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 A+
所属分类:医保

林墨奔跑如风,就是如此剧烈的动作依然呼吸平稳。

自从斗战圣体开启后,林墨的肉身之力已经完全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的他比先前强大的太多了,至于强大到何种地步,只有战过一场才会知道。

没过多久,林墨就来到了村长的家门外。

隐隐的,林墨听到里面传来惨烈异常的嚎叫,听其声音正是那铁峰的母亲。

冷笑一声,对于这对母子,林墨毫无怜悯之心,任她在那鬼哭狼嚎,林墨不为所动。

进入里面,林墨直奔最大的房子而去。

林墨就这样明目张胆的走进去,一路上碰到十几个护卫,林墨皆是一拳放倒,速度丝毫没有停留。

很快的,林墨就来到最大的房子处,推开房门,只见里面静悄悄的,没有半个人影。

林墨将整个房间搜查一遍,依然没有什么发现。

林墨站在原地沉吟片刻,忽然想起,以前听人说那些大户人家总是喜欢挖一些密道之类的东西来收藏自己一些珍贵的财物。

“难道会有密室?”

林墨又一次仔仔细细的搜查一遍,地上的地板也全部踩了一遍也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

沉吟中,林墨将目光放在一面墙上,隐隐的,林墨似乎觉得那道墙有玄机。

既然怀疑,那就行动!

林墨举起拳头,一拳砸在墙面上。

“咚”的一声,墙体晃动了一下,但是居然没有倒下。

这就很可疑了,林墨现在的力量一拳下去居然连一堵墙都没有砸到,里面定然有玄机。

“喝!”

这次林墨使出了一半的力量,拳势如雷轰击在墙面之上。

“轰隆!”

墙面应声倒下,露出了一个幽深的洞口。林墨没有迟疑,矮身钻了进去。

这是一个高不到两米,宽不到一米左右的通道,刚好是一个成年人可以通过。

通道并不长,林墨走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前面隐隐出现了亮光。

“这是?”当林墨走出通道,顿时就看到前方赫然存在着一个血池,血池中一个个血泡不断冒起又不断破灭,每一个血泡破灭空气中都会飘散出一缕清香,竟然丝毫没有血腥味,让人闻了精神大振。

而在血池的前方,一个中年男子盘膝而坐,双手合十。在他的双手之上仿佛存在了一股吸力,血池内不时的有一缕缕的血液被牵引过来,没入对方的双手之内。

就在林墨进入通道之时,那中年男子猛地张开了双眼,望向了林墨,那是一双冷漠无情的眼睛,看向林墨的眼神就像在看待一个死人一样。

眼前之人就是在铁锤村一手遮天的村长铁霸。

林墨毫无惧色,大笑一声,全身力量骤然爆发,拳势凶猛,直取对方:“吃我一拳!”

盘膝而坐的铁霸微微一惊,林墨这一拳所展现的速度与力量居然不比自己差多少。不过铁霸虽惊不乱,一只手掌迎了上去,不偏不倚的跟林墨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一股反震之力传来,林墨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哈哈哈哈!”林墨放声大笑,体内血气沸腾,一股强烈的战斗欲望从内而外爆发出来,这股气势,让身为元始印高手的铁霸也为之侧目,心中的轻视顿时收了起来。

斗战圣体,天生就是为战斗而存在的!

“你是何人,为什么闯入我的家中。”铁霸目光阴冷,紧盯着眼前的少年。

“要你命的人。”林墨不愿多说,只想痛快的一战。

“轰轰轰!”

林墨双拳挥动,拳势如雷,每一拳都有莫大的威力不断倾泻在铁霸身上。

铁霸双掌排出,同样威力巨大。拳掌交加,顿时一道道沉闷如雷的响声在这狭小的空间不断响起,两人以快打快,以力打力四周甚至掀起了一阵狂风。

林墨越打拳势越发凌厉,出拳的速度,角度,力度都在不断的提升,林墨正在以恐怖的学习速度在成长着。

铁霸越打越是心惊,对面这个突然冒出的少年拥有完全不符合其年龄的实力,铁霸暗暗猜测,这是不是外面某个势力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所以特意派人过来刺探?想到这,铁霸杀意顿生,这个地方是自己偶然发现的,也正是因为这个,铁霸才能从一个混混成长到铁锤村人人谈之色变的高手,万万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小子,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今天你都得死!”铁霸眼神冰冷,忽然攻势一变,变掌为爪,同时一缕缕血色的气体缭绕在其之上,顿时看上去整个手掌大了一圈,一股森寒的气息猛地炸开。

林墨眼神一凝,身躯有瞬间被冰冻的感觉,但是体内血气沸腾,瞬间就抵消了这股不适感。“这就是元始印强者的真正力量?”林墨暗道,当即,他也不再保留,双拳之上覆盖了一层灰色气体,将其整个拳头包裹起来。

“黄级秘笈,而且肯定不是初级的,有可能是中级以上!”看到林墨施展蛮拳劲,见多识广的铁霸几乎是瞬间就判断出这门拳技的等级,顿时铁霸的双眼露出贪婪之色,升起了强烈的占有欲望。

“小子,交出怎么拳技秘笈,我饶你不死!”铁霸一声高喝,紧接着覆盖着血气的爪子带着森寒之气猛地袭向林墨“血鹰爪!”

林墨暗道一声无耻,挥拳格挡。

“砰砰砰!”

明明是拳肉相撞,却隐隐传来金铁交加的声音。

林墨被一击击退,双拳发麻。紧接着,一声大笑,又自欺身而上,拳势大开大合,毫不防御,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此时林墨直觉胸膛中一股气息喷薄而出,让他忍不住放声大啸。

战斗越发激烈,铁霸毕竟是开启了元始印的高手,即使林墨再如何厉害也是在对方血鹰功强大的威力下增添了一道道伤口。

毫不顾忌身上的伤口,林墨越战越勇,眼神越发的明亮了,经此一战,林墨对自身力量和实力都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这不可能!”铁霸这次真的震惊了,这少年明明还不是元始印的高手,为何战力与自己相差无几而且仿佛越战越猛,“难道是因为黄级秘笈?”

思来想去,铁霸发现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当下想要得到这本秘笈的决心更加大了。

“吃我一招,血鹰击长空!”铁霸一声大吼,一爪猛地挥出。在其挥出的刹那,一只巴掌大的血色小鹰飞出,迅猛如雷的奔向林墨。

林墨一惊,本能的想要躲避,但这忽然出现的血色小鹰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让林墨根本来不及躲避,眼睁睁的看着那血色小鹰撞击在林墨胸膛。

“砰!”

林墨身躯顿时被撞飞,身子撞在四周的墙壁上随后又反弹落在地面,“哇”的一口鲜血喷出

一口鲜血喷出,林墨体内涌动的血气逐渐平复,双眼神采奕奕战意不减,丝毫没有受伤该有的样子。

铁霸微微皱眉,用了六成的力量,对方只是吐口血而已,实在是不可思议。转瞬之间铁霸的神色就带着狠戾:“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吐血而死!”

铁霸脚步虚幻,在狭小的范围内快速的移动,道道血色爪影如疾风骤雨般的攻势落在林墨的身上。

“砰砰砰”

拳爪碰撞,林墨快若闪电的轰出无数次拳击,随着不断的出拳,渐渐地,林墨对于蛮拳劲一些原本不是很明白的地方渐渐清晰了起来,拳势挥洒间,少了一分瑕疵,多了一分圆润!

感受着林墨拳势的变化,铁霸杀意更甚,终于不再有所保留,全力出击,轰杀林墨。

顿时,林墨压力骤增。身上很快就平添了许多伤口,这些伤口上附着着一缕缕血色的雾气,给林墨带来了阵阵刺痛。下一刻,林墨体内血气涌动,流转周身,那些血色雾气顿时消散,顺带着林墨的伤口也不再流血。

战斗至今,林墨其实体力快要见底了,但是他的斗志依然无比旺盛,无所畏惧!

铁霸步伐虚幻,横移至林墨身后,一爪狠狠抓向林墨后背,“噗嗤!”林墨后背鲜血狂飙,五道爪印狠狠印在其背上,深可见骨。

“吃我一拳!”几乎是铁霸的攻击落入林墨身上的瞬间,铁霸的血色鹰爪还未收起来的瞬间林墨猛地转身,早已蓄势待发已久,刚烈凶猛的一拳向着铁霸轰击而去。

这一拳,灌注了林墨所有的战意与力量,拳头所过之处,没什么可以抵挡。这一拳挥出,林墨似又产生了一丝明悟,拳技又有所精进,感觉距离蛮拳劲第二重的境界不远了!

铁霸大惊,没想到林墨早有预谋,居然是抱着两败俱伤的打算。即使以铁霸的实力此时也没法躲避,唯一能做的是将全身力量灌注在双臂之上,横插胸前,防御林墨这一击。

下一刻,林墨的拳头毫不留情的轰击而至。

“咚!”的一声响,铁霸脸色巨变,只觉得一股强大至极的力量轰击在双臂之上,犹如被一头蛮荒巨象撞击一般,下一刻,铁霸清晰的听到了自己手臂骨头断裂的声音!

“蹬蹬瞪!”

铁霸脚步连续向后退去,留下一个个浅印,连退了三步才将那股奔袭而来的冲撞之力卸去。一股剧痛传来,铁霸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双臂扭曲,呈现一种诡异的弯曲状。

这一下,铁霸实力至少降低一半以上!

“怎么可能?我的肉体可是经过十几年真气滋养的,怎么可能承受不住这小子的一击!”铁霸眼皮直跳,一丝退意从心底萌生。

一击击伤铁霸,林墨也是力量用尽,趁着铁霸愣神的功夫林墨加紧恢复体力,同时,嘴上发出了言语攻击:“原来人们口中无比敬畏的村长不过如此,杀你如杀鸡。”

“小东西,你找死!”铁霸那一丝退意顿时被林墨的话语所刺激的消失一空,他自从当上村长后,谁见到他不是点头哈腰,什么时候被人比作鸡?

“老家伙,下去陪你儿子跟夫人吧!”林墨一声冷笑。

顶得你的水流得到处都是 晚上你们老公是怎么样上你的

轰隆——

铁霸闻言如遭雷击,‘哇’的一口血液吐了出来,抬起头,呼吸急促,面色狰狞的看着林墨:“你杀了他们!?”

林墨:“没错!”

“啊!我要将你碎尸万段!”铁霸如同发疯一般冲向林墨,尽管其双臂失去战斗力,但是其腿上功夫也是了得,逼得林墨连连闪避。

但是林墨还是注意到了铁霸气息不稳,显然是刚才林墨的话对他造成了影响,既然有效果,林墨一边与他战斗一边出言挑衅对方,使得对方渐渐失去了理智,攻击变得越来越无章法。

终于,林墨抓住了对方一个破绽。在铁霸出腿踢来的刹那左手猛地抓住其脚,右手呈手刀状,高高举起,狠狠地劈下!

“咔嚓”

铁霸吃痛,那一声脆响标志着那条腿已经废了。

失去了双手一腿的铁霸已经没有多少攻击力了,在跟林墨缠斗了十几个回合后被林墨一把捏住喉咙!

在林墨逐渐加大力量之下,铁霸的双眼从最初的愤怒变成不甘,然后变成恐惧,最后双眼暗淡下去。

在铁锤村作威作福,欺凌过数不清村民的铁锤村村长终于死了!

“呼!”

杀死了铁霸,林墨紧绷的神经顿时一松,紧接着如潮水般的疲倦席卷而来。林墨四平八仰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没想到,短短的时间,我就发生那么大的变化。”躺在地上,林墨思绪飘飞,然后不可抑制的脑海里出现了一抹倩影。

“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林墨握紧了拳头。

将这丝情愫埋藏心底,林墨加紧时间休息,现在这里还是在村长家里,并不安全,还是赶紧恢复体力为好。

忽然,一缕清香飘入鼻中。

林墨神情一动,这才想起边上的那一个奇异的血池。

林墨爬了起来,来到那血池边上。深吸一口气,那清香吸进肺中,林墨身上的疲倦似乎都消散了一些。

眼睛一亮,林墨顿时知道了这个血池是个好东西。

但是,下一刻,林墨神色苦恼起来,他并不知道如何使用这血池,总不能喝进肚子里吧?

“不管了。”林墨一咬牙,决定跳下去泡着,就像泡温泉一样,说不定有效果。

林墨小心的将脚伸下去,发现这池子并不深,盘膝坐下刚好血池水到林墨脖子处。

一股股清凉温和的能量顺着林墨的皮肤钻入体内,顿时林墨全身的肌肉因为刚刚战斗所带来的疲累感一下子就没了。那一缕缕的清凉能量如同疗伤圣药很快将林墨身上的伤势给抹平。

林墨顿时变得神采奕奕。

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林墨一惊,没想到这血池的水有如此功效,可惜的是不能带走。

就在林墨感到可惜的时候,异变突生。

身躯一震,旋即林墨震惊的发现,在自己的腹部忽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吸扯之力。那血池中的水不受控制的被吸入林墨的腹部中去。

血池中忽然产生了一个小小的漩涡,血池内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

很快的,那血池的水就被吸收一空,留下了一个干枯的池子。

林墨一惊,不断感受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没有其他的异状,当下就不在意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

“恩?这是什么?”林墨眼睛看向干枯后的血池底部,那是一个光滑的平面,似金非金,似玉非玉,很是奇特。

林墨俯下身,轻轻敲打,一阵悦耳的清脆声响起。

“咔嚓,咔嚓。”

那血池底部忽然无数裂缝蔓延开来,在林墨震惊的眼光中破碎,随后一道光柱冲天而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