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rapper潮水偷轨 爸爸的几把真好吃

  • A+
所属分类:医保

  “我……!”温暖看着小包子受惊的脸,硬是把‘艹’字给憋了回去。

  小包子反应和他爸爸一样快,连忙摘了手表扔在地上,小小软软的手牵住温暖,转身就要跑!

  这块手表连摄像头和扬声器都有,不可能没有定位,只怕墨清寒半小时之内就能找到他们,况且……

  温暖不舍地看着小包子。

  这个不是她的孩子,她不能把他从亲生父亲身边带走!

  温暖蹲下抱起小包子,让他靠在自己肩头,拍着他的后背安抚:“没事的,不用怕,乖。”

  她捡起手表,任墨向阳缩在她怀里,深吸一口气,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说:“墨先生,向阳在我这里很安全,您放心。”

  “我不要回去!我要和仙女姐姐呆在一起!”一直乖乖缩在她怀里的墨向阳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我不要回去!你有了后妈就不要我了!”

  墨清寒周身涌动着冰冷的气息,盯着手表里的温暖,眼神如同一把利剑:“别以为你糊弄了孩子就有机会上位,墨太太的位置还轮不到你这种女人!”

  她这种女人?!

  温暖被气得够呛。

  一个连孩子都保护不好的狗男人,她能瞧得上他?

  这墨太太的位置,送给她都不要!

  “墨先生,您有没有想过向阳这么小为什么要搅和婚礼吗?您以为您的漂亮妻子很善良吗?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与你无关。”

  墨向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敢这么骂自己的亲爸,满脸崇拜的抱着温暖,眼睛一闪一闪,里面布满了bulingbuling的星星。

  墨清寒语气冰冷:“一个小时。”

  “什么?”温暖一怔。

  那头的墨清寒直接报出一串地址:“一个小时之内我要看见墨向阳,见不到,你和你的家人,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喂,你……嘟嘟嘟!”温暖看着“通话结束”的页面,气得小脸憋得通红,心里狂骂:怪不得儿子不爱,还娶了个恶毒老婆!活该!

  印象差归印象差,温暖也不可能抱着墨向阳跑。

  而且墨家确实有那个实力,让她全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温暖无奈摇头,低头却对上墨向阳闪闪发光的星星眼,有点心软。

  想了想,柔声劝道:“向阳,我把你送到门口,你和爸爸好好谈一下,他肯定会站在你这边的。”

  墨向阳一听,就知道她想甩掉自己。

  他从温暖怀里出来,昂着头,倔强地看着温暖,金豆豆从眼眶里掉落,小嘴一绷一撇的,最终还是忍不住地哭了出来!

  “不要不要!我不回去!哇啊!呜呜呜呜!爸爸要和后妈一起打我了!”

  “那你想去哪?”温暖反问。

  “我想去你家!”小包子死死抱住她。

  “我家可住不下两个人。”温暖摇了摇头。

  “那你去我家!对!除非你和我一起回家!我要娶你当老婆!”小包子的声音又奶又尖,带着丝破罐破摔的意味,“你要给我做饭吃!陪我一起睡!还要接送我上学。”

19岁rapper潮水偷轨 爸爸的几把真好吃

  “你这是找妈还是找老婆?”温暖嘴角一抽,有些无奈地刮了刮小家伙的鼻子。

  “当然是老婆!你不要当我后妈。”小包子说到这就不闹了,反而一本正经的提醒她,“我爸不是什么好人。”

  “……”温暖看着他还湿润的睫毛,心软了,这孩子明显缺爱,好人做到底,把他送回家吧。

  “我和你一起回家,你和爸爸好好谈一下阳台的事好不好?”

 墨向阳揉揉眼睛,点了点头。

  温暖心里轻叹:希望墨清寒不会对她下手吧,她可无辜的很!

  她抱起已经开始犯困的小包子,找到自己的车,把他放在后座躺着。

  看着他小脑袋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着,温暖抿了抿唇。

  照理说,她不应该揽事上身的,可是……她心软了。

  ……

  温暖把车开到市中心的山顶,刚进门就被扑面而来的贵雅炫晕了眼。

  这不是别墅,是世外桃源吧!

  雕刻的镂花大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眼望不到头。

  所及之处,两侧的草坪绵延地包裹着喷泉池,花束簇拥着,美不胜收。

  道路两侧的绿化一路往前,别墅在远处,若隐若现……

  里面的人似是感应到她的到来,镂花大门被拉开。

  温暖顿了顿,重新启动车辆,往里开着。

  庄园内的景色在不断地后退,匀速开了二十分钟,才彻底看清楚矗立着的别墅。

  温暖抱着睡着的墨向阳下车,还没踏进别墅门口,怀里的孩子就被抱走了。

  她下意识想抢回孩子,猛地一愣神,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孩子,又松手了。

  两名人高马大的保镖,立即压住她的胳膊把她带进别墅里。

  温暖刚要挣扎,保镖却是忽然松开手。

  她一愣,顺着保镖的视线看去!

  只见黑色的真皮沙发上,男人右腿叠在左腿上,右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左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点着沙发侧。

  那是……墨清寒!

  墨清寒忽然抬起头,双眼漫不经心地从温暖的脸上往下扫,却让温暖脖子一凉,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但当他看向小包子时,眼神就会软下来。

  好歹还是关心孩子的。

  既然这样,她更要解释了。

  “墨先生,恐怕有什么误会,我是被向阳委托帮忙的,并不知道那是空爆弹,他不是很想你结婚,您最好和他谈一谈,向阳心里很委屈。”

  墨清寒眼里划过一抹鄙夷,冷笑一声:“堵住她的嘴,关到地下室。”

  温暖懵了一瞬。

  反应过来时,恨不得扑上去挠死他!

  见保姆已经接过墨向阳,打算抱着他上楼,温暖连忙大喊起来:“墨向阳!墨向阳!快醒醒!你爸要杀我!”

  被保姆抱着的墨向阳扭了扭身体……

  “把他抱上去!”墨清寒看向温暖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死人,同时眼神扫向保镖,示意着保镖尽快动作!

  “墨向阳!”

  保姆怀里的小包子终于幽幽转醒,看清面前的情况后立马清醒,在保姆怀里挣扎起来:“仙女姐姐!你们放开她!”

  保姆险些抱不住,连忙把小包子放在地上。

  小包子迈着小短腿连滚带爬跑到温暖腿边,抱住她死活不撒手!

  他半边脸都成一团,嘟着嘴,冲着墨清寒不满地吼叫:“你是不是在问婚礼的事!就是我让漂亮阿姨干的!谁让你非要娶周清漪!”

  墨清寒气的脸色铁青。

  小包子继续嚷道:“你要娶她也可以!我们分家!你娶周清漪我娶漂亮阿姨!你过你的我过我的!我们互不干涉!”

  温暖:“???”

  她想张口解释,但是保镖已经在她开口前把她嘴堵上了。

  墨向阳见没能阻止墨清寒,抱着温暖的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而墨清寒看着温暖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祸害!

  本以为这女人是打墨夫人的位置的主意,没想到还挑拨父子关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