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你玩坏掉免费漫画最快更新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 A+
所属分类:医保

远郊的小院子,在远离村子的地方孤零零地站着。在经过一夜风雨的洗礼后自带着遗世独立的清新。

祁小染站在长满荒草的小路上,看着坐在门口靠着门框打瞌睡的身影时,那颗被锤炼了一夜、破碎不堪的心渐渐温暖起来。

失去初夜怎么样?被家人厌恶怎么样?嫁给不认识的人又怎么样?

总归她现在还手脚健全的活着,那些重要的人都还在身边,等着她回家,等着她照顾。比以前,已经好很多了。

祁小染下意识加快了脚步,可刚一迈腿,体内那股撕裂的疼痛灼地让她“嘶”了一声。

声音很轻,却足够打破清晨的安静。坐在门槛上打瞌睡的小强立刻直起身来。当他看到不远处的祁小染时,立刻欣喜地站了起来。

“小强,你不会又坐了一夜吧?你那个姐姐可真不让人省心,天天的晚上不着家。”一个胖村妇横穿出来,一脸心疼地打量着小强,“看把你折腾的,小脸刷白刷白的。要我说,你就……”

“就什么?”祁小染冷笑,“就给做个干儿子然后卖给人贩子上街乞讨去么?”

村妇被吓了一跳,一回头就看见祁小染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狠狠地瞪着自己,忙赔笑道:“瞧你说的,我只是有个远房亲戚无儿无女的,想找个老实可靠的孩子陪……”

“滚!”祁小染一把扯住村妇的衣领,将胖村妇一下子提了起来,一字一句地警告,“不许再靠近小强,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祁小染一甩手,村妇肥胖的身子立刻被摔出一米,重重摔倒在地上。

村妇一轱辘爬起来,发出杀猪般地叫声:“啊啊啊,杀人啦,杀人啊。”

小强看着村妇飞快逃离的背影,转头看向祁小染,蹙眉问:“你的实力,她不应该这么快能爬起来啊?受伤了么?”上下打量着祁小染,“昨晚的人很棘手么?你这衣服怎么回事?昨晚怎么回事?手机怎么还关机了?”

祁小染一边搭站小强的肩膀往里走,一边道:“是,人有点棘手,我也受了点小伤。”

小强有些着急,拽着她上下看:“受伤了?哪里受伤了?”

祁小染一把拽住他的手:“嗳嗳嗳,停。我告你非礼啊。”

“我没有哪里受伤,我是这里受伤。”祁小染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我刚刚从祁家回来。”

“祁家?”小强果然被成功转移了注意力,一脸不赞同,“你去那里干麻?他们是不是又给你脸色看了?”

“这次不只是给我看了脸色,还给我布置了一门亲事。”

祁小染断断续续地把祁连涛让她跟储家订婚的事说了,末了道:“嫁到储家也没有什么不好,起码当个少奶奶。听说豪门少奶奶一个月生活费就有十万。那样你就可以上个好学校,阿叶的事也不用担心了。”

“够了。”小强砰一下子把刚刚盛好的粥碗重重放在桌上,生气地说,“我不需要你牺牲自己的幸福给我找个好学校,阿叶也不需要。”

说完似乎觉得自己态度不好,便又调整了一下语气,道:“染染,我努力考试,努力读书也可以考上好学校,阿叶那边只要找到心脏源也会很快好起来的。婚姻是一辈子的事,豪门就是吃人的地方。祁家什么样的,你还没看到吗?”

“五年前我也这么想,只要找到心脏源阿叶就好了,可是五年过去了,心脏原还是没有。”祁小染低头喝着粥,淡道,“那个人贩子为什么总来找你?就是觉得我穷养不起你才来钻空子。如果我嫁入豪门,她就不敢再来了。”

“胖婶不是人贩子。”小强被她气笑了,“今天开始我出去打工,我们一起养阿叶。我就是不允许你嫁给那个储家那个疯子。”

疯子!

祁小染心底狠狠一震,耳边莫名浮起男人邪魅的话:“没错,我就是疯子。”

“这个问题不讨论了,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祁小染喝光了粥站起来,转身上楼,“我今天请假,不上学了,你自己去学校吧。”

“小王子呢?”小强看着她的背影,大声问,“嫁到储家,小王子怎么办?你不是说他在等你吗?你不是说有一天会穿着婚纱找到他,告诉他你做到了吗?嫁到储家,你这些年的努力算什么?嫁到储家,当初拼命地要逃出乞丐屋又是为什么?等着他们把你卖到豪门就好了啊。”

这话,就像是谁拿了一棵木棍重重地打在了她的头上,然后一双无形的大手钻进了她的胸口狠狠地握住了她的心脏,让她无法呼吸。

祁小染站在原地,两眼发晕,心口疼的喘不上气。

昨晚发生的一切,她接受,她认命,她见鬼似地逃避着“小王子”这个问题。可是,她还是逃不掉。

祁小染手里死死地拽着那截已经断开的手绳,过了半晌,才轻声道:“小强,我们不能总活在过去。”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上楼梯。脸上,是小强看不见的眼泪和痛苦的诀别。

并不愉快的交流结束。

然而等祁小染睡醒的时候,还是跟往常一样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小强。

小强把做好的海鲜炒饭放到桌上,招呼她过来吃:“染染,晚上八点,俱乐部加彩,点名让你参加。你去吗?”

“去啊,赚钱的事,怎么不去。”祁小染挖了一勺饭满不在乎地说。

睡了一觉虽然身体还有些不适,但精神好了很多。

跟俱乐部的人打还是很有胜算的。

小强松了一口气,只要祁小染还打拳,就说明结婚的事还有回转的余地。

毕竟豪门可不能允许一个少奶奶去打黑拳。

然而祁小染想的是,就算跟储家联姻,她也不会只作储家的挂名少奶奶,坐吃等死。

入夜,“天衍娱乐城”已经被绚烂的霓虹笼罩,炫彩缤纷,整个“天衍”仿佛一颗巨大的发光的彩蛋,在夜空下熠熠生辉的张扬着。门口一辆辆顶级豪车招示着此处的奢华。

“凡,拍卖结束了,咱们要不要去角斗场看看。”天衍的VIP通道,欧颜一身白西服,一幅斯文俊雅的模样。

他的侧前方是一身黑衣,不用说话就自动散发着强大气场的储墨凡。

储墨凡冷冷地拒绝:“不去。”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敢多管闲事?”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隔着门从安全出口处传来。

“这里是我的地方,脏了我的地方,就是天王老子我都得管一管。”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

储墨凡脚下一顿,欧颜立刻在一旁挑唆:“呦,竟然有人敢说天衍是她的哦。凡,你不管一管?”

“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是个打黑拳的,你敢打我,你不想活了。”撕心裂肺的声音伴着砰的一声巨响。安全门被撞开,一个人影狼狈地跌在安全通道上,落在储墨凡的脚边,也露出安全通道内的情形。

一个戴着半边面具束发黑衣女孩正弯腰扶起一位衣衫破烂的俊秀男孩,脱下自己的黑色道服披在他的身上:“以后不要来天衍,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男孩感激道:“谢谢你,衍行。”

祁小染扬眉:“你知道我?”

“当然。天衍所有的人都认识你。你是天衍的王牌,所有人都打不过你。”男孩站起来冲她笑笑,“我叫杨玉,很高兴认识你。”

说完,杨玉飞快地冲下楼梯。

祁小染有些失笑,站了起来,这是还害羞了么?!

储墨凡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莫名觉得有些熟悉。

祁小染感受到门外的目光,刚好与储墨凡的目光相遇。

她微微勾唇,撇了撇嘴,跟着下楼离开。

欧颜连忙道:“她就是天衍角斗场的王牌拳手,其他俱乐部来挑战的,没有一个能打赢她的。要不要看?”

一旁的罗西看向储墨凡双目灼灼:“我要跟她打。”

“天衍”是S最大的娱乐城,有不夜城之称。有最豪华的夜店、最顶级的拍卖场,而“天衍”最有名的,不是这些,而是“天衍地下城”的角斗场。

“天衍角斗场”其实是黑拳的升级,不管拳手的身份,也不管用什么方法,更不分男女,只要能赢,就是王者。

而天衍的王牌就是拳手“衍行”,她出拳快准狠。在天衍四年,从来没有输过一场。多少人都为她而来。

而天衍为了防她打“假拳”,只跟金主本人赌,不对散户开盘,这让“天衍”角斗场的门票变得一票难求。

“角斗场”像一个缩小的古罗马的角斗场,中央一块平地为表演区,周围看台逐排升起,共三层,八点的钟一敲响,所有人就欢腾了起来。

前三场都是其他俱乐部的挑战赛,观众却不买账,唏嘘声震耳的吼声都在喊着:“天衍,天衍……”

祁小染站在一楼的休息区,看着场上的比赛,眸光眯了眯。刚刚下场的这个人分明就是加塞进来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应该就是刚才在安全出口处出现过的其中一个。

祁小染侧头看向观众席,二楼中间那个四年来从来没有开启过的VIP包间破天荒开了,虽然光线很暗,看不清包间里的人,但是分明能感受到那道冰冷的视线在狠狠地戮着自己。

看来是冲她来的。

祁小染吐出一口浊气。本来在角斗场上,她从来没有怕过,可是那种冰冷的感觉让她莫名想到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在冰冷地让她“滚”后那屈辱不堪的画面。

“不要怕,祁小染,手被打断了还能接上,脚被打断了还能接上。只要不被砍断,都有希望。不要怕,祁小染,现在的一切都没有以前可怕。”祁小染呼出一口气,在原地蹦了蹦,舒展开有些僵硬的筋骨。

“下一场,衍行VS罗西。”主持人站在舞台中央,亢奋地呼喊着,“罗西,通过自己的实力连赢三场,终于可以挑战我们天衍的王牌拳手——衍行!高手的对决,最后到底谁才是今晚的拳王,让我们拭目以待。”

看台上口哨声,尖叫声混杂,还闪着莫名其妙的应援灯。所有的声音几乎都在喊着“衍行”,嘶吼声震天,仿佛雷鸣。

储墨凡蹙眉:“吵!”

一位蓝衣男人笑道:“这是衍行的力量,凡,她是我这四年来最大的成就,我今天给你交作业。”

欧颜一脸好奇:“蘅,她一直戴着面具吗?你见过她的样子吗?”

“嗯,来面试的第一天系着面巾,可笑的不得了。”蓝子蘅一脸得意,“面具是我给她配的,神秘,又有力量。”

欧颜一脸不屑:“所以你也没有见过她的样子?”

蓝子蘅语塞,虽然他一直认为只要衍行能给天衍赚钱,长什么样都无所谓,可是此时却莫名有种挫败感,他竟然连自己的下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放笼子了,放笼子了。”人群顿时再次沸腾了。

下斗笼,生死不计。血腥,

把你玩坏掉免费漫画最快更新 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把腿扒开

八角格斗场上空缓缓放下一个铁笼子,赤着上身的罗西站在格斗场的中央,向休息区勾了勾手指。

不过分,挑衅的不让人讨厌。

祁小染喝了口水,正要上前,身后一直负责照顾她的助手何音音拉住了她指了指她身后:“衍行,老板找你。”

祁小染转头,就见休息区的阴影处站着一道蓝色的身影。

祁小染眉心微蹙,带是朝他走了过去,在他面前站定:“蓝少有事?”

阴影下蓝子蘅的脸有些莫测:“我来下个注。”

祁小染:“下注该找荷官……”

“只跟你赌。”蓝子蘅打断她,“今晚你输了,就把面具摘了。”

祁小染还没来得及答应,蓝子蘅已经转身离开。

祁小染撇嘴,有钱人啊,真是霸道。

铁笼降下与八角格斗场相接的刹那,观众席尖叫声震天,就连二楼的VIP包间都叫地震耳欲聋:“衍行,打,给我打死那个龟儿子。”

“衍行,打赢,爷给你送钻石。”

储墨凡淡淡扫了一眼隔壁已经冲到栏杆上那样,冷嗤一声。

蓝子蘅漫不经心地冲了茶,递到储墨凡面前:“下个彩怎么样?”

储墨凡接过杯子,并未接话,蓝子蘅自顾自接着道:“既然祁家已经同意和这门亲事,那件东西想必也快找到了。如果今晚衍行赢了,那件东西,先给我用。”

储墨凡将茶盏放下,看着八角斗笼中罗西轻松避开衍行的直拳,淡道:“不赢,也给你。”

蓝子蘅心底一暖,正要道谢,就听得储墨凡道:“天衍集团占蓝氏两成利。”

欧颜在一旁看戏,笑的前仰后合。

“衍行,衍行!”观众的尖叫声让储墨凡蹙了蹙。

八角笼中罗西左眼已经发乌,眼角还隐隐地溢着一抹血丝,而衍行因为戴着面具看不出任何伤口,但看着她轻松跳跃的样子,明显就是没受伤。

蓝子蘅掰回一局,心情愉悦地吹了声口哨:“罗西身手退步了,看来你这几年在欧洲过的很好。哪像我们在这无依无靠的,全凭自己一双手,一天都不能松懈。”

其实祁小染并不轻松,她刚才虽然击中了对方,但她也被对方击中了额角,脑袋有些发晕,而且体内撕裂的疼痛并未没有痊愈,此时每一次的跳跃,身体都仿佛被火灼。

她不输,也不能输。如果身份暴露,只怕天衍也容不下她。这是她唯一一个可以得到自由和价值的地方,她不想失去,起码毕业之前,她不能失去。

祁小染深吸一口气,屈膝叠腿,使膝部突起,然后猛地提气跃起,右拳狠狠击向罗西受伤的左眼,在他侧身避开时,膝盖狠狠地撞向对方面部。

“哇,泰拳,衍行出泰拳了。”台上一片兴奋的尖叫着。

然而这一次的突袭并没有成功,罗西双手锁住她叠直的膝盖狠狠地一绞,直接把她砸在了八角笼上,剧烈的撞击力从后背穿透前胸,震地她胸腔一阵阵嗡响,喉咙涌起一阵腥甜。

祁小染被重重地砸在地上,撑在地上的手直发颤,更要命的是有股莫名的恶心感让她眼前发晕。

“认输。”罗西走在祁小染面前,一板一眼地说,“放过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