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粗大缓缓挤进小说 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 A+
所属分类:医保

头顶上方,数万头神龙威压虚空,口含道道龙息,俯视着下方。

石林外围,龙宫的天轮精锐也给层层封锁。

而这核心灵台,更是聚集着万圣龙族所有高层以及他们的直系后人,先天万圣龙王在此坐镇。

谁敢想象,秦浩会在如此肃穆庄重的丧礼上,向混沌祖龙开口讨要其子的龙源。

棺柩里的谕法圣君,可是尸骨未寒啊!这一霎,饶是战神族战九天、光明域大炽司、五亟殿金亟天尊,和五斗星宫的北斗圣君、云泽白神等,心弦也为之狠狠狂颤了数次。

“龙源两个字宛如一根尖刺深深扎在龙王脆弱的心口里,那小子无视龙王之威,妄想握起尖刺生生拔出来,真是……嫌自己命长么?”

北佛界智蚕面容充满了艰涩,拔出龙刺的同时,无疑也是重创了龙王。

何况,这还是在谕法大神的丧礼之上,当着诸天神王势力,让龙族该如何想?

咚!便见此时,灵台走下一尊巨汉,赤膊的上身布满红色龙鳞,背后翘着一根猩红粗壮的尾巴,抬起磐石般的拳头,呼啸着锤向秦浩头顶,这一拳落来,裹挟着滚滚的龙火。

诚然今日来此的都是诸天神王势力,其中甚至不缺传人嫡系,但这里是龙宫,乃万圣祖龙的地盘,龙王既下令,莫管是谁,即便是位神王子也照斩不误。

滚滚拳火扑面而至,凶悍的热浪让秦浩忆起了他第一次将红莲火与龙化结合的场面。

不试不知,此刻面对一尊真正的火龙神,他才体会到了当年那些对手的滋味。

嗡!完美天轮毫不犹豫绽放,秦浩躯体上,七脉神力同时运转,汹涌的力量尽皆朝着双臂翻涌汇聚,凝成一股江海之势。

当对方火焰巨拳轰落之间,秦浩双臂高举,护向了头顶,接着,便听“崩”一声重击,地面陡然下陷,秦浩的身躯,被这一拳砸得齐膝陷入坚硬的石土中。

与此同时,双臂上也立刻传来火辣辣的剧痛,骨头和经脉忍不住一阵的发颤。

“完美七脉。”

体型庞大的火焰龙神低头俯视着秦浩,那双巨大的龙目宛如是燃烧的火炬,他呲牙笑了笑,缓缓收回拳头,旋即壮阔的龙背上冒出灼灼火光,凝成火焰天轮,十条神脉层层环绕,气息完美,夺目到了极点。

轰!又是一拳砸落,更快、更猛、更强,拳出一瞬间,堪称山崩地裂,这一次对方出了全力,显然以秦浩的道行根基,他不可能抵挡得了。

也就在这时,一只纤瘦白皙看似软绵绵的手掌探了过来,轻描淡写的从秦浩跟前扫向对面,与那恐怖巨拳接触,当即爆发绚丽刺眸的神芒,接着,月元晋提起秦浩肩膀后滑了一段距离,两人站定后,这才向那位出手的火龙族强者微笑以示歉意。

火龙族强者在月元晋掌光扫出时,庞大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蹭蹭蹭”倒退了数步,踩出数个脚印,暗惊此乃一位大神,不过,他脸上更多的是愤怒。

“重华神境,月氏一族。”

万圣龙王不动声色的看了过去:“你站出来想多事?”

公车粗大缓缓挤进小说 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龙王,家父寒天神王与仙王前辈命我等前来吊祭,除了缅怀谕法神君外,他的龙源,确实对我们非常重要,噢……这位是我的外甥女婿,亦是寒天神王的孙女婿。”

月元晋搬出月神天和仙王的同时,不忘记表明秦浩和他的身份。

“寒天神王,月神天吗,原来是他的外孙女婿。”

龙王淡淡撇了秦浩一眼:“斩了。”

月神天又如何?

不过刚刚登顶的后天神王,当他万圣龙王好欺?

莫说区区一个月神天,仙王在此,万圣老龙同样不皱半下眉头。

他儿子尸骨未寒,月神天的外孙女婿却跑来龙宫挖龙源,简直是放肆到极点。

“龙王息怒,请您给一个机会,我家仙王老祖特令晚辈带来一物孝敬龙宫,您看后再做决议不迟。”

眼看龙族强者又围了上来,那位龙族第二强者龙峫公主也满脸冰霜,隐有爆发之兆,重清赶忙上前,从储物戒指取出一个珠光流转的宝箱,双手托着宝箱高高举在头顶,呈现在龙王跟前。

“那里面是何物?”

下场各势力议论起来。

“这种悸动感……是鸿蒙至宝。”

战九天刚毅双目爆射出两缕神光。

不止他,大炽司、鸿枭、白神、北斗圣君诸人,俱是感应到了宝箱内的那股鸿蒙灵气,身心为之震惊。

咔!龙王伸出一根粗大的龙指,用锋利的指甲挑开渺小的箱盖,这一刹,一道十彩光辉从他面前冲天而起,直升九霄,宛如浩瀚的光柱一般。

与此同时,那股精纯的鸿蒙灵气立刻弥漫开来,萦绕在了这片天地,诸方神王势力强者尽皆感应到了,不由个个面色生变,更有甚者,眼底闪过一丝贪念。

“您乃觉醒于混沌的先天祖龙,应当识得此物,也知晓它的价值。”

重清手臂缓缓落下,托着箱子后退了些,与秦浩和月元晋站在一块,此时再度看向秦浩时,重清脸上露出少许轻松之色,他相信重华神境这份礼物,龙王不会拒绝。

“鸿蒙灵粹,地确是好东西啊,能够弥补先天大道之缺,堪称是无价之宝。”

龙王怅惘说道,沧桑的眼神仿佛像是把记忆带到了过去,回到那个混沌初开的年代。

那时,洪荒除了他们这些先天生灵以外,还有存在一些先天至宝,比如轮回镜,比如云泽圣王那只无视万界天威压制的玉天铃,还有天诏神王的君王命印。

除了这些武器宝物外,还有一些鸿蒙级灵材,重清箱子里的便是一种。

万圣龙王没想到,重华神境的仙王亘古以来,居然偷偷霸占着一件鸿蒙灵材,运气是真的好。

“鸿蒙灵粹,具体有何神效?”

青华山那边,年仿十六,模样清秀的小道人开口问道。

万圣龙王沉着脸没有回答,却见战九天朗声开口道:“能够弥补先天大道之缺的鸿蒙灵粹,自然拥有诸多神效,补全道意属其一,最强大的体现是补全天轮,让凡品、圣品、仙品这些残破天轮有望塑成完美级,当然,这其中也会因人而异,并非必然,但至少成功几率也在七成以上。”

战九天一席话令在座诸方强者动容,虽然他们个个天轮完美,但族内却并非如此,总会有几个倒霉蛋,没有完美继承祖上天赋。

如,上九重那些可怜的后人,再近些,龙蔑的父亲龙敖,若非他天轮残缺,也不会赌气离开龙宫,因为他更怕族中上下说他是个无用的废物。

若是当年龙王手里有这枚鸿蒙灵粹,龙敖身上便不会发生离族之事,更不会成为剑界的真龙神主。

“这次,是我欠了仙王前辈。”

秦浩面向重清说道,为了让他拿到谕法的龙源,重华神境居然拿出鸿蒙灵粹这般神物,代价可谓不小。

毕竟,上九族内,也有不少人天轮残缺,而这么多年来,仙王都不曾消耗这枚灵粹道果,可见对之何其珍视。

“其实它的妙处不止于此,还有助涨道行的能力,如果

公车粗大缓缓挤进小说 洛冰河给沈清秋下情药

不是你和天诏定了万年之约,如果九十七重没有你这个女婿,灵粹就是为我和上卿准备的,今日,便宜你了。”

重清伸出一只拳头重重锤了锤秦浩的胸口,意思要他记住重华神境为他做的一切。

“这枚灵粹价值无穷,若放在早些年,你带它过来该有多好,但可惜,与我儿谕法的龙源相比,它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万圣龙王第一眼看到鸿蒙灵粹时,地确是心动了,可他再联想龙敖死不归龙宫,要这灵粹也是无用。

况且,谕法的龙源蕴含着大神的道行,以及烙印着龙族的龙法。

得之,甚至可能造就出一位精通龙族秘法的大神来。

从长远看,灵粹充满不了不确定性,拥有许多改变奇迹的可能。

但短期内,它的效应远不如谕法的龙源。

“这是……拒绝了。”

场下各方强者互相对望。

鸿枭抱着双臂冷笑,秦浩欲得谕法龙源,目地大概是为了冲破十万天轮索,继而,朝大神迈进,挑战神王,简直是痴心妄想,不自量力。

可惜,连这点愿望,龙族也拒绝了,活该。

“龙王,还望三思啊。”

重清恳请道。

“我这里有一混沌神物轮回镜,可助十万大关以下神道衍化神脉道行,若龙王前辈答应晚辈的请求,晚辈愿与龙族共享轮回镜。”

秦浩出口道,掌中神辉一闪,一枚古色铜镜浮现,届时古朴的鸿蒙气息弥漫,那浓郁程度丝毫不亚于重清箱子里的灵粹道果。

又是一件混沌神物。

诸方强者看呆了眼。

“那本该是君莫殿下的东西,可恶。”

鸿枭咬牙切齿,却闻君授沉冷说道:“我会代君莫殿下将此物取回。”

“如何,龙王?”

秦浩抬头问道。

一枚可铸完美天轮的灵粹道果,外加衍化神脉道行的轮回镜,这是秦浩和重清能够拿出的最有价值之物,每一样,都可在洪荒搅起腥风血雨。

而他手里的轮回镜,更是付出了太多人的生命。

“念在你们三个是小辈的份上,我不予尔等计较,刚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你们可以立刻走了。”

龙王转身,朝着虚空挥了挥龙爪。

霎时,高空万龙咆哮而散,围困石林的龙宫精锐也缓缓消退。

“龙王前辈。”

秦浩双眸泛红,这样都换不来谕法龙源吗?

“人已经死了,魂飞魄散,留那龙源还有何用,与其龙源消弭天地,还不如趁着有价值的时候换来灵粹。”

一道声音从灵台上传出,声音不大,却显得异常刺耳。

哗拉!几乎同一时间,所有龙族直系成员和各族族长望向了同一个方向,在那里,龙蔑披麻戴孝,一下子迎着那么多龙族的眼神,不由内心一阵发怵。

“你说什么?”

龙情上前一步:“你再说一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