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放荡勾人绿茶女(h)

  • A+
所属分类:医保

苏寒笙很想狠狠的咬这魔鬼一口,可浑身使不上劲,她气得哭了起来,趁病欺负她,还要不要脸了?

封斯爵碰触到泪水的温度,立刻停了下来,他用指腹为她擦着眼泪,谁知道越擦越多。

要说封斯爵二十六年前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现在他就怕苏寒笙哭,她一哭,他就有一种想要毁天灭地的怨气。

“行了,哭什么,我又不是第一次亲你。”

“封斯爵,你混蛋!”

“好,好,好,我混蛋,不许哭!”

苏寒笙越发的觉得委屈,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封斯爵的心里像是燃了一团火,额头的青筋直跳:“再哭我就继续亲下去!”

苏寒笙立刻止住了眼泪,她转身不再理他。

封斯爵看着她白皙的小脸,忍不住想要捏一把,又担心她哭,心里手里都痒得不得了,随即走出去吸烟。

苏寒笙忽然响了起来,今天是母亲疗养院缴费的日子。

她飞快的打开信息,却看到了一条缴费信息,甚至还有二十万的余额。

到底是谁?苏培生一家人巴不得母亲快点死,自然不可能,而她最好的闺蜜出了国,更不知母亲所在的疗养院,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此时封斯爵抄着裤兜,痞里痞气的走了进来。

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好闻的烟味,勾起了她的烟瘾,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唇瓣:“你帮我缴的费?”

“不是我还会是谁?”

苏寒笙手头上没钱,她实在想不出封斯爵的动机,喜欢她?她自己都想笑,谁不知道封家九爷从不缺女人。

她想了许久,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封斯爵想尝尝侄子女人的滋味,很是变态!

“你……你这次打算要多少次才跟我两清?”

看着女人怯生生的表情,他又气又笑,最终磨了磨牙:“你说个价。”

“我不知道……”

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蛊惑:“那让我睡一辈子。”

一辈子?她怔了怔,像他这样的男人手段毒,性子野,哪里会跟女人真真正正的过一辈子,所以他口中的一辈子,是打算很多次吧。

她随即有些愠怒:“封斯爵,我才没你想象的那么廉价!”

封斯爵的眼眸里充斥着一丝血红,跟他一辈子就是廉价,那跟着封念辰一辈子就是高贵?

“呵呵!那按市场价,一次十万块。”

那就是两次,咬咬牙就过去了。

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 放荡勾人绿茶女(h)

苏寒笙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只见封斯爵开始脱衣服,她瞬间慌了:“你……你干什么?”

他的脸上满是邪恶:“你说呢?”

凑,果然是变态!

苏寒笙还没有好,便笙笙的离开了,她真怕封斯爵趁火打劫,可怕!

看着她笙笙离开的身影,封斯爵觉得敲可爱,他随即跟了上去。

看到她哆嗦着双腿等车,他立刻把车子停在了她面前:“上车!”

她扭头就想跑,却听背后冷幽幽道:“别逼我在车上……”

她立刻缩着脑袋坐了进去。

“去哪里?”

“苏宅。”

她本来想回出租屋的,但是转念一想,封斯爵是封念辰的九叔,若是他把自己送过去,碍于封家的情面,苏培生自然也不敢说什么。

封斯爵将她的小表情收归眼底,怎么瞧着都像是只狐假虎威的小狐狸,不过他喜欢,今天就好好的给她涨涨威风。

临进屋之前,苏寒笙哀求道:“你能不能不说我们两个的事?”

她担心封斯爵误会,便解释道:“你放心,欠你的两次,这笔账我记在心上,等得空就还你。”

封斯爵露出一抹森然的笑意:“好!”

难道他就这么上不得台面,让她急着撇清关系?

还记账?呵呵……没事,等着吧,他会给她一笔笔还不清的账目。

一看到苏寒笙走进来,苏培生正想发火,但一眼瞥见站在她身后一脸邪气的封斯爵,立刻换上了谄媚的笑意:“九爷,稀客稀客。”

连坐在沙发上的柳七七、苏梦柔都恭恭敬敬的站了起来。

整个帝都没有人不认识封斯爵,更何况他是封念辰的小叔,虽说封家打算培养封念辰做继承者,可若当年封斯爵肯接手,他哪里有这个机会?

帝都还有一句话,宁得罪阎罗,不得罪封家九叔。

封斯爵坐在沙发上,将双腿搁放在茶几上,一副吊炸天的模样:“今天我把笙笙完完整整的送回来了,好生伺候着,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拿你们试问。”

苏家人的脸上精彩纷呈。

苏培生陪笑道:“笙笙是我女儿,我自然好生照顾。”

“记住你的话!”

因为封斯爵的撑腰,苏寒笙被安排在了以前苏梦柔住的房间,里面多是她以前的东西,她打开腾皮箱子,看到了她跟母亲以前的合照,心里一片温暖。

不知怎的,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方才封斯爵嚣张的模样。

自从母亲出事之后,再也没有人护过她。

佣人告诉她,母亲之前的书架被抬到了阁楼,她正打算去阁楼时,却听到姨母几人正在聊天。

“培生,封家九叔是不是对苏寒笙有意思?”

“开什么玩笑,他不过是碰巧把这个孽女送回来。”

“我猜也是,毕竟那人有权有势的,怎么也不可能看上苏寒笙那死丫头,可是被他这么一送,我们想把苏寒笙赶出去就难了。”

“哎……这倒是个难题,毕竟咱们不能打自己的脸。”

此时坐在一旁的苏梦柔开了口:“爸,我马上就要跟念辰订婚了,有些事情自然不能再抛头露面了,既然姐姐回来了,你自然要把这个机会让给她。”

柳七七也搭腔道:“是啊,培生,咱们梦柔为了你都委屈了这么多年了,她苏寒笙不是想回来么?苏家的饭可不是白吃的,就让她回来做点贡献。”

苏寒笙很明白,他们口中所说的做贡献恐怕指的是陪客人。

因为封斯爵放下的狠话,苏家人对苏寒笙好吃喝喝的照顾着,甚至没人敢惹她,着着实实让她体验了一把狐假虎威的感觉。

若是她以后有这么个横货给自己撑腰,倒也不赖。

当她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瞬间打了个激灵。

苏寒笙,你到底在想什么?那家伙可是你招惹不起的人。

好景不长,过了几天,苏培生便假惺惺道:“笙笙,你既然回来了,就该帮爸一把,晚上陪着我一起去谈个生意,毕竟以后苏家的企业还是要由你来接手的。”

苏寒笙心中一阵冷笑,苏培生把自己的宝贝儿子送去了贵族学校,不就是合计着,等他长大之后,顺利的接手公司么?

“爸,你能这么想就对了,成,我陪你去。”

柳七七跟苏梦柔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苏寒笙下楼时,苏梦柔的眼里露出了一丝妒意,那件吊带裙穿在她的身上竟然没有一丝的风尘气,甚至衬得她肌肤如雪,有了几丝的高贵。

可再漂亮又怎样,她今晚还不是男人的玩.物?想到这里,她心里舒服了许多。

“姐姐,你跟爸好好的去谈生意,我今晚还有约会,先走了。”

苏寒笙怎会不知,她这是在向自己炫耀。

抵达金海酒店后,苏寒笙跟在苏培生的身后,那双白嫩笔直的大腿一晃一晃的,晃得车上男人的眼有些疼。

“九爷,今晚兄弟们给你践行,你怎么这么急就走了”

“方便了一下!”

“那兄弟们等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