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树林里插班花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

夜幕降临,分头跟了一天目标的韩昕和徐军,冒着雨相继回到出发点。

虽然有雨披,可风大雨大,根本挡不住,不但从头到脚都湿透了,而且因为下雨山路非常难走,脚上腿上全是泥巴。

雨依然在淅淅沥沥的下,风还在呼呼的刮,韩昕躲在一棵稍微能遮点风挡点雨的树下,从反背在胸前的包里,取出下午跟踪时买的烧鸡,撕开半只递给刚检查完手机有没有受潮的徐军。

“赶紧吃,被雨淋着就不好吃了。”

“这该死的天气,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

回来时路特别难走,精神高度紧张,这车开得是小心翼翼。上山

在小树林里插班花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时脚下更滑,一不小心就会摔跟头,所以爬出了一身汗。

现在歇了下来,被风一吹感觉很冷,徐军咒骂了一句老天爷,接过烧鸡咬了一口。

韩昕同样很冷,看了一眼对面山腰上的别墅,边吃边问道:“徐哥,你不是买了瓶白酒吗,拿出来啊,搞两口暖暖身子。”

“哦,差点忘了!”

徐军用嘴咬住烧鸡,连手都顾不上擦,就从同样反背在胸前,用雨披遮挡住的包里,取出前几天买的那瓶廉价白酒。

那会儿之所以买酒,并非馋了想喝,而是每天上下山,尤其晚上下山跟踪监视,总是被枝条划到。由于是秘密过来侦查的,又不能带急救包等装备,只能买瓶高度酒擦擦伤口,防止感染。

没想到现在又派上了用场,韩昕拧开盖子喝了一口,从嘴里到肚子里都是火辣辣的,感觉整个人暖和多了。

“给我,让我也暖和暖和。”徐军接过酒,喝了一小口,辣得龇牙咧嘴:“爽,真特么爽!”

被雨淋的滋味儿不好受,并且不知道这雨什么时候才会停。

韩昕遥望着对面别墅前依稀可见的几辆豪车,悻悻地说:“早知道会这样,就应该搞一辆越野车。”

找一辆汽车不难,主要是汽车的目标太大,容易让目标起疑心。

相比之下,摩托车就没那么显眼,毕竟在这边摩托车才是主要交通工具。

徐军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不禁笑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可以打电话跟程支申请。”

“算了吧,这雨又不是天天下。”韩昕抬起腿,甩甩脚上的泥巴。

徐军嘀咕道:“搞辆越野车不现实,但搞顶帐篷问题应该不大,既能挡风遮雨,也能挡蚊子,至少能让我们睡个好觉。”

有顶帐篷,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受罪。

只要跟“程疯子”开口,“程疯子”也肯定会帮着解决。

但韩昕想了想,还是摇摇头:“任务能不能完成放一边,身份不能暴露这是第一位的,照理说我们连夜视仪都不能带,更别说带帐篷了。”

徐军禁不住调侃道:“到底是做上大队长的人,觉悟就是高。”

“总说这些有意思吗?”

韩昕实在不想跟老战友聊那个,立马换了个这几天只要一样时间就上网查询研究的话题:“徐哥,你知道我们江南高考三百七十一分,相当于全国卷的多少分吗?”

见过嘚瑟的人。

但没见过像他这么嘚瑟的!

更搞笑的是,眼前这位如假包换的学渣,在此之前连文科理科有什么区别都不知道,现在居然一有时间就大谈特谈“省控线”、“提档线”、“最高分”、“最低位次”和什么“平行志愿”。

徐军被搞得不胜其烦,不假思索地说:“兄弟,我知道你妹妹学习好,考得好,但也用不着总挂在嘴边吧。”

韩昕正在兴头上,岂能就这么消停,兴高采烈地说:“你不懂,我们江南高考跟你们老家的高考不一样。你们的卷子容易,我们江南的卷子难,而且总分也不一样。”

“是吗?”徐军敷衍道。

“我上午上网搜了搜,我妹妹在全省所有考生中排三万三千一百多名,看上去这成绩不是很好,可你知道有多少人参加高考吗?”

“多少?”

“三十多万,有二十多万人的成绩都没她好!”

韩昕觉得这么比较没什么意思,想想又问道:“徐哥,你当年高考在你们省里排多少名?”

干嘛拿我比,这有什么好比的……

徐军头大了,连忙瞪了他一眼:“你特么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在部队考得军校!”

好不容易有机会嘚瑟下,韩昕怎么会放过他,咧嘴笑道:“你的军校是参军之后考的,但参军之前你在老家也考过。那次考了多少分?”

“我要是考得好还用得着参军,还会跟你一起受这个罪!”

“那就是考得不好,成绩没我妹好了?”

“韩大,我知道你妹妹成绩好、考得好,但我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你用不着总跟我介绍她,我是不可能做你妹夫的。”

“想哪儿去了,就你这样的还做我妹夫,你做梦还差不多。”

“那就是了,换个话题,别总聊这个,你不烦我都嫌烦!”

“等等,我跟你说正事呢,我觉得我妹真能做医生。省内的医科大学和

在小树林里插班花 出水了+使劲+太舒服了

医学院的分数线高,但省外的大学分数线不高,而且她被我小妈管怕了,一直想着上一个离家远点的大学……”

遇上这么个“炫妹狂魔”,徐军彻底服了,忍不住说:“兄弟,学医没你想得那么好,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这句是有一定道理的!”

“什么意思?”韩昕故作好奇地问。

“我女朋友就是护士,她说她们医院来了两个正在读研的实习生,已经学了五年临床医学,现在实习一个月才给发一百八十块钱,读研国家一年好像发六千。”

“实习本来就没工资,读研究生还有钱拿,挺好的。”

“你知道什么呀,你想想,整整三年,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一个月拿六百多块钱,还跟科室医生一样天天早晚班,那点钱够做什么?”

徐军想想又说道:“就算不读研,并且能找到工作,也要先在医院规培三年才能做正式医生!日子苦待遇低,还那么熬人,同龄人都买车买房结婚生子了,她们才开始出来工作,有什么好的。”

听上去是有一定道理,不过不适用于韩家。

韩昕若无其事地笑道:“我们不在乎我妹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参加工作,也不在乎她什么时候能开始赚钱。只要她喜欢上学,上到什么时候都行,就算将来想出国留学都没问题。”

炫耀!

又是在炫耀!

徐军突然有些后悔来执行这个任务,正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程文明突然打来电话。

韩昕顾不上再嘚瑟,连忙摁住蓝牙耳机问:“程支,有什么指示?”

程文明紧盯着备用手机里不断更新的聊天记录,急切地说:“发生了一个紧急情况,你们必须把别墅里的四个嫌疑人盯紧了,他们随时有可能出逃,请做好他们出逃的准备!”

“什么紧急情况?”

“瓜田窝点有个专门负责维护网站平台的嫌疑人,不知道是患上了支气管炎还是真感染上了病毒,已经连续咳嗽了两天,吃过林承保帮着买的头孢克肟和咳嗽药不怎么管用。”

程文明顿了顿,接着道:“加上那小子的户籍所在地派出所的民警,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了解到他去了你们那边,并且通过他的弟弟跟他加了QQ好友,通过网络对其进行劝返。”

“然后呢?”韩昕紧盯着对面山腰上的别墅问。

“他担心自己患上了****,在那边又得不到有效治疗,再加上老家公安机关不断敦促他回国自首,心理压力太大,心疼彻底崩了。技侦通过监听发现,他利用你们那边刮风下雨,窝点主管警惕性比较松懈的机会跑了。”

“跑了,跑哪儿去了?”

“指挥部正在紧急联系其老家公安局,看能不能联系上他,搞清楚他往哪儿跑了,或者躲在哪儿。至于别墅里的几个嫌疑人,因为雨太大、路太滑,而且又是晚上不知道去哪儿找,正在联系对面警局里的一个内鬼,谎称那小子携带公款潜逃,想请警局帮着抓捕。”

“瓜田那边的同行到底怎么盯的,怎么一个大活人从眼皮底下跑了呢!”

“外面刮风下雨,人家又不能靠太近,视线不好,连窝点里的那个主管都没发现,他们没注意到很正常。再说现在也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赶紧做好应对准备!”

“您到底让我们怎么应对?”

“先盯住目标,等上级命令。”

“是。”

因为通过蓝牙耳机通话的,徐军只听出了个大概,下意识问:“跑掉一条小鱼,别墅里的那几个应该不至于畏罪潜逃吧,毕竟这儿是缅北,不是国内。”

韩昕深吸口气,紧盯着对面别墅说:“瓜田窝点是林承保负责的,跑掉的那个认识林承保,林承保肯定不希望他从事网络犯罪的行为因此暴露。”

“他有那个胆杀人灭口?”

“他们有什么干不出来的,再说杀人这种事又不需要亲自动手。”

韩昕想了想,又紧锁着眉头说:“而且这个团伙很专业,防范意识很强,他们很清楚只要我们掌握了他们的犯罪证据,只要跟所谓的特区政府提出来要抓人,特区政府肯定会配合也只能配合,所以他们真有可能潜逃。”

喜欢老兵新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