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不可以上课呢拔出去 屁股抬高就不疼了

  • A+
所属分类:医保

第1201章 气运之子

“他要是依旧启用仙兵,那本王就继续化成为零,三百个、三千个甚至是三万个兽团慢慢推过去,看你们能启用仙兵到何时!”

“要是不启用仙兵,用兵力抵抗的话,那本王直接亲率妖灵大军长驱直入,打你个抽手不及!”

火麒麟倨傲道。

他这一次是真的信心满满。

论兽潮妖灵,他不缺,大几千万甚至上亿。

论极道高手,整个麒麟王族雄踞妖庭之下三万多年,那根本就不是一介蛟龙古族可以比拟的!

这时,一位妖老迎了上来,斗胆道:

“族王殿下,老夫也有一条妙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既然是妙计,那就说出来吧,本王听听也无妨!”火麒麟痛快道。

麒麟王族和蛟龙古族宗族架构略有不同。

后者的极道高手阵营就是王族妖老和族王少王。

但在麒麟王族这里,完全不一样,妖老还不是最核心的顶层,在其之上还有一个更为可怕的群体叫做祖老!

整个南天域妖庭麾下众多王族之中,能有祖老的只有两个王族,正是天狐族和麒麟族。

这是必须要上了底蕴的王族才可能存在!

而到了祖老这层级的妖祖,基本上可以比肩叫板妖庭皇族麾下的皇战妖尊了,也就是说,修为至少是合体境五重天以上。

当然了。

妖庭皇族也是一大妖族。

内部也有妖老和祖老这样的层级架构,只是名称变成了皇妖和祖皇妖,只是实力多有强,无人知晓,连麒麟族也没有例外。

也正是因此,族王火麒麟对于座下的这些妖老很是不客气,完全不怎么当一回事。

在直白一点的说。

就堂下这些天天围着他火麒麟装的数十位妖老,最高修为也不过是合体境四重天,而他火麒麟本尊可是合体境五重天巅峰啊,距离六重天只差一步之遥!

“族王殿下,老夫近日来一直在推算那大汉的底细,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这个所谓的大汉帝国其实在二十年前根本不值一提,只是一介蛮荒孤岛之上的颓败将倾的小国罢了,但自从这天武帝掌权临朝之后,立马一飞冲天,甚至达到了今日这般入主一方天域的骇世程度!”那妖老凝声说道。

哪知,火麒麟听完之后,直接不屑一哼:

“你什么意思?不就是想说那天武帝对于大汉来说重要无比吗?只要抹杀了他,整个大汉乃至西天域直接不攻自破了?”

“对对,殿下英明,老夫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们何不秘密遣派一位极道祖老,潜入汉土之后直接抹杀了他天武帝?”那妖老连连点头道。

火麒麟听了这话,直接就笑了。

拂袖之间,瞥了一眼那妖老,很是鄙夷,道:

“本王当你有什么锦囊妙计呢?结果搞了半天,说了都是一堆的废话!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就知道搁这儿乱放屁!”

“呃……”那妖老尴尬无比。

本来想着和之前那位妖老一样,出一手妙计,讨三分功名。

哪知道是这个结果啊。

但,他还是有些不乐意了,心中颇有不悦。

因为他想不明白啊。

自己的说法和道理也根本没错啊。

抹杀了天武帝,大汉就像是这夜色之下的天幕,没了当空明月,便是万古长夜了。

“族王殿下,老夫不解,还请殿下明示!”妖老愤愤道。

“骂你你还不乐意了?行,那本王跟你说道说道,为什么你说的这些话都是放屁!”

火麒麟兴致也来了,袖袍一甩,一步踏出,而后负手而立,高谈阔论:

“你这脑子都能想到的东西,别人会想不到了?”

“你可知道,这大汉天武帝在对抗我南天域妖庭之前还有一个不死不休的仇家对手?”

“没错,那个仇家对手就是当今人族的最高主宰,太仓仙门!”

“那天武帝当初入主西天域,先后抹除了血皇谷和西元宗,这可都是人族的万年底蕴大宗啊,而且跟中土域的太仓仙门渊源深厚!”

“但人天武帝就是抹除了,压根不给他娘的太仓面子,不但如此,还直接跳到了中土域,抹了太仓门下的头号看门狗,委羽宗!”

“这他娘的叫什么?太岁头上动土啊,他小子就是动了!他凭什么啊?他怎么敢啊?那太仓仙门什么脾性咱们妖族还不了解吗?这口气能忍吗?”

“嘿,人家还就他娘的忍了!”

“为什么?”

“想过这个问题了没有?”

火麒麟滔滔不绝的,夹着几分骂娘,颇有气势,听得在座的众妖老一愣一愣的。

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啊。

“想不明白了吧?”

“那本王再说说其他的。”

“之前,就蛟龙古族,他们怎么干的?不就是想要抹杀天武帝吗?十八妖老两代族王,甚至尊上还请动了一位皇战妖尊,这排面够大了不?”

“当时什么情况?满妖庭都说天武帝没有极道高手坐镇,充其量就是一个天璇姬家的守门人,能顶个屁用?所以都说天武帝这次死定了!”

“可结果呢?”

“全他娘的白给了!”

“本王算是看出了,这天武帝,就是他娘的气运加身,就是气运之子,想要杀他,哪有那么容易啊!正要那么容易,那小子他娘的早就死翘翘了!”

“太仓仙门不想那小子死?人家豪横了四万年了啊!当年咱们妖族和人族的最后一战,从太仓里头爬出来的那个老不死多牛掰,隔着十几万里一剑钉死了当年咱们妖族的那位已经迈入了妖皇境的祖皇!”

“说白了,就是人家也看出了这小子气运加身,现在杀不死!你要是出手,他身上就会出现种种意外和奇遇,然后逃出生天!”

……

火麒麟振振有词。

在座的数十位妖老听得荡气回肠。

气运之子,气运加身……别说,真的只能这么解释了!

“对对,族王殿下说的太对了,那小子绝对是气运之子,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仙兵镇国呢?”

“我听闻,那大汉起源的蛮荒孤岛可是灵气绝灭之地,能在这短短的二十年里头入主一方天域,这绝对是气运加身,否则根本不可能,想都不敢想!”

“那……那倘若正如族王殿下说的这般,天武帝当真是气运之子,那我们这一战岂不是一样要注……注定……”

突然间,一位妖老开口,话说一半,戛然而止,整个营帐氛围立马就变了。

火麒麟听到这儿,也愣住了,嘴角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

他娘的……

要真是气运之子。

那本王的麒麟王族岂不也是白给了?

“不对不对!”

“这世间哪有什么气运之子气运之说啊,那小子确实有几分走运,但天佑不死又怎么可能?”

“本王之所以不动用极道力量,那因为还不是时候,其实你们看出来,这天武帝奸诈无比,从来都是不漏底牌的,所以本王这一次必须要粗中有细稳中求进!”

“先化整为零,慢慢侵入,等乱西天域汉土,再让极道祖老出手直接抹杀也不迟,对不对?”

火麒麟总算是自圆其说了。

座下的一众妖老自然是连连点头。

事实上。

火麒麟也是心血来潮的这么一说。

至于气运加身气运之子什么,从来都是一个传说,一个经久不衰乐此不疲的传说。

但纵观中土历四万年,天纵奇才倒是不少,气运之子却并不多求。

真要算的话,天璇姬家的那位先祖可以算一个!

只是。

话说回来。

火麒麟这么随口一总结,一咋呼,突然间发现这个天武帝确实有些不简单啊。

这让他越发的有些后悔当初怎么就在妖神殿夸下了海口要血洗大汉了。

就目前看来,西天域的这块骨头要比东天域难啃太多太多了。

“罢了罢了,告诉本王,第一批次的三百兽团渡峡北上进行到了哪一步了?”火麒麟收回思绪,沉声问道。

“回族王殿下,兽团渡水而过,速度会慢很多,断天涯宽广之处足有百里,最窄的区域也有三十多里,所以兽团最快也得天明之后才能抵达对岸。另外,最最窄小区域正对的是大汉驻防最严密的地带,基本上没有意义!”有妖老回道。

“一支小兽团当然没意义了,但要是百支千支万支呢?哼!”火麒麟冷哼。

随即

学长不可以上课呢拔出去 屁股抬高就不疼了

,直接下令:

“传本王命令,立马驱驭组织第二批次、第三、第四……等批次的兽团,每一批次三百万妖兽,间隔一天发动了,本王就算是恶心也要恶心死他大汉!”

“属下遵命!”几位妖老领命而出。

火麒麟看了一眼天色。

一晃眼,一夜就这么过去,那么就要天亮了。

不知不觉之中,竟然有些乏了,于是摆了摆手,一边朝着后营走去,一边说道:

“本王有些乏了,尔等需严阵待命,有任何异变立马禀告本王!”

言罢,便消失了后营。

不一会儿,主营之中几位待命妖老就听着后营传来了一阵阵的莺莺燕燕吟叫之音,却也不以为意,似乎是司空见惯了。

……

……

西天域。

天安都帝宫。

摘星台。

这是赵元开入主天安都帝宫之前就命令徐玄安在重建帝宫之时特别仿照未央宫的摘星台而建造的。

虽造型一致,却比之未央宫要更高、更加雄伟,足以支持赵元开俯瞰整个天安都城。

毕竟,这里是西天域,不再是那个弹丸之大的蛮荒孤岛之境了。

赵元开一直没有歇息,也没有回宣室殿,而是一个人独自登高,就在摘星台之巅负手而立,静静的俯视着整个天安都城。

这应该是他入主天安都帝宫以来,最为仔细和安静的俯视着这一方古老巨城了。

心神很安宁。

从漫天星辰,到东方朝霞起。

赵元开就那么一动不动,安静而肃穆,眼眸深邃而沉冷。

天安都和汉土长安很不一样,准确的说,像十五年前的长安。

但天安都很大,太大太大了,古城方圆数百公里,简直不敢想象。

从赵元开入主天安都之时,他就承诺要让这里成为第二个长安。

而今算来,已经一年多时间了,进展似乎并不大,变化也不多。

这主要是因为这一年多变故太多太多了。

赵元开知道在这边土地的南疆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着什么,也清楚的认知到今日之后,这个悠悠四万年文明历史的九州星究竟会走向何方。

旭日从东方升起。

霞光洒

学长不可以上课呢拔出去 屁股抬高就不疼了

满了大地河山。

“噔噔噔……”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

赵元开没有回头便知道来者何人,因为气息很熟悉,是苏九婈。

“陛下……”身声音轻柔,略显无力,明显有心事。

赵元开缓缓转过身,看着苏九婈,果不其然,整个人明显憔悴了不少。

“有什么话想要说的,便直接对朕说吧。”赵元开很是温和。

这让苏九婈轻舒了一口气,脸色好了不少。

但眸子之中的担忧和不安之色,却依旧如故,似乎是背负了很大的压力。

“陛下,臣这几日想了很多很多,一直有一个担忧,不知何解,所以便来打扰陛下了。”苏九婈说道。

赵元开点了点头,“继续说。”

赵元开的态度让苏九婈颇受鼓舞,也像是坚定了某个心念。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眼,郑重的看着赵元开,凝声道:

“陛下,那日臣从陛下所讲的那些话中受教很多,明白之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和浅薄,南天域的妖庭和大汉的妖灵本来不可相提并论的!所以请陛下放心,臣苏九婈不会在这个问题上犯错误和迷糊的,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臣的认知并不能代表天下人,而今人族和妖灵族已然走到了水火不容、不共戴天的局面,可在汉土,妖灵融入人间,臣又是天狐族出身,而今在朝堂身居要职,但现在,侵入荼毒人族东天域的又正是天狐族,臣……臣怕……”苏九婈讲到这儿,渐渐哑然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或者直白一点的说,她不知道接下来汉土妖灵的命运到底应该如何抉择了。

而这,绝非一件小事!

??晚安,好梦

?

????

(本章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