的电梯门前时,她愣住了。

  刚才楼下只停着各种豪车,现在却还多了许多戴墨镜、身体魁梧,通身都散发着黑暗气息的保镖。

  这和酒店小区守门的保安完全不是一个层次!随便一个都能徒手捏死她。

  要死要死要死!

  温暖在心里尖叫,眼看楼梯里传来脚步声。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掉到地上。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从水管爬下去时,走廊前的一个房间门突然打开。

  是那个熊孩子!

  因为房门把手太高,小包子不得不踮着脚,歪着脑袋看她,笑得眼睛弯弯:“仙女姐姐,这里!”

  温暖在心里疯狂告诫自己,不能相信他的话,可脚还是在小包子软软萌萌的脸蛋中屈服,不由自主朝他那边走去。

  房间里很黑,温暖感觉裙摆被人扯了扯,一张卡被递进手里,小包子奶声奶气道:“这是我从爸爸裤兜里偷来的。”

  当房卡插进槽里,房间登时亮了起来,里面的布置,一览无余。

  一眼望去,红地毯铺遍了整个房间。

  左侧是透明玻璃围着的游泳池,右侧则是全息影厅,中间……是一张巨大圆床,床头贴着大红囍字,床上的龙凤被上,铺拼着“早生贵子”四个大字。

  温暖满脸黑线,这是墨清寒的婚房吧!

  被墨清寒发现她闯进来,她就死定了。

  小包子丝毫不知温暖的担忧,撅着屁屁,小手在一侧的推车最下面一层,拿出一套保洁服。

  从地上站起时,他扭了扭自己的小屁屁,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脸颊上的肉颤动着,胖乎乎的小手指着推车:“仙女姐姐,你穿这个,我躲进去,我们一起私奔!”

  温暖一头黑线:“你知道私奔什么意思吗?”

  “知道!是男女不经过爸爸同意就跑掉的意思!”小包子振振有词,还碎碎念,“我想去哪就去哪,才不要爸爸的同意!”

  温暖哭笑不得,但目前的情况,这个办法……倒是可行。

  温暖套上保洁的衣服,就见小包子撅着屁屁,往推车里面钻。

  好不容易侧躺下来,他朝着温暖眨了眨眼睛,挥动着双手:“仙女姐姐,冲鸭!”

  温暖汗颜,没有再多说,将床单垂下,遮住肉乎乎的小包子后,压低帽檐,推着车子离开房间……

  温暖心脏砰砰直跳,双腿发软,在同样的地方转了三圈之后,温暖才后知后觉意识到:她迷路了。

他抽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三个人玩我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小包子显然也意识到不对,从另一个方向悄悄探出脑袋,抬头问她:“仙女姐姐,你迷路了吗?”

  “咳,只是忘记电梯在哪而已。”温暖有些尴尬。

  “嗯,好的。”小包子一本正经的欲言又止。

  “我很快就能找到电梯的!”温暖试图为自己找回场子。

  “嗯,好的。”小包子的神情明显在说‘我不相信’。

  温暖有些尴尬。

  就在这时,前面拐角突然出现个保安。

  温暖连忙用膝盖顶着小包子的脸把他顶回去,低着头继续朝前走。

  走远后,小包子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揪了揪温暖的丝袜,指向右边。

  温暖把头压得更低,推着车走。

  小包子时不时从里面伸出小小的手给她指明方向,她害怕的心也渐渐稳定下来了。

  好不容易走到电梯门前,打开时,却正好和上来找她的保镖们打了个照面。

  温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低下头,佝偻着身体,宽大的帽檐正好遮住脸。

  每一秒都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庆幸的是,保镖们从她身边直接走过。

  直到进入电梯里,只有温暖和推车里的小包子时,温暖才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伸手抹去额头上的汗水。

  电梯到达一楼。

  门打开后,温暖直接推着车,飞快地朝着后门而去!

  直到成功从后门溜走,温暖后知后觉,自己双腿直发抖,手臂也酸的不行。

  小包子从推车里灵活钻出,看见她狼狈的模样有些想笑,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快从兜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块钱。

  冲着温暖,一副小绅士模样地伸手:“走,仙女姐姐,我请你喝水。”

  说着牵起她的手,向酒店对面的小卖部走去,并坚持付了钱。

  温暖在心里笑他人小鬼大,打趣地开口:“这钱也是从你爸爸兜里拿的吗?”

  小包子歪着脑袋想了想,郑重点头:“嗯!”

  温暖乐了,和他在附近的长椅坐下,忽然板起脸,佯装严肃地说道:“虽然你请我喝水,但是,小朋友,这可不能抵消你做坏事的事情啊。”

  “说说吧,为什么要在你爸爸的婚礼上做这样的事情。”

  一直人小鬼大的小包子嘴巴一瘪,神色委屈。

  他脱掉厚重的外套,把衬衫从裤子中扯出,掀开露出腰部的青紫色,在一片白嫩嫩的肉的对称下,看着格外吓人。

  “这是……”温暖满脸愕然。

  “是后妈。”小包子落下衬衫,摇晃着脚上的小皮鞋,鼓起腮帮子,气呼呼地举起小拳头,“她把我推下阳台,又拉住我,还告诉爸爸是她救了我!”

  成年人被推下阳台估计都吓得够呛,更别说这么小的孩子。

  温暖火气登时就上来了。

  没想到新娘居然这么恶毒,对孩子也下得去手!

  看着小包子明明害怕,却故作坚强地绷紧唇的模样,温暖心不由一揪。

  她伸手抱住孩子,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部:“不怕了哦,都已经过去了,不过,你有和你爸爸说过这件事吗?”

  要是小包子跟墨清寒说过这件事情,墨清寒……

  “他肯定不会相信我的!”小包子的话语里带着赌气与怒火,小手刚捂住自己的眼睛,眼泪却是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他都要娶那个女人了……”

  温暖正想着要怎么安慰小包子,他的手表突然自动摊开。

  黑漆漆的摄像头像手枪似的对准他们,墨清寒冰冷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墨向阳,给我滚回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