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 A+
所属分类:医保

“知道!”叶筱绾点了点头,老夫人生病,与她脱不了干系!

“郎中给看了,开了方子,但是心情依然抑郁难平,到最后没有办法,老夫人便命令贴身的丫鬟去寺庙求询,那德高望重的大师说道,让有诚心之人,抄写一百遍金刚经!便能得佛祖保佑!眼下,正愁没有人抄写百遍金刚经呢!你来了,倒是正好了!”大夫人温柔的笑道。

叶筱绾皱了皱眉心,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表面上夸她的字好,实际上是给她下套,让她抄写百编金刚经!偏偏理由是为了给老夫人祈福,让她根本就无法拒绝!

“怎么了?姐姐是不愿意给祖母抄写金刚经吗?姐姐写的字好!又诚意十足!佛祖肯定会感念你的诚心,保佑我们祖母尽快好起来的!”叶凤雪在一旁插口说道。

“是啊!绾儿?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吗?难道,你这心里还记恨着你祖母呢?无论她怎样对你,她总归是你的祖母,是那个宠你护你的人的亲娘!”大夫人沉声说道。

虽然明知道是大夫人故意难为自己,但是叶筱绾却想不到任何的理由拒绝!

她眸光一闪,开口问道:“只要诚意十足,抄写一百遍金刚经就能替祖母祈福了是不是?”

“那是自然!”大夫人忙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叶筱绾沉声说道。

“你答应的?明天可以吗?越快写出来,就越能让老夫人开心!就对她的病也是有极大的好处的!”大夫人忍不住说道。

“嗯!明天中午吧,我明天中午之后就交给你!”叶筱绾满口答应下来!

大夫人神情惊愕,她满以为叶筱绾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这件事情,毕竟抄写百遍金刚经可不是闹着玩的,是很费时间,耗力气的!她原本打算着,叶筱绾会拒绝她,整好她就有理由说她不孝顺老夫人,这样一来,叶相也便不会再向着她说话!毕竟,叶相是个极其重视孝道的人!却不成想,她竟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娘!”叶凤雪眼见大夫人像是傻了那般,连忙伸手推了推她。

“好,既然绾儿答应下来,那我就放心了!”大夫人抚着心口微笑。

叶筱绾回到自己院子的时候,青禾苦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将手里的金刚经往桌子上一扔,叶筱绾就说道:“青禾,伺候你家小姐睡觉!”

“睡觉?”青禾瞬间就瞪圆了眼睛,扯着她的袖子说道“:小姐,咱们不是要抄写金刚经吗?这么一本子书,抄一遍都够费时间,更别说,要抄写一百遍了!这大夫人就是故意整咱们的,诚心的不让咱们晚上睡觉了!”

“睡!怎么能不睡觉啊!快!打水来,洗漱完了,关灯睡觉!”叶筱绾一脸的轻松自在!

“可是小姐,明天就剩下一早上的时间,咱们就是变,也变不出一百份金刚经来啊!”青禾咬着唇急道。

“变不出来就变不出来!快收拾睡觉!”叶筱绾催促她。

青禾不敢忤逆她的命令,忙打了温水过来,伺候着她梳洗完了,看她换上了寝衣,这才转身端着铜盆走了出去!

等她回来准备研墨写字的时候,就听到一道悠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青禾,你也去睡觉,若是明日没有精神伺候我,我就罚你!”

“小姐!”青禾惊了一下,忙回头看她。

“回去睡觉!别让本小姐再说第二遍!”叶筱绾翻过身去不在理会她。

青禾眸光复杂,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金刚经,将纸墨收好,这才退了下去!

她离开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传来了叶筱绾沉沉的呼吸声,她此时已经睡的熟了。

“小姐!这一百遍金刚经啊,你明日可要怎么办才好?”青禾叹息一声,便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整个小院里面的烛火灭了,一道人影便偷偷的朝着大夫人的院子快步跑去。

推开大夫人的房间,便听叶凤雪开口道:“青桔?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睡下了!”青桔急忙回道。

“谁?你说谁睡下了?”叶凤雪不解的瞪圆了眼睛。

“就是那个废柴啊!才回去不大会就睡下了,所以,奴婢就回来了!”青桔忙说道。

“你是不是看错了?不可能吧?让她明日交出一百遍金刚经来,她不通宵达旦的写,明天怎么交给我?”大夫人狐疑的问道。

“奴婢确定没看错!院子里面的烛火可都灭了!一点亮光都没有了!”青桔说道。

“娘?你觉得这贱丫头又搞什么把戏?她今晚上不写,明天肯定没有办法交出一百遍金刚经来!”叶凤雪皱眉说道。

“交不出来更好!明日她若是交不上来,你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爹去,连给老夫人祛病祈福抄写金刚经都不做!肯定让你父亲嫌弃!”大夫人得意的扬起了眉毛。

“娘!这贱丫头跟从前不一样了,她既然那么痛快的应承了差事,肯定就知道如果自己交不出金刚经来会有什么后果!她连玉儿姐姐这么精明的人都能算计了,咱们还是小心为上!”叶凤雪担忧的说道。

“傻丫头,她有再大的本事能变出一百遍金刚经来吗?她算计了玉儿,那是玉儿轻敌了!不该就这么轻易的接了她的赌约!再加上有瑞王在,被那贱丫头占了上风!”大夫人轻蔑的说道。

“也许娘说的对!且看她明日如何应对吧!”叶凤雪点了点头。

“嗯,明日再看吧。”大夫人的眼底闪过了一抹阴冷的寒意!

小贱人!这一次我看你能使出什么招数来!敢欺我上官家的人,我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以为有你爹护着,你就能上天了?哼哼,你再聪明,也还是太嫩了点儿!

一夜好眠。

清晨,叶筱绾早早的梳洗完毕,带着青禾就往叶相的书房走去!

阳光明媚,院中的花朵也是开的鲜艳,叶筱绾的唇角也带了一抹舒心的笑容!

然而,跟在她身后的青禾却笑不出来,一百遍金刚经还没有着落,眼看着,可就要到中午了!

叶相身边伺候的小厮看到了叶筱绾走来,忙迎上前来说道:“大小姐,相爷在花园里面练剑。你可以去那边找他。”

“好!”叶筱绾冲着那小厮淡淡一笑,顿时惊的小厮合不拢嘴,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耀眼的笑容,这还是那个曾经见人就躲的大小姐吗?

叶筱绾还未走入花园深处,遥遥的就瞥到了叶相的身影。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准确来说,是一抹黑色的幻影。

他在练功,叶筱绾继续款步前行,还听到了一阵利剑撕破空气的声音,就知道叶相是在练剑。

怪不得那道黑色幻影时不时的会有一抹银白色划过,想来是他手中的利剑了。

叶筱绾不禁唇角一勾,一手环胸,一手支颐,惬意的看着那抹幻影。

真没想到自家老爹还是个武林高手啊。

今年,差不多也有五十岁了吧,没想到练起剑法来还可以这般如行云流水似的畅快,真真是老当益壮啊。

像是知道了她的到来一般,慢慢的,那黑影的动作慢了下来,随后,叶相清晰的面容和身形暴露在了她的眼中。

让她再次微微讶然。

那……那是肌肉吗?

那身黑衣因为练功出汗而贴在了身上,隐隐的凸显出了叶相的身体轮廓出来。

看着那若隐若现的曲线,叶筱绾不难猜出叶相的身材之健硕。

心里又忍不住暗搓搓的叹了一声。

她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如此有料!

或许是原主太瑟缩,太没存在感了,从不敢正眼看人,也从不被人正眼相看吧。

也让她这个承接她记忆的人,缺失了很多东西!

“爹!”叶筱绾冲着叶相甜甜一笑!

叶相手里拿着长剑,额头上还隐隐的有汗水留下来,但是他却顾不得擦拭,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这明媚的小丫头!晨光照在她那素白透明的小脸上,是那样的光彩夺目!他心里不由得自责!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这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看着眼前的女儿!

“爹?你怎么了?”叶筱绾走到了他的身旁,亲昵的挽住了他的胳膊,扬着小脸询问他。

“大清早的怎么就这么跑出来了?不怕受凉吗?你的披风呢?怎么没穿上?青禾,你是怎么伺候小姐的?”叶相移开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青禾。

“爹!你别怪她!不是她的错,是我不想穿!我不怕受凉!”叶筱绾皱着娇俏的鼻翼说道。

“那你找爹可有事情?”叶相宠溺的看着她。

“嗯,想陪爹一起用早饭啊!”叶筱绾笑眯眯的说道。

“好!”叶相笑着答应了下来!

叶筱绾自然且亲昵的挽着叶相的胳膊往书房的方向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好奇询问叶相刚刚练剑的招式!而叶相也十分耐心的跟她讲解着!

府里的下人们有看到这场景的,差点惊掉了一地的眼珠子,在这个府里面,从来都是叶凤雪是最受宠的那个,叶相的眼神也唯有在对着她的时候,才是温柔宠溺的,但是今日,似乎风向开始变了!

有人觉得,这嫡小姐叶筱绾,这是要咸鱼翻身了!

叶筱绾心里盘算着抄一百遍金刚经的事情,自然没有将下人们的心思看在眼里,两人说着话,就已经走到了院子里面!

管家权叔快步走上前来,递给叶相一个毛巾!

叶相擦了擦头上的汗水,吩咐道:“去小厨房说一声,将饭菜送到书房里面来吧!对了,要两个人的份,大小姐也跟我一起吃!还有,记得让小厨房加菜,做一个冰糖雪梨吧!我好像记得婠婠最喜欢吃了吧?”

叶筱绾只觉得眼圈一热,喉咙就有些泛酸,她忍不住暗骂原主没有骨气,眼前的这个人可是你亲爹,他记得你喜好吃什么,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怎么还感动的这副模样呢?

“嗯!喜欢吃!”叶筱绾柔顺的点了点头。

“是,奴才记下了!这就去小厨房准备!”权叔说完,就转身走了!

“婠婠,你去书房先等着,爹去沐浴换身衣服!”叶相温柔的看着她说道。

“好!”叶筱绾应了一声,带着青禾便走进了书房里面!

相府的书房这可是叶筱绾第一次进来,里面布置的相当考究,梨花木的书架上摆满了厚厚的书籍,在正中间还摆放了一个很大的红木书案,上面铺着宣纸,旁边搁置着价值不菲的文房四宝!

青禾好不容易逮着了没人的机会,急着看向叶筱绾说道:“小姐,眼看着可就到中午了,离着交金刚经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你到底想好了办法没有?”

“急什么?青禾,这不是还没有到中午的么?”叶筱绾伸手在书架上撤下了一本兵书,看得津津有味!

“小姐!这万一要是大夫人惩罚下来!奴婢担心又要对你动家法!这可不是小事情,这可是要关乎孝道的!”青禾急的小脸煞白。

“关乎什么孝道?”沉稳凝重的声音忽然传来,惊的青禾脸色一变,慌忙闭住了嘴巴!

“爹?你回来了?”叶筱绾看到了叶相已经换掉了练功衣,身穿家常锦衣走了进来!

“你在看书?”叶相惊讶的看着她手里那本厚厚的兵书,眼底闪过了一抹错愕!

他应该记得没错,眼前这小丫头,应该是不识字的,倒不是他刻意的去记这些东西,而是大夫人总在他面前说这孩子不长进,经常气得先生跳脚!久而久之,他也懒得去管她了!

“是啊!”叶筱绾冲着他娇俏的点了点头。

“你这丫头,看得懂吗?”叶相轻笑,为了顾忌她的自尊心,特意的没点破她不识字的事情!

“看得懂啊,这不是练兵实纪吗?是戚继光在蓟镇练兵时所写!其中内容,就是教导兵员如何选拔,以及将帅修养等!”叶筱绾落落大方的说道。

叶相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他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抹惊愕!忽地笑道:“绾绾,真让为父刮目相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