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息肉欲 鸳鸯枕上鸾凤颠

  • A+
所属分类:医保

自从林朔进入神庙大门之后,苗成云就按照这个弟弟的吩咐,把石门给关上了。

然后他跟楚弘毅两人,就守在门边慢慢等着结果,同时也要保证林朔在里面的这场战斗不被人打扰。

对此苗成云深有感触,对楚弘毅说道:“林朔这个人啊,你别看平时待人还算温和,可他骨子里并不是那种平易近人的家伙。

他待人温和,其实就是不屑计较,这世上的绝大多数事情这人不挂在心上。

真到了关键时刻,你看出来了嘛,那就是个人英雄主义,什么都想自己来。

哪怕是送死呢,他都第一个上,旁人插不进手。”

“这听你这么一说,总魁首就跟缺心眼似的。”楚弘毅掏了掏耳朵,翻了翻白眼。

“其实说真的,就战斗风格而言,这场战斗按理说就得我上。”苗成云指了指自己,“你想想,无论你楚家,还是他林家,几十辈人下来你们玩过炼神吗?会炼神对敌吗?

压根就没这个传承,对不对?

而对面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女魃安全官咱先不论,可这女人的炼神控制手段,那是肯定强悍的。

像地底下神庙这种战斗环境,乌漆嘛黑地形他又陌生,索敌动手且得过一会儿呢,那可不就先炼神手段互相招呼嘛,这方面我肯定比他强。”

“不是,苗院长你就别信口胡说了。”楚弘毅实在听不下去,“总魁首云家炼神第七境,你第六境,你们俩差一境界呢。”

“这你就不懂了。”苗成云说道,“云家炼神术,虽然可以做到意志控制,可相对来说,这并不是这门传承的长处。

从神通就能看出来了,意志控制类的神通,什么三尺定魂九阴九阳,这都是比较靠前的,往后这就无关了。

云家炼神术修行到了通天路,其精髓在于堪破规则,获得神通,而以这些神通为核心,塑造一套全新的战斗体系,这才是云家炼神术远超猎门其他传承的关键所在。

我家老爷子要三道皆修,说到底也是以苗家阴阳八卦为核心,构筑一套不逊色于云家炼神术的战斗体系。

而真要是幻术对敌、意念控制,唐家炼神术才是最厉害的。

我身为昆仑学院的代理院长,唐家炼神术这是猎门如今炼神的经典建材,我自然是会的,林朔这几年光在家伺候老婆带孩子了,他会个屁啊。”

“可神念屏障摆在那里嘛。”楚弘毅说道,“他第七境你第六境,他比你厚实啊,至少自保比你强。”

“你老楚在炼神方面是半路出家,有些门道你不懂我倒是不怪你,来,我这个院长给你好好上一堂课。”苗成云清了清嗓子说道,“神念屏障,这东西不是可以无限拔高的。

云家炼神的前四境人间路走完,所拥有的神念屏障,就已经很接近这个修行者的极限了。

云家炼神术在走上通天路之后,在念力方面增强的幅度其实是有限的,关键还是在于掌握一些规则。

再往下修行,每个境界在念力强度和神念屏障方面确实会有点儿提升,但这只是稍许的量变,难以成为质变。

而云家炼神人间路尽头,也就是第四境巅峰的神念屏障的程度,大致就相当于唐家炼神术九境大圆满,也相当于苗家以炼神为驱动的阳八卦借物九境大圆满,同时也相当于章家双修术的肉身菩萨。

所以说,猎门九寸传承里应对神念攻击的防御手段,其实大致相当,这就叫做人力有时而穷。

而神念屏障也好,肉身菩萨也罢,这些防御是面,而神念攻击是点,以点破面是理所当然的。

炼神对敌为什么凶险,关键就在这儿了,大家其实都在抢时间,看谁攻破对方的防御更快。

比方说,我突破你的神念屏障需要三秒钟,你突破我的需要五秒,那你就死定了。

然后这东西玄就玄在,突破屏障到底需要多少时间,双方事先都不清楚,只能大概估计。

所以炼神者之间,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互相出手的,以为一旦出手那是真的不死不休。

而且一旦身体被控制了,那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因为你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之后会做什么。

而唐家炼神术我为什么说厉害呢,这事儿之前其他人应该都不清楚,我也是最近修行了唐家炼神,结果跟云家炼神一比较就出来了,大家都修到极高的程度之后,唐家炼神术破防更快。

也就是说,在大家神念屏障都差不多拉满的情况下,唐家炼神术的威胁是最大的。”

“不是,这么重要的修行情报,你瞒着不跟总魁首说啊?”楚弘毅瞪大了双眼。

“嗐,我这是刚琢磨出来,而且也想着回头压这小子一头。”苗成云摸着下巴嘀咕道,“我哪知道这趟南美洲的买卖最后会玩得这么大啊,而且就算现在告诉了林朔,他现学唐家炼神术也来不及了嘛,这门传承没个三五年吃不透,你现在不也才第七境的水平嘛。”

“哦。”楚弘毅点点头,然后脸上有了担忧的神色,“那你刚才就该拦着总魁首啊,你自己去不是更好?”

“嗐。”苗成云摇了摇头,“这件事到现在我品出味道来了,杀里面这个女人,不是问题的关键。

她是个女魃人,意志在女魃世界有备份的,身体被杀了她就回去了,十年后人家又是一个大妹子,这没啥意义。

我家老爷子把这笔买卖甩给林朔,肯定有他的用意,而且我估摸着是这也是老娘的意思。

说白了就是,当几个儿女的真实身份慢慢揭露的时候,他林朔会怎么想,怎么做。

这件事他必须自己想明白,然后做到位。”

“我没听明白。”楚弘毅一脸疑惑地摇摇头。

苗成云神色肃穆地说道:“当年我娘在天师结界内,眼看林大伯战死一夜白头,可终究不移其志,苦熬百年成就如今这身通天彻地的修为,能够正面抗衡九龙。

这种事情,我自问做不到,可他林朔要做到。”

“为什么?”楚弘毅问道。

“因为他和我娘是两代天下第一人。”苗成云说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

在通往地下神庙的石阶上,并没有一丝光亮。

林朔此时目不能视,只能凭借着嗅觉和感知力慢慢往下走。

身上的背包里就有手电筒,可他没打算用,怕分神。

此刻的他必须全神贯注,把神念屏障支棱起来,一边防着对手的神念攻击,一边以嗅觉慢慢索敌。

身为一名传承猎人,这样的战斗其实是一种绝境,因为是这是客场,别人的地盘,严重违背狩猎原则。

要是搁在以往,林朔肯定掉头就走,这场架没法打。

可今时今日,他需要一个结果,否则他下一次看到女儿林映雪的时候,会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

这个女人是谁,而林映雪又是谁,必须要搞清楚。

谁是女魃人中主张重返地球的首脑,谁又是昆仑山雷雨夜杀死父亲的凶手,这两个问题不能含糊。

只不过身为林家人,动手对敌这是家常便饭,早已习以为常了,可人在黑暗里走,等着对方神念攻击的到来,这种情况他还没遇上过,也没学过。

按理说这种情况会让人产生恐惧,可林朔这会儿却没有这种情绪。

对手是杀父仇人,也是事关女儿的重要情报。

为人子、为人父,这两种身份带来的情绪,此刻已经把他的心思占满了,仇恨和亲情同时在他心里交织着,令他不断地激发着临战的状态,一身战意正在不断拔高。

神庙很大,对手较远,林朔慢慢往前走着,在等她先出手。

……

亚马孙河口,横亘于巴西东北部,注入大西洋。

水面上白浪翻涌,两岸则是成片的红树林和淤泥滩涂。

在北岸的一棵树上,一个小女孩逐渐显现身形,坐在了枝丫上,两只小脚丫晃来晃去。

正午十二点,八月份赤道的阳光烤着,哪怕在水边,那也跟蒸桑拿差不多。

不出两分钟,六岁的小姑娘头上已经全是汗了,小脸红扑扑的,一手抹着汗,一手扥了扥纸尿裤。

等了约莫有十分钟,一阵清风掠过,树枝上出现了一个清瘦的少年,嘴唇上有淡淡的茸毛。

少年站在小女孩面前,低头神情淡漠地看着她。

“你怎么才来呀?”林映月抬头问道。

苏宗翰蹲下身来,抬手帮着林映月擦汗,嘴里说道:“我既然来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我凭什么回去啊?”林映月说道,“就许她在这儿翻江倒海的,不许我来看看热闹?”

“只是看热闹?”苏宗翰问道。

林映月没有问答这个问题,而是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抬头问道:“二哥,你是不是要走了?”

苏宗翰点了点头。

“那我送送你。”林映月轻声说道。

苏宗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背过身去,蹲了下来。

林映月爬上了苏宗翰的背,双手搂住了二哥的脖子,轻声说道:

“二哥,我舍不得你。”

苏宗翰神情微微一怔,说道:“我也有些舍不得你们。”

“那我们多说会儿话,晚点去找她吧。”林映月悄声说道。

“哎。”苏宗翰叹了口气,说道,“她唱歌难听也就算了,还唱得那么大声,我不想找到她都很难。”

林映月也叹了口气。

“她现在还没醒,我带你去跟她见最后一面,你也送送她。”苏宗翰说道。

“好。”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