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 A+
所属分类:医保

  一个痒字,让郁景煜眸中的阴骜之色突的消失不见。

  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谁才跟她是合作关系?

  竟是敢帮着外人来找他的麻烦?

  但,想到那浑身瘙痒的感觉,郁景煜就觉着生不如死。

  当下,他眸光一闪,突然就缩回了手。

  他这一撒手,郁若灵冷不丁的就往后倒。

  “若灵!”郁夫人惊呼一声,忙上前扶住郁若灵。

  “我不要你管!”郁若灵站稳之后,反过来推了郁夫人一把,哭着就跑上楼去了。

  郁景煜嘲讽的冷笑了声,回头就冲着安暖怒吼,“你是白痴吗?没看见少爷我饿了?还不快点推少爷我去吃饭?”

  “是,老公!”安暖虽然心里不满,可也知道在外人面前得装,所以只能按耐住脾气抓住轮椅把手,微笑着说:“好好好,别生气,我们这就去吃饭。”

  安暖冲着郁夫人抱歉的笑了下,而后推着郁景煜就往餐厅走。

  走得远了,郁景煜才冷笑着说:“怎么样,我配合的还不错吧?还满意吗?”

  安暖冷笑了声,没说话。

  “死女人,警告你,少爷我脾气可不太好。若是你以后再敢帮着外人来找我的麻烦,可别怪我跟你一拍两散。死女人,你应该很想留在郁家吧,可我告诉你,想留在郁家得让我满意。否则……少爷我分分钟赶你出去,明白了吗?”郁景煜昂着下巴,冲着安暖冷冷的笑着。

  说完的郁景煜,心中很是满意,终于找到能克制这女人的方法了。

  可不等郁景煜得意起来,他就觉着眼前一道金光闪过。

  等他震惊之余,抬头朝着安暖那女人看过去的时候就发现,那女人又拿出金针在他面前晃悠了。

  “死女人,你再敢碰我一下试试!”郁景煜瞳孔一缩,焦急怒吼!

  都说他郁景煜是混世魔王,可他怎么觉着眼前这女人才是?

  不,她应该是魔王中的大魔王吧!

  “死女人,可不要忘记现在是在外面,我要是出了事,你也讨不了好!”郁景煜气急威胁。

  安暖冷冷一笑,“你也说了,大不了就是一拍两散,谁怕谁呢?”

  “你!”郁景煜气得话都快说不出口了。

  “老公,乖乖听话呦。”

安暖收起金针,伸手在郁景煜的脸上轻轻地拍了拍,“我们好好的吃了这顿早饭,我陪着你出去散散心?”

  郁景煜冷笑连连,“小爷我用不着出去散散心。”

  安暖轻笑,随之凑过去,瘦削的小脸上尽是灿烂的笑意,妖娆凤眸眨动之间,尽显风情。

  “可我想出去散心呢。”

  “你!”郁景煜再次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安暖却是心情极好,当即便推着郁景煜快速进了饭厅。

  他们进去的时候,安暖发现饭厅里面已经有人在了。

  安暖之前看过郁家的资料,所以,她一眼就认出了那人。

  那人正是郁家的大家长郁临江。

  “爸!”安暖半垂着头,很是礼貌的叫了一声。

  郁临江现年才不过六十岁,保养的极好,气质儒雅的他瞧着也就才四十多岁的年纪。

  可能是一直身居高位的缘故,郁临江周身冷冽的气息,让人忍不住的就心中紧张。

  恍惚中,安暖仿似见到了自己的父亲,只不过,比起自己的父亲,郁临江身上的上位者气息没有那么重罢了。

  郁临江嗯了一声便回头看向郁景煜,看着他那一脸桀骜不驯的神色,不由得沉沉一哼,“看看你什么样子,不就是不能走,脸上带着伤吗?自暴自弃了这么久,还不够?”

  郁景煜冷冷一笑,“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行,我不管。”郁临江也随即冷笑着,他直接扭头看向安暖。

  这一次,郁临江的脸上总算是多了一丝浅浅的笑容,“安暖,你能将这小子带出房间来,可见,你们还是有些缘分的。从今以后,这不孝子就交给你来照顾了。任打任罚,只要是为了他好,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谢谢爸,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安暖倒也不客气。

  有了郁临江的这番话,安暖便犹如拿到了圣旨,以后便可以更容易的对付郁景煜这男人了。

  “好了,坐下来吧,想吃什么,自己随意,不用拘束。”郁临江客气的招呼着。

  “谢谢爸,那我就不客气了。”安暖道了谢,落落大方的推着郁景煜过去坐下。

  他们才刚坐下,郁夫人便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老爷,今日晚上陈董事长家的晚宴,你可不要忘记了。”郁夫人坐下来之后,一边自然的伺候郁临江吃饭,一边说。

  “嗯。”

  郁夫人之后没有再说什么,大家就这样一起吃了一顿略显沉闷的早饭。

  饭后,郁临江直接去公司了。

  安暖则是陪着郁景煜回到了房间。

  “郁景煜,我要出门一趟,你陪我一起去吧。”安暖说。

  “不去。”郁景煜冷笑,他是她的跟班吗?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安暖皱眉,她才刚嫁过来,他要是不陪着,她独自一人出门好像也不太好。

  但,她真的有些担心她奶奶。

  她嫁入郁家的时候,她父亲安之幻答应过,会送她奶奶去医院,并且会好好医治她。

  可是,连让她嫁人的理由都能是假的,那安之幻答应过的事情又能有几分真切,安暖可实在是不放心。

  想到这里,安暖也懒得去管郁景煜了,她直接就去浴室换了衣服,然后背上包包就要出了门。

  可是,等她去了楼下,正打算叫人给自己备车的时候,一辆车却是缓缓的在她面前停下,车窗摇下,露出了一张戴着口罩的脸来。

  “郁景煜?”安暖略显诧异的眨眨眼,“你不是……”不愿意出门的吗?

  端坐车内的郁景煜冷冷一笑,“少废话,我可不是为了你,我只是觉着无聊,所以想出去逛逛。”

  安暖笑起来,这个口嫌体正直的男人,别说,有些时候还挺可爱的。

  有人送自己,安暖那真是半点都不客气,直接拉开车门便坐了上去。

  刚一坐稳,郁景煜便吩咐开车。

  等车开出了郁家,郁景煜才回头看着安暖,面露疑惑之色的问道:“我都这个样子了,你还能认出我?”

  这女人,真是眼睛比狗都毒!

 郁景煜的疑问使得安暖忍不住的轻笑出声,“为何会认不出?”

  “你如何认出我的?”郁景煜一脸的怀疑。

  他戴着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又戴着帽子,遮住了自己的额头。

  藏的这样严严实实,她还认得出?

  “就凭这个!”安暖倾过身子,一指头贴上了眼前小野狼的眼睛。

  纤细而又嫩白的指尖,沿着小野狼的眼睛柔柔的划了一圈,“人的眼睛是最有特点的,我记住了你的眼睛,也认清了你的眼神,所以,自然能认出是你。”

  少女神情淡然,唇角含着浅笑,恬静淡雅的气息就像是一阵清风,缓缓的在车内盘旋,吹的郁景煜心头的那一股躁火也随之而消散。

  这女人!

  郁景煜一把扣住了少女的手,死死的捏紧。

  女人他见得多了,大家闺秀,刁蛮任性,丰满妖娆,骨感魅惑,可他却从未见到过安暖这样的女人。

  野蛮,凶狠,但又有香甜的一面。

  就像是一朵花,剥开一层,里面还有一层,让你永远也猜不透她的下一面会是什么样子。

  郁景煜还记得,初见时,这个女人面对他那一张比鬼还可怖的脸竟然没有露出丝毫畏惧恐慌的神色。

  想他自打出事之后,不管是谁见到他,都会面露惊容。

  唯有这个女人,像是根本就毫无察觉一般。

  或许是她胆子太大,又或者是其他原因。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安暖的出现都像是一袭凉爽的风,让郁景煜那一颗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得到了慰藉。

  而眼下,她竟是能因为他的眼睛而认出他来。

  郁景煜实在是对这个女人感到了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头一回,郁三爷竟是对一个女人起了兴致。

  “以后没事别碰我。”郁景煜一脸傲娇的拍开了安暖的手,冷冷扭转头去。

  安暖皱了皱鼻子,轻轻一笑,也不在意。

  很快到了医院。

  到达医院之后,安暖直接就去了护士台。

  “护士小姐,请问,能帮我查一下病人吴春雨在哪个病房?”

  “我查一下,稍等。”护士小姐极其客气的答应了声,便开始查询。

  一秒钟后,护士小姐突然就发出了一声轻咦,“原来你就是吴春雨老人的亲属吗?你怎么才来?吴春雨老人已经欠费二十万了,两次病危,若不是我们主任看她可怜,动用了我们医院的基金,只怕吴春雨老人早就已经死了。”

  “什么?”安暖大吃一惊,“怎么可能?难道没有人来替她缴费吗?”

  “没有,若是有的话,我们又怎么可能动用医院的基金?”护士小姐看着安暖的眼神尽是不满,“看你也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怎么能这么狠心对待自己的亲人?”

  安暖沉着脸,又问道:“那她儿子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儿子?没有,除却送来的那天之外,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的家人了。哦,对了,今天倒是联系上了一位亲属,说是会过来接她出院。咦,好像已经去办理出院手续了。”

  “那请问,病房在哪里?”安暖强忍着怒意问道。

  “十楼,1011病床。”

  “好的,谢谢你了。”安暖道了谢,立刻转身就往电梯那边冲。

  见状,郁景煜便赶紧跟了上去。

  安暖乘坐电梯上了十楼,找到了1011病房,刚推门进去,便听见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那尖利的怒吼声。

  “你个老不死的,明明都快不行了,那你倒是死啊。你这要死不死的,害人害己不说,还害的我们要花那么多钱。”

  “起来,别给我装死,告诉你,若是再不起来,我就让人将你直接拖出去。”

  “呦,还不动?老不死的东西,既然你自己要作死,那可就别怪我了。行了,你们也别收拾了,直接将人拖下来拉走。”

  听到这里,安暖再也忍耐不住,直接一把踹开了房门就冲了进去。

  “刘澄,谁给你的胆子这样对我奶奶?”

  冲进去的安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让她心中恨极了的女人,刘澄,也就是她父亲安之幻的第二个妻子。

  彼时,刘澄正一手抓着安暖奶奶吴春雨的胳膊,将人往床下拖呢。

  听见安暖的声音,刘澄却是压根就不当回事,反倒是越发用力的将人往下拖。

  “刘澄!”安暖阴沉着一张脸快步上前,一把扣住了刘澄的肩头。

  肩头被人扣住,刘澄这才一脸恼怒之色的回头冲着安暖骂道:“死丫头,你发什么疯?给我滚开!警告你,若是敢坏我的事儿,别怪我让你在郁家没好日子过。”

  安暖顿时嗤笑了声,“之前你们为了跟郁家合作,不惜哄骗我嫁入郁家。若是你真有那个本事,你还用将我送进郁家?”

  “你懂什么?”刘澄冷笑不已,“告诉你吧,我家茉茉如今可已经是郁二少的女朋友了。等我家茉茉嫁入了郁家,那我就是余家的正牌亲家,到时候,我说一句话,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安暖冷笑不已,“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用?你想收拾我,那也得等你女儿嫁进郁家才行。只要她一天没嫁入郁家,那你就一天没那个能耐收拾我。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刘澄下意识的问道。

  安暖缓缓贴近,突然就一把扣住了刘澄的胳膊,随即,靠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因为,我现在还是郁家的三少奶奶。”

  “你!”刘澄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小贱人,你得意什么?什么狗屁三少奶奶?谁不知道郁家三爷现如今就是个废物,还是个丑八怪?也就你这个蠢货还将他当成个宝,以为自己抱上了大腿。”

  不知为何,听刘澄这话,安暖的心里极其不舒坦。

  郁景煜那小野狼,明面上看着桀骜不驯,野性难驯,但其实,心思细腻,内心也脆弱。

  若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在受伤之后便一直留在郁家,连房门都不出一步。

  外面都传言,郁家三爷就是个混世魔王,惹到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可实际上,安暖却觉着,传言并不符实。

  那个狼崽子有些时候其实还是挺可爱的,心地也并没有那么坏。

  就比如这一次,她要出门,那男人嘴上说不愿意陪着她一道,可到最后还是陪着她一同来了。

  说到底,那狗男人的心地不坏。

  “我不允许你这样说郁景煜。”安暖看着眼前的刘澄,冷冷的,一字一字的说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