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暴露自己给民工轮流

  • A+
所属分类:医保

“这,我,啊这···”

婠婠彻底傻眼了。

眼前的执法弟子们更是懵逼。

一个个口歪眼斜、鲜血狂喷之余,心里委屈的不得了,都快哭出声来了。

我们做什么了啊我们?!

我寻思我们也没不听话啊,你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你让我们说我们就说了,没忤逆您,啥坏事儿也没干啊!

到底是哪里招您惹您,让您动这么大的肝火,要痛下杀手?!

我们特么的都快被打死了!!!

“圣女饶命啊!!!”

她们疯狂求饶。

婠婠:“···”

好嘛!

她这才反应过来,不是这些执法队的弟子这么弱,而是自己现在真的太强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现在基本可以确定,那个聊天群不是心魔,群红包给自己增加的实力也不是幻觉。

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绝对的真实。

但也正是因为真实存在的原因,所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啊,早就超过领红包之前了,而且强出两三倍!!!

所以,哪怕自己以为自己‘收手’了,随手一击,也几乎等同于自己之前全力以赴出手了。

这几个执法队的弟子能扛得住才怪!

这还真不是她们弱,事实上,她们现在没挂了,就已经是实力强横。

“···”

想明白这一切后,婠婠顿时尴尬了。

“咳。”

一声干咳,婠婠决定来个不要脸的玩儿法,道:“刚才我怀疑你们之中有正道的奸细,如今看来却是我弄错了。”

“你们都下去好吧,好好疗伤。”

“本圣女准许你们再伤势转好之前休假。”

“多谢圣女。”

一群执法弟子赶紧互相搀扶着跑路。

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今天轮到我们当执法弟子真尼玛是倒了血霉!

······

她们离开之后,婠婠却是再也按捺不住内心激动,露出兴奋之色,而后赶紧跑路,回到自己住处,将大门紧闭。

随即,在脑海中‘打开’聊天群界面,看着如今冷清的聊天群,她目光热烈。

“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我可以肯定,这是属于我的机缘!”

“天大的机缘!”

“甚至要超越传说中的战神殿!”

“太惊人了。”

“我必须要将之好好利用,这足以让我成为天下第一,真正的天下第一!”

兴奋!

但很快,婠婠的兴奋逐渐冷却,眉头也逐渐皱起。

只因,她在群成员列表之中,瞧见了一个人。

师妃暄!

如今她们两人倒是还未曾成为死对头加情敌,但二者一正一邪,已经有成为死对头的苗头了,江湖上讲她们两人放在一起对比的情景,也是屡见不鲜。

“我方才翻看聊天记录,师妃暄倒是还未曾聊天,也没领取过群红包。”

“如此说来,我断然不能大意,不可在群中声张,以免让师妃暄知道了聊天群的厉害。”

“最好是我找个机会将她击杀~~~”

“击杀之后,便不会有这些麻烦了,我便可与其他群友正常交流,互相变强。”

啪!

婠婠一拍手:“我真是太聪明了。”

婠婠是绝对的妖女,从小古灵精怪,且身为阴葵派这种魔教八大派之一的圣女、嫡传,杀个人什么的,对她而言,绝对算不上任何心理负担。

尤其还是师妃暄这种与自己齐名的正道圣女!

是以,此刻的她,不由为自己机智而沾沾自喜。

只可惜,下一秒,她的笑容便僵住了。

群内,新的提示信息出现!!!

师妃暄领取蓝小蝶的红包。

师妃暄领取易天行的红包。

师妃暄领取···

婠婠:“···!!!”

好家伙!

你玩儿我?!

婠婠怒了。

郁闷不已。

这不是欺负人么这?早不领、晚不领,偏偏在我领了,且与师父大战一场,才终于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甚至我都想好该怎么对付你了之后,你突然就领了?

要不要这么巧?!

要不要这么过分?

婠婠咬牙切齿,红唇撇的都快成波浪符了。

“该死的!”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她抓着三千青丝,陷入纠结之中。

······

慈航静斋。

与此时的婠婠近乎雷同,师妃暄也是有了一些威名,在正道名声不算低,但也还未曾真正‘出山’,没有什么太亮眼的战绩。

简单来说,目前的一切名声都还是‘吹出来’和‘传出来’的。

实力呢,自然是有的。

年青一代中,没几人是她的对手。

可要说多厉害那也未必,跟老一辈相比,目前还相差很多。之前刚入群,听到那提示音,再看着群界面中的各种消息、声音,她下意识以为这一切都是心魔,是自己练功出了差错的缘故。

她一直这般坚信,且在拼尽全力尝试将心魔‘驱逐’。

可是直到方才,她都没能成功。

这‘心魔’的顽固程度远超她想象,让她痛苦不堪,到方才,都已经在迟疑,是否要找师父帮忙了。

可也就是在刚才,她突然发现,目前在名声之上,跟自己划分年青一代正邪圣女的阴葵派圣女婠婠,突然领取了一个红包!

那行小字,让她错愕之余,也是心思万千。

“婠婠?”

“魔教妖女么?”

“竟然是她?她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心魔之中?是了!难道,我的心魔起因,便是因为这魔教妖女?”

“若是如此,倒是说的通了,或许在我心底深处,一直都很在意这妖女,所以才会在此刻爆发。”

“如此说来···”

“要驱逐心魔,倒是要敞开心扉,直视内心才行。”

婠婠这个名字的出现,让师妃暄下意识以为是自己潜意识中对婠婠的敌意或是其他情绪,导致了这次心魔的出现。

既然发现了这一点,想要解决、想要驱逐心魔,似乎也就不那么难了。

不再逃避!

彻底敞开心扉,直视自己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了解一切,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

“红包么?!”

“你婠婠领得,我师妃暄,同样领得!”

也正因如此,此刻的师妃暄,开启疯狂领红包模式。

但凡是能领的红包,她是一个都没错过。

然后···

师妃暄愣住了。

体内暴涨的功力,脑海中突如其来,如醍醐灌顶般领悟的各类武学,让她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状态。

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什么?!

灵魂三问在脑海中不断回响。

良久、良久···

她逐渐回过神来,挥手间,一道比之前自己全力以赴还要恐怖许多的内力匹链射出,让她再度色变。

“起!”

她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低喝一声,猛然点出。

呛!

随身配剑立刻飞出,盘旋于头顶,剑尖摇曳、遥指前方,剑芒吞吐不定,随时都会给人致命一击。

“名剑八式···”

“这?”

嗡!

师妃暄脑海中嗡的一声,好不容易恢复归来的她,再次呆滞。

心魔?

这是心魔?你特么告诉我这是心魔?我分明可以确认,自己的心思、思绪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而且,我也能十成十的确认,自己的功力的的确确已经暴涨一倍有余,这名剑八式也做不得假,绝对是真实的!

可是,可是!!!

为什么会这样???

“这,这个国术聊天群,到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啊?”

震惊!

师妃暄终于彻底反应过来,绝美的脸庞上满是震惊与骇然,红唇大张,仿佛塞下她整个拳头。

“机缘!”

震惊之余,师妃暄明悟了。

不管这个国术聊天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又到底是为什么而诞生,也不管自己为何能加入其中。

目前,至少能确定一点,那便是,对于自己来说,这个国术聊天群,绝对是最为恐怖的机缘!

什么慈航静斋、什么剑心通明、什么邪帝舍利、什么战神殿?!

相比之下,全都什么都不算!

唯有国术聊天群,才是真正恐怖的大机缘啊!

师妃暄逐渐冷静下来,她本就心思聪慧、反应极快,此时此刻,自然很快就有了一些想法。

“任何机缘,都不可能是单方面无限制获取。”

“根据目前我所了解的来看,这些所谓的‘群友’之间,应该是互相以‘红包’形式,发送自己的武学、功力,且还不会导致自身功力降低么?”

“如此说来,我所有武学、功力,都是我自身筹码,可以用作与其他成员换取实力的筹码!”

“不,不仅仅是我自身武学而已,我慈航静斋的各种秘籍,同样可以当做交换的筹码。”

“甚至是诸多正道门派···不,是我这一方世界中,所有武学、奇物,都可用来交换!”

“对了!”

“之前似乎听到他们谈论过什么新人必读,在群文件中?!”

师妃暄彻底冷静下来,思绪飞转,开始全方位考虑相关的问题,她很聪明,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很全面,再加上记忆力过人,很快便想到很多。

而后,便开始查看新人必读。

与此同时,婠婠也回忆起新人必读这个东西。

几乎同一时间,两人都开始琢磨新人必读。

然后···

同时震惊。

当然,他们看到的是林彬最新修正的版本。

一开始的版本一直都说的是群员全都来自不同时空与世界,现在···婠婠和师妃暄一同入群,自然便要改一改了。

“这···诸天万界么?”

“除机缘巧合导致同一世界中的两人或是多人入群之外,其他人,都属于不同的世界与时空???”

“果然,以红包形式发送自身功力、武学等‘非实物’物体,自身所学并不会被减少与剥夺,且其他群友领取之后,都只能获得六成?”

“竟然还可以申请远程协助?!”

“让群友降下投影,类似于分身么?拥有本体八成实力,帮助作战?!”

“甚至···”

“群文件中,还有‘描绘出’我们一生的‘影像文件’?”

“这,这!!!”

两人在不同地点、同一时间,震惊到浑身颤抖。

“这世上,竟有如此奇物!”

“机缘,这绝对是属于我的,天大的机缘!”

“但是···”

又是同一时间,两人的脑海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群员列表中,‘对方’的名字与头像之上。

“若是她不死,这机缘,恐怕并不真正属于我啊···”

这个念头,又是在同一时间升起。

师妃暄是正道圣女没错,但都是江湖儿女,谁还不是杀伐果断之人了?尤其是对于魔教中人,正道人士更是要人人得而诛之~~~

若是有机会,让师妃暄手刃婠婠,她绝对不会手软。

但现在,有这个机会吗?

两人原本的名声便是在伯仲之间,虽然未曾真正打过,但师妃暄估计,自己跟婠婠打起来,大概率也就是五五开。

谁胜谁负说不好,要看临场发挥。

现在呢?

自己和她又都领了同样的红包,暴涨了同样程度的功力、会了同样的新武学,这要打起来,仍然是个五五开。

得想办法将她解决~!

两人脑海中思绪万千,开始琢磨,到底该如何把对方解决。

至于在群内交流,她们目前仍然都没吭声。

都很忌惮!

怕打破这个平衡,直接导致处于同一时间的自己和对方开始真刀真枪的干,到最后鱼死网破。

简单来说,便是她们两人都还没有准备好。

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在心中都很清楚,自己未必有多少胜算。

“···,还是那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师妃暄沉思片刻后,轻声自语:“我目前最应该做的,是看完与我和婠婠有关的影像文件,一定要比婠婠更快!”

“一步快,步步快,知道的多,才好提前布局。”

“哪怕只是提前一个时辰甚至是半个时辰,都有可能改写一切。”

“那么,开始吧!”

她沉下心神,开始看标有自己和婠婠名字的视频文件。

······

阴葵派。

婠婠将房门紧闭,几乎在师妃暄做下决定的同时,她也做出决定,只是,与师妃暄的决定并不相同。

当然,她并不知道师妃暄作何决定。

“远程协助···”

“我一人,拿师妃暄并没有多少把握,但我若是拉拢一些群友,一同出手···”

“师妃暄必然是在劫难逃,必死无疑!”

“所以,对我而言,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拉拢更多群友!”

“不过,我不能一个一个慢慢去拉拢,否则师妃暄必然可以反应过来,到那时,她也会跟着拉拢。”

“以她的手段和底蕴,或许到最后,我们拉拢的群友数量也是半斤八两,如此一来,依旧会陷入僵局。”

“因此我必须一击即中,而且在短时间内,连续拉拢大部分群友,唯有如此,才能毕其功于一役,将师妃暄彻底抹杀,让这天大的机缘,在此界,只属于我一人!”

“而想要在短时间内拉拢多人,甚至时间短到让师妃暄都反应不过来,我便必须要投其所好。”

“因此,我必须对其他群员有些了解···”

她的目光,逐渐锁定在其他群友的‘视频文件’之上。

随后,开始选择文件播放,第一个,便放在了《蓝小蝶》之上。

“这蓝小蝶,比我入群还要晚上片刻,也是新人,按理说与其他群员交集不深,绝对是最好拉拢的一个。”

“第一个就她了吧!”

确定目标,婠婠便沉下心神,开始观看。

······

命运注定彼此对立,却又相互纠缠的两女,在这一刻,命运悄然发生着改变。

而他们彼此之间的选择,看似南辕北辙,实则,却又极其相似···

······

“有点意思。”

林彬看着窗外,诸多星球缓缓划过长空的奇异景象,轻声嘀咕着:“领了红包还不发言么?”

“谨慎,还是在忌惮?”

“或者说,她们都还没准备好更加合理吧?”

“毕竟两个人处于同一个世界,而且还是彼此对立、相爱相杀的死对头,谁要是贸然开口,就很可能被对方抓住把柄,落入下乘。”

“越来越有意思了。”

“现在就看谁先忍不住发言了。”

“所以,她们应该都在窥屏吧?”

“嘿。”

想到这里,林彬将目光锁定在一个群友身上。

易天行!

随即发言:“@易天行,老易,怎么样,你决定什么时候动手?!”

“还是说准备静观其变,顺便磨砺一下你的大侄子易继风,并且帮助张三丰登顶、培养出一个对手来?”

易天行很快给出回应:“群主,你这个问题其实我早已经考虑过,现在也已经逐渐清晰了。”

他顿了顿,发出一条语音。

“实不相瞒,其实得了大家的功力和武学之后,我早已经可以把逍遥王按在地上捶。”

“之所以迟迟未曾动手,便是因为我总不能只是伸手要好处吧?所以我得先把名剑八式八剑齐飞都给练会,并且发给群友们。”

“现在我终于做到了,也是时候准备动手。”

“至于磨砺我的大侄子···还是算了吧。”

“就他?烂泥扶不上墙,就算经历那么多,到最后不也是止步于七剑么?磨砺与否,对他而言有何意义、有何不同?”

“张三丰、张君宝此人倒是很有意思,天赋也强,可我相信,就算不经历那些情伤或是各种打击,以他的天赋,只要有我这样的远远凌驾于他之上的对手,也能让他拥有十足动力,最终成就绝对不会低了就是。”

“甚至,我知晓一切,还可以从旁引导他,帮助他创出太极拳~”

“所以!”

“张启樵、逍遥王,实在没有活在这个世上的必要了。”

“他们活着,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逍遥王乃是,西域人士,武功诡异、至刚、至强、至快,还有摄心术这等‘精神攻击’,早年进入中原武林,滥杀武林人士,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中原人的鲜血和性命。

当初,除了圣僧与易云无人可挡其一招半式。

后来逍遥王更进一步,就是易云和圣僧在其眼中也不过是‘渣渣’二字了。

后期逍遥王和张君宝约战于海滨,张君宝十万火急把易天行也一并请来助拳,经过三天三夜的恶斗,先由易天行以名剑山庄八剑势破逍遥王的护身气墙。

再以张君宝的太极拳法大败逍遥王的武功,逍遥王大败,不敢相信自己竟败于看似平平无奇的太极拳,一时血气翻涌,气成疯子。

当然,这是易天行不作出任何改变的情况下,逍遥王的经历与结局。

在这个过程中,易天行还与逍遥王打过好些次,但逍遥王每次都败而不杀,甚至从另外的角度帮助易天行突破、变强。

但这对易天行来说可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至于张启樵。

此人更不是个东西!

干的那些坏事儿,易天行都不想去说!

何况还特娘的几次三番欺负自己喜欢的容容···

咦。

必杀必杀!

至于说什么他在最后关头幡然醒悟···

呵,幡然醒悟有用的话,还要法律做什么?那么多人因他而死,坏事做尽,难道道个歉就一了百了了?

想得美!

······

林彬:“原来如此,看来你早已经有想法,而且很成熟,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多哔哔了。”

“就问一句,准备什么时候动手,需不需要哥儿···额,兄弟姐妹们帮忙?”

易天行:“若是大家有时间的话,前来一聚,自然是最好的。”

“我请大家喝酒!”

加钱居士:“酒?呵!别提了,我以前也想过请大家喝好酒,后来才发现,我们这个时代的酒···什么玩意儿啊!”

“又酸又涩,难喝的不得了,我想就是马尿也不过如此了,你想请他们喝酒,就麻烦群主或是老张、老封、鬼王达他们这些‘未来人士’,顺便带些酒过去,不然的话,你相信我,他们绝对不会喝的~!”

易天行:“额,啊?!”

东方不败:“别啊了,的确是如此。想当初,我勾引风清扬老前辈,用的就是未来好酒~”

易天行:“好家伙,明白了。”

“至于时间,实不相瞒,我现在就在前往西域的路上,等快到地方之时,便申请远程协助,请大家过来。”

阿星:“那敢情好···”

江阿生:“又有好酒喝了~!”

霍元甲:“···”

······

婠婠一边追剧,一边看着消息。

此刻,不由双目微眯。

“我的机会,来了~!”

“虽然我对这些群友都还并不了解,但相对于在群里公开聊天而言,线下见面拉拢,才是我真正的强项。”

“若是能够成功···”

“而且,其实我所最主要的拉拢对象,从始至终应该都只有一个人,那便是,群主!”

“若是能拉拢群主,想必其他人也都不在话下了吧?”

婠婠想的很明白。

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师妃暄那个女人是否会去?

这时,黄飞鸿在群内发言:“各位,这次老易那边我就不去了,先抓紧时间琢磨琢磨如何才能将千年玄火龟和群主给我的龙肉价值发挥到最大化,你们嗨。”

易天行:“那好吧。”

海大富:“也只能这样了。”

李天然:“我们会替你好好玩耍的。”

······

《少年张三丰》世界。

易天行在赶到离逍遥王不远之地后,开始申请远程协助。

几乎下一秒,一道道不算灿烂的光速便接连从天而降,而后化作一个个群友的声影。

“都来了?”

林彬见状,轻笑着与众人打招呼。

黄飞鸿没来,王道长没来。

其他人,包含蓝小蝶在内,都到了。

当然,婠婠和师妃暄也没来。

易天行左看右看,发现没有光束再降临,不由嘀咕道:“还有两个新人如此谨慎吗?”

“到目前为止,既不开口,也不参与我们的打团行动?”

阿星嘿嘿一笑:“我看你是看上人家美女了,想跟人面基吧?”

易天行脸不红气不喘,十分淡定:“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刷!

就在此时!

突然又是两道光束从天而降。

两道么?!

他们尽皆眯起双眼,待光束散去,两道倩影映入众人眼帘。

皆是绝世美女。

左边之人,粉色一群,露出一双玉臂、香艳动人而魅力十足,她赤着双足,仙子一般外貌的她巧笑倩兮站在众人面前,未曾开口,一股古灵精怪的感觉与味道,却已经萦绕在所有人心头。

右侧的女子,却是一身白衣,如谪仙临尘,不惹尘埃。

同样是容颜绝世,就是比之王语嫣、蓝小蝶等人,也是毫不逊色半分、此刻的她,面色沉稳中,带着一丝凝重。

“大家好呀。”

“我是婠婠。”

两人同时出现,亦是同一时间发现对方,心头巨震的同时,却都未曾表露出分毫。

古灵精怪的婠婠相对而言对于‘社交’更为得心应手,她嘿嘿一笑,便仿佛没有任何距离与陌生般,与林彬等人打着招呼。

“不请自来,还望易大哥莫怪。”

“哪里的话?”

易天行轻笑着摇头,心中虽然感觉有些奇怪,却也未曾表现出什么来,只是道:“本就是群友的一次聚会活动,你既然入了群,便是群友。”

“细细。”

婠婠当即点头:“易大哥说的对,是婠婠错了。”

她一瞥一笑之间,都有风情万种,好似足以让任何男子为之疯狂,易天行看了,也是眼皮直跳、心中直突突。

尤其是当婠婠对他调皮的一眨眼···

好家伙!

心跳都加速了。

“丫,三位小姐姐可真漂亮。”

话音未落,婠婠又跑到王语嫣、陈玉娘、蓝小蝶三女身边,挽着她们的手臂,惊叹连连:“若是我能有三位姐姐这般容颜,定是开心死了。”

“就是睡着了,也会笑醒。”

接着,人影闪烁。

“阿生哥哥,你的气质好生独特,像是儒生,却又有一种锋芒毕露之感,是怎么办到的?”

“天然哥哥长的真好看。”

“加钱居士···”

“达叔,你···”

一圈下来,婠婠彻底诠释了什么叫做社交牛逼症,或者说什么叫做天生的交际花,太厉害了!

仿佛就没有打不开的话题。

哪怕她对众人还不够了解,却也总能准确的‘投其所好’,至少也能留下一个好印象。

反倒是清冷的师妃暄,在此刻竟然有些手足无措,全然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

哪怕是她心中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决不能让这个妖女如此轻松得逞,自己也要与群友们打好关系···

可师妃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呀,群主大哥~!”

一阵香风扑鼻,伴随着粉色的身影从眼前划过,一具柔软娇躯随即入怀。

林彬看着扑在自己身上的婠婠,心中却是暗暗警惕。

这绝对是个妖女!

无论是容颜还是性格,皆是如此。

这个妖女主动投怀送抱?必有所图!

不过,林彬很快发现,婠婠并没有对自己施展媚术、魔功的迹象,未曾试着引诱自己。

只是一直在以其自身魅力,想要获取自己的好感。

“聪明!”

林彬暗赞:“不愧是这种级别的妖女。”

媚术、魔功?

或许的确能奏效,将自己引诱,可一旦失败,这后果便不是她所能承受的了。

何况,哪怕是未曾奏效,只是被自己察觉,她在自己心中的印象也会瞬间一落千丈。

显然婠婠很明白这一点,所以到目前为止,都只是以自身魅力行事。

如此一来,哪怕自己知道她有所图,也实在很难升起什么不爽的心思。

“群主哥哥好厉害,婠婠一看到你就头晕,哎呀,晕了,被您迷的不要不要的呢。”

林彬:“···”

“啊这?”

他挠头,略显尴尬。

几乎同时,一道满汉冷意目光突然袭来,落在林彬背后,以他如今的实力,却是能清晰感受到‘目光’的存在了。

略微回头,眼角余光顺着那冷意而去···

好嘛,是蓝小蝶。

“咳咳。”

林彬抓住婠婠的肩头,将她推开,轻声道:“这个,婠婠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咱们初次见面,就如此,不太好的。”

“咱们还是好好说话吧。”

婠婠当即站好,也不勉强,甚至过犹不及的道理,只是道:“群主哥哥真狠心,婠婠自然晓得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但是婠婠一见到群主哥哥就头脑发昏、浑身乏力,这可并非是婠婠不够端庄贤淑。”

好家伙!

这话术,给群友们整的一愣一愣的。

师妃暄更是几乎忍不住喷人。

就你,还懂的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还一见到群主大哥就头脑发昏?就你那点破事,那些行为,还并非你不够端庄贤淑?

这些话你也说的出来?!

师妃暄想告状!

话都已经到嘴边了,却又被她憋回。

“不行。”

“若是我开口告状,只怕会给群友们一种我是在挑拨是非的感觉,会让人觉得我是一个小人。”

“无论他们是否知道婠婠的为人,这些话也不该由我以告状的方式道出,而是该引导他们自己去发现。”

“否则···这妖女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如何还暂未可知,我的形象却是彻底败坏了。”

“可是,我该怎么办?!”

师妃暄心中焦急。

婠婠的社交牛逼症她是见识过了,偏偏自己又是有些社恐的性子,虽然她不知道这些‘名词’,但意思是这个意思。

如今,婠婠游走于所有人之间,几乎可以说是获得了所有人的好感,唯有蓝小蝶的目中满是冷意。

自己却还跟个木头人似的僵在这里,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这一局,显然是自己输了啊!

若是不赶紧想办法搬回一城的话···自己便输定了!

婠婠能想到拉拢群友,她师妃暄自然也能想得到,只是她知道自己的性子,对她而言,拉拢他人之类的活计并不擅长。

但是她却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婠婠这妖女成功。

焦急之中,师妃暄突然灵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暴露自己给民工轮流

光一闪。

有了!

下一秒,群内多出来一个红包。

接着,师妃暄压下心头尴尬,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暴露自己给民工轮流

轻笑道:“师妃暄见过各位群友,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些许见面礼已经放入红包之中,还望诸位不要推辞、嫌弃才是。”

嗯?!

婠婠当即眉头一挑。

随即,众人皆领取红包。

林彬自然也不例外。

叮:恭喜主人领取师妃暄的红包,获得师妃暄一身功力与慈航剑典。

嘶~!

体内,功力再一次暴涨,且脑海中关于慈航剑典的记忆,更是让林彬颇为兴奋。

慈航剑典为地尼所创的镇派宝典,武林四大奇书之一,其他三部分别是《战神图录》、《天魔策》、《长生诀》。

虽然相比之下,慈航剑典看上去是最菜的一个,但实际上,能与其他三部奇书其名,便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就算是超一线末尾,那也是超一线啊~!

而此刻,相关记忆让林彬进一步明悟。

《慈航剑典》以「气主灵神心」五大要诀为纲领,分别是「剑气长江」、「剑主天地」、「剑灵寰宇」、「剑神无我」、「剑心通明」。

全卷分十三章,以「静」、「守」、「虚」、「无」为主。

仅次于「死关」的是「撒手法」,剑典中第十三章记载着一种徘徊于死亡边沿般的枯禅坐,名为「死关」,假若道行未够者妄自修行,会全身精血爆裂而亡。

慈航剑典从「心有灵犀」入「剑心通明」,再入「死关」。

自古以来,能做到剑心通明这一步的也都屈指可数,而能入死关的唯有秦梦瑶一人。

自地尼创出,先后有梵清惠,碧秀心,师妃喧,言静庵,靳冰云,秦梦瑶,等一众奇女子修炼过。

创出《慈航剑典》的地尼有没有因此而「破碎虚空」而去,无人可知。

而根据一些记载,《彼岸剑诀》本有三十式,经历代斋主苦心钻研,到师妃暄手上凝练为「彼岸九式」。

此九式乃《慈航剑典》剑法的精萃,须臻达「心有灵犀」方能施展,

後三式更只有达致「剑心通明」的静斋门徒才有修练的资格。

起手式「普惠众生」,第二式「圆具自足」,第三式「佛踪乍现」···第九式「止于至岸」···

尽皆及其不凡。

目前,师妃暄已可以施展前三式,她的境界,则是心有灵犀,还没有突破到剑心通明的地步。

按理说,这个尽皆可以施展前六式才对。

不过之前她功力和眼界、经验等都不足,所以才只能施展前三式。

现在领取了群友们的红包,按理说师妃暄足以施展出前六式,但她还未曾实践过,所以是否能行还暂未可知。

换言之···

此刻的林彬,不但拥有了原本属于师妃暄的一身功力,还学会了慈航剑典,同时,达到心有灵犀境界!

群友们虽然只有六成,但该会的,同样已经会了。

也正因如此,所有人都露出惊容。

包括婠婠!

她也领取了红包。

如今的婠婠还未曾与师妃暄真正交手,因此还不太了解慈航剑典的强横,此刻领取、知晓后,越是暗自吃惊。

而发现婠婠领取红包后,师妃暄脸色微沉。

自己最怕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

之前领了那么多红包,自己为什么不发?就是怕被婠婠领走,那样自己可就麻烦了!

把自己所学发给婠婠,还怎么跟这妖女打?

但此刻她却是真的被逼急了,不发红包,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与大家打招呼,只能出此下策。

至于被婠婠领走一份,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红包又不能指名道姓发给谁,少发一份?婠婠难道不能抢吗?

只是···

到这一步,师妃暄虽然有些感慨,却并不怎么恼了。

你跟他们打好关系?你社交牛逼?

是,我承认,这方面我师妃暄不如你这个妖女。

但那又如何?

光说不练不过是假把式而已,我开口之前,却是先发红包,奉上自身功力与武学。

常言道,礼多人不怪~!

如今,大家都已领了我的红包,而你···

她看向婠婠,目中,却是带上了一丝挑衅的味道。

你是继续靠着一张嘴打天下呢,还是被逼无奈,也只能紧随其后发红包?

喜欢我弟子明明超强却以德服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