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只狼兄的宠妻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声音

  • A+
所属分类:医保

王虎:‘命儿,昨天委屈你了。’

看着这一句话,不自觉的,妙命儿脸上露出了一种笑容。

淡淡的、蕴含着轻松欢愉,以及一丝丝的甜蜜。

知道陛下这时候发短信,肯定是不好通话。

于是也立马回短信:‘陛下言重了,命儿并没有委屈。’

王虎:‘你不要否认,昨天白君的表现,是谁都不会高兴,不过你也不要怪她,她就是这种性格。

因为没有什么朋友,缺乏跟朋友聊天的经验,所以就显得有些高傲,其实她没什么坏心思。’

妙命儿暗自点头,原来如此,不过她是真的没有意见。

愧疚和感激的情绪之下,她哪里有半点意见?

甚至如此轻易的离开虎王洞,她都感觉有些不安。

想了下,手指快速点下:‘陛下,命儿真的没有不满,心中都是对王后的感恩。

只要王后对命儿没有不好的看法就好。’

想了下,妙命儿还是不好意思将愧疚二字打上去。

否则不是主动提及当日的事情?

虎王洞中,拿着手机、表面上在查看一些事务的王虎,心中叹了声。

憨憨不是对你有不好的看法,她根本就是不喜欢你。

应该说,所有跟我走得近的女性,憨憨都不喜欢。

就算是怂狐,憨憨不喜,也未必没有这一方面的原因。

对此,他是既高兴,又有点苦恼。

护食护得太厉害了。

然后慢慢的,他就习惯了。

已经没有什么其它想法。

快速回道:‘放心吧,白君她对你能有什么不好看法?一切都好,不过白君她性格如此,不爱交朋友,所以你见谅啊。’

妙命儿自然明白这最后一句话的意思,虎后不能跟她成为朋友。

心里有些失落,但不知为何,又有点轻松。

皱了下眉,隐隐的的不敢往下深想。

玉指点出:‘嗯,命儿明白。’

王虎想了下,叹了声,发出短信:‘跟血神异世界之间的情况越来越激烈,本王也要拿出更多的时间修炼。

所以不能经常到你那里了,还有、你不要再去西方。

最好就待在家里修炼。’

妙命儿眨了下眼,有一点的失落,但还是立马回道:‘命儿明白,陛下放心,但如果有什么事,还请务必通知命儿,命儿也是可以尽一份力的。’

王虎随手回了个好,然后就没有再多说。

有些不是那么高兴的永久删除短信记录。

估计要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命儿了!

没办法,刚刚出了这事,憨憨还明确说了不许跟她来往。

不管如何,他都得老实一段时间。

否则万一被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不会像是这次一样,那么简单就过关了。

谨慎、小心,向来是他的立身之本,绝对不可有丝毫疏忽。

不过问题也不大,来日方长。

等过了这段时间,憨憨对妙命儿的警惕之心放下去,就可以再去见妙命儿。

他们的时间都还很长很长,用不着着急。

没有多想,王虎开始认真修炼起来。

有一点他跟妙命儿说的,还是没有错的。

如今跟血神异世界的局势,越发激烈。

他的确需要更多的时间去修炼。

转眼就过去了几天时间,虎王洞中,一切依旧的平静。

帝白君也依旧的平静。

好像妙命儿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外界,几大联盟国和血神异世界之间的交战,变得更加激励凶猛。

几大联盟国意图后退,减少厮杀,不为炼制血神剑做贡献。

但血神异世界直接选择了猛烈进攻。

虽然因为双方的默契,都还没有第四境强者的出手,但第三境的数量、已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

加上数不清的大军,和几大联盟国本身处于后退的计划。

血神异世界的攻伐前进速度很快。

也导致不想厮杀的几大联盟国,不得不与其厮杀接战。

战局看上去也就越来越激烈。

当然,王虎相信几大联盟国,不会任由局势一直这样下去。

论起计谋、打仗这方面,他更愿意相信地球几大联盟国。

一边关注着,一边全心修炼。

这天。

帝白君修炼,王虎带着两小只实战厮杀。

看着两小只表现越来越好,他心里颇为得意骄傲。

自从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后,他的心态就不知不觉中转变了。

从以前的不偏不倚,宽松对待两小只,只让憨憨去管教他们。

变成现在,王虎管教的态度越来越严厉。

看着一双儿女成长的越来越厉害,那种骄傲成就感,是无法言语的。

更是超过许多东西。

不得不说,不管是人、还是其他种族,只要是智慧生灵,随着时间的过去,就总会有或多或少的改变。

大部分改变的原因,也逃不过两个字,真香。

又看了一会儿,苏灵来了。

行了一礼,就若无其事的站在一旁。

王虎也没有理她。

‘陛下。’忽然,苏灵暗自传音了一句。

王虎一奇,这怂狐要做什么?

撇了她一眼,还是没有理会。

苏灵等待了下,见大魔王不理会自己,不由有些气愤。

我可是为了你的好事。

虽然气愤,但想想妙命儿,还是忍住了。

继续传音道:‘陛下,您什么时候去看命儿姐啊?’

王虎顿时眼睛微瞪,冷漠的看向苏灵。

淡声道:‘这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

苏灵本能的感觉到害怕,不过仍然是挺住了。

低着头,小心道:‘陛下,我只是代命儿姐问一下。’

‘谁让你代的?你命儿姐?’王虎语气不善。

苏灵吓了一跳,立马回道:‘陛下,您又不是不了解命儿姐,她才不会主动说呢。

但是、身为她的好姐妹,我当然要为她争取了。’

‘争取?争取什么?’王虎眉头微皱,他感觉这怂狐有点不正常。

当然是争取你的宠爱了,哼、便宜死你了,臭大魔王。

都是为了你,你还凶我。

自然,这话苏灵表面上是不敢说的。

小声道:‘争取让你们多多见面的时间、次数啊!’

王虎目光一闪,有着凶戾之意,声音冷了下来:‘

三只狼兄的宠妻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声音

你在想什么?’

他确定了,这怂狐肯定在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苏灵本能的连连摇头,畏惧道:‘没、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你会说这事?你到底知道了什么?说。’王虎语气威严冷漠。

眉头一皱,就让苏灵感觉心惊胆战。

连忙快速委屈道:‘陛下,我冤枉,我就是想让您跟命儿姐的事,更安全隐秘一些。’

明明是冒着危险,为大魔王和命儿姐做事。

大魔王还这么凶她。

王虎眉头连跳,一股紧张涌出,强自镇定威严道:‘什么本王和你命儿姐的事?你瞎说什么?’

说着,也是真有些紧张。

他清楚,这怂狐以前肯定会对他和妙命儿之间的关系有所猜测。

可顶多也就是有所猜测,没有肯定,也绝不敢说出来的。

现在敢在他面前说出来,一定是有了什么事发生。

那怂狐知道了,憨憨就不会知道吗?

想着,眼神更加有压迫力了。

苏灵被看的心神具颤,颤颤巍巍道:‘我、我从命儿姐那里知道的。’

王虎一愣,更是惊奇,命儿会告诉怂狐这事?

眼神一厉,语气越发冷厉:‘你敢骗本王?’

‘没有,我没有骗陛下,命儿姐都承认了,我才想要帮陛下和命儿姐的。’苏灵理直气壮的说道。

在她眼里,这件事就是事实。

当时命儿姐那样子,显然也是承认了。

只是后来为了保密,才死不承认而已。

王虎眼皮跳了跳,命儿真说了!

心里不能平静,猜测着命儿的想法。

边思索,边沉声道:‘你命儿姐承认了什么?又怎么跟你说的?’

‘就是承认跟您之间的事啊,另外就是提醒我,做事一定要谨慎,不能泄露半分,反正就是死不承认的意思。’苏灵老老实实道。

王虎有些懵了,数息后,质疑道:‘你命儿姐会跟你说这话?’

本能的,他就不信。

可如果是真的,那么事情就······

心里有些古怪,也隐隐有些期待。

‘没有直接说,就是提醒的。’苏灵认真地点着头,满是坦然。

王虎轻吸一口气,沉声道:‘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本王,不许有隐瞒。’

他还是不信,以妙命儿的性格,怎么会呢?

肯定是这怂狐自己添油加醋的。

老实点了下头,开始说了起来:‘那天您让我去请命儿姐,说是王后要见她。

我一想,就明白了,肯定是陛下您和命儿姐的事情,被王后发现了。

所以陛下让我去请命儿姐,提醒她一二。

然后我们就此事商议了一番,如何回答之类的。

命儿姐离开后,给我报了平安,提醒我一定不要再提此事,就当此时没有发生过,对谁都是如此。

但以后陛下您和命儿姐见面,肯定要有掩护,我就来请示陛下您了。’

王虎心中更加古怪,冷声道:‘没有隐瞒?’

‘陛下,真的就是这样。’苏灵坚定又委屈的道。

眼神里,是坦坦荡荡。

她劝妙命儿逃走的事情,她当然不会说。

除此之外,她觉得自己说的没错,只是语言简练了些,但也将所有核心意思都说了出来。

王虎惊疑不定,他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他是相信妙命儿不会说那么多。

但这怂狐也好像没骗他。

沉吟一下,忽的想到一个问题,冷声道:‘对这件事,你最开始是猜测的吧?’

苏灵怯生生地点了下头。

‘那天,你就靠着猜测,跟你命儿姐说此事,然后她承认了?”王虎语气中有一丝怪异。

苏灵又点了下头。

王虎猛然间觉得自己明白了。

很可能是怂狐胆大包天,直接将

三只狼兄的宠妻 开车晚上污痛痛的声音

猜测当作了现实对待。

妙命儿见怂狐知道,第一个反应肯定是他告诉怂狐的。

那么接下来,很多事就不用解释了。

误会下,妙命儿跟怂狐说很多话,也就能理解了。

其中,说不定还有怂狐自己的理解。

呵,这怂狐还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胆大包天、自作主张、曲解上意·····

哼。

一股恼火不由升起。

严格来说,怂狐并没有骗他,但就因为瞎想,居然知道了他现在最大的秘密之一。

实在可气。

还算平静的外表下,很快,就思索着如何惩罚这怂狐。

苏灵小心谨慎的打量着大魔王脸色,心里有些后悔了。

到底怎么想的?

居然跑来找大魔王坦白此事!

大魔王不会杀狐灭口吧?

那一阵的勇气过后,越想、苏灵就越害怕。

思绪不受控制的、全往坏的方向跑。

过了几分钟,忽然、王虎开口了,暗中传音、语气平静:‘这件事,给本王烂在你肚子里,要是再有一点风声走露出去。

本王就扒了你的皮。’

苏灵一愣,马上高兴了起来,大魔王不杀狐灭口了。

立马连连点头,表示一个字都不吐露出来。

‘好了,下去吧,没有本王的吩咐,以后不得再提此事。’王虎冷淡道。

‘是。’

干脆的答应一声,苏灵就一路小跑离开,有些死里逃生一样。

王虎看着,一缕嫌弃闪过。

又蠢又笨,胆子还小,还爱胡思乱想。

真有种一巴掌扇远点的冲动。

不过,终究不敢骗他。

而且,这件事,这怂狐还真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心里的那个想法越来越清晰。

以后跟妙命儿来往,只能更加的偷偷摸摸,小心翼翼。

怂狐已经知道,还更深的误会了。

那么此事就不必再避讳她,相反,有这么一个知情人。

以后能给他打掩护,办理相关的事情。

会方便很多。

所以怒气一阵后,他就冷静了下来,不准备惩罚怂狐。

以免她以后不敢介入此事、做一只工具狐了。

另一边。

快速回到自己小窝的苏灵,才重重松了口气。

安全了!

随即,就不禁伸手拍拍自己脑袋。

真是傻,怎么就想着去主动问大魔王呢?

大魔王还不知道她知道此事呢。

不过结果倒是挺好,大魔王没把她怎样。

(昨天的一章,羞愧、现在才更。)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