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伪装学渣谢俞被下药肉

  • A+
所属分类:医保

[]

天降棺材,是为楚墨所准备!

那渡过天劫的强者称让楚墨自己躺进棺材,不然他就会亲自动手。

在这之前,无人敢与楚墨这般说话,但现在,这不是旁人,这是帝!

恐怖的气氛弥漫在空,所有人目光透着几分震撼,只因为在那邪族强者身上,散发出一道恐怖的邪芒。

邪芒之中充满道的气息,令人头皮发麻。

这股气息锁定楚墨,从天降下,宛如世界末日,恐怖的气息在整个虚空为之荡漾,眨眼只见苍穹邪光射落而下,无数人的身体只觉得压力倍增,那些武道低的人口中发出沉闷之声,口中鲜血猛吐,身负重伤。

仅一眼,便让他们感觉面对泰山,这邪族强者太可怕了。

“这一击落在楚墨身上,他能活吗?”

仅仅这气息,便让所有人头皮发麻,他们心中不免有了疑惑,楚墨今日能活吗?

“一代天骄,只怕也就此没落,扛过了之前种种困难,今日他在劫难逃。”

很多人露出几分感慨,盯着那道恐怖的邪芒,心中带着几分无奈,那邪芒缓缓落下,夹杂着死亡气息。

远处,降雪李谨等人纷纷瞪大眼眸,想要出手帮助楚墨,却不知如何出手,这一刻他们才明白自己在这些强者面前是有多么渺小。

砰!

就在此时,半空中传道一道巨大的声响,但见在苍穹上,爆炸所擦出来火花漫天飞舞,整个天空似是撕碎了样,无数黑暗碎片朝着四面八方落下。

底下许多人的心脏砰砰直跳,只因为在虚空中,一道人影出现在那,挡住了那邪族强者的攻击。

这道人影,以一己之力,抗住邪族强者的攻击!

这人,正是楚墨。

“怎么回事?”

望着楚墨那道风华绝代的身影,许多人心中充满疑惑,楚墨竟然挡下了那邪族强者的攻击?

虽然楚墨很强,强到连至尊境都不是他的对手,但他们无论怎么也想不到

,楚墨竟然连渡过天劫的强者的攻击都能抗住。

“请问,你很强吗?”

楚墨那双冷漠地双眸盯着那邪族强者,冷漠开口质问道。

那邪族强者的眼神猛然一晃,就连他也想不到,楚墨竟然会如此之强,连他的攻击都能接下,这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要知道,楚墨不过是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伪装学渣谢俞被下药肉

宗师境而已。

“邪盛,杀了他。”

底下,有邪族强者似乎意识到什么,冲着那邪族强者吼道。

邪盛点了点头,他自然不是傻子,如仅凭他的实力都若杀不掉楚墨的话,日后楚墨成长下去,他拿什么跟楚墨比?

“渡过天劫?便是帝?你配吗?”

楚墨讽刺开口,仰天抬头,在他身后一柄长戟凭空出现,在长戟柄上,一只霸气威武的饕餮附在其中,隐隐有破天之势。

“放肆,本帝威名,岂是你这种蝼蚁所能侮辱!”

邪盛怒吼一声,浑身散发出股股可怕的气息,在他身后,一道黑影缓缓飘离而出,这道恐怖的气息,隐隐散发着邪气,令人不寒而栗,身体发抖。

这邪盛,已经能动用帝意了吗?

“未成帝,却以帝想称,你还要不要脸?”

楚墨不屑一笑,在他背后,那长戟猛然间散发出道道恐怖的气息,这气息于这片天地所不容,虽是带有天道气息,可这天道非比天道,楚墨所带着的天道气息,远比这片天浓烈。

“杂碎!你懂什么?”

邪盛愠怒,在他身后那道邪影猛然放大无数倍,占据整片天空,覆压而下,恐怖至极,无数人的目光纷纷朝着那邪影看去,惊呼道:

“邪皇血脉?”

邪族每个人出生便会带着一丝古族血脉,这个血脉

与人族差不异,但是邪族支脉很少,血统流传下来保存也比较完整,有些人,生来便是邪族皇族,身上附有皇族血脉。

而这种人一般都会在邪族中立足很高的地位。

显然,这个邪盛便是觉醒了邪皇血脉。

“为什么楚墨说他不是帝?”

底下有人不解,细细想来也是如此,若邪盛真是帝,只怕一巴掌就能拍死楚墨,又怎会让楚墨将他的攻击挡下?

“不知,这楚墨也够强的,竟然连邪盛的攻击都能挡住,简直匪夷所思。”

许多人目光露出不置信,只因为这实在是太强了。

“只是今日这楚墨不除,日后这邪盛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

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但见楚墨手持长戟,浑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整个人像是化身修罗,挥舞着手中长戟朝着那邪盛刺去。

这一戟,同样夹杂着无数大道,也同样夹杂着天道之力,毁灭性至强。

“杀!”

邪盛怒吼一声,在他身后那邪皇虚影不断放大,从那阴冷幽绿的瞳孔中射两道可怕的光芒朝着楚墨轰去。

楚墨冷哼,手中长戟凌空斩下,顿时虚空像是破碎了般,将那绿芒劈成两半。

“你的道,差得远!”

挥舞着手中长戟,楚墨速度再次加快,朝着邪盛胸口刺去。

“我的道远不是你能比的!”

邪盛怒吼,在他身旁,那邪皇虚影张大嘴巴,无尽的绿芒犹如波浪般朝着楚墨涌去,这波浪之中,同样蕴含无数大道。

显然,他们二人是以大道来碰撞。

轰!

可怕的碰撞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弥漫在空,这一瞬,邪皇虚影突然间闪烁,眨眼的功夫便出现在

楚墨身后,刹那间,邪皇虚影手中猛然出现一把绿色的长剑,对准楚墨的胸膛狠狠刺下。

“道虽强,但终究还是肉体之躯。”

那邪盛冷哼,他已经完成质的飞越,即便楚墨天赋再强,大道再强,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他对自己的道,很有自信。

“是吗?”

冷漠阴森的声音从他耳旁响起,但见楚墨的身影猛然出现在邪盛的身前,邪盛眸子猛然骤缩,目不暇接的朝着远处那邪皇虚影望去。

邪皇虚影所斩的,竟然只是楚墨的残影?

这怎么可能!

砰!

来不及多想,邪盛想要挥手将楚墨镇开,与之拉开距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