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 bl走绳结 胯绳股绳 第一章厨房春潮他含她的乳

  • A+
所属分类:医保

今晚给封斯爵践行的是帝都圈内的纨绔子弟,封斯爵是权威人士,他们自然各个都想巴结,心中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希望日后若是有什么事了,能够得到他的照拂。

其实封斯爵对这群纨绔子弟很是反感,平日里很少跟他们在一起喝酒,所以领了意便想离开,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了苏寒笙的身影。

“尾巴,查查苏寒笙去了哪个包间,来这里做什么!”

3号VIP包间。

苏寒笙一走进去,那些肠肥肚圆的男人们立刻直勾勾的看着她,脸上写满了猥亵,真不知道当初苏梦柔是怎么做到谈笑风生,游刃有余的。

苏培生直接把她推到了一个地中海发型的男人面前:“这位是你高叔叔,今晚的订单就看他肯不肯松口了。”

地中海肥腻的笑道:“别说是松口了,侄女这么漂亮,哪里都能松一松。”

苏培生生怕自己在这里,众人放不开,便寻了个借口离开。

那些男人更加肆无忌惮,纷纷举着酒杯围了过来。

“侄女,跟叔叔喝一个,这订单叔叔们就签了。”

苏寒笙的脸上露出一丝颠倒众生的笑意:“是么?不过我喝酒可是要命的。”

“哎吆,小侄女这一笑,叔叔老命都给你。”

“那就好。”

苏寒笙活动了一下筋骨。

片刻后,包间里传来了销魂的叫声。

封斯爵一脚将门踹开,只见那几个男人被揍得鼻青脸肿,而且被人用皮带绑在了椅子上,裤子抹在脚脖上,很是狼狈,而苏寒笙早就没了踪影。

他的眸光亮了亮,他知道这女人有几分身手,但没想到这么厉害,还真令他惊喜。

他恶狠狠的警告道:“今晚的事情谁若是说出去半个字,我就拔了谁的舌头!”

众人一哆嗦,难怪苏家那丫头这么嚣张,原来跟封家这恶霸有一腿儿。

苏寒笙刚要打车离开,忽然一股大力把她拽入怀里,她正要给对方一个回旋踢,却被攥住了脚踝,以暧昧的姿势贴在了他的大腿上。

“呵!几天不见长本事了,解男人皮带解得挺溜。”

看到封斯爵这张狂魅的脸,苏寒笙瞬间像嫣了的茄子,一则她对他骨子里就有惧意,二则她还欠着他的账。

“封……封斯爵,我今天……来姨妈了,不方便还账。”

“呵!不方便还我的账,却方便还别的男人的账?”

他垂眸看到她这一身的打扮,顿时气血上涌。

“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他懂什么呀,她就是想毁掉苏培生的生意,就算把整个公司的前途毁掉,她也不想便宜了苏培生和姨母一家。

调教 bl走绳结 胯绳股绳 第一章厨房春潮他含她的乳

他猛然把她抱了起来:“喜欢解皮带?我的给你解!”

“凑,封斯爵你个王八蛋,我来大姨妈了,没法还你账!”

他在她屁股上重重的打了一下:“你有拒绝的权利?”

嘶……果然是个变态!

一回到酒店,封斯爵用坚实的腰腹蹭着她,她踉跄着后退:“你……你干嘛?”

“给我解皮带!”

苏寒笙知道自己逃不过去掉了,她伸出白嫩的小手,哆哆嗦嗦的解着他的皮带。

看着她这副小模样,封斯爵心里痒痒,猛然自己抽了皮带,把她重重的抛在了床上。

“封斯爵,你属狼的!”

“我属什么,你一会儿不就清楚了!”

苏寒笙觉得封斯爵把骨子里的狠劲都用在了自己身上,她喊得嗓子都快哑了,哭得几乎断气。

他温柔的吻着她的泪水:“乖,一会儿就好。”

苏寒笙在心里咒骂了一声,他就是个骗子,说好的一会儿,结果弄得她昏死过去。

看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封斯爵狠狠的抽着烟。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就是对这女人上瘾了,想要克制,可一碰她,便不受控制。

苏寒笙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下凉丝丝的,一只大手揉着她的伤患处。

“舒服一点没?”

“装什么好人……”

她有气无力的哼哼着。

“笙笙,我以后会轻一点。“

苏寒笙猛然缩了缩双腿,她强忍着身上的酸痛坐了起来:“封斯爵,咱们算两清行不行?”

咔嚓!封斯爵手中的膏药盒子被捏碎,他阴森森的看着苏寒笙:“我什么时候伺候过人?昨晚我帮你洗了澡还抹了清凉膏,这怎么算!”

苏寒笙快哭了,他不是也爽了啊,哪里有这样算账的泼皮无赖!

她忽然有种错觉,她似乎掉入了封斯爵的圈套。

所以趁着封斯爵出去买早餐,她忍着一身的酸痛打车回家。

一回到苏家,她便看到苏培生皮青脸肿的坐在沙发上,双脚上也是大水泡,柳七七蹲身,帮他挑着水泡。

“培生,到底这么回事?”

“我哪知道?一出酒店就被人打了,车还被人砸了,一路上都没个载我的车,只能光脚走回来。”

“你说会不会是高总那几人对苏寒笙的服务不满意?”

“不可能,我走的时候听了听声音,销魂着呢,说不准一会儿就送订单过来。”

苏寒笙忽然觉得,这似乎是封斯爵的手笔,她的唇角翘了翘。

她故意悄无声息的走过去,抬脚踹了柳七七一下,她整个人栽在了苏培生的脚上,水泡破开,浓水溅了她一脸。

“爸,你下次带着姨妈去,定然更销魂!”

苏培生心里有一丝丝的内疚,随即咳了几声:“笙笙,爸这么做还不都是为了你?”

柳七七擦着脸上的浓水:“是啊,如今你妹妹马上就压订婚了,如果苏氏做大做强,将来你也好有资本找个好人家,所以啊,笙笙以后要跟着你爸多去应酬。”

“姨妈,我觉得吧勾引姐夫的女人挺不要脸的,现在看来,你不但不要脸,还挺无耻的。”

柳七七顿时沉了脸:“苏寒笙,我能收留你给你一口饭吃,你就该感恩戴德!你应该庆幸,你还能用自己的身子为苏家换几份订单,否则你有什么资格待在这里!”

啪!苏寒笙狠狠的抽了柳七七一耳光:“你给我听清楚了,苏家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姥姥留给我妈的,该感恩戴德的人应该是你们!”

此时门口传来一声柔弱的声音:“姐姐,妈妈就算再不好,她也养了你十几年,你怎么能打她?”

站在她身后的人正是封念辰,他的眼眸里满是失望。

苏梦柔走过去,假意要拉着苏寒笙的手讲道理,实则故意把她的披肩拉了下来。

只见苏寒笙雪白的脖颈上满是暧昧的痕迹。

她故作愕然道:“姐姐……昨晚爸爸只是让你去谈生意,也没有让你做这种事情。”

封念辰猛然上去拽住了苏寒笙,拉着她踉跄的往外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