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啊+啊+好深啊+再深点 骑蛇难下(双)

  • A+
所属分类:医保

“好了,现在这个分量应该差不多了。大家伙搬着边上,差不多就能抬进去了。”

敲得差不多后刘半夏招呼了一句。

“还得指望你们啊,这一帮可没有你们的力气大,他们也就是跟着凑个热闹。前边的人散开,保持通畅。”

边上的消防员们笑着点了点,将手中的工具放到了一边,围拢过来。

这些医生们要是治病救人行,干力气过?哪是他们能干的啊。

“刘主任,您到边上歇着吧,我们几个就行了。”

看到刘半夏也抓住了混凝土块,边上的消防员说道。

“没事,我还有把子力气。你们几个一会儿也别着急走,辛苦这么长时间了,食堂的饭都给你们准备着呢。”刘半夏说道。

这名消防员看了一下自己这边的负责人,其实是不想刘半夏在这边跟着捣乱。因为他要是用不上多大的力之后,就会让自己这边的受力更大一些。

负责人也是有些愁,不过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这里是医院啊,边上还有这么多领导看着,刘半夏也许是要表现一下。

“听我口令,一、二、三、抬。”

负责人喊了以上子。

“嘿……”

大家伙齐齐用力,这块包裹着人的混凝土块就被大家给抬了起来。

“好家伙,半夏的力气也算是可以的啊。”李明武诧异的说道。

跟他一样诧异的就是刘半夏身边的那名消防员,已经做好了要承担更大重量的准备。可是实际上呢?好像还不是很沉的样子?

这也是好几百斤呢,怎么能不沉。确切的说,现在刘半夏的力量,要比他们还要大那么一点点。

只不过也是受限于体力吧,他这个更多的是倾向于爆发力,没有他们那么强大的耐力。

不过距离也不长,刘半夏还是能够坚持下来的。

慢慢的转移到了急救中心的大厅中,缓缓的将这块混凝土放到了地上。

“接下来就是细致的活了,只能慢慢的凿。”刘半夏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说道。

“黄波,你领着大家伙先洗一下,然后到食堂吃个饭。忙活这么长时间了,肯定跟我一样都没吃饭呢。”

“刘主任用不着,我们回队里吃也可以的。”负责人赶忙说道。

“那可不成,今天咱们好歹也都是并肩战斗过的,哪能让你们空着肚皮走?领导们也都在呢,不吃饭说不过去。”刘半夏说道。

“是啊,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们先吃个饭,稍后再过来指导一下我们怎么在减轻患者痛苦的情况下,把混凝土给砸开。”陈振兴也走了过来。

这个事情就算是拍板了,负责人也给他们中队打了个电话,这就不算是违反纪律。

“大家

阿+啊+啊+好深啊+再深点 骑蛇难下(双)

注意啊,接下来就是第二阶段的任务,因为不需要多大的力气,但是也是一个细致的活。”

等他们离开后刘半夏说道。

“大家伙轮流砸吧,尽可能找准手臂和腿的走向。我来研究一下腹部的大概位置,争取凿开后能插导尿管,这样咱们就能放心补液了。”

“半夏,能行不?”周书文也走了过来。

“差不多吧,目前也不适合切割了,只能慢慢凿。不过好在有防寒服的阻挡,胳膊上的烧伤看起来还不是很严重。”刘半夏说道。

周书文点了点头,然后也拎起凿子和锤子,直接开砸。

这时候就没什么谦让不谦让的了,患者因为血运影响太大,现在对于疼痛反倒还不是很敏感。

别看刘半夏刚刚做筋膜切开的时候给他疼够呛,现在他的状态也变差了很多。

也有很多的患者和家属在不远处围观,侯诊大厅里叮叮当当的响声不绝于耳。

也是全上阵吧,反正现在多砸掉哪怕一点点,患者获救的几率都会提高一些。

而刘半夏更关注的还是患者的排尿问题,时间过去的真是太多了。从患者现在的情况来看,恐怕想要自行排尿也有些困难。

“刘老师,我这边砸出来的应该是左腿。”

又过了一会儿,刘依清喊了一句。

“好,仔细一些啊,随着混凝土的剥落,要随时留意他的腿部情况。如果需要切开,那也别犹豫。”刘半夏说道。

然后有接着砸。

其实患者现在的姿态来讲,应该是半躺着的状态。只不过就算是已经找到了左腿的踪迹,他身体的全部走向也不是那么容易。

“刘老师,确实砸开一点点,他的腿就会肿一些。”刘依清说道。

“加快速度吧,我现在所担心的就是他腹部的混凝土揭开以后,肯定会休克和呼吸停跳,到时候抢救的设备都要准备好。”刘半夏说道。

“哈哈,我这个位置好像也找对了,周围做格挡。莉姐,问一下谁尿管插得快、插得到,在我边上准备着。”

听到他的话,边上的人也行动起来。

一会儿就要插导尿管,这个就不能让别人随便围观了。而插导尿管对于这位患者而言,也

阿+啊+啊+好深啊+再深点 骑蛇难下(双)

是非常重要的。

要不然都没法给患者全力调整酸碱和电解质平衡,只能很保守的输液。

“半夏这小子还真不赖,能考虑到的情况都想到了。”李明武笑着说道。

“不过接下来还得看你们啊,患者的状态已经差了很多。而且他的双腿差不多也要做筋膜切开,对他的侵害同样会很大。”陈振兴说道。

“哎……,主要是不能畅快的补液和补血。”李明武叹了口气。

这就是现在面临的情况,随着混凝土剥离得越多,患者的状况就会越差。唯一的控制办法,就是调整患者的电解质平衡,纠正酸中毒。

可是患者的身体还不支撑,只能慢慢的来。

现在的关键,就看刘半夏能不能快一些把腰部的位置给凿开,及时插上输尿管。

而在患者的腰部和腹股沟这一块,堆积的混凝土也是最厚实的地方。

刘半夏现在也是很着急,所以他凿的时候用的力气也比较大。最起码凿子还是比较温和的,不会像切割机那样直接就把患者给割伤。

刘依清也在努力,患者的腿现在也肿胀得很厉害。每拿掉一块混凝土,患者的腿就会肿上一圈。

“剥开了,马上剪开裤管,准备做筋膜切开。”刘依清喊了一嗓子,语气中带着一股子紧张。

对于她来讲,这也是一次小考验。她可没有刘半夏那么精准的手法,在倒完了碘伏,做好了擦拭之后,还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下刀。

此时的患者状态真的很差,这次的切口要比刘半夏刚刚切的还要长,可是患者也只是哼哼了几声。

“再坚持一下啊,有尿意的话就直接尿。我这里也在努力呢,马上就能凿开了,然后就能帮你解放另一条腿。”刘半夏抽空安慰了一下患者。

“刘依清,处理好切口后接着往上砸,争取再开一条静脉通道。我这边也快了,可以适当加大输液速度。”

“刘主任,人我已经找到了,现在就开始准备?”周莉问道。

“进来吧,现在就开始准备,马上就能够跟刘依清砸的位置贯通。”刘半夏回了一句。

现在就变得比较关键了,这条输尿管能不能顺利插进去,也关系着患者接下来的救治。

被周莉领进来的护士也变得有些紧张,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点自己也会成为焦点人物。

“马上就要砸开了,这里的混凝土有些厚。”

又过了一会儿后,刘半夏说了一句。

“刘老师,我现在就做静脉通路?”刘依清问道。

“做吧,你做完了我再砸。”刘半夏点了点头,顺便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

等刘依清操作完,他也是深呼吸了几下,再砸的时候,他就用了更多一些的力气。

跟做手术的时候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他都觉得胳膊有些酸。可是眼瞅着就要成功了,这时候就必须要坚持才行。

在边上又凿了几下,刘半夏就双手掰着混凝土的边缘,脚也踹在混凝土的大块位置上,用力的往下掰。

在努力到第三次的时候,这一块总算是被掰了下来,也露出来了他左腿的走向。

“马上剪开插管。”

刘半夏推到了一边。

“刘老师,胸腹位置上我们还接着砸吗?还是等一等?”苗瑞问道。

“我看看,先等等吧,插完导尿管之后,加快速度,左臂的情况怎么样?”刘半夏问道。

“我砸了一圈小坑,能够快速砸开。不过看他手臂的样子,这条手臂好像没什么问题。”黄波说道。

“那挺好,少挨一刀。李院长,大概还有二十到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刘半夏喊道。

“OK,设备和人员我们都准备好了,患者解救出来后进行抢救,然后直接送手术室。”李明武说道。

“插成功了。”

这时候被周莉领来的护士兴奋的喊了一句。

“胜利在望了,大家伙加油。明天吃饭你随便点,让院长买单。”刘半夏也开心的补了一句。

是真的很开心,这一阶段的任务又成功了。

外边的陈振兴有些无奈。

倒不是心疼钱,也知道现在刘半夏在极度兴奋的情绪下,又有些皮了。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